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外传 故剑情深 22
    ps:爆更未遂,今天都没抽出时间码字……明天再来吧,感觉这几章感情戏多了些,但又怕铺垫不到位,导致人物情感变化突兀,所以挺纠结。

    虽处黑牢之内,不见天日,但与心仪之人相伴,慕紫轩、宁悠悠二人皆是甘之若饴,因卸下心中包袱,本就多嘴的宁悠悠比往日更话唠十倍,将自己的出身,经历,乃至受过的委屈,经历过的趣事都事无巨细的说出,似乎是想以这种方式,弥补先前对慕紫轩欺瞒的亏欠。

    慕紫轩初时与她尚能你一句我一句的对谈,但相谈半日,一者谈的口干舌燥,二者自己每日的生活便是在顾剑声的约束下练剑,单调重复,泛善可陈。到后来便成了宁悠悠讲个不停,而慕紫轩隔着栏杆宠溺爱怜的抚着她的头,静静的听她讲话。

    兴高采烈的讲了一阵,宁悠悠才发觉慕紫轩好久没插嘴了,吐了吐舌头道:“轩哥哥,是不是觉得我说着没完,好话唠啊?”

    慕紫轩打趣道:“还好啦,我是心理早有准备,毕竟你是能一人扮两角,自己跟自己讲话的奇才!”

    宁悠悠掐了他腰肉一下以示抗议,道:“其实我也没那么话唠啦,以前也就跟我小表妹聊过这么多,我小表妹不在了后,我就一直没个说话的人,把话全憋在肚子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在了?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宁悠悠恼道:“你才死了呢,我表妹今年才十岁,又乖又听后,超可爱的,跟她说什么她都似懂非懂,嘴巴又紧,所以我有什么心事都爱跟她说。比如上一次把策伯伯的算签竖起来放在他坐垫下面,让策伯伯三天没下来床的事,我就是与她分享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拿你表妹当树洞用啊!会带坏小孩子的!”慕紫轩止不住想喊,却强忍住冲动,问道:“那你表妹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宁悠悠声音一沉,黯然道:“舅舅自……那件事后也受了伤,比我阿娘还早过世,表妹也被带回娘家覆水庄,学习‘御水术’等着……等着,报仇了。”

    虽二人都不欲再提,但绕来绕去,还是没能绕过这个话题,沉默良久,宁悠悠握紧慕紫轩的手,坚定道:“轩哥哥,我要做这天下最自由的女人,吃想吃的东西,做想做的事,爱想爱的人,什么门派纠葛,过往情仇,光想想就觉得好烦,说我冷漠无情也好,忘恩负义也罢,反正,本姑娘才不要被这些跟我无关的事束缚住!你也不要再管它们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慕紫轩扣住她的手,笑道:“这当然,光是你,已够我琢磨一生了,哪还有心思分在那些闲事上!”

    “啐,说你呆,有时说话又比谁都好听。”宁悠悠啐了一声,低下了头,虽在黑暗之中,慕紫轩仿佛依然能看到她颊染红云的娇羞模样,心头又觉心头酥痒,欲再与她温存一番,却闻‘咣当’一声,大门打开,阳光射入黑暗牢室,而背光走来的人影风姿隽永,萧疏轩举,腰悬一剑,披身的阳光使他浑身好像透着淡淡光华,来人正是顾剑声。

    顾剑声入内,便见慕紫轩面红耳赤,衣衫不整,宁悠悠鬓乱钗横,春潮未褪,皆是一般情热模样,当即心头不快,冷哼一声,对慕紫轩道:“你,出来!”

    慕紫轩被师傅抓个正着,难免心怯,缩缩脖子道:“弟子被罚禁闭,不敢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舍得出吧!”顾剑声眉头一挑,便生一道剑气,切豆腐一般切开锁住牢门的铁链,催促道:“还不赶快!”

