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外传 故剑情深 20
    “他认出我了!”一瞬间的眼神交汇,彼此已是心知肚明,宁悠悠愧疚难当,趁慕紫轩愣神之际,转身而去,恨不得就此一走了之,再不与慕紫轩相见。可真走时,却又觉腿如灌铅,每迈一步都有万钧之重,而纵不回头,亦能感觉到背后慕紫轩的茫然又凄怆的眼神,如芒刺一般将她的心头刺得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“轩哥哥,原谅我,我会回来的……”宁悠悠一咬牙下定决心,如要将心中纠结尽数发泄一般飞奔。

    此时,却听天地间响起一声冷哼,宁悠悠只听这一声,便觉心头一颤,如坠冰窟。

    下一瞬,天地肃杀,剑意弥空!

    擦着脸颊的风陡然锐利,如无形之剑当面而来,宁悠悠身形急旋,向侧旁掠去,但覆面的布片却被剑气绞碎,如幻蝶飞散,露出宁悠悠姣好面容。

    但躲闪之时,又激起新的风动,风一动,剑又生,穷追不舍,如影随行。

    宁悠悠被逼得慌不择路,撞上了一旁的梨花树,梨花如雪,落英缤纷,柔嫩花瓣此时却锋锐如剑,寒彻人心,凄美中暗藏致命杀机。

    万物化剑,层出不穷,宁悠悠只感觉自己是与整个天地为敌,心中已猜得来者是谁,哪还顾得上隐瞒身份,将不趁手的长剑丢开,掏出一个算签,算签一化十,十化百,如星斗一般运转宁悠悠周身,挡下风花雪月之剑,算签亦失去灵气般被击飞。

    而这时,被宁悠悠掷开的长剑调了个头,再向她刺来,宁悠悠已无力防备,忍不住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却听“叮”一声清脆剑击声在耳边响起,如风吹铃动,甚是好听,微微睁眼,却见漫天花雨中,慕紫轩拦住她的腰身,剑出鞘,尖对尖抵住飞来一剑。

    “师尊留情,她叫宁悠悠,是我心仪之人。”

    一语惊起千层浪。

    经阁之内,季明霞如遭电殛,手中披风滑落,披风上未及补完的裂隙在风吹之下好似在张口大笑,笑她慢了一步,这道裂口永远不必补了。

    而夜色中一道人影由远而近,转瞬眼前,能一招不出,便逼得人走投无路者,自是‘剑冠’顾剑声,顾剑声剑眉轻皱,眼中含煞,逼问的话语更是比剑更锋锐。

    “你,是皇世星天的遗脉?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对宁悠悠的审讯仍在继续,只是由地上转到地下。

    凌霄剑宗黑牢,只犯了重罪的弟子才会被关在此处,如今却多了宁悠悠的位置。

    而狱门外,顾剑声翻阅着一本古册,册上赫然写着《太易玄经》四字。不见喜怒道:“这本书我本以为今生不会再见,却不料托你的福,又出现在我面前。皇世星天灭了近二十年,尔等竟仍痴心不灭!”

    “你们!贼喊捉贼!占了我派的经典还有理了!本姑娘不过想物归原主,你们凭什么将本姑娘关起来!”面对当世顶峰,宁悠悠破罐破摔,丝毫不怕,气鼓鼓道。

    顾剑声冷笑道:“趁着我派接任大典人手不足,对经阁防御松懈之时,勾引我徒儿慕紫轩,借他帮助混入凌霄剑宗,之后又掉包他的令牌,用他令牌通过经阁外弟子的审查,窃取《太易玄经》,皇室星天倒是越来越堕落了,连卖弄美色的技俩都使出了,单凭你这妖女蛊惑我徒儿,我便有杀你理由,何况现在只是将你关起来!”

