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外传 故剑情深 17
    ,。

    虽是胡闹,但宁悠悠软磨硬泡下,慕紫轩终是答应了让宁悠悠随行,心中也想着借此机会,将他与宁悠悠之事挑明,二人一路风尘仆仆,日夜兼程,终于来到了凌霄剑宗。

    “唉,又回来这地方了……”踏上通往凌霄剑宗的长阶,慕紫轩倒像颇是不甘。但却见先前朝着要来凌霄剑宗的宁悠悠此时也是一副眉头轻皱,心不在焉的样子,不由问道:“喂,你怎么了,看起来精神不振,一路上都没怎么听你吵了。”

    宁悠悠猛一回神,强笑道:“还好意思说,也不知谁忘了自家门派接任大典的时间,害我们赶路赶得这么急,本姑娘累着了呗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也不好意思,道:“这不总算赶上了么,今日我先将你安置在客房休息,明日再领你见师尊。”

    “见你师尊,剑冠么……”宁悠悠不由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废话,我还能有两个师尊不成,别紧张,丑媳妇总得见公婆的。你这外人成了内人,我才好名正言顺的带你参加接任大典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丑媳妇呢!”宁悠悠羞恼的在他肩头打一拳,又咬唇道:“见就见呗,干嘛还拖到明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好妹妹,这都快天黑了,你觉得我天黑莫名奇妙领一姑娘去见师尊合适?况且你赶了这么些天的路,你不梳洗打扮一下,怎么拿得出手?”

    “怎么拿不出手……本姑娘天生丽质……”本来说得理直气壮,可越说声音越小,一直赶路,她已好几日没洗澡,身上甚至闻得到汗馊味,自是不好意思再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还算好的,今晚至少还能休息一下,我可就惨了,这次出门晚归,师尊定会狠狠责罚我,你打扮的漂亮一些,他看着满意,就知道我虽然来得晚了,但也没白在外面瞎逛,不光这事成了,说不准还能把我的责罚免了。”

    “‘剑冠’前辈对你很严厉?”

    慕紫轩皱眉道:“是挺严的,而且不近人情,整天便是让我练剑练剑,其余师兄弟们早都下山游历去了,他却说我剑艺不成,不许分心,害得我闯荡时都不能报上自己名号,坦白说,我还真怕他明天不答应咱们的事,把你赶下山去……”

    宁悠悠垂头问道:“那他若要真赶我下山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慕紫轩做认真思索状,“怎么办?便跟你一起走呗,先生米煮成熟饭,过上个三五年等他气消了,再带个胖小子来看他,他不答应也得答应,故事里都是这么写的。”

    宁悠悠羞个大红脸,道:“什么大胖小子!不要脸,再说了,是女方家人不同意才能使这招的!”随后用只自己听得到的声音低声说:“就怕你到时便不这么做了……”

    慕紫轩也未在意,而是看着山门方向咒骂道:“啐,怎么还有个宿沫峰的弟子看守,麻烦,山门快到了,你先别乱说话,配合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看守山门的人有两个,其中一人才十四五岁,乃是清岳真人的弟子傅清名,另一个却是宿沫峰陆真吾座下。

    慕紫轩大步向前,却只跟傅清名打招呼,道:“哟,傅师弟辛苦了,什么时候守门的事都轮到你这真传弟子做了。”

    傅清名笑道:“接任大典将临,诸事都需得准备,宗门上下人手不够,我自然不可能闲着。”随后又看了看宁悠悠道: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“自己人,傅师弟,你去为她准备一间客房。”不待傅清名答话,慕紫轩便自顾自的领着宁悠悠进入。

    “等等!接任大典期间,外人不得擅入!”宿沫峰弟子果然横剑在前挡路道。

    傅清名也苦笑道:“慕师兄,你总得说明她来厉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知道,我这次是奉师命去探望上清派司马承祯真人,这位是司马真人的弟子,礼尚往来,乃是奉司马真人之令,来拜会师尊的。”,慕紫轩信口胡说,之后小声加了句,“身份尊贵得紧!怠慢不起哦。”

    傅清名二人知晓司马承祯收了不少皇亲贵胄做挂名弟子,自然对宁悠悠高看一眼,那宿沫峰子弟却仍道:“司马真人弟子又如何,非常之时,外人不得擅入,这是规矩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搂着他肩头谆谆教诲道:“你这人怎么这么死心眼,你说的我自然知晓,但这天都黑了,你将一小姑娘孤身一人往山下赶,是要让她住哪?万一出了点事,我们可吃罪不起。再者说,接任大典后天才开始,今晚让她住下,明天我领她见了师尊,再好言将她送走,也不算坏了规矩,这才是我们凌霄剑宗的待客之道。”

    那人一甩他手,道:“就算如此,也等我通报陆师祖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哼,陆师叔祖,凌霄剑宗又不是他当家作主,我师尊的客人,岂是陆师叔祖亲来也赶不了,再说,你觉得现在有谁会在意这些小事?”

    那人一时语塞,接任大典在即,却也是权力交替的时期,现任掌门玄宁真人已不再管事,新的掌门又未选出,而陆真吾的名号压不住名满天下的剑冠,确实不知该向谁通报。

    而慕紫轩又顺势眼光一冷,道:“再不然,就是你拿着鸡毛当令箭,故意与我为难,那这简单,你接得住我一剑,我便听你的。接不住,便听我的!”

