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外传 故剑情深 10
    未曾想到眼前少年竟有这般出神入化的剑法,交手百回合,虎君竟是处处受制,只得舍下颜面要羊君出手协助。

    羊君自方才开始,就一直呆愣愣的看着猴君和狗君无头的尸体,正是心神不守,如今听虎君下令,本能的要出手。却闻“嗖”得一声,一只算签已钉在了他脚下。

    宁悠悠拈着算签嘲道:“打不过就叫帮手么?好不要脸,还叫什么虎君,干脆叫病猫好了!”

    虎君被激得几乎岔气,子慕却正战得兴起,豪声道:“无妨,他们便是齐上,我又有何惧!”

    宁悠悠道:“胡吹大气,这只病猫一个你都收拾不下呢!”

    子慕剑势一催,道:“笑话,十招之内收拾不下他,以后见你我便喊姐!”

    宁悠悠亦道:“好啊,你若能在十招内败他,我以后便喊你好~哥~哥~”

    最后“好哥哥”三字时,宁悠悠清朗嗓音陡然变得轻柔,喊得又甜又腻,脉脉含情,直能把人骨头叫酥。虽是交锋正险,子慕竟也不禁心头一荡,剑法都险些散乱。

    知晓是宁悠悠借机作弄自己,子慕剑斩绮思,朗声道:“别急,待会再喊不迟!”说话间,招式已是更快更猛。

    无处不在的剑光让虎君倍感压力,见羊君仍呆立不动,不得不再次高声催促道:“羊君,你被这小姑娘吓着了不成,快出手!”

    羊君低头看了看脚下算签,道:“兄弟有难,我自然该出手,可是……”再抬头,眼中已满是猜疑。“你真当我们是兄弟?”

    “先前留手让牛君和兔夫人平白死了你尚能解释,可狗君和猴君是被你亲手所杀啊!我们将你当兄弟,你却……这次,你自求多福吧。”说罢,羊君竟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你!”虎君怒极,但现在已被子慕逼得连说话的机会都没,心乱之间招更乱,而子慕抓住转瞬之机,身形蓦然一动,身前暴起一团剑影。

    心念电转间,虎君看出子慕这一剑除了剑快外,剑势力道更是凌厉无匹,奥妙精奇,堪称自出手以来最强的一剑。竟觉此剑难再挡下。

    锐利剑意逼得虎君心中一凛,生死交关之际却催生出一股悍勇,猛提一口真气,双手扬出,竟是改守为攻。

    虎君一双巨手刹那间便的血红,环抱一处凝聚出一团炽热无比的真气团,气团成型后蓦然加速,无视****的剑气将他双臂割得血肉模糊,闪电般的从无数虚影中捕捉到了长剑实体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子慕的长剑如霜,直刺斩上那团高度密集的烈焰气团。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剑气相交,竟发出轰鸣的气爆之声。高度密集的烈焰气团,凝练的如同小太阳。纵然子慕剑气凝聚如一,仍然毫不停息的将之一剑两断,反是高热传到剑柄,使得他的剑势不由的一顿。子慕心中不由暗赞,能撑起十二星相的名头,虎君确实有真才实学。

    虎君吃痛发出一声虎吼,不过他这一击也成功的挡住了子慕惊人的一剑,顿时欺身而上施尽浑身解数,瞬间前移叁尺,血肉模糊的双手向着子慕的剑侧拍去。意图乘着子慕旧力已去,新力未生的当儿抢攻。

    他看出子慕的修为尽在剑上,只要长剑被他拍落,那出神入化的剑法自然再没有机会使出来,他便可以抢占道上风,凭着深厚的功力和经验击败这位年纪轻轻的绝世剑手。

    “啪!”得一声,长剑离手打旋飞出,虎君心中大喜,欲抓住这反败为胜的契机,一蹬地,如若饿虎扑食,抓向子慕头颅。

    却见子慕早有预料般的一笑。“第九招,御剑术!”,但见他身形后撤同时,手却掐诀一引,旋飞的长剑似有绳子拉扯一般旋回,竟是借了虎君拍击之力使剑速更急更迅,旋向虎君咽喉。

    “以气御剑?他才多大!”虎君心中大骇,尚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就能以气御剑的年轻人。甚至怀疑自己看走了眼,面前不是十七八岁的少年,而是哪个驻颜有术的成年名宿

    虎君施尽浑身解数,前扑的身形骤停,脚再一蹬转为后跃,才躲过抹向喉间的一剑,但这急进急退间已令他空门大开,而子慕朗声道:“第十招!”

    接剑再进,已刺向他的胸膛。虎君双手夹剑,但仓促应招力有未逮,长剑如攻城破关一般寸寸逼近,却忽然,一道光芒闪过,便见一根算签先一步刺入虎君胸前膻中穴,虎君真气凝滞,顿时受制,随后长剑穿胸而过。、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谁让你插手的!”子慕朝着宁悠悠怒道。

    “我赢了我赢了!乖弟弟,快叫我声姐姐!”宁悠悠得意的叉腰挺胸。

    “喂,他十招内被我打败了,你不会数数啊!”

    宁悠悠振振有词道:“胡说,明明是我先制住他,所以打败他的是我不是你,而没能败他,就是你输了!”