    慕紫轩捏了捏宁悠悠手心,示意她放心,便随顾剑声出门,边走边道:“师尊,你这是劫狱啊……”

    顾剑声横了他一眼道:“我已与掌门说过此事,掌门同意放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直接把锁切断,又不是没钥匙……”慕紫轩低声说着,话说一半,见顾剑声面色越来越阴沉,虽是可能再一道剑气迎面而来,便咽口唾沫把剩下的话吞下。

    “明日我与清岳师兄将有一场剑决,在旁观视,对你当是大有裨益,你不该缺席。所以将你紧闭三日的责罚改为鞭刑三十,过了明天,你就去领罚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真是多谢师尊……”慕紫轩心头无语,苦着脸又道:“那师尊,反正要挨打,不如我把悠悠……把宁姑娘的罪责一并担下,多打我几鞭,便将她也放出吧。”

    顾剑声冷看他一眼,道:“自罪自偿,凌霄剑宗门规岂是儿戏,况且私闯经阁要地,不论哪一派门都是大忌,若折成鞭刑,你承受不起!”

    慕紫轩听他说的严重,道:“不至于吧,她什么也没盗出啊,再说《太易玄经》本就不是我们门派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顾剑声斥道:“你知不知晓她差点闯出多大的祸,那书内中极可能暗藏了杀婴取运的法子,岂可流传于世,念她年幼无知,不知利害,已是给足了她宽容,但该有的处罚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打算怎么处置她?”

    “若依照江湖规矩,私闯别派禁地者,重则斩杀当场,轻则废尽修为,皆无可怨尤,凌霄剑宗无心苛责她,但囚禁个三五年也是应该!”

    “三五年,依她性子,关上三五天她都要疯了!师尊,你可否能再向掌门求求情。”慕紫轩恳切道。

    其实顾剑声也早这么做了,依他角度,一者不屑与这小丫头计较,二者巴不得这丫头离慕紫轩越远越好,所以主张的处罚是将她驱逐,不许踏入凌霄剑宗方圆十里之内。但这般可有可无的处罚方案,自是不能让其他长老信服,所以全然无功。此时自是冷着脸不语。

    慕紫轩见他表情,心凉大半,顿足不前道:“师尊,她怕黑,我去与她送盏灯去,再道声别……”

    顾剑声冷眼扫视,但见慕紫轩目光执拗,丝毫不退让,终是摆摆手道:“去吧,我在前头等你,莫耽搁太久!”

    待慕紫轩身影在视野内消失,顾剑声神色舒缓,却也止不住长长一叹,纵使腰间的‘不堪提’是天下有数的名锋,可这情丝牵缠,要他如何斩断。

    慕紫轩再入牢室中,手中点着一盏加满油的油灯,缩在角落的宁悠悠见着光亮,忙凑上前来,速度之快,连慕紫轩也不由赞道:“见着光亮就扑来,你是属飞蛾的?”

    “去!”宁悠悠白了他一眼,接过灯道:“跟你师傅说些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两个消息,一好一坏,你先听哪个?”

    “坏的吧.”

    “依照门规,这次的事大概要关你个三五年。”

    宁悠悠撅了撅嘴,“三五年?还不如杀了我呢,那好消息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打算跟你私奔。”慕紫轩淡然道。

    宁悠悠小心翼翼护着灯的手猛地一颤,滚烫油灯溅在手上也浑然不觉,“你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慕紫轩轻描淡写道:“别大惊小怪,不是早跟你说好了么,咱们这般情仇纠葛的,不私奔一下都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……胡说什么!”宁悠悠面上发红,听不出是羞还是喜,将油灯放在地上,“你是剑冠之徒,前途无量,跟我一起可是自毁前程,你……你当真舍得……”

    慕紫轩抓抓头发掩饰内心纠结,“要说舍得,还真说不出口,毕竟师门培育多年,还有师傅他……师傅虽然严苛些,不过我知道他待我极好,但出了这事,师门肯定容不下你,容不下你,也就容不下我,所以便是不舍,也得先出去躲个三五年。”

    宁悠悠心头暖洋洋的,不坦率的撇过头道:“哼,只要你舍得,我……随你……不过,会不会太危险?”

    慕紫轩道:“明日便是接任大典,正是天赐良机,我师傅和清岳师伯将有一场剑决,到时门派防备必然松懈,我便趁那时来救你出去,不过先说好,若遇人拦阻,你便自行离开,千万不要管我!”

    宁悠悠急忙抗议道:“丢下你,那怎么行,我反对?”

    “我再怎么惹事,都还有师傅顶着呢,你不一样,若你再被抓,怕就没再救你的机会了!”

    宁悠悠头摇成波浪鼓:“不管,反对就是反对,要不然咱们举手表决,少数服从多数!”

