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卷六 第二十六章 胜负逆转 1
    谢灵烟突然穿心一剑,长剑直没入柄,洞穿孔雀公子胸膛,公子翎惨叫一声,回身颤声道:“你……为什么?”

    却听谢灵烟冷然道:“故技重施,人间如梦的幻阵,以为我还会上当?”

    便见她剑锋一拧,公子翎的身影便成扭曲的幻彩螺旋,与周遭景致一道旋转幻灭。

    谢灵烟曾被人间道“人间如梦”的幻阵迷惑,误入陷阱被擒入鬼界,有了前车之鉴,是以心中已有防备,如今再遇此招,很快窥破虚实,突破心障。

    谢灵烟睁眼瞬间,听闻一声凄叫,方才拿镜子照她的人间道道众欲以幻阵困她,却被她在阵中反噬,伤及自身。

    心中当即明了,原来自被人间道道众拿镜光所照射,头晕目眩之后,所见到的情景便皆是虚妄。

    但幻境被破,不代表危机结束,谢灵烟猛然警醒。

    却见身边剑气纵横。战火未休。傅清名和张毅之皆垂头坐倒,而她师傅商影不知何时出现,正领着两个凌霄剑宗教习护在他们身边,与阿修罗撕战在一起,。

    而因谢灵烟苏醒,人间道道众遭受反噬,引发场上局势的强弱变化,对方心神略一分之际,商影趁机旋剑而起,皎若月华的剑光倾泻而下,一个阿修罗已然断首。

    阿修罗摔倒在地时,身躯恢复常人大小,看装扮却只是个寻常的修罗道道众。

    此时再闻一声,“商真人,贫道来助你!”便见渺道人领着三个其他门派的修者穿过火墙而来,。

    己方受损,而对方再增强援,六道恶灭之人见势不妙,虚晃几招就趁机没入火墙中离去。

    正道几人作势欲追,商影却阻道:“地利已失,穷寇莫追!”

    便见商影剑尖点地,霎时一股寒意四散,冷彻全场,周遭地火在瞬间被寒流吞没,呜咽着熄灭,少去火焰蔽目,谢灵烟才看清眼前之景已不是司天台中,而是一片裂地千里的焦土旷野。

    商影又挑了挑先前死去的修罗道道众的尸身,道:“果然,此处已是一片虚实结合的境界,此境之中,修罗道之人可化身阿修罗战身,寻常一个道众化身阿修罗后,也能有这般实力。更何况还有人间如梦的幻阵效果,心神稍分就会为人所制。上三道轮回阵,当真难缠!”

    谢灵烟看了看周遭,道:“师傅,怎就你来了,季师姐,明烨和苗淼没与你一起吗?”

    商影摇头道:“此境是传说中修罗界、天界和人界的景致杂糅而成,阵局开启后,我们皆被传至不同地域,我只来得及寻到你,其他人还不知在何处。s”

    渺道人道:“商真人,那伙人被击退,只怕会纠集更多人卷土重来,此地不宜久留。”

    商影点点头道:“说得也是,我们这便离开,傅清名方才神魂受控制而发狂,现在已被我制住,将他也带上,清醒之后也是个战力。”

    一名教习背上傅清名便随众人一起走,留下张毅之一人孤零零的跪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师傅,张师兄呢,难道要我一个小姑娘背他?”谢灵烟冲着商影的背影叫道。

    “张毅之他已经死了。”商影不回头,生硬道。

    谢灵烟面上表情凝滞了。

    “你与傅清名两人方才皆中幻术,剩他一人如何抵挡?我来晚一步,救不得他。”

