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卷六 第二十四章 阵局开启 2
    早春料峭,山风正寒,通玄谷侧旁山峰上梅香暗递,寒梅掩映下隐隐有一条山路直通山顶,身着锦裘的白眉青年拔开压头梅枝,寻路上前,身后青衣青年无声无息跟随,眉宇间却隐隐有怒气待发。

    登至山顶,白眉青年却是眉头一挑,山顶之上,但见梅树伴着一个凉亭,亭中一方石桌,几个石凳,桌上摆着一局残棋,皇世星天还在时,此处倒是门中之人观景的好去处,如今纵然衰废多时,依然颇见雅致,只是,却有一人捷足先登。

    但山巅处,一人背亭而立,远看山下,一身黑色文士服在山风下鼓荡飞扬,翩然若飞,而孤立的身姿却比周遭梅树更高洁冷漠。

    “寻幽访景,也能恰逢同好,当真有缘。”说话间,胡离步入亭中。

    黑衣青年侧身瞥了一眼,道:“青丘狐族胡二公子寻幽访景,竟访到通天道腹地,当真好雅兴。”

    此人语调生硬冰冷,似是从冰层深处传出一般,却一语夺人,道破来人身份,来者正是胡族现任家主胡离以及排行老九的胡宇。

    胡宇双眼碧光一闪,露出戒备之色,身形挡在胡离身前,而胡离脚步顿了半瞬,示意胡宇退开,又泰然的再度踏步前行,道:“胡某自忖记性不差,却想不起在何处见过阁下,不知可否提点一二?”

    “虽未谋面,却闻名已久,胡二公子身上特征鲜明,在有心人看来,自是一眼分明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胡离轻笑一声对胡宇道:“小九,下次再出门,记得提醒我先用墨汁染了眉毛。”

    口不能言的胡宇没好气的还了他一记白眼。

    “不过依阁下方才言语,既一眼认出我的身份,阁下也是有心人。”胡离走到那人身边,与他并肩而立,说话同时趁机看向他,却见此人竟是意外的年轻。

    看年岁应也就在二十上下,面容白皙的近乎透明,五官却平平无奇算不上抢眼,眉关紧锁,双目深沉,似有无尽的问题在思索。开口说话间,面目也没一点波澜变化,“前任万妖殿智流座胡不归身死之后,万妖殿事务却依然有条不紊的进行,可见北龙天身边还有其他智囊。而青丘胡族中,声名狼藉的浪荡公子继任家主,全族上下却无不服膺。二者结合思衡,若还不知关注胡二公子,不够有心,便是无脑了。”

    胡离眉头再一挑,“可胡某现在所受关注依然寥寥,如此说来,天下人岂不多数皆是无脑之辈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皆知之事,何需多言。”张狂之语,黑衣人却说得冷淡至极,好似只是陈述一个简单事实。

    “哈!”胡离轻轻一笑,不予否认,随后拱手道:“阁下已知我名号,也该告诉我阁下尊姓大名,或可做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道:“君在明,我在暗,才侥幸占得先手,方才我道出胡二公子名号,已是让你一先,再让,岂不是轻敌?”

    胡离叹道“轻敌?唉,我欲交阁下为友,阁下却视我为敌,当真令人寒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胡二公子只重利益,不重敌友,是敌是友也无甚区别。”黑衣人目光下投,视野注目之处,正是司天台中的一抹紫影,“传闻二公子至亲胡不归便在司天台主慕紫轩的算计下身亡,二公子却不思报仇,至亲尚且如此,何况友人,这才是令人寒心,你说不是吗?九公子?”

