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外传 故剑情深 11
    “云影七幻?你是凌霄剑宗之人?”龙君认出来子慕所使招式,神情一肃道。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子慕一身化七,如云飘渺,长剑似虚似幻,若从云深处递来,乍看是虚招连环,但却总能在最不经意的时候化虚为实,锋芒毕露。吸收他人兽元后,龙君修为已远胜方才的虎君,子慕倍感压力,自是不敢丝毫大意,欲以奇招抢占先机。

    “不如何!同样是死罢了。”龙君杀意陡升,虽只交手数招,却已觉眼前少年剑法之精纯,远超同龄,在凌霄剑宗也定是备受师长瞩目的翘楚,若不能斩草除根,日后凌霄剑宗报复而来,五峰三阁的首座任出一个他都应付不了,更遑论凌霄之上,还有一个剑冠天下的顾剑声。

    只想起顾剑声的名字,龙君就不由心头发颤,但随即恼恨自己露了怯,杀心更坚,下手更见狠辣。

    “是吗?你先前应遇上过一个惯用术法阵势的年轻人,不知他死了没有?”

    龙君先前在纪凤鸣阵法下吃得亏,此时听他提起,不由怒火中烧,狠声道:“自然是死了!被我碎尸万段,尸骨无存!”

    “话可别说满,若你转身,见他就站在你身后,那就尴尬了。”子慕此话一出,龙君为之一凛,不禁目光游移。

    而子慕看在眼中,趁龙君目光游移之际加催攻势,一身七幻,剑光云影共徘徊,好像将龙君困锁在层层云中,同时放下心来笑道:“哈,果然,看来他非但没死,还让你吃了鳖。”。

    “哼,不过早晚之事罢了,先将你碎尸万段,便轮到他尸骨无存了!”龙君声一沉,挥舞神龙手,利风纵横交错,将近身剑光云影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还是建议你先去杀他,毕竟在下不过无名小卒,他却是一象万生卫无双得意高徒啊!”

    “卫无双!”龙君心头一惊,再回想先前那名少年手上的折扇,登时恍然,若凌霄剑宗只是令他忌惮遥远名号,那卫无双便是压在他心头二十余年的噩梦,他曾远远的见识过卫无双与帝凌天的那场惊世之战,最后,仅受二人气劲余**及便在床上躺了三个月,可算是深知卫无双的可怕之处。“难怪那小子厉害非常,原来,方才没能杀他,若是让卫无双知晓……”

    言语成功扰乱龙君心神,子慕眼神一厉,七道剑光同时而动,刺向龙君七处要害,龙君急敛心神挡招,虽避开要害,但仍是被划得皮开肉绽,而子慕得势不饶人,七道剑光汇于一处,化作磅礴剑流,挺剑再刺龙君胸膛。

    霎时,血花飞溅,入肉三分!

    但,也仅仅三分!

    入肉瞬间,却觉龙君肌肤坚硬的如石块一般,长剑的去势一滞之时,龙君已抓住剑柄。

    “猪君的铁皮钢肤神通?”虎君惊异叫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血滴从剑上滴下,砸落在地,龙君却是笑了起来。“哈哈哈哈哈哈。”初时只是低声怪笑,但笑声越来越大,,越来越张狂,震得墓室嗡嗡颤鸣。“不痛不痒,你的剑用力了吗?用力了吗?”

    龙君猛然抬头,面容扭曲的张狂大叫,而狂乱嗜血目光压逼而来,与他目光交汇,子慕顿感视界之内一片血红,似有一头巨兽在自己神识内咆哮,“糟,是房日赤瞳!”

    子慕觉察端倪,强敛心神,此时却听龙君大吼一声,“看好了,这才叫用力!”

    轰然一拳击出,子慕急忙抽剑回防,运使玄武不动剑,意图封住此拳,但挡得下拳头,挡不下拳劲,子慕被轰得倒飞而回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宁悠悠急忙起身护住他。

    虎君则大呼道:“这是牛君的蛮牛神力?”

    “没错!他们的神通已被我融合完成了,看到了么,这才叫力量!有了这种力量,什么凌霄剑宗,什么卫无双!都将不堪一击,我才是这世间的真龙!你们都将臣服于我的龙威之下,哈哈哈!”

