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卷六 第二十三章 阵局开启 1
    听闻“上三道轮回阵”,便是清岳掌门也面色一沉。

    六道恶灭中每一道都有独擅的阵法,分别是“天道坏灭”、“人间如梦”、“修罗戮杀”“地狱陷空”“饿鬼吞罪”“畜生造业”六阵,昔年道门中伏,误入了“人间如梦”、“地狱陷空”二阵,才会被擒沦为鬼界囚徒,只以此观之,阵法威力就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而若六阵齐施展,便可合为六道轮回大阵,更是包覆天地,囊括轮回,夺尽造化的奇阵。

    鸣钟宝刹受困此阵一日,僧众连带参佛信徒八百人凭空消失,好似不从来不曾存在过。

    道德殿受困此阵三日,殿中之人皆如入魔般狂歌纵舞,不停不休,最后生生力竭而亡。

    书函学院受困十四日,孔圣门徒皆成饿鬼,彼此相食,儒修势力自此大衰,只余华章儒府一脉。

    三教与六道相争千年,在六道轮回大阵下覆灭的门派不知凡几,其威力已如梦魇一般,不需多余赘述。

    如今饿鬼道彻底覆灭,不见宗脉传承,六道轮回大阵已然断绝于世,但六道分天道、人间道、修罗道这上三道,以及地狱道、饿鬼道、畜生道这下三道。各又可拆分组合出“上三道轮回阵”和“下三道轮回阵”两个小阵,虽不及完整的六道大阵,但威力也绝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六道之人既然潜伏在司天台多时,连司天台的建筑都有他们出力建造,那布阵所需的符咒、法器之类定是早已备好。

    但见帝凌天气一提,一股气柱冲天,血千秋亦站定方位催动真元,身上亦燃起一道血红气柱。而晚了数息,后殿之处同有一道气柱升起。浩浩荡荡,苍苍莽莽,宛若三只鼎天之足直上云霄。

    “不好,快点冲出去!”众人见状欲逃离阵法范围,但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地面腾动,阵纹从三个方向蔓延开来,图案时如日月风云、仙殿神阙,时如人间百态,红尘种种,时如刀山剑海,血腥战场,断断瞬间千变万化,最后汇成人间城池之上,天众和阿修罗互相征伐的图腾。

    转眼,众人已陷阵中。

    稍早片刻。

    应飞扬突受袭击,长枪如龙,将门板震散,却见门后是一条熟悉身影。

    袭击者身着红色武服,绑臂束腰,打扮异常干练,面膛颇见为英气,只是双目赤红,桀骜凶戾,让人望而生畏,正是修罗道道主血万戮。

    “是你,寻你不得,却在这遇上了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!”血万戮露出白牙,森森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,血道主果然从鬼界成功脱身了,可惜在下尚有要事,先告辞了!”应飞扬起脚连环飞踢,将散开的木板踢向血万戮,同时足一点门板借力,向外飞纵而去。

    应飞扬曾在鬼界摆了血万戮一道,如今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血万戮哪容得他走脱。

    “哪里走,给我留下吧!”血万戮气运周身,不闪不躲,将砸来的门板撞成碎末,同时掠身而起,长枪化作道道血芒,雨点般洒落,意图困锁应飞扬。

    卫无双身染五衰之气,生死不明,血万戮又出现在司天台,应飞扬心知情况不妙,急欲赶回殿前通知众人,哪有心思与他纠缠。

    “血道主又不是什么妙龄佳人,与我痴缠作甚,我可消受不起!”应飞扬说话间,“星罗奇步”和“花间游”并用,身影穿梭在枪影之中,不敢丝毫停留。

    “不过半年未见,他竟然精进这么多!”血万戮见他身形飘逸,步法从容,远比初见时利落,心中惊疑,但却也不容他走脱。

    修罗战气饱提,使出一招“罗侯覆障”,罗侯乃传说中四大阿修罗王的名号,梵语为覆障,因其能以巨手遮覆日月星光因此得名,此招一出,枪势虽成一线,劲力却是铺天盖地压来,逼得应飞扬无法靠身法逃遁。

    心知根基差距,应飞扬知晓逃脱不易,时间紧迫,怎能不放手相搏?但见他停步顿足,不丁不八站立,方才还如流水不定,此时已如山岳常衡。

    而同时剑一指天直刺,简单质朴的招式,却有一股祥和佛力沛然而出。

    “叮”枪尖剑尖撞到一处,交击声却如晨钟暮鼓,修罗道功法已煞气战意催动,但听闻此声,血万戮竟也心神突得清宁,招式也敛弱三分。

    此招正是达摩神剑的“佛问伽蓝”,与天女凌心交流后,应飞扬对达摩神剑的理解已然透彻,这半年间的修炼使他足以更为轻松圆融的施展此招。

    佛问伽蓝之招除了剑招浑实,还能以音波做佛声震慑人心,虽硬碰硬接血万戮一击令他气血翻涌,虎口开裂,但血万戮的弥天气劲出现一丝裂隙,应飞扬足一点,拼命要从裂隙中脱出。

    眼看生死当关,就看应飞扬先脱出还是重创于枪下,却见血万戮忽得一收枪势,应飞扬已然跃出十步之外。

    血万戮不容他逃走,紧追不舍,应飞扬脚步不停,却在心中回味,血万戮枪虽狠,却少一分杀气,似是欲擒不欲杀,否则方才那招,未必能让他安然脱身。

    应飞扬且战且退,你追我赶间,剑气枪影纵横,越是交手,越是察觉自己判断无误,虽不知血万戮为何留手,但也胆气越壮,搏命之招越使越是肆无忌惮,一时间,血万戮竟再难制住他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前头又见煞星拦路,三个身着红衣的修罗道之人横挡在前。

    “拦住他,莫让他出了阵局范围!”血万戮高声喝道。三人应声同时出招,势重力沉,每一个都是难缠的高手,三人联手,应飞扬更是难再进半步。而血万戮从背后而至,收枪不发,而是趁着应飞扬露出空门一掌击在他背心。

    应飞扬一个踉跄,已被两人锁住肩头,擒住臂膀,腕间再被一扭,星纪剑登时脱手而出,被人当场制住。

    另一人正欲再补上胸前一击,却见应飞扬轻喝一声,心催剑动,星纪剑霍霍腾空,一化十十化百,冷然剑气纷落,竟是将自己也纳入攻击范围内。

    “好奸猾的小子!”修罗道人骂着,却不得不撤开手,还要替应飞扬挡招,应飞扬趁机意欲再逃,忽而,见前头不远两道气柱冲霄,浩荡之势直贯云天。

    而应飞扬体内真气竟受到影响,跃跃欲试一般,没由的一时浮动,使他脚步不由一滞。

    而真气一时浮动,时机已稍纵即逝,便见修罗道三人露出决死之意,二人不顾招式,直接死死抱住他,一人则一掌击在他丹田之处。

    修罗战气入侵丹田之中,应飞扬只觉丹田内气息涌动,一股力量破茧而出一般,肆意奔腾,身遭三人身上顿时笼了一股死寂黑气。而一股气柱如困龙升天,从他身上爆发而出,直上云霄!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