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外传 故剑情深 9
    “姑娘你是来玩的啊……”子慕没眼看下去,朝棺中的衣冠拜了两拜,将铜盒子取出,掂量一下道:“还挺沉,这里装得就是虎符?”

    正欲打开之际,宁悠悠却一脸惊骇的看向他,“喂!子慕,你没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子慕一愣,“没事啊?怎么,见到鬼了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的脸,怎么黑了……”

    子慕面色一变,虽看不到自己脸,但翻了翻手掌,却见手掌已如染了墨一般,而一股黑气自掌心向上涌,大惊道:“盒子上有毒?怎会?机关图上并未说此处还有机关!”

    旋即身形一晃,吐了一口腥臭黑血,子慕颓倒在地,明白过来般涩声道:“兵不厌诈,原来如此,好个吴起,好个吴起!”

    “你,没事吧……,我帮你驱毒!”宁悠悠急将他扶坐住,为他运功逼毒。

    子慕颓然摇头,继续道:“哈,好像已经迟了……兵法讲究虚则实之,原来机关图只是为了让人掉以轻心,过分依赖它,就会忽视这最后一道杀阵……这毒可能会感染其他人,别管我了,取出虎符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时候还说这些做什么,是我不好,我不该缠着你替我取虎符!若害死了你,我要虎符作甚!”宁悠悠急得快哭出来,连连催动真气灌入子慕体内。可她皓玉似得手腕也逐渐发黑。

    此时却听闻大笑声传来,“哈哈哈,好对情深意切的野鸳鸯,虎符你们若不要,那我们就取走了……”话意方至,宁悠悠便觉一阵迅风从她身边刮过,一道身影一闪而没,而先前摔在地上的盒子已然不见。

    再定睛,便见墓室顶上倒悬一猴脸男子,手持一根铁棍,棍端盯着盒子正朝他们嘲笑般的龇牙。

    “你这猴子小心些,莫与他一样中了毒!”又一浑厚声音传来,便见主墓室的门口,亦走来三道人影,正是尾随其后的虎君、羊君、狗君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!你们脱困了?”子慕面色变得更加难看。

    “区区几个铜人,岂能困得住我,若不这样,你又怎么会乖乖替我带路!螳螂补蝉,黄雀在后,你料得到吗?”虎君说罢大笑,但心中也暗呼侥幸,他原本在开棺之时便已打算动手抢夺,好在终是按捺住,否则现在中毒的可能还要加他了。

    狗君也牙咬切齿道:“臭小子,你既然知晓此地机关,那令钥已经在你手上了吧,看来蛇君他们三个也是被你所害,再加上兔夫人和牛君的仇,我可要好好从你身上讨回!”

    子慕咬牙,目光闪烁道:“没错,他们确实是被我所杀,你要报仇可快些,晚了怕就没机会了!”

    狗君大怒欲向前,虎君却怕子慕会拼个鱼死网破,自爆毒血,冷笑着拦住狗君道:“将死之人,何必给他痛快,待他慢慢毒发身亡痛苦而死不是更好,咱们做咱们该做的事,猴君,开盒,临死前也给他看一眼,他们替我取来的虎符是什么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猴君得令,奋起铁棒,棒子瞬间变得有碗口粗细狠狠砸落,锵然一响,铜盒已被砸开。

    墓室乍起道道劲风,风如刀剑刮过,肃杀之气弥漫全场,而风眼中心,一块质地浑厚的虎符置于地上,粗犷的雕工勾勒出猛虎盘踞的姿态,但眼睛镶嵌的一块红宝石却为它点上了凶悍神韵,虽被尘封千年,但一现世,便像一个饿极了的猛虎,黑色的兵煞之气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眼见梦寐以求的宝贝就在眼前,虎君呼吸也不禁粗重起来,就在这时,忽闻耳边响起惊雷般虎啸,震得耳膜生疼,便见一黑色煞气凝成一头白额猛虎,扑向了猴君。

    猴君神色一慌,巨棒打向猛虎,但猛虎却是从他身子穿过,好似虚影一般,并未有任何攻击。

    但猴君却感到一阵头疼,脑海中浮现那头巨虎形象,正对着自己张牙舞爪,撕咬扑杀。

    痛得他将铁棍丢到一旁,抱头跪倒在地,哼哼哀吟,好不痛苦。

    羊君大惊,忙过去查探,试了试脉门,发觉除了力气耗损,并无内外伤患。再探他神识,才跺足大叫道:“咱们着了道了!盒子还有机关,会攻击开盒之人,猴君的元神被一头巨虎咬住了!”

