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卷六 第二十七章 胜负逆转 2
    司天台侧旁山巅上。

    胡离和未知名姓的黑衣青年对座,共审一盘残棋。

    “你说,黑子岌岌可危?”黑衣人轻敲棋桌,听不出是真心不解还是出言考较。

    “没错,黑子来势虽猛,却是孤军深入,轻动躁进,而白子虽困守西南一隅,却与东南一隅遥相呼应,成掎角之势,只需要将两边角气机连为一线——”

    胡离将拈在手中的白子轻落棋盘,“那黑子的来势汹汹,就反变为自投罗网!”

    胡离一子落定,黑衣青年再观棋局,局势果然立生变化,两处白子如张开的钳子一般左右夹击,而黑子则成为一尾被钳制住的困龙!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苍穹为顶,繁星为饰,无尽星空中,笔直绵延的白玉长阶直达天际,若一条千里长龙昂首而起,将一个王座托举的与天同高。

    慕紫轩一手撑颐,斜倚座上,纵然明知如今是身陷上三道轮回阵中,神态依旧不改从容,眼皮下阖,居高临下看向阶下来人。

    长阶尽头,一道人影涉阶而上,白衣银面,一尘不染,恍如天人一般,脚步不疾不徐,却似缩地千里一般,转眼已到慕紫轩座前。

    而渺远声音从银色面具后传来:“这个位置,你不该坐!”

    慕紫轩舒展下双腿道:“若是座椅再长一些,我倒不介意躺下。”

    帝凌天冷然道:“此乃天道之主君临万界,巡视诸天的御座,就算此处只是阵中之景,这个座位,也不容天道主之外的人亵渎!”

    “那便当我是天道主好了,坦白说,这石座太过硌人,建议下次给本天道主铺条毯子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帝凌天不快一哼,起手便是雷霆一掌,要逼慕紫轩离座,慕紫轩稳坐不动,一掌宛若纳星光与掌中,带着玄奥轨迹直迎来掌。

    “嘭!”双掌相击,气劲四散,轰然之声在辽远星空下回荡,帝凌天道:“身陷上三道轮回阵中,你倒还真能从容不迫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与帝凌天保持掌心相抵的姿势,轻笑道:“哈,我从容不迫,只是因为此时该心急的不是我!”

    “哦,莫非是吾该心急?”

    慕紫轩侃侃叹道:“天、地、人、器、法、乃阵者五要,六道恶灭明修栈道暗渡陈仓,天、地、器、法四要已在修建司天台时暗中备置周全,所欠者仍是人力,修罗道和人界道纵然精锐尽出,也难将参礼的三教百家高手尽数吞下,所以才又使出调虎离山之策,引得一部分人支援青城山,但,清岳掌门,哦,现在该说清岳盟主了,清岳盟主和在下岂会毫无防备?”

    帝凌天道:“上三道轮回阵自成一境,与外界隔离,所有传令符咒法器之类皆是无用,就算有所防备,想要传递信息到外界,要前往青城山之人回援,也绝无可能!”

    “可若反其道而行呢?清岳盟主和我已与领队前往青城山的李含光掌教约定,每隔一刻钟,便传一道符令与他们,而若符令未能及时传达,就证明司天台处情况有变。算上李含光调查状况,弄清虚实和往回折返的时间,约莫,也就只留了一个时辰的时间!”慕紫轩掌劲一吐,震开帝凌天的手掌,连人带座子向后滑了丈许,却依旧保持双腿交叠的坐姿。

    “一个时辰内,六道恶灭若不能重创正道之人,待正道之人回援,以众击寡,前后夹击,那六道恶灭今日来攻,便是——”慕紫轩一拍座椅把手,座椅陷地三寸,止住退势,双眼寒芒闪现道:“自取灭亡!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胡离一子落定,黑衣青年再观棋局,局势果然立生变化,两处白子如张开的钳子一般左右夹击,而黑子则成为一尾被钳制住的困龙!

    “一子落,胜负易,胡二公子果然是善奕之人。”黑衣青年赞道,语气倒是由衷,只是声音仍嫌冷淡。

    “过奖,但凡能消磨时间的玩意,胡某多少都有涉猎,娱性而已,难入方家之眼。”

    黑衣青年淡淡道:“棋道之上,我便是‘方家’。胡二公子这一手,值得入眼。”

    胡离笑道:“哈,阁下夸人的方式,倒真是与众不同。”

    黑衣青年正色道:“那接下来才是正题,既敢在同一棋盘对弈,黑子是真孤军深入,还是另有后着?或者换个问法,白棋有机会胜负易转,黑棋是否也有一子,能可扭转乾坤?”

    “难啊……”一旁护卫的胡言也被棋盘吸引,他的棋艺也算不差,一眼便看出,胡离方才那白子落得精妙,将黑子的“势”尽数截断,心中揣度了数种棋路,却无一种能翻盘。

    胡言仍盯着棋局思索之际,胡离却闭上眼睛,默不作声,场内一时静默,只余山风忽紧,呼啸着吹过黑白交锋的棋盘,竟似沾染刀兵寒气,传出杀伐之声。

    却间胡离猛然一睁眼,双目亮得吓人,同时斩铁截钉道:“有!”

    “请指教!”黑衣青年请道。

    胡离却是直接从棋盘上拈起一枚白子,在手指灵活的绕动几圈,翻了个面,之后重重落子,“啪”得清脆一声,此棋子已被按回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而一股浓重如墨的黑色真气在胡离手指尖晕散开来,转眼,原本洁白无瑕的白子已被染成夜色般的漆黑……

    而棋局,因这一子的转白为黑又变得混沌不明!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“一个时辰内,正道之人便会回援?”帝凌天银面倒映出整片星空,更显深沉难测,“也就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——”慕紫轩接续道:“我们的合作能否顺利,这一个时辰了内便见分晓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