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外传 故剑情深 15
    “我还没出生时,我阿爹就死了,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的面,除了阿爹,听说还有两个哥哥,以及叔叔伯伯,我全家都被一群很厉害的仇家杀了……”宁悠悠平淡的说着,子慕却心头一惊,未想到她背后还有这等深仇,不由心生怜惜,又将手搂在她肩头。

    “我阿娘也受了伤,生我后更留下了病根,每天都在咳血,可更严重的是她的心病,自我记事以来,便没见她笑过,除了躺在病床上,就是在灵堂前,对着我家人的牌位哭……我再大上一些,阿娘便让我修炼‘鉴天心镜’的本事,练成‘鉴天心镜’后,不但可以看破和反射幻术一些攻击神识的法术,甚至还能窥探出天机,先前我便是用它来抵御那兔耳阿婶的‘房日赤瞳’的。”

    子慕赞道:“原来如此,以彼之道还诸彼身,你这本事练的不差。”

    宁悠悠声音又有些害羞,道:“没啦,练这门法术需要心如明镜止水,以心代眼,可我这性格,反正就是沉稳不下来,练了许久都一无所成,于是阿娘就把我关在了黑屋中。屋里伸手不见五指,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想要借这环境让我静心,让我不再依赖双眼……可那时的我还不到十岁,真的很怕黑,我哭喊着让阿娘放我出去。阿娘却说,我阿爹,我哥哥,我叔叔伯伯都在看着我呢,等着我练成本事给他们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阿娘越这么说,我就越害怕,我好像感觉到阿爹他们的魂魄就站在那片黑夜里,留着血泪静静的看着我,好像再问我,为什么不给他们报仇,为什么不给他们报仇……”宁悠悠说到此时,身子忍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子慕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以示安慰,道:“这不怪你,那时你还只是个一个孩子,哪有报仇的能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现在我依然不想报仇……”子慕感觉宁悠悠在摇头,哀伤道:“父亲、兄长、叔伯、对我来说都太遥远了,我明明连他们的样子都没见过……却要为这些未曾谋面过的人,去记恨另一群未曾谋面的人,都说杀父之仇不共戴天,可我真的恨不起来,也不想去恨,好哥哥,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差劲,很自私……”

    子慕毫不迟疑道:“怎么会!人本身就不该拘泥于仇恨而活,你是我见过的最豁达洒脱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“呵,你倒挺会哄女孩子……”宁悠悠语调中哀伤消退,转成冷漠淡然的语调,竟是又变回了幽凝。

    “你还玩啊!”子慕颇为无语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自那时起便怕黑,在黑暗中不敢一个人独处,可她再怎么哭闹,也不会有人陪她,更不会有人将她从黑屋放出。于是,她便学着自己跟自己说话,幻想着黑暗中,就会有人在身旁陪她,于是我便出现了……幽夜凝成的影子,便是我幽凝。”

    “自打幽凝出现了,再被阿娘关入黑屋时,虽然同样害怕,但幽凝总会出现,在旁边哄我,与我说话,有她陪着我才总算没有发疯,反是阿娘,有一次她听见我和幽凝说话,可将她吓坏了,还以为我疯了呢,之后便再也不敢将我关黑屋里。但后来我的鉴天心镜也莫名其妙练成了,嘻嘻,果然世事不能强求啊。”

    宁悠悠一会换一个声调,方才忧伤的气氛都被冲淡了,子慕忍不住道:“你这人格转换的还真自然啊……”可又觉得她可怜的紧,一个不到十岁的小丫头,还未出世身上就背着一笔血债,别得孩子在阳光下无忧无虑玩闹时,她却蜷缩在一片漆黑的中,抱着膝盖瑟瑟发抖,努力学着自己跟自己说话……而造成这一切的祸首则是——子慕不由握紧拳头问道:“可否能告诉我,你的仇家是谁?”

    宁悠悠沉默一阵后道:“告诉你又怎样,难道你能不理前因后果就为我报仇?那也不过是将我的仇恨转到你身上,之后再造下另一桩仇恨而已。”

    子慕一时语塞,宁悠悠又道:“放心吧,阿娘在不久前已经故去了,而她身亡之前也没再逼我报仇,可能是因为我仇家太强,她最终不忍我犯险,也可能是濒临死亡,这些事也就随之看淡了,总之她只让我取一项东西,东西到手之后,便可过我自己想过的生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宁悠悠掩住他嘴道:“莫多问,我不想说,但这是我娘最后的心愿,我一定要达成。好哥哥,你不会怪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子慕道:“不想说便不说,我怪你作甚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这个,而是……”宁悠悠说了一半,又将话止住,扬声道:“不管了,反正你说过不会怪我,我可都记下了,敢耍赖是小狗!”说着不由分说的摸黑勾住了子慕的手指,连着勾了两下。

    子慕哭笑不得,任她做了,可二人勾完手后,手却顺势握在了一起,好像理所当然一般,谁也没提松开,而场面也一时静默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,宁悠悠才嗫嚅道:“呐,找些话说啊,没有声音的话,我又要害怕了……”

    子慕如梦初醒,想了想问道:“对了,还没问呢,方才你是怎么让那虎兽安分下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这问题什么时候问不行,真是浪费大好气氛……”宁悠悠心里不由憋闷,但埋怨几句,马上得意炫耀起来道:“其实虎符共分两块,合在一起才能发号施令,驾驭虎兽,而吴起的棺中却只有一块,所以虎兽便担起护棺职责,要杀尽所有擅闯者,本姑娘能让他安分下来,自然是因为我找到另一块虎符了!”

