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卷六 第二十八章 胜负逆转 3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我们的合作能否顺利,这一个时辰了内便见分晓!”慕紫轩双目一亮,漫天星辉洒在慕紫轩身上,群星拱卫下的他仿若端坐中天的紫薇帝星。“方才你说这座位只有天道主才能座,那现在,能将你那身行头借予我了吗?晏世元,晏道主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?只是”话音未落,一道银光如暗器一般飞逝而来,带着破空尖啸直击慕紫轩面门,慕紫轩面色不变,信手一抄,银光已被收拢掌中,正是一片银色面具。

    而随后白衣一甩,蝴蝶一般飘飞半空,银面白衣之下,对面“帝凌天”卸下一身装扮,现出的面目却是人间道道主晏世元。

    “这座位非谁都能坐,这衣服也非谁都能穿!”

    白衣飘在半空,晏世元爆出诡异的速度,化作残影逼向慕紫轩,五指只随意一张,却尽显精妙,无处不在的气机仿佛能将慕紫轩一把捏在掌中。

    而慕紫轩首次从座上起身,轻笑一声,将银色假面高高抛起,同时足下一点,直迎而去,却在接近瞬间陡然换了个方向,错身而过避开晏世元的五指,一掌反切晏世元后颈。

    晏世元宛若背后生脑,止步转身,手指点向慕紫轩脉门。

    而慕紫轩亦同时转身,双掌快如疾风骤雨,紧攻晏世元。

    二人只在方寸之地挪移,手法却皆是迅捷无匹,妙至颠毫,招来招往虽是密集如雨,但劲力拿捏精准,竟是一丝风声都没激起,白衣仍不受干扰的飘飘扬扬落下。

    白衣落下在二人中间之际,胜负已分,慕紫轩觑准空隙,猿臂一舒展,穿入衣袖中,顺势屈肘挡下晏世元追击一掌。

    同时借力化退,旋身而回,旋身间,已是将衣衫穿好,落于座上,而手一侧伸,掷于空中的银面落回,恰落入慕紫轩掌中。

    双方虽皆是未出全力的试探,但从结果观来,确实是慕紫轩小胜半招。

    慕紫轩将银色假面竖在指尖上转动,“晏道主的阎浮提手依旧灵转自如,变化莫测,看来是已适应了畜生道所赠的新手。”

    晏世元不动声色的将新接的手臂负在身后,道:“虽听主上夸赞过慕台主修为,但我仍是亲自印证后才能放心,现在看来,慕台主确实有本事穿这身衣服,而且不露丝毫破绽。”

    “哈,还好只是试探,晏道主出手便攻,我还以为处置了黑水道人那几个潜伏的暗子,惹怒晏道主了呢。”

    晏世元轻描淡写道:“我既然将他们的身份告诉慕台主,借慕台主调遣,那慕台主如何使用他们皆悉听尊便,能成就慕台主的声名,也算物尽其用。”

    “哈,与虎谋皮,果然需得小心虎噬身!他们的下场,该说是我的借鉴吗?”慕紫轩摆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。

    晏世元笑道:“黑水道人等本就是老虎嘴边肉,何时吃,怎么吃,不过一个念头而已,哪算得上与虎谋皮,想虎谋皮,首先要有的,就是足以令猛虎忌惮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随后止住闲谈,告辞道:“时间不多,我们也该各自行动,慕台主,既然与六道恶灭,那待会可要让我见识一下,皇世星天一脉,到底隐藏什么样的实力啊。”

    说罢,晏世元涉阶而下。

    “晏道主。”慕紫轩突又一声喊住他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道:“冒昧一问,上三道轮回阵需天道、人间道,修罗道三道之人同时以真气催动才能开启,天道主既然不在此处,那方才以天人五衰功催动阵势的,又是何人?”

    晏世元停步,却不回答,而是反问道:“慕台主与地狱道新任道主幽凝,乃至九子鬼母有何关系?为何连天道主命令都不听从的地狱道,却能受慕台主差遣?”

    慕紫轩默然不语,晏世元则轻笑一声,继续前行道:“所以说,彼此留有秘密,合作才能更加长久!”

    “长久?”看着晏世元远去的身影,慕紫轩不禁冷笑一声,随后吸一口气,发号施令道:“贪狼,你领三成人员,哪些人可以争取到我们这边,通过结盟缔约时的观察,你心中应该已经有数,把他们救下,再送次人情给他们,他们,便也该识时务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幻阵星空上,贪狼星位一黯,而从慕紫轩座椅后踏出一个消瘦阴沉的男子,道:“谨遵门主之令。”

    “破军,剩下的人员交你,七杀在凌霄剑宗潜伏的时间够长了,你与七杀里应外合,配合六道恶灭的攻势,这次,就要让凌霄剑宗伤筋动骨。”

    天空上,破军星化作流星,自天而降,砸落慕紫轩座前,却化成一道人影,身材高大,气质凌冽,却遮住面目,装扮成人间道道众的样子。但听闻“凌霄剑宗”四字,眼中却是遮掩不住的恨火,沉声道:“属下定不负门主托付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见状,又叮嘱一句:“皇世星天遗脉虽有这二十多年休养生息,但家底子依然薄,对付凌霄剑宗时,仍要注意保全自家人马,你替我约束一下他们,以命换命的赔本买卖千万莫干!至于我”

    慕紫轩自座上起身,轻轻将银色假面覆在脸上,掩住本来面目,面具后的声音顿时变得缥缈冷酷。

    “要去有怨报怨,有仇报仇了!”

    应飞扬渐渐恢复意识,却觉恍如沉睡了百年那般漫长,脑中一片空白,恍了恍神后,便开始竭力翻找在脑海中自己的记忆。

    我是谁从哪来?要做什么?起初想起自己名字都觉困难,但抓住一个线头后,记忆就如扯线团一般越扯越多,最后庞大的信息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前来司天台参礼……

    被纪凤鸣叫去问话……

    卫无双在自己眼前被天人五衰之气侵染……

    应飞扬越想越觉形势严峻,好似已有一张大网向他张开,但最后的记忆,便是他被血万戮和其他几个修罗道人制住!

    “不妙!”应飞扬觉察自己可能受制于人,急欲检查自身状况,但随即发现

    他不见了!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