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外传 故剑情深 16
    群山连绵,万仞云霄,横空出世的莽莽昆仑宛若绵延百里的玉龙,披着一身风雪,搅得周天寒彻。

    昆仑山自古便是道家仙修圣地,传说封神大战之前,玉虚宫道场便是设在昆仑,只是远观,便觉雄奇壮阔,气势磅礴,一股浩然正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仙家圣地就在视线之内,可眼前却有一道沟壑横亘于前,好像是要让人明白,仙家圣地,就是这般可望而不可及。

    沟壑深不见底,与昆仑山一个接天,一个同地,宛若上古的魔神挥动兵刃,一刀斩在了昆仑山脉上,令人望而生畏。而此时深渊之前便站着三人,正是子慕、宁悠悠和纪凤鸣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就九幽深渊,果然如名一般,感觉就像直通九幽。”宁悠悠探头望向沟壑深渊,想要看它究竟多深,却是穷目不能及,视野尽头是一团浓密而不祥的黑雾,仿若黑夜凝聚而成,令她不由畏惧得将往后缩了缩身子靠近子慕,而子慕亦皱皱眉,口上道:“这深渊感觉,邪得很啊!”

    纪凤鸣点头道:“不错,清浊变化,正邪相依,世间万物本就如此,便如至圣之地佛心禅院之下是至邪的沉沦心狱一般,昆仑山是天下清气所钟之处,但山脚之下,却也有一道至浊的九幽深渊。”

    宁悠悠好奇的扔了块石头,却全然听不到落地之声,不由道:“这九幽深渊究竟多深啊?你们难道没测探过吗?”

    纪凤鸣叹道:“许久之前确实有人想仗持凌空御风之类的飞行法术测探过,但无论修为多高都是一去不回,说了惭愧,万象天宫亦曾有一位掌门因自负修为而涉险,结果……自那之后,万象天宫就多了条门规,禁止没人在擅闯此地。”

    宁悠悠道:“原来如此,这深渊真是碍事得紧啊!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,虽然碍事,但也是一道天堑,万象天宫立派千年,曾经历过不知多少次正邪大战,能屹立不摇至今,也多亏此沟壑阻敌门外。”纪凤鸣解释一番,道:“送君千里,终须一别,二位便不要陪我绕路了,咱们便在此处分道扬镳吧。”

    自离吴起墓已逾一个月,那日子慕和宁悠悠二人被埋墓中,好在有纪凤鸣在外召集乡人相助,那些猎户、路人全赖子慕和纪凤鸣相救才能捡回性命,有帮得上恩人的地方,哪能不出死力?于是举村来援,不过一日便挖开了上面的土层,搬开了碎石,将子慕和宁悠悠二人救出。

    在乡人家中修养几日,纪凤鸣便以回报师门为由要离开,子慕和宁悠悠也不惯被乡人当神仙供者,便借口与他同行,一道离了朝邑县,

    三人且行且游,一路游山玩水,不亦乐乎,也是越相处便越觉越投契,但天下无不散宴席,终也到了分别之时。

    宁悠悠酸溜溜道:“好歹都到了昆仑山地界,也不知邀我们去做客,鸟叫儿你可当真小气。”

    纪凤鸣笑道:“若是二位不嫌远路,不辞昆仑山上风雪,我又岂会吝于邀请?但照我看来,你们两个早嫌我碍眼,巴不得我早点离开免得打扰你们。”

    子慕和宁悠悠二人暗生情愫,情深意重之态哪瞒得过他人耳目,一路上纪凤鸣没少拿着打趣,但宁悠悠依然面上羞红,啐道:“呸,嘴里果然不出好话,没错,本姑娘就是嫌你碍眼了,要走便走!”

    纪凤鸣哈哈一笑,对子慕说:“哈,那我可真走了,子慕兄,可否请你单独再送我几步。”

    “哼,看来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话,不敢当面说!”宁悠悠哼了声道。

    纪凤鸣道:“你若想听,我说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别以为本姑娘不知道,两个大男人一起说得悄悄话,准是些不堪入耳的龌龊言语,本姑娘才不愿被污了耳朵呢。”说罢转身一旁,不理二人。

    子慕无奈一笑,与纪凤鸣并肩而行。行了数百步,道:“已经够远了,你想说些什么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纪凤鸣道:“你出身凌霄剑宗,可是那个人的弟子?”

    子慕微微一怔,道:“你所言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明知故问,自是‘剑冠’顾剑声了,你这一身非凡剑艺,可是由他所授?”

    子慕道:“你不说明白,我哪知晓你指谁啊,凌霄剑宗又不是只有‘剑冠’一人有本事,而且又不是剑法高明,教得徒弟的本事就也高明,怎能这么轻易就断定我是剑冠之徒。”

    纪凤鸣道:“所以你要否认?”

    “承认如何,否认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如何,你若不是他徒弟便当我没说,但若是的话……”纪凤鸣停下脚步,一开折扇,一股气流在他周身无形涌动,“家师名讳上‘卫’下‘无双’,本该是无双无对之人,却偏偏与剑冠并肩齐名,共称双秀,师尊他超凡脱俗,不会计较这些虚名,且与‘剑冠’皆为道门梁柱,也不可能有机会一分高下,但师傅没机会做的事,由当徒儿的代劳,也未尝不可!”