    “那你便杀啊!反正凌霄剑宗最擅恃强凌弱,欺我们皇世星天落没,就将我派之人屠戮一空,爹爹,大哥,二哥都死在你们剑下!你剑冠顾剑声作为凌霄剑宗翘楚,杀我这一柔弱女子还不是手起剑落的事。”宁悠悠说着说着,只觉心中凄苦,竟不禁落下泪来,暗道:“死在他师傅剑下也好,让他这辈子也不会忘了我。”

    看他梨花带雨模样,顾剑声面上冷意更甚,嘲道:“弱女子?你这妖女何必自谦,我十年磨一剑,才养出一个弟子,你不过卖弄些许风情,几日功夫就将他撩得神魂颠倒,为你所用,这等利用他人,玩弄感情的手段,哪里弱了?”

    “你!胡说,我才没有……”宁悠悠想说她没利用慕紫轩,可事实就是如此,才神色一黯,却仍倔强道:“我开始虽是存了其他心思,但对轩哥哥的感情却没半分作伪!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顾剑声神色一厉,狠声道:“没有作伪?皇世星天的人接近轩儿,还不就是因为他的身世!”

    “轩哥哥的身世?”宁悠悠面露疑惑,“轩哥哥的身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还与我装糊涂么?凌霄剑宗与皇世星天有深仇,死在我剑下的皇世星天门人更是不计其数,甚至还可能包括你的亲人,作为凌霄弟子,剑冠传人,若不是因为轩儿身世,你怎么可能对青眼相加?”

    宁悠悠气道:“他是他,你是你,你凭什么将轩哥哥和你绑在一起,你便是我的杀父仇人,我恨你时,也照样喜欢轩哥哥,与你有甚关系!”

    见她理直气壮的说出这话,顾剑声竟一时哑声,上下打量了宁悠悠一番。

    虽口上说不怕,可当世顶尖高手眼神一扫,就有莫大威势,宁悠悠也不禁缩了下身子,可一双眼睛依然澄澈坦荡,一点不怵的与顾剑声对视,反是顾剑声先收尽锐气,叹道:“除非你真的毫不知情,否则,在我见过的女人中,论演戏的本事你能排第二。”

    宁悠悠随即好奇问道:“第一是谁?”

    顾剑声又用了看怪胎的眼神看了宁悠悠一眼,道:“你种时候,你这小丫头能不能把注意力关注在重点上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宁悠悠点点头,道:“你一直说轩哥哥的身世,到底想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不能说、”顾剑声干脆利落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提它作甚!”宁悠悠不禁气结。

    顾剑声反问道:“你可知当年皇世星天做了何等事才被我派所灭?”

    宁悠悠道:“自然知晓,皇世星天开国时选错了帝星,帮了建成太子,结果最后是袁天罡辅佐的李世民登上龙椅,袁天罡为报过往旧怨,将皇世星天打入建成太子一脉,而其他一些门派为了向新皇谄媚献好,也纷纷出手,剿灭皇世星天,直到十八年前,凌霄剑宗闯入我们在明州的地宫,而你杀了我们上代门主宣君盛,皇世星天传承才算断绝!你的‘丰功伟绩’,我可是从小听到大的呢!”

    顾剑声摇头道:“果然相差甚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敢承认吗?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也想一想,且不说我凌霄剑宗不屑做逢迎谄媚皇室之事,单说十八年前,太宗皇帝早驾崩了,袁天罡也早不知所踪,皇世星天的门人都死了几茬了,刚开国时围攻皇世星天的那场仗凌霄剑宗都没参与,无怨无仇的,难道会在十八年前,突然又为了逢迎已死的皇帝、隐世的袁天罡落井下石,将你们皇室星天彻底覆灭?”

    宁悠悠顿时被问住了,却也不敢怀疑自幼被教导的说辞,顾剑声叹一声道:“轩儿的身世不能说,但当年真相倒可告知你,也让你知晓今日你欲为之事的轻重厉害!”

    ps:外传真快完了……就差最后一波**了。坚持住别弃坑啊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