    “就咱们两个人举什么手?”慕紫轩跟不上她的思维

    “我反对。”宁悠悠换成幽凝的嗓音,举起左手。

    “我也反对。”宁悠悠换回原音举起右手。“喏,我和幽凝两个都反对,少数服从多数,你得听我们的!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认真些啊,装什么离魂症患者!”慕紫轩忍不住想拿拳头拧她发涡,长呼口气才压住这种冲动,“不然这样,你不是爱依卦行事么,扔几枚铜钱看看卦象,怎么做自然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这办法倒不错!”宁悠悠一口应下,心中暗想以她对易理的了解,掷出卦象后怎么解释,全都随她一张嘴,两片唇,可铜钱一落地,她便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上乾下艮,此乃‘遁’卦,看来都不用你来解卦了!”慕紫轩笑道。

    天下有山,山高天退,山逼近天,天步步后退。阴长阳消,小人得势,君子退隐,明哲保身,伺机拯救天下,此即为遁卦卦解,从卦名上就给出了答案,全然不给宁悠悠曲解的空间,宁悠悠撒气一般把地上铜钱踢散。“不算不算,这次算得不准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哄道:“好了,别耍小脾气了,这次便还依着你的卦象行动吧,谈得够久了,我也该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宁悠悠一脸悻悻的抱膝坐下,看着灯光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慕紫轩揉了揉她脑袋,道:“好了,别耍小性了,灯油熬干之前,我定然带你逃出这鬼地方。”说罢,起身而去。

    “轩哥哥!”宁悠悠忍不住叫住他,咬唇关切道:“你……小心啊!”

    “会的!”慕紫轩点点头,关上牢门。

    牢中又只剩豆苗大灯光,宁悠悠却抱膝歪头,一脸幸福的看着摇曳灯火,时不时发出‘噗嗤’笑声,也不知她在欢喜什么。

    虽只一盏油灯,却足以驱散黑暗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一日之后,便是剑决之日,顾剑声如往日一般早起,步入堂前,却已闻到一股扑鼻香味,却见慕紫轩端着一个瓷盅从外入内。口中道:“师傅,来得正是时候,快坐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作甚?”

    慕紫轩炫耀般得打开盖子,腾腾水汽混着独特的香气,“今日是您与清岳师伯剑诀之日,我特意托厨房为你煲了参汤,小火炖了整整一夜,正可给您补补元气,您快来尝尝。”参汤熬出了汁,浓如蜜色,点缀着鲜艳的红枣装在白瓷碗中,色香味俱全。

    “有这时间和心思,不如放在剑道上。”顾剑声面上不屑一顾,却仍是坐下,任慕紫轩小碗给他乘上一碗参汤。

    若是往日,慕紫轩听到此话定是心头不快,但今日却截然不同,

    慕紫轩偷偷打量眼前之人,腰依然挺,眼神依然锐利,但两鬓已染上霜色,眼角也已有皱纹,再怎么绝世的剑手,也敌不过时光的摧折,顾剑声,他终究是老了。想到今日就要不辞而别,使师尊多年倾注在自己身上的心血付诸东流,慕紫轩不由心生愧欠,叹道:“师尊剑道通神,我再怎么花时间心思,也终难及您万一,或许继承您剑道之人,注定不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顾剑声吹了吹勺中的汤道:“平日骄狂自大,浮躁不定,怎今日又开始妄自菲薄了,我与你清岳师伯的剑决难得,以你的资质,今日若能静心观战,对你定能大有裨益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低头道:“师尊过奖了,就怕今日,徒儿仍会令师尊失望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果然还是静不下心,就因为皇世星天那个女子么?”

    |“师尊,悠悠本性非恶,先前盗书也只是想完成母亲遗愿……”

    顾剑声不愿徒弟知晓太多皇世星天之时,打断道:“够了,她的本性如何,我无心过问,过了今日,我会再与清岳师兄商量,力求能对她宽大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你肯帮忙?”慕紫轩面露喜色,但顾剑声下一句,又让他面上喜色凝固。

    “但作为代价,今后你不许再与她接触,否则——”顾剑声将饮完的空碗置于桌上,发出“啪”得浑实闷响。

    “下次再见,或许我会克制不住,杀她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