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卷六 第十五章 结盟缔约 1
    姬瑶月再度现身,窈窕身影分明近在眼前,但应飞扬却觉一道无形鸿沟横隔二人中间,令他无法接近,一时间有种怅然若失之感,神思不属下,连宇文锋和慕紫轩的冲突也未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直到宇文锋随意一挥袖便夺取他佩剑时,他才恍然觉醒,眼看星纪剑受宇文锋召唤汇入漫天剑流中,心中那失落感竟又是扩大数倍。

    接着心中生出一股执拗,竟是不容星纪剑从他手上被夺走,应飞扬神情一肃,催动上清派御剑之术。

    经他祭炼后,星纪剑如今已与神识想通,应飞扬欲借由神识将剑唤回,但心剑合一的一瞬,却感应到剑上一抹如神旨圣意,威不可犯的意志涌上心头!

    星纪剑剑身嗡嗡颤鸣,虽不甘愿,却不得不屈从这道意志。便是他自己,人剑感应下,也被这威如神祗的意志侵染心头,顿觉万钧之重压在心头,双膝一沉,竟险些要跪倒在地,对剑神顶礼膜拜。

    但随即,压力临身,却激起不屈翻身的傲骨,“纵然剑中神祗,万剑膜拜,但我的星纪剑,只听我一人之令!”

    应飞扬眼中精芒一闪,气贯双足,立稳几乎折倒的身子。同时心中剑意传入星纪剑中,欲与剑神意志分庭抗礼!

    宇文锋意志虽不容忤逆,但应飞扬自得星纪剑以来,共经生死,形影不离,痴剑爱剑之心早于剑心融为一体,人剑交感下,终在一瞬间,从剑神的掌控下将星纪剑的控制权生生夺回。

    而这一瞬间,就给宇文锋完美无缺的剑势造成了一丝破绽,只是当时应飞扬全神贯注,心无旁骛,倒是全然没注意他的介入,给慕紫轩创造了唯一的机会,直到现在仍有几分茫然。

    而其余人更是不解这细微之变,看着宇文锋率先将剑还与应飞扬,便将目光投向应飞扬,应飞扬登时成了众人关注点,而千百目光中,应飞扬敏锐的觉察到了其中一道。

    姬瑶月眸光远望,发现了人群中的应飞扬,如水眸光瞬间荡漾开来,分不清是惊异还是惊喜,应飞扬凝目回望,四目遥遥相对,姬瑶月却忽得眼脸一阖,螓首低垂,避开应飞扬的目光。应飞扬见状也叹了声,不再看她,收回心神看向对峙的宇文锋和慕紫轩二人。

    慕紫轩平息内元后,道:“剑神既然留情,还请莫再相逼。”

    公孙大娘也终寻得机会,喝阻道:“宇文,够了,莫再来乱了!”

    宇文锋上下扫了慕紫轩一遍,冷道:“我留未留情,你还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慕紫轩一愕然,宇文锋摇头转身道:“名剑蒙尘,确实不配用剑了,可惜。”

    却在目光虽身子转动转向应飞扬时,轻道一声:“好在,终是有了替代品。”

    说罢,剑神扬长而去,背影却是说不出的意兴萧索,走过公孙大娘身边,也不见停留,公孙大娘喝了他几声也不见回应,只得向慕紫轩轻轻一礼,“慕公子,下仆无礼,失了教养,还请莫怪,今日就此别过,他日有缘再见。”

    说罢,亦转身领着姬瑶月离去,姬瑶月亦不言不语,低垂着头渐行渐远,只是脚步不像来时那般轻盈。

    凶神恶煞们走尽,慕紫轩才长舒一口气,一滴冷汗自额头滚落,连对当世两大顶峰,方才遭遇之险,实乃生平罕见,但好在富贵险中求,经此两战,他实力之强已尽展无遗,这司天台之主位置已能坐稳,甚至——

    更进一步的位置也可一并拿下!