    纪凤鸣神态不改从容,但战意却是张扬露骨,化作气流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有多崇拜你师傅啊……”子慕不由低声道,之后眼神一凝,同样亮得发光。“不管我是不是剑冠徒弟,我可都没兴趣为他人而战,我感兴趣的对手只是纪凤鸣,而不是卫无双的徒弟!”

    纪凤鸣术力涌动,道:“也没差,既然如此,那便战……”

    话正说一半,子慕道:“但你现在很出名吗?”

    纪凤鸣一愣,摇了摇头,子慕随后道:“所以嘛,我很久之前就说了,出道之战很重要,要一下子就打响名头,就必须踩在名号够响的对手上,我本想拿十二星相垫脚的,但细想想,那十二只畜生还是差了些,撑不起我的分量,所以,他们就算了,你回派门中交代时可千万别提我,就说十二星相是你一人除去的。”

    纪凤鸣哼了一声,道:“你对他们瞧不上眼,便推给我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因为我已决定了,我出道战的对手便是你!”子慕煞有介事道,“十二星相便送你,给你名头上镀些金,少则一两年,多则三五年,你纪凤鸣的名号定会无人不知,待那时,我会再来找你,将你一举击败,借你纪凤鸣的名号,让我的出道之战一鸣惊人。”

    “哈,那便望你说到做到!只是到时,记得要用真正的名号!”纪凤鸣轻笑一声,收敛战意,忽又想起来般道:“对了,可别沉溺,耽误了修为,让我空等一场啊。”

    子慕气结,回击道:“那你也同样,尤其是你当大师兄的可千万小心,别把派中的师妹们给迷住了,不然整天被她们缠也缠死了,哪有时间打响名号,来给我垫脚啊!”

    说罢,二人各自笑了一声,告辞离去,却不知,此别之后,二人从此便是背向而行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“哟,悄悄话说完了,可是再背后说我坏话。”看着回来的子慕,宁悠悠似笑非笑道。

    子慕忙否认道:“当然没有,你若想听,我可将说过的话原原本本说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想听呢,你该说给我听的,也不是这些。”宁悠悠哼一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该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装傻是吧!名字,名字!喊了你这么久的好哥哥,到现在也不把你尊姓大名告诉我。那个碍事鬼走了,你可以说了!”宁悠悠掐着子慕胳膊道。

    “别别。”子慕被掐到痒肉,连连求饶,之后摆正衣冠道:“初次见面,容在下自我介绍一番,在下慕紫轩,出身凌霄剑宗,今年刚满十八岁,年轻有为,英俊潇洒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,少贫了,还是剑冠的徒弟,你怎么不介绍!”宁悠悠道。

    “嗤,我是我,他是他,干嘛要扯一块。”子慕慕紫轩有些不爽,却也默认道。

    “慕紫轩,这名字倒也贵气,年纪大我半岁,叫你哥哥总算没有委屈到自己……以后还是叫你紫轩哥哥好了,凌霄剑宗,凌霄剑宗……”宁悠悠一点一点数着,好像要把慕紫轩的一切都记在心里,可念道凌霄剑宗时,眼中却闪过一抹阴翳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慕紫轩看她似乎有异样,便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突然想到,凌霄剑宗玄宁掌门已临近百岁天关,要辞去掌门之职,闭关苦修,如今正是该选出新任掌门的时候,而能接任掌门的人选就两人,一个是玄宁掌门的首徒清岳真人,另一个便是师尊‘剑冠’顾剑声,如今接任大典就要开始,你怎么还在外瞎游荡?”

    慕紫轩神色一变,道:“今天是几号?”

    “二月十八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惨呼道:“糟,只剩十天了,难得出门不用被他念叨,结果玩得忘了时间,不成,我得快回宗门,悠悠,你去先前的清河镇等我几日,我忙完就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要呢!我要与你一起去,听说凌霄剑宗选取接任人选时共试三场,其中一场是剑试,‘剑冠之剑’冠绝天下多年,可却鲜少出手,自与宇文锋的剑决后,便没听说过他再与谁比剑,我先看看你师尊到底有多厉害,错过了这次可就没其他机会了!”宁悠悠一脸期冀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掌门接任大选不许外人参加啊……”慕紫轩为难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我是外人是吧!”宁悠悠气结道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,你知道我不是那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不管,你不让我去,我便自己去,有了这个,我便也是凌霄剑宗的弟子了!”宁悠悠从怀中掏出一物,却是一枚令牌,上书“凌霄剑宗”四字。

    慕紫轩一愣,往身上摸去,摸了一圈也没摸出什么,道:“你,你拿了我的令牌。”

    “谁拿了啊,明明是我捡的,你也真够粗心,丢了半个多月也未曾发现!既然你不稀罕它,那它便归我了。”宁悠悠说着,背手就走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个可不能给你,还来。”慕紫轩伸手去讨。

    宁悠悠却把令牌往怀里一揣,眼中闪着狡黠光彩,笑嘻嘻道:“你想要,就来拿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示威性的把胸一挺,玲珑身形尽显无疑,慕紫轩看着衣衫开口处淡粉的轻纱和间暗香浮动的曲线,不禁一呆,一时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“当我不敢。”慕紫轩狠声道,说罢伸手探向她的胸襟,但手行的缓慢,似有千钧之中,宁悠悠媚眼如丝的看着他,强装无事,挺起的胸脯却是颤动不已。

    就在接近宁悠悠胸脯时,宁悠悠终是怕羞,啐道:“下流!”咯咯笑着跑开,暗香透背,留一路醉人体香……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