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卷五 第二十五章 好戏连台 4
    血万戮眼眼露急切,极快的将焚血屠神功翻阅一番,虽为见过这一功法,但修罗道功法彼此相通,无论是捏造和篡改都瞒不过血万戮的眼睛,此时略略一翻,已辨识出这功法确实是货真价实,内中功法狂烈霸道又不失精妙,若能练会,定能使自身实力再上一层台阶,血万戮看得如痴如醉,全然忘了场合,但翻到最后一页,面上痴迷消退,眉头大皱。大声道:“这功法并不完全!”

    阴魍魉倨傲道:“功法分上下两部,上册权当做定金,待修罗道归入朕麾下时,朕自然会将下册赐予你!”

    “你!”血万戮闻言顿生不快,正欲开口,变闻血千秋冷道:“多谢前辈,不过既然称是礼物,还要赠一半留一半,未免失了气度,而且只半部功法,就想换我们修罗道低头,怕还远不够!”

    血千秋此时虽轻描淡写,但看血万戮方才那喜形于色的表现,阴魍魉便知焚血屠神功作为筹码的分量犹在他估计之上,阴魍魉随即得意笑道:“哈哈,看来朕的这第一件礼物,已经引起了你们的兴趣,那第二件礼物,朕就不再保留了。”

    阴魍魉再一拍手,几个鬼卒抬上一把长枪,长枪看起来凝重森严,几名鬼卒扛得甚是吃力,枪长七尺七寸,造型古拙,没有花哨的枪缨,没有繁琐的雕饰,通体暗红,宛若沉淀浸染了千百年的战场之血,一股血腥肃杀之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待接近众人时,长枪更是狂暴的鸣啸不已,好似枪中封印了一只暴烈的凶兽,正要渴饮众人的鲜血。

    待接近时,阴魍魉道了声:“血道主,接枪!”,随即一翻袖,气劲自发,长枪箭射而起,携带雄浑暴烈的嘶风声袭向血万戮,血万戮见状,双手一握紧紧抓住长枪,却觉长枪宛若一条恶龙,躁动不已,不愿受到桎梏,血万戮竟反被长枪带得后退。

    “给我停下!”血万戮沉喝一声,周身血气爆发,压住长枪的躁动,同时运足功力气灌双足,脚下砖石寸寸龟裂,血万戮也止住了退势。

    却见此时,长枪突然化作一条头顶肉瘤的血色大蟒,一口狠狠咬在了血万戮肩头!

    “道主!”修罗道众人见状纷纷大惊失色,取出各色兵刃对准阴魍魉,正欲上前,却见血万戮面容痛苦到狰狞扭曲,却大声喝道:“退开!”

    知晓道主最不能容忍手下忤逆他的命令,修罗道之人当即噤若寒蝉,不敢上前,此时,却又一把朱红长枪从血万戮眉心化出,此枪乃血万戮原本兵刃,唤作“烈脊”,乃抽取九种凶禽异兽的脊椎骨炼化而成,此兵跟随血万戮征战二十年,此时自行化现护主而来。

    烈脊凌空化作一只怪兽,头似虎,角似牛,眼似狼,爪似豹,翼似鹰,正是九种凶禽异兽杂糅一起的器灵,朝着巨蛇扑来。

    血万戮却大喝一声,“饮够了吧!”随后将一把将大蟒连着自己被咬住的皮肉一并扯下,手一抖,大蟒再化回长枪之形。

    而血万戮挽了个枪花,便是崩云一击,目标却是直击向护主而来的“烈脊”的器灵异兽。

    “都让你退开了!”血万戮厉喝一声,但见一道暗红血线宛若赤色闪电,带着毁灭气息笔直贯穿异兽,异兽哀嚎一声,血溅如雨,自空中坠下,变回烈脊枪的形貌,再闻一声脆裂,宛若最后的悲吟,烈脊枪失了光泽,从中断裂两截!