    子慕吐出口血看向虎君道:“喂,是不是兽元吸收的多了就会变得像野兽,怎么感觉他越来越蠢了。”

    虎君面色古怪却没反驳,快速提升修为的方法总带着走火入魔的风险,融合神通也不例外,吸收了其他十二星相的兽元,龙君虽是突飞猛进,但看他神态全无往日沉稳,显然是走火入魔了,不由也担心道:“龙君,你还好吧。”。

    “我很好,只是还差一点”龙君狂笑一收,身形一闪,竟是突然出现在虎君背后,神龙手一把抓住了虎君脖颈,而利爪直刺入他颈肉之中。

    “龙君你做什么!”虎君未曾防备,登时受制,又惊又怒道。

    “十二星相其他人已被我吸收,你自也不该例外!”

    “你!我与他们不同!你怎能……”虎君大惊失措,却无能挣扎,只感觉自己血肉向龙君手心涌去。

    龙君森然大叫道:“以前,确实不同,因为你是十二星相中唯一与我有相称实力的,但现在,都一样了,都一样了,你们在我眼中都是一般弱小,一般无力!”

    虎君痛苦的面容扭曲,竭尽全力的怨毒道:“你……恩将仇报……当年你被卫无双的气劲……震伤,是我背着你……躲过追捕,带你逃亡……为你求医,你说我们是……兄弟的!”

    “兄弟?”龙君眼神中现出一丝迷茫,喃喃重复着这两字,缅怀道:“是啊,我们是兄弟,是同生共死的好兄弟!”

    但随后,赤红眼神再现嗜血疯狂之色,“所以我允你与我共享荣耀,化为我的血肉,与我融为一体,共同见证我的真龙之路!”

    龙君长啸一声,虎君皮骨已炸裂,而血肉化成一个蠕动的肉球,慢慢没入龙君掌中。

    虎君修为远非其他十二星相可比,兽元一纳入体内,龙君修为再度大幅提升,啸声引动飓风狂卷,而地面已是难承雄力,寸寸龟裂。

    看到这般威势,宁悠悠小脸煞白,握紧子慕的胳膊自语道:“怎么会,我明明算过卦的,此行应是有惊无险的!”

    子慕神态自若的安抚她道:“放心,确实不会有危险,我们可还有同伴未到!”

    “同伴?哈,就是那卫无双的徒儿,正好,他若敢来,我便先杀了他,来日再上万象天宫杀了卫无双。怕只怕他不敢再出现在我的面前!”龙君笑声停止,杀气凛凛走来。

    子慕却视逼命而来的龙君如无物,扶额作无奈状:“唉,疯得没药医,你还能忍?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却听得一声清冽凤鸣,龙君陡然觉得一股热浪袭来,回身便见一只赤炎火凤扑面而来,龙君锐爪探出,将火凤撕成碎片,而火羽四散后,现出一道手持折扇的少年身影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龙君怒道。

    “纪凤鸣!”宁悠悠欣喜道。

    “方才是谁说要杀我师尊?”纪凤鸣冷然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,又如何?”

    纪凤鸣淡淡扫他一眼,道:“不如何,不过好奇究竟是怎样无知之人,才能说出此等自大之语,见到了,也算长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蠢得话也就罢了,毕竟蠢没有害处,但他又蠢又疯,留着终是祸害。”子慕拖剑步步向前,擦出闪亮火星,“便让他葬身此墓穴之中,如何?”

    纪凤鸣道:“吴起的衣冠若不介意与无知之人为伍,那我亦无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猖狂小辈,你们找死!”龙君勃然大怒,拍出两只大手,分袭子慕和纪凤鸣。

    纪凤鸣折扇一张,一道土墙横亘在前,“砰!”得一声,土墙崩散,墙后却无纪凤鸣身影,而是出现在子慕身边,道:“你近守,我远攻?”