    人间如梦,梦境中醒来,所见到的往往是比噩梦更残酷的事实。

    谢灵烟张大嘴巴,脑子仍是空白,手已颤颤巍巍的探向张毅之脖颈,入手却是一片冰凉,脉息更是半点也无。

    她觉得该缅怀这位师兄的过往,但却记不起这张毅之说过什么豪言壮语,做过什么丰功伟绩,到死,他也是平平凡凡,无声无息,一如他活着时。

    最后,浮现在谢灵烟脑中的却是幼时玩闹的场景。记得她七八岁的时候,在雪天玩过雪后,就是像现在一样,恶作剧般的从背后偷偷把冰冷的小手探进张毅之脖颈,张毅之不躲也不叫,只回过头来冲她憨憨的笑,对她说,“师妹,手凉了吗?我给你暖暖。”

    她恶作剧不成,气得给张毅之起外号叫“木炭”。

    木炭,多贴切的外号,又黑又木,毫不起眼,不可能发出绚烂夺目的火焰,却总能在被人忽视的同时给人温暖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,她的手又冷了,这块木炭却已燃尽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眼泪已在谢灵烟眼眶中打转,商影却低声道:“走吧,现在不是给你流泪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渺道人见她神色,劝慰道:“谢丫头,六道恶灭虽打了我们个措手不及,但我们人数依然占优,稳住阵脚后,未必没机会报仇,所以现在先得收敛心情,与众人,与盟主他们会合!”

    “晚辈……明白!”谢灵烟点了点头,立起了身子,现实不是幻境,不是每一次都能有个身披七彩祥云的公子自天而降,排危解难,英雄救美。

    危机四伏的阵中,还会有更多人死去,而生者连收敛他们遗骸的时间也没有,因为,现实往往比虚幻更残酷。

    谢灵烟将泪水冻结在眼眶中,带着一身彻骨寒意一言不发的转身而去,清冷的背影渐行渐远,此处温度却似又低了几分,方才还火焰炽热之地竟飞起了雪花,晶莹剔透的六角冰晶飘扬而下,覆盖在张毅之尸身上。

    一片人间城郭中,宿沫峰首座陆真吾一剑洞穿最后一个阿修罗,可这阿修罗却如雾一般转眼消散。

    “又是假的!”一腔怒火击在空处,陆真吾狠声骂着,一屁股坐在城跺上喘着粗气:“这慕紫轩倒真是个灾星,我便说受他邀请总没好事!他逞能得罪六道恶灭,却平白把凌霄剑宗卷入麻烦之中。”

    一旁季明霞一边将臂上绷带扎紧,一边正色道:“师叔祖,此处非比宗门之内,望你谨言慎行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都教训起师长来了!”

    “晚辈不敢!”

    陆真吾嘲道:“哼,你有什么不敢,莫以为贫道不知你们的事,自打你来到司天台见了慕紫轩,就跟失了魂似得直勾勾的看着他,旧情人未死让你心里乐开了花,迫不及待的要投怀送抱了吧,难怪不将师长放在眼中,莫不是打定心思背出师门投入司天台,寻你旧情人重温旧好?”

    季明霞面色不变,眼睛环扫四周示意道:“师叔祖,你只顾逞一时口舌,却不想想,我们好不容易聚集这么些人,你声音若是再大些被他们听去,他们岂不是当我们凌霄剑宗胆小怕事?坏了我派名声都是小,若乱了众人军心,恐怕真要全军覆没于此了!”

    城郭上除了十三个凌霄剑宗的教习和弟子,尚有二十余个其他门派修者,算是聚集了不小的一波,但此时依然疲于奔命,损伤惨重。

    只因为敌人的攻击一波接一波,但令人气恼的是,人间道与修罗道阵法结合,攻来的阿修罗总是虚多实少,众人谨慎对待,却往往对上的只是一堆幻影,最后徒耗真气。此时可谓个个心里不痛快。

    陆真吾自知方才确实急怒失智,却嘴硬道:“贫道自有分寸,方才也压低了声音,不用你这小辈来教!”

