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卷六 第二十九章 庄周梦蝶
    应飞检查自身状况,但随即发现

    他不见了!

    他想审视自己的身体,却发现他并没有可以用来审视的眼睛,也没有可以被审视的**!

    好似**散于世间,只剩下一个意识,一个精神。

    他不复存在,却又好似无处不在,甚至说,他的本身就变成了“存在”。

    这实在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体验,应飞扬最先动得念头就是他已经死了,可这种与天地同化,无处不在的感觉冲散了死亡的恐惧,甚至让他觉得,如果这便是死亡,那死亡倒是一件令人向往的事。

    但很快又否定了他已死了这个猜测,死时至少仍要依托魂体,但现在的他却是无拘无束,无所凭依。

    他可以是一个战场中的任何一人。

    可以是幻境中飞过的鸟雀。

    可以是清岳掌门和血千秋脚下伫立的修罗雕像。

    可以是商影兵刃迸射而出的一缕剑气。

    可以是晏世元咏唱出的一段法咒。

    可以是慕紫轩脑海中闪烁的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万物都在他感知中,他也等同万物。只动一个念头,前因后果,乃至场上的所有战况他就都了然于心,但当他以为他是无所不能的神明时,现实又将他打回原形。

    随着念动,他感受到故友张毅之的危险,觉察到张毅之将在修罗道围攻下丧命,于是他有了行动。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想化为张毅之躲开攻击。

    想化为修罗道手上兵刃斜走三分。

    想化为慈悲的念头让修罗道道众手软不忍下手。

    想化为时间将取命一刻停滞。

    但最后却发现他什么也做不了,任何的尝试都是徒劳无功,他好像是一个观众,翻看着一本写好了的传奇故事,他能从故事中读出一切,但故事的本事却是早已写好,无论他做什么都阻止不了张毅之的丧命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是,同时也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“嘭!”一个阿修罗在同伴掩护下侵身张毅之身侧,一掌震碎他的心脉,张毅之跪倒在地,垂下头颅。

    应飞扬甚至能感受到张毅之心脏如何从跳动变为停滞,熟悉的生命在他眼前丧失,令他生出一种失落感,

    而随后滋生出一股**,想要吞噬些什么,来填补失落的空缺。这种**一起,便好像一团火在骨髓里燃烧,催得他一刻,一分也不等不了!

    所有一切都被抛在脑后,而他很快知晓了,他想要吞噬的是什么,濒临死亡时对生的“贪恋”。面对仇敌时焚烧心头的“嗔火”,对眼前境遇茫然不解的“痴愚”,目空一切,视敌人如无物的“傲慢”,身在幻境难辨真假时的“疑惑”。

    “贪”、“嗔”、“痴”、“慢”、“疑”。人心五毒,皆是他渴求的食粮。

    此时的应飞扬自是不知,“上三道轮回阵”由“天道坏灭”、“人间如梦”、“修罗征伐”三阵组成,而他此时的状态就是“天道坏灭”所导致。

    上三道轮回阵阵法一成,阵法范围内,变成了一方虚实结合的幻境。而以天人五衰之气催动阵法的人,不单是此阵的阵主,还将成为这个幻界的“天道”,也就是这方世界的本我、真理、规律、意志、境界……

    任何世界,都是按着“成住坏空”的规律循环发展。也就是世界的诞生,持续,崩坏,和不存。阵法中虽只是一个小小幻界,但也逃不出“成住坏空”的规律。

    而作为这方世界的天道,可通过吸取幻境之人的五毒欲念,使得天道受到欲念侵染,进而沉沦,腐朽,恶化,加速此方世界往坏空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这便是此阵法真正的可怕之处,化身“天道”之人虽无法直接干预阵中战局,但吸收足够欲念后,便可引动坏空之力,举世沉沦,众生有罪,使得所有陷入阵中之人虽同这方幻界一同坏灭,不存于世!