    想及此处,慕紫轩长吸口气,朗声道:“司天台今日奠基立宗,诸位能来参礼,当真令司天台蓬荜生辉,在下倍感荣幸,只是在下招惹祸端,却连累诸位卷入一场无妄之灾,实乃在下过失……”

    方才公子翎和宇文锋虽未针对其他人,但惊天动地强招之下,其余人总是多多少少受气浪波及。

    好在他们皆无大碍,在宇文锋和公子翎手下吃亏也不算丢人,张惯晴笑道:“嘿,剑神和孔雀公子?有资格招惹到这种祸端本身就是能耐,惹了祸端还能全身而退更是天大本事,我等今日是有幸看了场精彩绝伦的好戏,大开眼界,哪算无妄之灾呢。”

    众人也哈哈一笑就此揭过,佩剑之人也各自取回自己佩剑,而慕紫轩亦捧回一把剑来至凌霄剑宗众人之前,对陆真吾道:“师叔祖,您老的佩剑。”

    陆真吾面色铁青,不言不语将剑取回,商影和清岳掌门看上一眼,皆是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应飞扬看着暗自起疑:“以陆首座的修为,还不至于保不住自家佩剑,应是想借剑神之手除去师兄,哪想师兄在剑神手下仍能脱生,令陆首座他到平白失了颜面,枉作小人了。”却浑然不知,令陆真吾失了面子的罪魁祸首正是他应飞扬。

    待场地清理一空,慕紫轩叹息一声,再度扬声道:“实不相瞒,在下今日在此召集众道友,除却司天台奠基之外,还有另一则事与众人参详,方才那场灾难或许是无妄之灾,但我接下来所言的,却是一场祸及天下的大灾!”

    一人问道:“哦,慕公子所言为何?”

    慕紫轩道:“诸位当也知晓,当今天下靖平,能称得上灾祸的不过二者,一者是北地狂龙,北龙天潜伏百年,磨牙砺爪,不动则已,一动必是天劫地难!”

    慕紫轩此语一出,台下便有人笑道:“慕公子未免多虑了,我看那北龙天自百年前战败,便是丧了胆气,三尊胡不归之死是暂不说,只说半年前,他点齐妖军将发天香谷,却遇宇文锋一剑横关,输完妖军被吓得缩了回去,再不敢接近天香谷半步,什么北地狂龙,不如说是北地长虫恰当!”

    此话一说,台下不少人哄堂大笑,慕紫轩笑而不语,待众人笑毕,才道:“北龙天之灾或许是未来隐忧,但另一场灾祸已在眼前。如今,六道天主帝凌天再现尘寰,青城山常道观千年名门一夕被灭,更有如黑炎道君这般暗子潜藏三教之内,六道恶灭卷土重来,可否算上大灾!”

    众人笑声渐散,北龙天祸乱在百年之前,在场多数之人未曾经历,但帝凌天携六道之威灭杀诸派不过三十年前,众人依然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却仍有人强硬道:“六道昔年几近覆灭,如今就算再起,又能有多大能耐?”

    慕紫轩道:“原来是长乐观的长乐散人,散人此言差矣,所谓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,六道除了饿鬼道几乎全灭,其他几道骨架犹存,三十年休养生息足够回复,地狱道解封了道陵天师封禁的三千厉鬼,势力更是直追巅峰之际,试问六道若攻上长乐观,长乐观阻挡得了吗?”

    长乐散人面一黑,最后叹息道:“莫说六道齐至,便是帝凌天单枪匹马一人,长乐观举派上下就阻挡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长乐观不行,那覆水山庄行吗?龙观寺行吗?……”慕紫轩又指了方才笑得最响的几人,几人皆暗暗垂头。

    慕紫轩继续道:“恕在下直言,六道恶灭祸乱近在眼前,诸派之间还是一片散沙,如此莫说匡扶天地,扫平六道,便是要在六道恶灭席卷之下自保都不容易,实乃失智之举。”

    “那依慕公子之意又当如何?”张惯晴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在下今次召集诸位的另一目的。”慕紫轩扫视四周,举起一卷金帛,扬声道:“在下领受皇命,欲在此结盟百家万教,共抗六道恶灭!”

    ps:等我思路顺了再爆更,最近的剧情太难写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