    “你!捡了便宜还卖乖,岂有此理!分明是我赢了!”子慕气结道。

    “不听不听不听,输了不认,不害臊!”宁悠悠捂住耳朵,冲他吐舌头道。

    子慕正欲再与她分辨,忽然,一道澎湃雄浑气劲从侧面而来,子慕心头一凛,大叫声“小心!”同时从虎君拔剑而出,化出一个浑圆欲卸力,但仓促出手,难卸万钧之力,子慕虎口出血,气血翻涌,连退七步,虎符亦被从身上震出。

    而宁悠悠亦同时受招,她修为不如子慕,反应又慢了半拍,应招已是不及,只得将真气聚拢胸前,硬生生吃下这一记,身形却被击得如纸鸢倒飞,眼看要砸到墓室墙上,子慕忙探手将她抄入怀中,便见她已是双颊充血,受创非轻,忙按住她背心替她疏导真气,同时戒备看向掌劲来向。喝道:“谁人偷袭!”

    却见主墓室大门处,羊君的头从门外探出。子慕暗道:“是这只山羊去而复返,不对,他怎有这等掌力!”

    疑虑之间,再定睛细看,却见羊君颈后有一只爪子,原来是有人提小鸡一般提着他进来的。

    而羊君面容扭曲,嘴巴大张却发不出一丝哀嚎,身上皮肉逐渐干枯,最后被随手一抛,干瘪瘪的倒在了地上,而一只大脚踏入主墓室,羊君背后之人现出面目。

    来人身高二丈有余,面容怪模怪样,头似驼,角似鹿,耳似牛,须似羊,眼似兔,而加在一起,便像极了传说中的神兽——龙!

    只是形象不像画像中的龙那般浑然天成,他的头颅色彩杂驳,还隐隐有针线密织的痕迹,显然是后天拼凑而成,但粗狂气质却雄沉压逼而来。

    “龙君,你来了!”虎君一见来人,眼神登时一亮,子慕和宁悠悠亦了然,来人自是现出了兽身的龙君。

    龙君看了虎君一眼,默然不语,屈指一弹,替他解了束缚同时,也一并止住了胸前的血。

    又看向狗君和猴君的尸身,自语道:“死了也好,省却我亲自动手。”

    又瞥了子慕和宁悠悠一眼,问虎君道:“是他们两个伤了你?”

    虎君有些不好意思开口,宁悠悠已答道:“不错,他……正是……败在了本姑娘手上!”。只是气息仍未喘顺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败给我!”子慕一边为她疏导真气一边争论道。

    龙君冷哼一声,想起在纪凤鸣手下吃亏的经历,道:“又是恼人的小辈,真让人看不顺眼!”

    虎君狠狠道:“你先替我护法,待我炼了虎符,定要亲手炮制他们一番。”说罢,将虎符捡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急,先等我吃饱了再说!”随即手一探,却是将狗君和猴君的尸体吸来,擒在掌中,而狗君和猴君皮囊下似要虫子蠕动一般,血肉尽往龙君掌心涌去。而龙君的身形不变,气势却好像膨胀了数倍,填满了整个墓室。

    “不好,他……他在吸收他们的兽元。”宁悠悠方喘平一口气,便惊骇道。“先别管我,去阻止他!”

    子慕虽不知因有,但也能感觉到龙君修为在不断提升,亦首现凝重之色,“偷袭鼠辈,接我一剑!”

    子慕抽剑而动,剑若电闪,直攻向龙君。

    “来得正好!”龙君无视逼近的剑光,沉喝声中,已经大功告成,狗君和猴君的尸身只余皮和骨。

    “正好给我试试招!”龙君双爪一捏,骨头崩碎炸裂,竟暗器一般狠狠打来。

    子慕心头一凛,将剑舞得密不透风,“叮叮叮”交击声密集如雨,嘈杂不绝,飞来的骨渣尽数被长剑挡下,而子慕却被逼得退回了原处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龙君并不追击,而是看着自己双手,似在自己都惊异自身的提升,握紧爪子放声大笑,雄浑笑声震得整个墓室都颤抖不已。宁悠悠被这笑声激得又吐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龙的形象,本就有诸多动物的影子,甚至早有说法,天下本没有龙,而龙是有诸多动物融合而成。龙君觉醒的神通便是融合之力,可以吸纳其他畜生道修者的兽元,补足自己的龙身,如今融合了十二星相大多数人的兽元,只感自身修为连连突破,“哈哈哈,竟有这等力量!哈哈,这样才对,这样才是真正的龙!这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眼见宁悠悠在张狂笑声中气息越来越乱,忽闻一声——

    “聒噪!”剑光一闪,宛若一道电光瞬起瞬灭,龙君正狂热之际,陡然被剑光激得心头一凉,猛然闪避,但仓促间却已慢了一瞬,便闻“嘭”得一声,龙君只感一股剧痛从口腔传来,再看地上,一只外突的牙齿已被打断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这位真龙,你的牙好像没扎稳。”打断他牙齿的元凶子慕持剑冷然道。

    “你!无知小辈,你敢亵渎龙威!”一时大意,竟丢了面子,龙君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区区畜生,自称为龙,才是亵渎龙威。”子慕嘲讽一句,剑光一抖,再向龙君攻去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一般的畜生,是个东拼西凑的杂种。”宁悠悠回过气来,气鼓鼓的看着龙君,也嘴上不饶人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找死!”牙齿被打落虽不算什么伤势,但连心的疼痛和被削去的面子让龙君几欲成狂,盛怒的龙君九趾神龙手凌厉而出,化作五道气芒向子慕探去。

    挟怒而来的一击倍显威势,竟似要将墓室撕裂,子慕接招之时,只感腕间挫痛,竟是险些拿捏不住长剑。

    但却顺势一抖剑,剑尖化出一道圆弧横斩开来

    剑气相交,锋利的剑气与凝聚的爪风相互绞杀在一起,发出震得人耳膜生痛,头皮酥麻的铿然音爆之声。劲气炸裂成无数片,残劲向着四面八方****开去,将四周地面犁出无数深浅不一的痕迹。

    而子慕身影一晃,却化出七道残影,夹攻而来!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p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