    眼见猴君痛不欲生,狗君道:“为我护法,我去帮他!”

    说完,便见狗君双目一阖,一只黑皮哮天犬潜入猴君神识,便见那一只猴子在老虎噬咬下已经遍体鳞伤,形体若隐若现,正是元神溃散的征兆。

    心知若再拖上片刻,猴君必定魂魄湮灭,狗君立时便扑去咬虎魂。

    那猛虎凛然不惧,以一敌二,转头与猴子和狗厮杀起来。

    僵持之际,却听清脆女声传来,宁悠悠拍手咯咯笑道:“好险好险,还好有人替我们开盒,不然倒霉的就是你了!”说罢,往子慕身上拍了两拍,幸灾乐祸的样子,哪还有先前紧张模样。

    “啐。”子慕啐出一口黑血,道:“若为了不是骗他们出来,鬼才替你碰那盒子一下。”子慕面庞黑气尽消,神采奕奕,全不像中毒之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,没中毒!”虎君心头大惊,看着他们说不出话来,正惊异之时,却见宁悠悠趁机身形一闪,翩若惊鸿,将狗君和猴君拎来,双手各探出两只算签,抵在他们脖子上。

    猴君狗君二人正在以元神与虎符中的虎兽搏斗,肉身瘫倒如泥,哪有反抗的机会。

    看二人被制住,子慕笑道:“对付铜俑时,你三次变招,却招行一半藏招不发,当我看不出吗?是想装出不支的样子,想引我入阵再突施辣手,还是有其他企图?我看你藏招藏得实在辛苦,才会答应与这小神婆子一起找虎符,目的就是引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讲我也要讲,这种体现智慧差距的机会我最喜欢了。”宁悠悠抢着插话道:“你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做了跟屁虫,想靠我们破解这一路机关,最后再动手捡便宜,却不知一起早在我们预测之中,其实是我们担心盒子中还有其他机关,想借你们之手替我开盒!明白了吗,我奇形怪状的傻弟弟?”

    一听宁悠悠说“奇形怪状的傻弟弟”。虎君虎躯一震,登时反应过来,先前听这二人插科打诨般的对话,实则就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商量算计他们的计策。“所以盒子上一开始就没毒,毒是你们自己下给自己的!就是为了骗我们出来!

    “总算反应过来了,来,姐姐也给你颗糖吃,不过你反应太慢,所以只给你一颗。”宁悠悠屈指一弹,一颗药丹飞出,虎君不敢接,任药丹滚在脚底,道:“就是这毒药!”

    “没错,捡起来一口吞了吧,省得傻头傻脑的还学人耍心眼,丢姐姐的脸!”宁悠悠嘲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贱人,你!”宁悠悠嘲讽起人来颇有天赋,虎君怒不可遏,一声大吼,真气沛然爆发,上身衣衫破裂,本就壮硕的身子有大了三分,变成了一只立着身子的斑斓猛虎,血红双眼紧盯宁悠悠,似要将她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宁悠悠连忙拿竹签抵住猴君和狗君的脖子,道:“让你靠近了吗?不想让你兄弟丧命,就退远一些,听姐姐的话!”

