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外传 故剑情深 14
    “子慕……你压到我了。”宁悠悠的声音细如蚊呐,却尽是羞怯之意。

    狭小棺木内,二人身躯紧紧贴在一起,透过衣料能感受到对方身体的温热。

    子慕只觉宁悠悠身如,轻柔无骨,少女体香萦绕鼻端心头,熏人欲醉,死气沉沉棺木之内已是春意盎然。

    子慕心跳加剧,全身火热,似炸裂般难耐,连忙强行将思绪拉回正事上来,道:“坍塌停止了,我看看情况,但愿咱们没被活埋。

    说罢忙撑起身子,却听宁悠悠嘤咛一声,羞恼的带出哭腔,“你……你还压!”

    子慕这次主要,自己的手正撑在一团绵软中又带有弹性的柔腴之上,当下连忙起身,脑袋却直撞到棺材板,口中慌道:“抱歉,我一直没察觉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直没察觉?你!我的身材哪有……死开啦!”宁悠悠好像变得更气了,狠狠把子慕往外退。

    子慕也顺势起来,推了推棺材盖,见棺材盖松动才舒出一口起来,暗自庆幸着:“还好没有被彻底碎石封住。否则真跟这小神婆同穴而死了。”

    可一想到与宁悠悠同生共死,子慕又是心绪纷杂,连甩开杂念,道:“我去看上一看,你在这等着!”

    宁悠悠连忙道:“我与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子慕道:“你腿都伤了怎么随便动,先在这躺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怕黑!你要是走了,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怎么办!”宁悠悠竟又伸出胳膊拽住他。

    方才往外推,现在又往里拽,子慕也被搞得没了脾气,如哄小孩一般道:“别闹,你还小不成,上下都被封死,我能走到哪去。”说罢把胳膊抽出,爬出棺材。

    “你别走,回来啊,我真的害怕!”宁悠悠带着哭腔道。

    “有甚好怕的,还能有鬼不成!就当睡觉般睡上一会便好。”子慕说着,又怕再有落石砸下砸到宁悠悠,便又推盖将棺材盖上。

    盖子一盖,宁悠悠的哭闹声也被掩盖住了,余下微弱的击打棺木的声音一声一声,但走得略远一些,也就听闻不到了。

    子慕打开火折子,微弱火光映照四周,果然如他所料,原本守在棺材前的两个将领铜人,此时正如顶梁柱一般屹立不倒,撑起了垮塌的墙壁,保护他们没有被埋入泥石之中,还给他们留下了一片活动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呼!赌对了。”子慕心有余悸的呼出口气,借着动手将周遭散落的大大小小的石头挪到两个铜人旁边,又垒出两根石头柱子,减轻铜人的承重压力。

    而碎石一挪开,便已腾出了五步见方,半人高的容身之处。

    子慕见布置的差不多了,便又打开棺材,“没闷坏吧,我腾出了点地方,这便扶你出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一半,子慕嘎然而止,便见火光映照下,宁悠悠面上好像染了层红晕,眼眶中泪水盈盈,一副梨花带雨,惹人心怜的模样。一见到光亮,既委屈又可怜道:“都说了我怕黑你还……我以为你丢下我了呢。”

    子慕自见她以来,一直都觉得她是既大大咧咧,又神神叨叨的形象,哪层露出过这般怯弱娇怜的模样,不由看得有些发痴。

    宁悠悠觉察他痴痴的目光,面上不由一红,好在光线太暗也看不出来,之后手一抹眼泪,又强作凶横模样“看什么看!都把我关在棺材里了,还扶我出去干什么,便当我死了填土埋了吧!”

    只是凶巴巴的语气配上哭得红肿的眼睛,只是显得更加娇俏可怜,子慕忙赔笑道:“当然是看美人了,你的脚伤了,快些找个宽敞点的地方让我给你看看,否则若晚了,梨花美人就成了瘸美人了。”

    宁悠悠啐了一口,接着偏过头细声细气道:“我使不上劲……你……你抱我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子慕咬咬牙,俯下身去,一手穿在她的腋下,一手勾起她的腿弯,而宁悠悠也伸展玉臂,勾住了他的脖颈,先前背她时,也是这般耳鬓厮磨,但那时急欲逃命,哪想得其他,如今子慕早已情动,再抱起宁悠悠,看着她色如菡萏,吹弹可破的双颊,竟是神魂颠倒,不舍将她放下。

    宁悠悠拧了他臂膀一下,他才反应过来,将宁悠悠倚放在墙边,道:“现在咱们被困在这里,乱挖的话可能再度导致垮塌,不过纪凤鸣那乌鸦嘴应是逃了出去,便在这等他来救我们吧,我先替你看看脚伤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看便看,我又没拦你……”宁悠悠撇过头去不理他,子慕道了声得罪,便去脱她鞋袜。

