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外传 故剑情深 18
    “也,也没做什么啊……”慕紫轩气势一馁道。

    “让你送信,至今已超一月,你既然未在司马真人那里停留,以你脚程早该回来,莫不是又像上次一样,化用假名在外头争强好胜!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叫又争强好胜,我上次明明是行侠仗义。”

    顾剑声冷嗤一声,道:“行侠仗义,行到自己人头上了?打了陆师叔的弟子你还有理!”

    慕紫轩也强硬回道:“哼,那些家伙本事不济,却打着凌霄剑宗的名号欺凌弱小派门,强占人家宝物,挨顿打,不冤。师尊若觉得不算行侠仗义,那算我清理门户也无不可!”

    顾剑声怒道:“好大口气,他们所行有亏,你禀报师门,自有掌门师尊和陆师叔做主,几时轮得到你来清理门户!”

    “就怕是上梁不正下梁歪,自陆师叔的掌门候选人身份被师尊顶去,他便看我们不顺眼,找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竟还敢妄议尊长!”眼看顾剑声动怒,商影忙来打圆场,道:“好了,师弟你莫气了,上次的事骂也骂了,罚也罚了,还提他作甚。这次也是,轩儿年纪还小,好不容易下山一次难免贪玩,再说也未误了什么大事……”

    顾剑声恨铁不成钢道:“就是年纪小,才不能轻纵,若再受不住诱惑,沉溺于功名利禄,声望美色,无心剑道,岂不枉费一身天纵之才!”

    说者无心听者有意,一听沉迷女色,慕紫轩亦不由心虚。

    而商影则轻咳一声,道:“咳!顾师弟,其实你最没有资格说他……”

    顾剑声面上也略闪过一丝窘态,随后对慕紫轩道:“行了,,我现在也没空管你,如今全派上下忙于接任大典布置,人手不够,你这几日便去经阁看守,没我准许不准回来。待我查明这次你出门是否做了其他不该做得事,再做处置!”

    慕紫轩还欲说宁悠悠之事,但话到嘴边却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顾剑声看他还站在那,道:“别忤在这了,这次在经阁好好翻翻剑经静静心,你是剑道天才,但你的心太不安分!”

    “安分?这世上,哪有安分的天才!”慕紫轩轻笑着自语一声,握紧拳头,拜别之后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待慕紫轩走后,商影轻叹道:“师弟,你对轩儿是否太严苛,少年人血气方刚,浮躁些也是正常,你年轻时,可还不如他呢……这般压得过紧,只怕适得其反。”

    顾剑声面上露出伤怀之色,道:“我年少荒唐,声色犬马,恣意纵情,可谓负人良多。也是报应不爽,让我遇上了那个的命中煞星,才勘破浮华,重返剑道正途,现在回首,荒唐岁月当真误人误己,轩儿如今心性与我当年一般,我怎能让他重蹈我之覆辙!”

    “只有如此吗?我总觉得除了这个原因外,你对他严苛,实则是保护太过,就好像,怕他惹上什么麻烦一般……”商影狐疑道。

    顾剑声眉头不经意的一皱,道:“你这从何说起?”

    “直觉!”商影抿了口茶水,干脆利落道,随后轻叹一声,“这次来这,还想替我家明霞跟轩儿拉拉红线呢,看你这般态度,怕是不成了……”

    顾剑声笑道:“瞧这话说的,我又不是反对********,明霞这孩子心性正直,果断干练,倒是轩儿良配,但你未免太急,咱们修行之人寿命绵长,大多是道基稳固后才谈婚论嫁,过上几年再谈不迟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上几年,就怕让人捷足先登了,怎还不迟……”商影摇摇头,又道:“算了,不提这些,今日来此,便想问你,接任掌门的三关比试,你准备的如何?”

    顾剑声道:“你又何必奚落我,掌门大选共三项,第一项比门派经略,我对此一窍不通,如何比得上替师尊打理门派十余年的清岳师兄,第三项比人脉,由各峰长老投票选出心仪人选,这个……会支持我的,怕是寥寥吧。”

    商影道:“据我所知,暂无一人,你若觉得面上过不去,师姐我可投你一票撑撑门面。”

    顾剑声苦笑道:“算了,你我皆知,清岳师兄才是最合适人选,师尊虽将我列为候选者,但我无心门派事务,若我有投票的资格,我定然第一个投给清岳大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那第二项,剑道比试呢?你,可有胜算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亦知,剑道之上,我向来不输于人。”顾剑声淡淡道,没有半分夸耀的意味,神态好似只是陈述一个人尽皆知的简单事实。

    “既然结果一眼分明,那——”商影放下杯子,温润双眼直视顾剑声,“你放水,让师兄赢可好?”

    顾剑声面色一凝,放下茶杯道:“这话,你不该说。”

    商影道:“我知你虽无宇文锋那般表现的露骨,但对剑道至诚,不在宇文锋之下,任何一场剑决都会认真对待,但已知结果的剑斗,除了伤及师兄颜面外,并无意义。”

    顾剑声摇摇头,认真又执拗的说道:“剑斗不需意义,剑的本身,就是意义.”

    看着商影面色一黯,又劝慰道:“放心吧,你应知道,以我的本事,对大师兄败而不伤,并非难事。”

    “败而不伤?”商影苦笑着摇摇头道:“你却不知,败而不伤,对大师兄才是伤的最深……”

    随后,商影款款起身道:“罢了,果然不该抱有期望,今日便当我没来过,年轻时,觉得你凡事皆不认真的轻浮模样惹人生烦,哪想到你认真起来后,同样令人头疼。”

    顾剑声苦笑道:“又惹师姐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一遭两遭,早习惯了,有空关心我,不如去经阁关心一下你的好徒弟,出门回来,一句嘘寒问暖的话没说,就先劈头盖脸一顿训斥,我知你是为他好,但带徒弟,有时需得严慈兼备。”

    “没空!要去你去!”顾剑声一口回绝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徒弟,我凭甚替你操心?”商影转身离去,走至门口,回身望道:“当真不去?”

    顾剑声眼一闭,摆出爱理不理的模样,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商影看穿一般轻笑一声,踏出房门。

    ps:过生日能不能成为更新少的理由?我觉得能,总得想个方法庆祝一下吧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