    却忽然,三道凶猛炽焰拳劲磅礴而来,宁悠悠心头一慌,腰身一折,避开了当面而来的一拳,但依然能闻到一缕发丝在这一拳下变得焦糊的味道。心有余悸间,却觉腕间一挫,血瀑飞洒,猴君和狗君竟被拳劲打爆了头颅。

    “虎君,你做什么?”羊君惊异大叫,便见血雨纷飞下,虎君露出森森尖牙,方才出拳者正是他。

    狗君,猴君肉身一死,元神霎时失了依托,便见一道煞气凝成的猛虎从猴君泥丸宫脱出,拖着一猴一狗,大口一张将他们咽下,之后心满意足般的回到虎符之内。

    已经大快朵颐,虎符煞气不再躁动,宝石雕成的红睛光芒熄灭,而虎君无视羊君的质问,一探右手将虎符吸来,冷对子慕,宁悠悠二人道:“想拿人质威胁我?现在人质没了,我看你们怎么逃出生天?”

    但随即剑光一闪,璀璨异常,虎君突生警兆,沉腕挡下剑光,虎符却被击得脱手飞出。

    子慕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侧,一剑抵住他的拳头,一手接过落下的虎符,双目森冷如剑道:“靠人质逃生?几时你有了我打不过你这等错觉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剑气一吐,数道剑气沿着虎君粗硕臂膀而上,直向他面门而来,虎君惊异之下,脚步后退间,连忙使出尾火焚炎掌,两只巨爪携带炎流之力聚合,“嘭!”得一声,劲力横贯,将刺到面目的剑气尽数拍散。

    “与你耍弄心机,不过是想看自以为得计的蠢辈,惊觉受了算计后懊恼又茫然的可笑嘴脸。”

    子慕的身影瞬间消失,宛如省略了中间的过程一般。下一瞬间,已经跨越十丈的距离,身影蓦然在虎君背后,长剑如电,直刺虎君背心。

    “而现在再以剑术,让算计不成,便要动手的莽夫,明白自身所依仗的武力实际是何等无力!”

    虎君心中一震,子慕这一剑并无任何锐利剑气,更无玄妙的变化,只是一记简单的直刺,唯一的特点就是快。这一剑赫然快到他肉眼也无法捕捉的程度,他猛然转身挥爪,炎流划出迅猛半圈,坚硬墓石也在这一爪多出数道焦灼抓痕。

    但却发现他所抓的不过是一道残影,赫然又一个子慕已经出现在他身侧,凌厉剑光直贯而来,要从他耳朵中将脑子贯穿,虎君挥爪再击,却依然只是一个残影。

    剑光瞬起瞬灭,来得无踪,去得无影,虎君一时只觉有无数个子慕围绕他周身,利剑从四面八方递来。

    不甘疲于奔命,虎君长啸一声,双爪挥动,如猛虎扑食般凌空下击,催至巅峰的炎流全力而出,如一道厚实的火墙一般向着子慕当头压下,却是要凭着炎圈压制,让子慕无法发挥出她那快逾闪电般的剑法来。

    子慕周围三丈方圆的空气被雄厚的炎劲笼罩,顿时炽热起来,暴起的炎流使他行动范围受制,却是轻笑一声,“这招还成。”

    随后长剑一荡,竟是由至快转至慢的极致转变,轻缓圆润的划出一个剑圆,炎流在他剑势下被引导周遭,以二人为中心燃起一道火圈。

    虎君催至顶峰的一招尽数击空,只感真气一滞,而子慕抓住这一瞬之机,长剑连环直刺。

    虎君感觉这次只论剑速倒是不快,但却招招都如生眼一般,趁他因真气滞碍,招式不够圆融之际,剑剑干脆利落的直击招式破绽。

    剑起爪落,二人已交手百余回合,虎君步步受制,只觉一辈子都未打得这般憋屈,论真气,仍是自己更为浑厚,论招式,尾火焚炎掌也是绝学,可对方剑招虽是简单,每一剑却都是用得恰到好处,百招后,身上已多了诸多剑伤。

    虎君气急败坏,舍下颜面大叫道:“羊君,你还在看什么,还不快出手助我!”——

    ps:所以昨天对话看似瞎扯淡,其实是话里藏话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