    血万戮却不看跟了他二十年的烈脊枪一眼,而是目光痴迷的盯视着手中的长枪,长枪渴饮飞溅的鲜血,发出妖异的红光和阵阵欢悦的震鸣。

    “好枪!好枪!”血万戮按捺不住双目的兴奋之色,大声夸赞道。

    “修罗道失落的神兵毁煞,自然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好枪。”阴魍魉高深莫测道。

    血万戮大惊道:“什么?你说这是毁煞”莫说他,连血千秋面上也难掩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毁煞枪是修罗道历代传承的神兵,它最初不过一寻常凡兵,但追随初代修罗道主征战,靠着以敌血洗锋,以敌骨砺兵的血炼之法渐渐脱胎换骨,而之后,历代修罗道道主传承此兵,千百年来,死在此枪下的性命已不知凡几,也使此枪不停的进化,成了一个活着的凶器,若论凶煞之气,天下间也只杀诫这把杀佛之刀能与之抗衡。但亦是在百年前,随着忉利天的毁灭,此枪也下落不明。以至于修罗道之人一时也难以辨识出此枪。

    阴魍魉对血万戮道:“修罗道代代相传的神兵,血脉之力难道会作假?若他不是毁煞,方才又怎么会这么简单就饮血认主?你若不信,问过你叔父。”

    血千秋道:“确实是毁煞无误,不知前辈是如何得来?”

    阴魍魉道:“百年之前,我与血百奎并肩作战,他为护忉利天豁命死战,筋疲力尽后自爆而亡,尸骨无存,只留下这杆神枪,之后此枪便一直由我保管了。怎么样,这份礼物你们满意吗?”

    与第一件礼物焚血屠神功功法不同,毁煞枪非但本身是神兵利器,更经历代传承千年,已俨然成了修罗道精神象征,若能迎回此枪,定能使修罗道人心大振,大幅提高血万戮在修罗道的声望,血万戮已颇为心动,嘴上却强硬说:“又是借花献佛,此枪亦是我修罗道之物,还来于我本就理所当然!”

    阴魍魉放声大笑道:“理所当然?是朕在鬼界待得太久了吗?六道恶灭何时成了讲理的地方?六道的宝物历来能者居之,朕便是把毁煞枪据为己有你们也无可奈何,如今得了便宜还卖乖,当真丢了祖宗的脸!”

    血万戮又气结,但论口才逊了阴魍魉何止一筹,此时全无法反驳,血千秋上前又道:“这两件礼物我等便手下了,不过无三不成礼,阴前辈定是还准备了第三件礼物吧。”

    阴魍魉道:“好个聪明人!真是要把朕榨干净,不错,确实还有第三件礼物!”

    阴魍魉手一拍,却见一阵机关鸣动声,竞技场侧边墙壁下沉,赫然露出八个栅栏牢笼,牢笼环绕竞技场一周,内中皆是神情萎靡,昏睡倒地的道门之人!

    在上空观视的应飞扬一惊,道:“道门之人,竟被转移到了这?”

    旁边那脏污怪人道: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此处竞技场与鬼狱靠机关相连,平时将人关押在鬼狱,遇上特殊日子,只需动下机关,便能将囚犯转移到竞技场,以让他们相残取乐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,现在又被转移到了何处?”应飞扬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入鬼牢时,不知是否留意了那入口那吞牢门的巨大双头三眼恶鬼雕像,鬼雕一面向外震慑外人,一面向里,就是观视这竞技场了,你我就在这恶鬼雕像的第三只眼中,此处视野开阔,纵览全局,可谓最佳的观赏地点。”

    “观赏?说到底,你也只是看戏么?”应飞扬对这怪人身份来历越加好奇,却不声张,而是环顾一周,先是发现了先前关押他的那座牢笼,徐未央和葛天歌犹在牢房之中,此时皆是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视线在往左一移,最左侧的一处牢笼中。囚人中发现一道清丽身影,虽深陷脏污牢笼,但依旧带着冰雪出尘之姿,宛若沉睡的兰芝,正是他师姐谢灵烟!未完待续。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