    那弟子不禁后退一步,道:“你,哼!胡作非为!”说罢转头不理慕紫轩,掩饰自己心怯,慕紫轩笑笑招招手,唤宁悠悠大摇大摆进入。

    安置好客房后,傅清名道:“慕师兄,你又何必与宿沫峰的人针锋相对呢?”

    “哼,谁看不出来陆老儿想自己当掌门,可这次掌门大选没他的份,便一直看我们师徒不顺眼,我们师徒都是直来直往的性子,没清岳师伯那么宽容大肚,宿沫峰不给我好脸色,我又何必理会他们。”

    傅清名苦笑道:“慕师兄,这门派交替的大事,咱们做弟子的可不能妄议……”

    慕紫轩笑道:“有甚不能,谁不知掌门之位非清岳师伯莫属,我师尊剑术虽高,事务处理和门中人脉都远不如清岳师伯,这次不过陪清岳师伯走个过场,过几日,我便要叫你掌门亲传弟子了,到时傅师弟可别忘提携我。”

    “慕师兄莫说笑,我还得去守门,便先告辞了。”傅清名没他这般口无禁忌,道了声告辞,便逃也似的离开。

    待人走了,宁悠悠才道:“没想到凌霄剑宗中,也是暗流潜伏啊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笑道:“但凡人多点的地方,就都能分出个派系,何必大惊小怪,今晚你先在这休息,我得先拜会师尊,明日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见宁悠悠面色有异,又道:“怎么了,舍不得我走,想让我留下陪你不成?”

    “去死!”宁悠悠一脚踹向他,慕紫轩顺势逃走,宁悠悠看着他远去的身影,面上笑容却渐渐凝固,口中喃喃道:“凌霄剑宗……我终于到这了,但阿娘,轩哥,我到底该怎么做啊!”

    宁悠悠面上露出难以抉择的痛苦神色,却是一咬牙,掏出三枚铜钱扔在地上,卜上了一卦,看着卦象,如脱力一般坐倒在地,却已下定决心,“这是阿娘最后的心愿,轩哥,对不起了,做完这件事,我就永远和你在一起,你说过,你不会怪我的……|”——

    离了客房,慕紫轩径直向住顾剑声的住处御离峰走去,他师尊顾剑声素来爱离群寡居,又只收了他一个亲传徒弟,所以此峰素来人烟罕至。

    走至峰顶,便见一处竹屋,布置雅致,妙合自然,正是他和顾剑声的居所,而此时门外却站着一名悬剑少女,少女腰身挺拔,卓然傲立,眉眼娇美之中不失英气,乃是商影真人的弟子季明霞。

    “季师妹?你怎会在此?”慕紫轩不由疑问道。

    季明霞见慕紫轩来到,双眸一亮,暗藏喜色,道:“我师尊正与顾师叔商谈事宜呢,慕师兄,你可算回来了,顾师叔见你迟迟不归,这几日可都憋着火呢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瞬时神色紧张,道:“真生气啊,那我现在可方便进去?”

    季明霞点头道:“嗯,劝你还是最好快些进去,趁我师尊在,或许她还能替你缓颊一番,否则连个帮你说话的人都没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季师妹,多谢你提醒,那我便先去了。”说罢,急匆匆便往屋内而去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”季明霞想再叫他说些什么,但见慕紫轩已入屋内,神色不由一黯,叹口气道:“算了,来日方长……”

    慕紫轩进入屋中,便见内中坐了两人,一者是虽算不上甚美,但相貌温婉可亲的道姑。

    另一人身形英挺,面如白玉雕成,五官分明,有棱有角,若看面貌也只三十出头,微霜的鬓角却暴露了他的年龄,此时头发被银冠高高挽起,一双剑眉下生着一对的桃花眼,但双眼之中,却好似无多余温情,反而不时有冷厉剑芒闪逝。正是他的师尊,名满天下的‘剑冠’顾剑声。

    慕紫轩忙行礼,道:“徒儿慕紫轩,拜见师尊,拜见商师伯。”

    顾剑声与商影本正在抬论着什么,见他到来,中止话题冷哼一声,瞬间,室内空气好似变得锐利,慕紫轩已有悬剑在头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顾剑声冷道:“我让你与司马真人送信,你完成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慕紫轩强笑道:“区区小事,自然幸不辱命。”

    “幸不辱命?为师用意你是真不知还是装糊涂,我凌霄剑宗难道便缺一个信使不成?需得让你千里传信?司马真人有一门‘天隐剑界’的剑法,乃受我启发所创,别出机杼,可谓绝学,却苦无传人继承,我本想送你这个机缘,让你拜会司马真人,从他那里习得‘天隐剑界’,你倒好,将信往看门弟子手中一丢,连司马真人面都未见,就扬长而去,不见人影!”

    “师傅未曾挑明,徒儿哪知师尊用心良苦……”慕紫轩装傻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看来,我这用心从一开始就是白费,天隐剑界精髓尽在一个‘隐’字,讲究坐忘清心,物我两忘,天隐万物,不争而争,但你的心却太浮躁了,便是让你学,你也学不会,说罢,这些时日,又跑到哪里博取虚名了!”

    ,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