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卷六 第十八章 缔约结盟 4
    一道凤火自天而降,火光散去,内中现出两道身影,为首者手持折扇,风采照人,自是万象天宫首徒纪凤鸣。

    而身后紧跟一书生打扮之人,看上去年轻一些,气度却也不凡,面容清朗俊雅,双目隐隐含光,背上如负剑一般背着一把古琴,倒有几分顾盼风流的贵公子之气,只可惜身上穿着的却是一身浆洗的发白的儒生袍,冲淡了风流雅致的韵味。

    “哦,纪兄怎也来了?”慕紫轩眼睛一亮道。

    纪凤鸣笑道:“我若不来,岂不错过一场盛会。”随后拱手对清岳掌门行礼道:“晚辈纪凤鸣拜见清岳掌门,有清岳掌门这顶天梁柱担任盟主抗衡六道恶灭,实乃天下人之幸。”

    清岳掌门面上有些尴尬,若说对抗六道恶灭,谁的功绩能与卫无双相提并论?昔年击杀帝凌天,如今也亲自坐镇青城山,一己之力镇压阴阳裂隙。出力的在前,而他们这些没怎么出力的却在后面扯大旗,敲大鼓,自顾自得选起了盟主,虽然事出有因,但如今纪凤鸣一来,面上多多少少也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好在从纪凤鸣的言辞来看,对此也并不在意,清岳掌门摇头道:“纪师侄抬举老朽了”随后竟面带肃然的朝纪凤鸣一拜。

    纪凤鸣吓了一跳,连忙欲扶道:“清岳掌门,你这是作甚?折煞晚辈了。”

    清岳掌门阻道:“别动,这一礼是你代你师尊接的。”

    清岳掌门鼓起真气拜下,纪凤鸣虽欲扶,但只感对方真气深如渊海,如何扶得动,心中惊叹道:“不亏是凌霄剑宗掌门,只以真气论之,丝毫不在师尊之下。”

    待一礼行毕,清岳掌门才道:“若无卫宫主一力补天,整个川蜀之地怕是已成鬼蜮,我等又哪还有闲暇在此?这等功绩,当得此一拜。如今卫宫主挺身在前,一阻阴阳两界,若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说来,我等自当不遗余力的支援。”

    纪凤鸣无奈笑了笑,道:“清岳掌门言重了,不过,我今日来此,确实有三件事要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不知有何事?”清岳掌门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一者……”纪凤鸣话到嘴边,却有几分难以启齿的样子。

    与他同来的那名负琴书生见状道:“纪兄若觉不便,此事便由我代说吧,在下华章儒府许听弦,拜见诸位。”

    “哦?原来是儒门第一公子琴剑公子大驾光临,久仰!”慕紫轩双目一亮道,其余之人也纷纷瞩目此人。

    三教之中,儒教在俗世地位最强,影响最大,朝堂官员皆是儒门子弟,在修行界倒显得稀少了,当世十大派门中,仅有华章儒府一家是儒道修者。

    但儒修人数虽少,人才却是层出不穷,琴剑公子许听弦更是其中翘楚。

    “公子”一词在其他地方只是一种寻常称呼,在华章儒府却是一种至高尊荣,只有在二十岁之前贯通君子六艺,完成六艺令主所设试炼者,才能冠以“公子”之称。

    而许听弦不但通过六艺试炼,成为当世儒门唯一的“公子”,在六艺中“乐”之一道试炼上,更是以一曲《松听涛》使得全场寂静,万籁无声,乐部令主之后更是将自己的凤尾琴当场焚烧,留字道:“天籁既许听弦声,人间何容鸦雀鸣。”能让精通乐器的乐部令主自贬为鸦雀,许听弦琴上造诣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自数月前许听弦一曲折服乐部令主,被加封“公子”之名后,天下人便都对他好奇得紧,今日倒是他初次在众人面前现面。

    许听弦却谦和笑笑道:“儒门第一公子?怕也就这几年叫得,我的几个学弟学妹皆非池中物,公子之称迟早有他们一份。”

    客套几句,慕紫轩才问道:“不知许公子来此,有何指教。”

    许听弦面带窘色道:“指教不敢当,只是先前在下曾奉上七颗月灵珠为礼,恭贺司天台再起新基,现在却不得不厚颜,请慕兄将月灵珠奉还!”

    送出的礼物再讨回,确实显得失礼,慕紫轩也不由问道:“不知许公子索回月灵珠是何缘故?”