    “那,你是在哪找到的?”

    宁悠悠道:“你可还记得甬道入口墓碑上写着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前路不归,莫要擅闯之类威胁的话语,怎么了么?”子慕不识得碑上古字,只听羊君念过一遍,但也听过就忘,没什么印象。

    “是碑分阴阳,线立生死,前路不归,兵凶将险,误入者止步,寻物者回头!”宁悠悠道。

    子慕夸道:“对对,好像是这句话来着,你记性可真好,听一遍就就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谁记性好啊?呸,我是说,我才不是靠记性呢,我们推算风水,点穴寻龙时总会与古墓打交道,所以战国时的文字我都能通晓几分,现在你再想想,根据这句话可能推测出些端倪?”

    子慕沉思道:“这句话,嗯……误入者止步……寻物者回头……回头,那不成回头就能发现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脑中不笨嘛,没错,就是这样,先前说了,吴起留下衣冠冢是为了选传人继承他之所学,所以布下层层机关做考验,沿途关卡表面上是考验闯关者是否具备‘仁、智、勇、信、严’这为将五要,但实际上,这机关与令钥上的机关图一样,同样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真正的考验,就只在最开始的这句话中。”子慕也渐渐揣测出来了。

    宁悠悠接续道“没错,比起‘为将五要’,兵家还有一条更重要的理念,而这理念不过四字而已——令行禁止!”

    子慕恍然大悟,史书中亦有击在,吴起治军方略最大的特点也就这四字,曾经有他麾下的士兵未等军令便擅自出击,结果虽立功而回,但吴起却坚持功过不相抵,为正军纪,先重赏几个士卒,之后又将他们斩首示众,可见其纪律严明。

    宁悠悠道:“吴起让寻物者回头,我便回头观视,果然便发现一处暗室,另一块虎符就在内中,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典籍,可惜我无暇去看,也不知现在是不是被埋到土里了。之后的事,你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子慕捋了捋思绪,不由大笑赞道:“好个吴起,不愧是兵家始祖,谋略过人!谁能想到层层关卡只是引人送死的摆设,而他的著作典籍却藏在最初入口处!也只有对他心存敬意的兵家子弟,才有可能遵从他号令发现这暗室,取出内中所藏,而其他人便是通过重重关卡,最后也将葬身虎兽吞噬下,难逃一死,哈,十二星相那些人若知道这些真相,怕是死了都要被再气活过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哼,咱们一开始并没听他的不也是活下来了,这个吴起心眼太坏,你夸他还不如夸我!别忘了可是我救了你们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们宁大小姐冰雪聪明,一眼便识破了吴起的小伎俩,我们宁大小姐如皓月当照,什么军神吴起,在她面前也不过是萤烛之光。能得见宁大小姐,实乃三生有幸。”子慕半开玩笑半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总算会说些该说的了……”宁悠悠啐了一口,掩住娇羞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忽然感觉上头又有泥沙落下,子慕只道又要坍塌,却听闻一声隔着碎石隐约传来,“子慕兄,你可在下面。”

    子慕闻言大喜,喊道:“纪兄,是你?我在下面,和宁悠悠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有被砸伤,或是被压倒出不来?”

    “宁悠悠脚上有伤,不过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我们坚持一会,马上救你们出来!”

    “小心一些,可不要再将这里弄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自有分寸!你们注意了!”纪凤鸣话音方落,便见一声轰响,子慕心头一紧,忙将宁悠悠搂在怀里,只感觉斜前方有一块巨石落地,而久违的阳光再度照向地底,一条通道被打通了。

    子慕一时不适应,伸手掩住光线,再睁眼时纪凤鸣已出现在眼前,沐浴在自上而下的一串光束中。关切道:“你们还好吧!”

    重见阳光,死里逃生,子慕心情激动,嘴上也不饶人道:“好得很!好到连你这乌鸦嘴的声音,现在听起来都觉得悦耳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你们都能拿墓室当新房,自然也能拿我这乌鸦嘴当喜鹊叫了。”看这二人无恙,纪凤鸣同样心喜,也开起了玩笑。在他看来,这二人此时正紧紧相偎在一起,像极了一对生死与共的情侣。“说起来,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言者无心,听着有意,宁悠悠面上羞红,从子慕怀中起身,哼了一声道:“什么喜鹊,我看就是个嘴上没边的八哥,就知道嚼舌根子乱叫!”

    宁悠悠装作无事,但两颊酡红,眉宇间春情荡漾,却是瞒不了旁观者,纪凤鸣再看向子慕,看他亦是一般模样,不由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意味深长道“哈,看来我来得真不是时候啊……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