    季明霞不卑不亢道:“那便好,还有方才师叔祖无中生有,编排晚辈的话语,也请万莫再说,否则,脱离此劫后,晚辈便是拼着冒犯师长,告到掌门面前,也要替自己讨个公道!”说罢,起身巡视另一方。

    “你!”陆真吾大怒,却也只得压下火气,却未听见季明霞回身时自嘲一笑,“旧情人?若真有旧情,那也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叔祖,不好了,又有一大批阿修罗从西边打来了!”宿沫峰弟子邢飞跑到陆真吾身边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辨出真假,就慌慌张张,成何体统!”陆真吾将火气尽数发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邢飞嗫嚅道:“可是,就算是假的也不好办,对方摆明就是想耗死我们,耗到我们无力再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便与他们耗!”陆真吾没好气打断,“若能一举将我们拿下,你觉得他们乐意跟我们耗?”

    邢飞不解其意,不由一愣,品味着他的话意。

    陆真吾见他茫然模样,不由心中一叹,“为何优秀的弟子总不是出在我宿沫峰。”

    随后解释道:“六道恶灭突袭而来,人员自是贵精不贵多,我方则集结天下各派高手,数量上仍略占优势,如今六道恶灭用这种方法消耗我们,正是代表他们兵力不足,但我方却还有援兵未到……”

    陆真吾看向涌来的阿修罗,面目森然道:“时间对我们有利,耗下去,谁胜谁负犹未可知!管你们是谁?贫道都耗了近百年光阴,还怕耗不过你们?”

    轮回阵中,正道被分割开来,各自为战,近百场战斗在各处上演,却属眼前这场战斗最值得瞩目。

    战火燃天,焦土遍地,杀伐战场中,一尊四臂阿修罗巨像静静伫立,巨像面目狰狞,雕工粗犷,却散发着原始的野性。一手举月轮,一手举日轮,相争遮蔽日月的大神通,另有两手做托天状。

    而雕像上空,却有一青一红两道光影交错撞击,一如青虹经天,一如赤星贯日,你追我赶,此起彼落,绚烂灰沉的天空。却是两个高手在此交手,只因交手太过迅速,所以只能捕捉到两排模糊残影。

    但二人速度虽快,劲力却更是雄浑,两道光影转眼对接千百击,每交换一击,交击之声都恍若晴空霹雳,震撼人心,而交击的劲风之下,便是巨大修罗雕像也被震得轻颤,好似这传说中战无不胜的修罗王也在二人深沉修为下畏惧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啪!”又是一声轰然交击,两道人影分散,却是暂息雷霆攻势,各自落下,雕像托天的双手上多出两道挺立人影。

    一者渊渟岳峙,不怒自威,虽是立身雕像掌上,但却显得比雕像更巍峨高大,正是凌霄剑宗掌门清岳真人。“本以为寻上贫道的该是帝凌天,想不到却是你,该说贫道是被轻视了吗?”

    对面之人血衣飞舞,长戟斜指,乃是修罗道副座血千秋,对清岳掌门的挑衅之语,血千秋不以为意道“兵对兵,将对将,王见王,天道主另有他人要对付,无暇分心,而清岳掌门与在下对擂,也是相称得紧。”

    见挑衅无用,清岳掌门审视血千秋道:“都说修罗道之人个个疯狂,没想到血副座倒是沉稳,究竟因为你是个异类,还是因为你将疯狂藏在了骨子中?”

    血千秋笑道:“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,总是会出几个异类,就像凌霄剑宗掌门竟不用剑法。若非亲眼所见,在下也不愿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只是你没能耐逼我用剑!”清岳掌门冷然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,上三道轮回阵中,在下算得了地利,却仍难胜过清岳掌门,掌门功力之深,确实是在下生平罕见,不过拖住清岳掌门,却也不难。清岳掌门经受得住这阵法,不知其他人经不经受的住”

    “是吗,那也得看是谁拖住了谁?”清岳掌门哼了一声,道:“地狱道冲击青城山封印,引得我等分出近一半精擅阵法的人员支援青城山,而人间道和修罗道在突然而出,将司天台剩余不擅阵法的之人困于上三道轮回阵中,你们打得一手好算盘,但算算时间,被调去支援青城山的那批人,现在也该回援了!”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