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卷六 第二十一章 变生肘腋 3
    “天人五衰!”应飞扬心头一颤,天人五衰功乃历代天道主的独门绝学,寻常功法皆是练浊气为清气,它却反其道而行炼清气为浊气。s一旦练到极致,与人交手时不但可使对方真气污浊,修为尽废,更能像瘟疫一般扩散,让接触之人同被浊气侵染,虽看上去像毒功,却比任何毒功都要可怕。

    他在鬼界便曾见帝凌天以天人五衰功杀一道人立威,那道人当即化作一滩脓血暴裂而死,死状苦不堪言,而周遭人皆是避之唯恐不及,生怕被脓血沾染上半分。

    应飞扬明白过来,非是在月灵珠上擦了毒物,而是有人事先以天人五衰功污染了月灵珠中灵气。本来以卫无双的修为,早至神元守一,外邪不侵的的境界,就算与帝凌天对掌,五衰之气对他影响依旧有限。但这次却是主动将月灵珠中的天人五衰之气吸纳入体,如此,纵使他一身通天本事,也难以再抵御五衰之气的侵染。

    而随卫无双真气浊化,石室再度陷入震荡,而且远比之前更剧烈十倍,壁上蛛网般裂开,碎屑如雪飞落,整个天师洞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师尊,怎么了!可是封印撑不住了?”纪凤鸣亦觉察异状,大步迈入石室,但见到卫无双面色发黑,也是神情一变,连忙要上前观视。

    “都别过来!快离开!”卫无双面露决然之色,喝了一声,言出法随,应飞扬霎时觉得一股飓风自卫无双周身涌来,推涌得他脚步不得不后退,竟是渐渐没入传送门中。而纪凤鸣虽不至被吹退,却也难前进一步。只迎风吼着,却被风灌入口中,听不清他在吼什么,只觉如野兽在风中呜咽一般!

    与此同时,身受五衰之气侵蚀,封印将破告破,卫无双却是法诀一引,道韵沛然,尽显宗师气度。

    “衍万象,归太虚,岳石镇灵封!”

    念咒声起,卫无双手指划动符字,不见丝毫散乱,伴随最后一个“封”字出口,一指反手点向自己眉心,霎时一股玄力扩散,卫无双肌肤从眉心开始变色,粗糙,失去光泽,转眼扩散全身,整个人竟变成一个石化的雕像!

    而石化仍未停止,以卫无双为中心继续向四周扩散、蔓延,整个天师洞如再打一层石膏般,即将碎开的封印附上一层石封后,被厚实的石层再度压得安稳下来,而壁上破裂的缝隙被填补,连带道陵天师的画像也失去色彩,成了一块石板,入眼皆是毫无生机的灰白。

    而卫无双的石像坐在其中,与整个天师洞融为一体,依旧镇守着这方失去生机、失去色彩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师尊!”风声消散,应飞扬终于听清纪凤鸣的嘶声悲呼,但身子却被吹入传送门,一阵白茫茫亮光后,人已在司天台中。

    眼前房屋,便是方才传至天师洞的那间,竟似恍然一场梦。

    但应飞扬转瞬觉醒,“卫宫主!”心忧方才变化,应飞扬推开面前紧闭房门再度进入,但房中窗明几净,布置雅致,映入眼帘的只是一间寻常客房,传送术法已消,哪见得卫无双身影?

    “五衰之气,糟糕!”应飞扬知晓情况不妙,正欲通知众人,忽然心神一凛,身形急往左侧闪。

    下一瞬,一把带着浓郁血腥气赤红长枪洞穿侧开的门扉,如毒蛇一般从门后直刺而来!

    好在应飞扬提前拉开距离,躲过这枪的必杀范围,同时抽剑而出,挥舞成风,火星炸裂间挡住接下来的密集攒刺。

    门扉在劲力下炸裂,化成木块散向四周,门后袭击者的身影显露而出,一双冷眼紧盯应飞扬,与应飞扬目光交汇之际,二人却是同时惊呼:“竟然是你!”

    司天台正门,虽然已有许多精擅阵法封印之人先一步前往青城山支援,但场上留掌刻碑的仪式仍在继续,清岳掌门即将成为盟主,面上却无半点喜色,只能暗自在心中祈祷,慕紫轩那小子是真心想借此机会向他化解宿怨,与凌霄剑宗修好,而不是挖坑给他跳。

    “掌门!掌门!”宿沫峰首座陆真吾轻声提醒,清岳掌门回神间,才发觉场上已许久没人再去留掌印,心中明了,愿意入盟的已都留过了,剩下的人便是各种原因不愿加入的了。

    石碑之上已布满密密麻麻掌印,最上侧却还留有一大块空余,按照规矩,这块是留给他这个预定的盟主最后留印的。

    清岳掌门敛下心神,上前一步,声传八方道:“承蒙诸位抬爱,贫道定不负所托,便以此掌为凭,见证六道恶灭败亡!”

    有心立威,清岳掌门虽与镇门石龟相隔数百米,但一掌击出,却厚重如推碑,雄浑之势让众人只觉整个碑石都将在此掌之下被击成粉碎。

    但接近碑石之际,掌劲却由浑转虚,变生柔劲,看出门道的人都在心中叫了声好,就在掌气即将印上之际

    忽而,风声一紧,一股掌力自碑后而来打在石碑侧缘,将石龟打得侧了个头,清岳的一掌便只从碑面上刮过,未能留下掌印。

    但掌上柔劲未消,一前一后两股掌力交加,整个镇门石龟被打得飞旋而起,滴溜溜的直冲上天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见有人拆台,清岳掌门望向那一掌来处,却已不见出掌者人影,而下一瞬间,便见一道身影自天而降,踩在飞旋上天的石碑顶上,携带万钧之势将其踩下

    “既是要共诛六道恶灭,无吾,岂不乏味?”

    轰然一声巨响,青砖破碎,石龟砸落在地,却是被整个踩入地下,没入土中,只留背上石碑露出土面,宛若一座墓碑孤独耸立。

    而石碑上,一道人影负手而立,白衣无垢,银面耀光,清净光明宛若至善天人,却有着最黑暗,最绝望,最污秽的令人畏惧的名字

    “帝凌天!”

    :卫无双就这么便当了……吗?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