    绣鞋褪下,罗袜尽解,宁悠悠的金莲尽显眼前,温润如玉,纤浓得宜,脚趾甲用玫瑰汁染成淡粉色,如初开豆蔻。子慕手一碰她的小脚,便听宁悠悠“嘤咛”一声,哼出柔媚鼻音。

    “疼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,你要看,就快些看,别管我……”宁悠悠低垂着通红的脸道。

    子慕闻言,低头再看,便见脚踝处青紫一片,肿成了核桃。探指摸了两下,道:“这边骨头脱臼了,还好并没有断。你忍着些,我帮你接上。”

    说罢,子慕手一用力,宁悠悠咬牙低哼一声,骨头已接回原处,子慕又从衣襟里取出伤药,将袖袍撕开,洒上药粉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口中炫耀道:“这是我师姑炼得药,好用的紧,我小时候爬树摔断了胳膊,可全亏了它,敷上药好好修养几天,保证你又活蹦乱跳。

    子慕包扎好,抬头却见宁悠悠正也在看他,二人目光交汇,却是一时静默,子慕不由问道:“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却见宁悠悠咬了咬香菱般的嘴唇,细声细气道:“好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啊咧?”子慕愣了愣,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宁悠悠道:“先前我跟你打赌,结果是我输了,本姑娘愿赌服输,便叫你好哥哥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又补了一句道:“不过只在我们两个独处时我才这么叫,若有外人在……羞也羞死了,我才不叫呢。”说罢又把头低下着衣角。

    子慕见她可爱模样,忍不住撩拨道:“那现在只我们两个人,你再叫几声听听。

    宁悠悠又红着脸恼道:“好端端的没事干,叫你名字做什么,哭丧么?你现在回棺材里,再把自己给埋了,我叫你几声好哥哥都行!”

    子慕见她羞恼,不再逗她,便把火折子吹灭。

    但火灭瞬间,宁悠悠又轻呼了一声,道:“你干嘛把火熄了!”

    子慕道:“还不知要被困多久,火折子自然要留在关键时用,而且还不知道这里是否透气,若是不透气……嗯,反正能多省点空气留给我们呼吸总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宁悠悠声音有些惊慌道:“可我真的怕黑。好哥哥,你坐过来,靠我近些好不好!”

    一听宁悠悠这般叫,子慕哪会不依,便去与宁悠悠并肩坐下,而刚坐下,便觉宁悠悠投入了他怀中,像一只受惊的雏鸟。

    而子慕迟疑一下,也搂住她的肩头,轻轻拍着道:“你小啊?不就黑些吗?有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宁悠悠颤声道:“若是天黑了,她就会来找我,你可千万别撒手。”

    “她?什么她啊?”

    却听宁悠悠低呼一声,道:“来了,她已经来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啊。”子慕一头雾水,突然听闻第三人的声音传来。“你,抱够了么?”

    声如寒山凝雪,幽冷而无一丝波澜,而声音却是从她怀中的宁悠悠口中传出。

    同一个身体,却是截然不同的声线和音色,气质更是相差甚远,子慕想着宁悠悠口中的她,不由一惊,脱口道:“你怎么了,不对,你不是宁悠悠,你是谁!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叫我幽凝。”如幽夜凝成的声音传来,“可以把手放下了么?”

    子慕讪讪垂下手,戒备道:“你到底是人是鬼,与宁悠悠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我便是她,我也不是她,说复杂了你未必懂,可以理解为我们两个共用一具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嗯?离魂症?”子慕过往曾听闻过一种怪病,患此病者会经常做出异于平常的举动,说话、处事方式都截然不同,可自己恢复后又想不起来做自己过什么,寻常乡野村夫不懂,往往会当作是鬼上身,但子慕却知道这只是一种魂识方面的病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?倒也有点见识。”清冷声音中隐约有几分讥嘲,道:“也难怪这丫头见没两面就投怀送抱,害我也被占了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,也就多亏这里黑灯瞎火的看不清楚,不然,你若看到我的英俊潇洒的面容,或许也会像她一样,急不可待扑入我怀中。”一知晓对方不是宁悠悠,子慕反而轻松许多,与她谈笑调侃。

    “你才急不可待呢,真不要脸!”宁悠悠的声音又陡然出现,拧着他胳膊道。

    “嗯?又变回来了?现在宁悠悠?”话说一半,子慕忽然又恍然大悟道:“不对,若是离魂症不可能知道我跟另一个你说得话,你一开始就是在骗我!”

    “哼,说了让你别撒手的,谁让你不听我话!”宁悠悠语气中尽是得意,之后又道:“不过你也算厉害,这么不要脸的吹嘘自己,本来还想多逗你几下,结果实在忍受不了你了,没说两句就破了功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够无聊的!好玩啊?”子慕无语道。

    “是挺好玩的……若不是这么玩,我怕早就疯了”宁悠悠

    道,“呐,好哥哥,我给你讲讲我为什么怕黑吧。”

    ps:狗粮章,为了新书结果这本没写完整,少了几百字,内容就这些了,回头文章润色扩充下补足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