    黑衣人说着,侧头看向胡宇,胡宇口不能言,但双目恨火炽盛,狠盯着山下慕紫轩,倒算是给出了回答。

    胡离拍了下胡宇道:“小九,叔父的仇不是不报,只是时候未到,你且先将火熄了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道:“非是所有人都需像你一般谋定后动,快意恩仇才是人之常情,心中的火憋得久了,当心烧了自己,也烧了身边人。”

    胡离声音冷了几分,道:“阁下这般撺掇我九弟行险,看来这朋友真是无缘相交了。”

    胡宇却突得拽着胡离朝司天台方向指着,胡离口中道:“喂喂,小九你不是真这么简单被他挑唆了吧”

    胡宇干着急的瞎比划,胡离生疑,凝眼看去,他的眼力比不上生来就有“碧瞳邪眼”的胡宇,双眼盯视片刻,才认出胡宇所指之人。“帝凌天?”

    黑衣人眸光一闪,道:“胡二公子不是来观景的么?朋友虽交不成,山下之景却是罕见,先一起静观此景吧。”

    山下帝凌天出现,正是大戏上演,胡离不再谈笑,目不转睛的注视战局,黑衣人却坐回亭中,目光同样盯向山下,手却拈着棋子,不向棋盘上看一眼,但却落子如飞,棋盘上黑白交替,已是杀机暗藏。

    但只一会,忽见三道气柱冲霄,林鸟惊飞,黑衣人手一凝,拈子不落,胡离眸中精光一敛,叹着气摇摇头,回身道:“可惜胜景不长,没得赏了。”

    山下上三道轮回阵开启,司天台被一层奇异雾气笼罩,缥缈玄奥、变化莫测,纵然胡宇开启邪眼,也看不透那层迷雾,胡离便更不必说。

    黑衣青年语无波澜:“眼虽看不见,心却看得分明,便如同看一叶,有人是一叶蔽目,不见泰山,而胡二公子却是见一叶而知秋,其间差距不知凡几。”

    胡离轻笑道:“自见阁下起,阁下每一句话都带有目的,这么突然捧我,又是什么缘由。”

    黑衣青年拈着棋子道:“先前让了二公子一先,不知二公子可否投桃报李,替我解析此局?”

    “唉,便知阁下想让,定有所求。”胡离扫了眼眼前所摆棋局,道:“不知阁下所指是那一处局?是山下?还是眼前?”

    “有区别吗?”黑衣青年又落一子,玄机暗藏的棋局在这一子落定后,如图穷匕见,锋芒尽露。

    “确实,并无区别。”胡离白眉一挑,在他对面落座,亦拈一子,但一子在手,胡离气质陡变,身上懒散气质全消,好似手上不是棋子,而是千军万马,而落子之处不是棋盘,而是天下山河。

    “白子困守西南一隅,处处受制,而黑子却来势汹汹,势如长龙,如今黑子对白子的围势已成,局面岌岌可危!”

    黑衣青年道:“岌岌可危,不知二公子指得哪一方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”胡离落子,玉石交击,发出一声悦耳清脆。“黑子了!”

    ps:今天这一章装逼戏,属于金光布袋戏风格的智者嘴炮,其精髓就是不说人话,要么漫天无际,云里雾里的扯,要么“你知道我要说什么,我也知道你的答复,所以咱们都不用说了散会吧。”,来给观者带来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。

    比如,黑衣青年所说的“道出胡离名姓,等于让胡离一先”,意思是指,他一语道破胡离身份,是提醒胡离,胡离已经成了他关注的目标,而他展露出得眼光和判断力,也值得胡离的关注。

    否则装作认不出胡离,继续躲在暗处,日后若对上胡离,以有心算无心更有优势。而黑衣人让了这一先,目的则是显示智慧,来促成与胡离合作,共同分析局势,交换情报。一句话间,隐藏许多信息

    总之写这种对话时,感觉自己变得聪明了好多,所以为了多体验这种感觉一时没刹住,一不留神就是一章,又是自嗨结果影响读者观看体验了。

    然后,我都拿出一章给新人装逼用了,该知道这新人也是重要人物了吧。截止到他登场,写了一百三十万字,终于,想写的重要人物要么露过面了,要么也被提及过了,感动的我热泪盈眶。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