    子慕亦一剑将巨手斩开,道:“理应如此。”

    不需多言,只短短几字,二人便分工完毕,同时出手。

    子慕身形蓦然而动,剑如不折之柳,如细雨绵丝,轻柔细密,无声无息,却是连绵不绝的缠向龙君,逼得龙君无暇分身。

    而纪凤鸣一手五指张开,竖立眼前,轻诵法咒道:“眼万象,归太虚,五行异火!”霎时五指上燃出五点豆苗大的火光,白、青、黑、赤、黄,各自对应五行之色,另一手扇子挥舞,五团火光被扇离指尖,轻飘飘的直向龙君而去。

    五行异火可焚烧人的真气,对龙君这等靠外力而使真气猛增,一时不能收放自如的人大有奇效。龙君不识得此术厉害,见异火来得轻缓,抽出一掌欲以掌风拍灭它,但白色异火却无视掌风,直接依附在他掌上,龙君顿感灼热刺骨,若非九趾神龙手非比寻常,几乎疼得叫出。

    见其他四团异火也飘来,龙君不敢再接,足下一点,催动猴君“迅捷无影”的神通,庞大身子竟是以难以言喻的敏捷甩开子慕绵密剑网,探手抓向纪凤鸣。

    纪凤鸣见利爪临头不做丝毫避闪和防御,子慕却已在这是逼至,剑法陡然转快,宛若一道惊电直刺龙君背心,逼得龙君不得不撤手回防,而纪凤鸣术法完成,四团慢悠悠飘着的异火汇成一团,化作一只火鸦疾飞而来,直直扑向龙君。

    龙君惨嚎一声,背部已然中招,猎猎火光从肩头一只烧到臂弯,苦不堪言,龙君几次欲以真气震散附体火光,但越是如此,火光越烈,终是看出端倪,真气陡然敛入体内,火光也随之一敛。

    子慕则在此时喊了声,“交换!”把握着分毫之机,子慕转守为攻,剑落如雨,火光未尽龙君亦不敢妄动真气,改为全力催动“铁皮钢肤”神通纯以肉身抗衡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叮”子慕一瞬间落了无数剑,但力分则弱,龙君神通加鳞甲,浑然不惧子慕剑雨,剑虽密集,也只留下这溅珠碎玉般清脆的击打声。

    “任你施展,又能伤我分毫?”龙君狠声道。

    “安静!”子慕耳朵微动,打断龙君张狂话语,陡然道一声:“便是这里!”

    散乱剑雨陡然收成一束,子慕连环快剑,每一剑都落在龙驹左边第三根肋骨之上,“啪”得一声,鳞甲分落,龙君左胸竟被洞穿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是以听声的方法辨认我铁皮钢肤的漏洞!”龙君恍然察觉,因神通是接受而来,空门何在他自己都不清楚,却被子慕先洞悉,这让他怎能不怒,恰这时异火无真气可燃而自行熄灭,龙君催动“蛮牛神力”一拳轰响子慕。

    子慕亦是忙收攻势,向后躲闪,龙君哪容他走脱,就在将要把他砸个稀巴烂时,却闻一声“衍万象,归太虚,水月折光镜”。

    子慕背后凭空出现一个镜子,却毫无滞碍的没入镜子中。而龙君拳头追上,却见镜中折射出他的身影,同样是怒拳挥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两拳相交,镜子应声破碎,但龙君如真与另一个他对了一拳般,竟是腕上挫痛,气血翻涌,身形止不住的后退。

    而碎开的镜片后,子慕剑光在碎镜折映下,好像一剑化万千,再度攻来。

    有人白手相知却能翻面无情,有人萍水相逢却已许为知己。子慕和纪凤鸣在门中皆是惊才艳艳,无人能比肩,难免生出寂寥之感。

    才会对同样出类拔萃的对方一见如故,相交不过几日,便已是情谊深厚。

    此时二人虽是初次联手,但术剑交替,攻守转换,配合已是紧密,而默契竟还在不断提升。

    方才还狂傲自大的龙君竟不由生出畏惧之情!若战斗可以用加减法计算,这二人纵然加一起也远及不上他,单对单的话他甚至有把握三十招内解决任意一人,但二人一旦联手,却逼得他节节败退。一个令他害怕的念头浮上心头。

    假以时日,世上只怕又要多出一对并肩齐名的“道扇剑冠”!

    而随后,龙君觉察腹中一热,不由大喜,再动作,已是至极之招!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