    纪凤鸣与慕紫轩虽为旧交,但众人之前也不能失了礼数,解释道:“非是许公子要月灵珠,而是家师需要,阴阳裂隙现在虽被师尊封印,但一人之力有限,封印只是暂时的,好在经过半年,青城山被破坏的地气已逐渐恢复,未免夜长梦多,家师欲借青城山地气一举将阴阳裂隙彻底封印,需要以一百单八颗月灵珠为器,但搜罗许久仍欠了七颗,恰巧听闻许公子得了七颗月灵珠,便发信向他索取,却不料晚了一步,月灵珠已被许公子送给慕兄做贺礼,无奈之下,只得厚颜寻得许公子,请他将珠子讨回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笑道:“这有何难,若能帮上卫宫主,便是把司天台家底子掏空也值得。”随即传唤门人,片刻后,门人取回一个木盒,慕紫轩打开盒子,内中七颗明珠被摆成北斗七星状分布在一方黄绸上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“许公子请看,可是这些珠子?”

    许听弦点头确认,慕紫轩便一扬手,将木盒送入他手中,道:“既然如此,原物奉还。”

    许听弦道:“多谢,欠了司天台一份礼物,来日必当补上。”随后又将盒子交至纪凤鸣手上,道:“纪师兄,便交予你了,在下先走一步,诸位告辞!”说罢便是要离去。

    慕紫轩道:“许公子为何总来去匆匆,既然来了,便该让慕某一尽地主之谊。”

    许听弦摇头,带着埋怨语气道:“不了,与我同来的一个学弟不知走哪去了,我需得将他找回,两个字,麻烦!”

    清岳掌门见许听弦年岁尚轻,师弟年龄自是更小,便示好道:“可需贫道派人找寻,如今通天道不比往日安宁,儒门弟子纵有绝艺,终是年幼,若遇上六道之人,只怕受人蒙蔽利用。”

    “蒙蔽他的?”许听弦轻笑一声,道:“哈,多谢清岳掌门好意,只是能骗过我这学弟的,怕是不多。”说罢拱了拱手,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待他离去,慕紫轩又道:“这等事还不值你亲来一趟,另外两事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惯晴也埋怨道:“就是就是,月灵珠虽稀罕,但委托我玲珑珍阁购置的话,一百零八颗珠子半月也就找齐了,而且最多收个成本价,纪公子不来找我们帮忙,便是见外了。”

    纪凤鸣摇头道:“请玲珑珍阁购置,难免人多嘴杂,若传到六道之人耳中反倒不妙。”

    “那纪公子现在就不怕人多嘴杂了?”张惯晴道。

    “时间有限,迫在眉睫,顾不得许多了!”纪凤鸣面色笑意渐渐凝重。

    慕紫轩登时领会,面色一变道:“鬼界那有异动?”

    纪凤鸣点头道:“没错,鬼界那边似乎察觉到我们动作,现在也在加紧冲击师傅所设封印,少则三日,多则七日,便会破开封印,现在我们需与鬼界比快,是地狱道恶鬼破封出关,还是我们先一步彻底封锁阴阳裂隙,便在这几日分晓。”此话一说,众人面色皆变,地狱道经阴魍魉领导,借着鬼界地利发展百年,实力已不容小觑,埋伏屠戮道门之人时,又得到一大批修道之人的上好魂魄,后更解破张道陵天师封印,平添三千厉鬼。虽缺了顶尖高手坐阵,但实力之强,以足撼动世间,若是被他们破封而出,必是一场血灾。

    便听纪凤鸣续道:“所以我来的第二件事,是商情在座诸位中擅长封印法阵者,襄助一臂之力,一同封印阴阳裂隙。”

    纪凤鸣说着,看向清岳掌门,清岳掌门知晓众人现在以他马首是瞻,道:“封印阴阳裂隙本就该众人出力,这是我等分所该为之事,诸位同道若是愿意,尽管前往。”

    “尊盟主之令,李含光愿前往青城山,一助卫宫主。”李含光领头站出。

    渺道人亦出言道:“贫道也会写封印阵法,若是用得上,尽管吩咐!”

    知晓此事重大,其余之人也纷纷站出,不一会场上已近半数愿意协助。

    “多谢诸位好意!”纪凤鸣拜谢道,跟清岳掌门交换下眼神,得到他默许后道:“事不宜迟,便请各位先前往青城山,在下随后自能赶上。”

    司天台与青城山相离不远,对修行人来说半日便可往返,众人应了声,即刻动身各展神通而去,一时司天台倒显空旷了许多。

    见纪凤鸣让人先走自己却停留,知晓必是因第三件事,慕紫轩问道:“第三件事又是为何?”

    纪凤鸣道:“慕兄,劳你在司天台借我一僻静屋室,清岳掌门,我欲向贵派借一人。”

    清岳掌门眉一挑,疑问道:“哦,不知纪师侄欲借何人?”

    纪凤鸣眼光一扫,全场之人样貌尽收眼底,最后在人海中锁定一人身影,朗声道:“应师弟,你果然在此,不知可有闲暇单独一谈?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