    因人间道、修罗道之人此时在阵中,引动坏空之力的法门自然不会让应飞扬知晓,但应飞扬依然可凭借本能,吸收着人心欲念。

    征战中的人心中都不断滋生着五毒,源源不断的供给他食粮,应飞扬如饿了三天的老饕,如饥似渴的吞噬,可应飞扬吞噬的再多,始终填补不了他的欲壑,直到他感应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念头,应飞扬就成了慕紫轩面前吹过的风,肆无忌惮的审视他的食粮,一片星空下,慕紫轩倚坐王座之上,似是等待什么,而应飞扬却被他所觉察到的景致震撼。

    在应飞扬的感知下,常人心中皆寄生着五毒,黄色的贪,红色的嗔。粉色的迷,蓝色的慢,绿色的疑,将人心染得五彩斑斓,不复通透。哪一种欲念多,哪一种欲念的颜色便重,在场之人或多或少心头都沾染异彩,一尘不染的无垢之心他倒未曾发现过。

    而坐在那里的慕紫轩非但五毒俱全,浓重的色彩将本心染得一层一层,不见本来模样,甚至五毒之心还化成狰狞的怪兽,盘踞在他周身。首尾相连,不断吞噬尾巴的蛇绕在他颈部。双目赤红,燃着焚烧自身的狼伏踞在他座下。茫然乱飞的无头鸽子绕着他身边盘旋。而身后还有带着两人高的帽子,脖子已不堪重负却依然不愿低下头的猴子。长着三个脑袋,共有一个躯体,三个脑袋彼此猜疑的猫。

    与其说他心中寄生着五毒,不如说他寄生在五毒之上,整个人便是一个欲念的化身。应飞扬也不禁起疑,到底是怎样的经历,使慕紫轩变得如此?

    但疑问很快化作食欲,**的本身就包含**的成因,将**的怪兽吞噬了,自然能了解这一切。

    五只怪兽好像能觉察到他一般,竟朝着并不存在的他撕咬,应飞扬吞噬的同时,种种欲念也在他心念中滋生,自身的意识越来越稀薄,一时间,竟分不清是他吞噬了欲念,还是欲念反将他吞噬。

    吞与被吞,循环往复,茫茫然不知过了多久,应飞扬的自我意识,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谁,周遭也变成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忽而黑暗尽头,好像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便仿若失航的船依循灯塔指引一般,应飞扬循着那个声音,终于在黑暗尽头发现一条裂隙。

    而他的心念从裂隙中穿过,便又是一阵耀眼白光,他开始伸手挡住这白光,慢慢睁开眼睛,连他自己也未察觉,现在的他又恢复了形体。

    而眼前露出一张十分熟悉的少女娇颜,少女见他睁眼,才道:“子慕,你可真能睡,叫你半天你都没反应,当你睡死过去了呢?”

    “宁……悠悠?”

    “呦,傻了不成,当然是我了,还是你的伤还没好,仍在发烧?”少女将一手抚额,一手则搭向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而随着额间传来的温暖,应飞扬的脑海中开了闸一般,又是一股庞大的信息流涌来,一幕一幕,陌生而又熟悉的画面如浪潮一般,冲刷他的意识、心念,和本我。

    “你才傻了呢,只是觉得方才,做了个很长的梦!”应飞扬,不对,现在该说是子慕,子慕一把将少女的手打开,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:这章是不是既玄乎又有点意识流的范,反正是我的抽风之作,下一章开始转入外传内容,破解局势的契机藏在“真主角”的过去中。

    本来想来个高难度炫技,本传和外传同时写,最后情节汇流,并成一个彼此相扣的环,但起点的更新提示系统实在很让人蛋疼,完全不给我施展的机会,只是将更新顺序弄得乱七八糟,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,使用这种切台的方法了。

    下一章更新的是外传第五章,前四章若是遗忘了……嗯,那就遗忘吧,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内容……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