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卷六 第十四章 不速之客 4
    我已弃剑多年。”面对宇文锋质问,慕紫轩淡然答道。

    “弃—剑—?”宇文锋眼睛一茫然,一个将全部都献祭给剑的人,似乎无法体味,不能理解“弃剑”二字的意义。

    “没错,在下已失行剑中正之心,立誓今生不再用剑!”

    “弃—剑—!”宇文锋明白过来,陡然,剑意逼来,见他并指如剑,点在慕紫轩额前。咬牙切齿道:“谁允许你弃剑,我准了吗!!”

    气浪随着低沉怒吼炸开,周遭剑器畏惧般得嗡嗡颤鸣,素来木讷寡言的剑神,如今竟如被激怒的狂狮,须发狂舞,剑意贲张。

    “门主!”策天机等门人大惊,先前对上公子翎时,他们依然能沉稳看着慕紫轩表演,只因他们知晓,慕紫轩已预测到公子翎的到来,心有对策。但宇文锋的到来却是谁也未曾预料的,而他的暴怒更是变数。门人唯恐慕紫轩有失,欲上前阻止,但却闻一声,“拔你的剑!”

    宇文锋怒视慕紫轩,剑气爆发,迸射八方。靠近的司天台之人瞬间被剑气击飞,慕紫轩亦被凛然剑气逼得后退,暂避锋芒。口中无奈道:“物是人非,不复当初,剑神何必强求?”

    慕紫轩现亦琢磨出了剑神怒从何来。早在十数年前,他还不过十岁出头的年纪,顾剑声与宇文锋论剑时曾带他旁从,当时他虽年幼,但童稚之龄的奇思妙想,往往能突破成人经验眼界的桎梏,点出成人看不到的盲点,自那以后,宇文锋便对他极为器重,甚至视作了未来证剑的对象。以宇文锋对剑的痴狂,见器重之人弃剑不用,怎能不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枉费一身剑骨,你!辱没了剑!”剑意随着怒气层层拔升,宇文锋一扬手,万剑齐飞,倒插于地的剑飞上半空,列如星斗,这次,连应飞扬也无法再保住自己的佩剑,纵然他再怎么强压,星纪剑也止不住躁动,最后锵然一声,强行冲鞘而出,匪入头顶剑流之中。

    在场也只商影等寥寥数人还能保住佩剑,其余人也只能慨叹修为不济,好在在场佩剑者绝大多数都失了剑,也不算丢了颜面。

    而宇文锋手再挥,洪大剑流带着莫之能御的锐气如雨纷落,暴射向慕紫轩,誓要逼慕紫轩拔剑御敌。

    剑神之前,慕紫轩怎敢大意,挥袖一横,一道宏大气墙如大河滔滔被他横甩而出,正是紫薇七变的“天河横”,此招乃紫薇七变中的防御之招,招仿阴河流泻,横分夜天之意,但见真气如星河渊流,势若万钧,剑流源源不断射在气墙之上,发出阵阵金铁交击之声后,却一柄柄的被弹开。

    但剑神此时携带怒意出手,比之先前仍有保留的公子翎,只会更强更难抵挡,片刻之后,横如天河的气墙已有裂痕,剑流突破而来,****眼前。

    慕紫轩猛然提气,手一翻,再出“列宿移”的功法,移星转斗,拨转乾坤,引开及身之剑。双式并使之下,三分化,七分挡,勉强保证不被剑流吞没。

    剑神神威自不必多说,慕紫轩战完孔雀公子后,竟还有余力再战宇文锋,在场众人无不惊叹于这二人修为,各自叹服。

    却独应飞扬例外。

    另一方,电光火石间,慕紫轩和宇文锋的交击不断,一者攻得锐利,一者守得严密,剑锋掌风交汇,却不时发出金铁交击之声,火光迸射,飞星点点,璀璨中映照仙武争锋!

    司天台之人纵然有心拦阻,但此战规格已超出他们能插手的层次,单是散开的余波,就另旁人难以接近。

    但片刻后,交手便已近尾声,纵然全盛之时也难敌剑神,何况方战过公子翎这等强敌,怎可能没有损伤,慕紫轩正是内息翻涌,真气虚浮,终归是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“拔你的剑!”宇文锋下达最后通牒。慕紫轩已被逼得全无说话的余力,却仍勉力一笑,并无半分动剑的意图。

    见他没有回应,宇文锋面容一肃,冷哼一声,身形凌空而起,漂浮半空,慕紫轩只感天地四周之气竟是源源不断的往他身上汇聚,推动他的剑意继续没有止境的增长

    而万道剑影如受牵引,盘旋飞舞与剑神周遭,朝着慕紫轩散发无情的杀意和敌意,相隔甚远,慕紫轩也能感到剑上寒意如针一般刺着自己,隔着衣服也能感到微微痛感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招,不出剑,便让你葬身剑下!”一声令下,剑的意志弥漫天地,万剑听从号令,万剑交并一处,寒意层层堆叠,组成一道浑然如一的万剑长河,轰然破空声中,绚丽磅礴,不可方物的剑势卷起无数道惊涛骇浪杀向慕紫轩。

    绝世剑威临头,慕紫轩猛然提气,却觉周身天地元气好像都被剑意取代一般,沛然无论的压迫力将他死死压制,而他,便像个与神为敌的凡人,遭到这方天地的排斥,一时心中竟生无力之感。“难道不用剑,终是过不了此关?”

    却在剑刃降临的这一瞬,并融为一,浑然一体的万剑洪流中,一柄剑扭动一下,似要从剑流中挣脱,位置这么稍稍偏移了几分。

    便如一尾被江水携卷的游鱼,不甘随波逐流,意欲奋身一跃,跨越龙门,自此化身为龙,脱离大江桎梏。

    而这一剑的偏离,使得原本完美交融的剑势出现一丝细微得不能再细微破绽,但有了这一丝破绽,便是天壤之别,电光火石间,慕紫轩真气提升极限,足一蹬,双掌举天,化作一抹璀璨流星逆天而上,直迎席卷而下的剑流。

    紫薇七变——“流星劫”!

    此招是紫薇七变中有攻无守的杀招,可以汇聚全身之力,做出如流星破空的最强一击,而攻击的目标,正是那一剑留下的一丝破绽!

    轰然一声惊爆,慕紫轩撞散漫天剑流,万剑纷然坠落,倒插于地,而慕紫轩亦遭劲力反震,自空中砸落,单膝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全场屏息,又是静悄悄一片,却见慕紫轩一提气,长身而起,浑若无事,接着,喝彩声浪再度炸开!

    片刻之间,连战两大顶峰,竟仍能力保不失,简直惊世骇俗!

    慕紫轩有苦自知,此时身上经脉剧痛欲裂,绝非外表那般从容,而心中更是疑惑,带着不解看向宇文锋。

    却见宇文锋袖袍一甩,一柄剑从地上飞旋而出,慕紫轩一眼便认出,这就是方才那把破坏了剑流和谐的不羁之剑,而长剑打旋飞至一人身边,如生眼一般自他背后剑鞘一没而入。

    “失礼。”宇文锋朝那方向点头致意。

    “客气!”应飞扬一身虚汗,面色惨白,如从汗浆中捞出,却仍拱手回了宇文锋一礼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