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卷五 第十四章 凶狱恶鬼 5
    眼前张润宁闻言,神色又是一变,左飞樱随即笃定笑道:“看来是没错了!左右颠倒,果然是在镜子中,我便说,若是我布置此牢狱,定也会将囚禁狱鬼的地方安置在镜子中,既能增煞气,也不易察觉!”

    “右姑娘,果然见识广博,一猜即中!小小鬼物,想瞒得过谁?”应飞扬一旁赞腔道。

    “右姑娘?”左飞樱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左右颠倒嘛。那现在咱们在镜子中,左姑娘你不就是该叫右飞樱了?”

    “哈。”左飞樱极为敷衍的笑了一声,脸上却全无笑意“你这个笑话讲得一点不好笑。”

    便如左飞樱所说,镜子是每一家都会有的寻常家用物件,但摆放位置却大有考究,放位置的合适,可以聚财纳福,驱凶避煞,放的位置不合适,那镜子便是通鬼聚煞,甚至成了鬼的居所,几乎每个地方都曾发生过&amp;无&amp;错&amp;小说{www.yuehuatai.com}鬼镜的故事。故事也大同小异,或是人被卷入镜中,囚困难出,或是镜中之鬼出了镜子附上人身,杀人害命。

    而应飞扬和左飞樱现在遭遇的就是第一种情况,整个牢狱中凶煞怨憎之气的是刑室,而刑室中若对内悬挂一面镜子,变成了煞中藏煞的格局,这凶煞阴诡到极点之地,便是狱鬼的居所。

    他们方才在牢狱外看到张润宁受刑的景象,其实就是镜光折射之出的景象,而自他们从闯入刑牢时,便是被悬挂的镜子吸引入镜中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呵呵呵呵呵!”听闻应飞扬和左飞樱旁若无人的说笑,狱鬼却如被应飞扬的冷笑话逗乐一般仰天大笑,笑得疯狂凄切,初时仍是张润宁粗犷男声,笑着笑着便换作了尖锐女声,而随着刺人耳膜的笑声,周遭牢狱消失,蔓延出一片无边无际的幽沉黑暗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张润宁的样貌亦同时发生变化,魁梧身形慢慢缩小,变成一个雪肤朱唇、赤足黑发的美丽女子,女子此时疯狂的笑着,一双眸子却依旧如万古不化的寒冰,冷彻人心,“该说你们聪明,还是该说你们蠢,既然知道这是镜中,竟还自投罗网?你们这些修仙者,今日我便让你进得来,出不得!”

    说罢,女子黑发舞动,黑暗中张开了无数眼睛,或嗜血、或疯狂、或阴沉、或冷漠。凝视着应飞扬二人。伴随着蠕动之声鬼怪爬出,无数应飞扬和左飞樱已落入鬼军包围。

    恶鬼见到二人,便如苍蝇见到血腥一般,发出意味不明的含糊吼声,霎时整个鬼军变成一片‘海洋’,鬼潮汹涌从四面八方向中心二人涌去,脚步稍慢的恶鬼甚至会被后面的鬼踩到,成为其他恶鬼的踏脚石,让他们飞扑而上!

    最前排的恶鬼浪头般高高跳起,又如雨纷落,密密麻麻之态,遮住黑天,连空中这一仅存缝隙也被填满,眼看二人就要被鬼潮吞没。

    “唉,何必呢?”应飞扬闭上眼睛,摇摇头,一道飓风旋流从他身上扩散开来,飓风所经之处,鬼嚎之声戛然而止,恶鬼皆无声无息的消散,如从未出现过一般。“我既然已知晓身处镜中,那镜花水月皆为虚妄,区区幻术,又吓得了谁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女子本就苍白的面上更添了几分鬼特有的寒青,随即道:“看破幻术又如何?鬼镜与我同为一体,没有我允许,你便无法从一片黑暗中走出这镜子!”

    左飞樱也叹口气,轻摇伞柄道:“既然知道你的用意,我们便不会被你诓骗,接替你成为狱鬼,困住我们,对你又有何意义?”

    女子痴痴一笑,静静道:“这里太黑了,太安静了,让你们留下来陪我也好!至少,我不在是孤身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怕不能让姑娘如愿了,嗯,先前我说发现张润宁左手右手的粗细与现实不一致,所以猜到眼前所见的是镜中幻象,其实,是我瞎说的。”应飞扬略显羞涩的笑道:“其实我平时自己也不太能分得出左右,连分辨自己左右手都得迟疑一会,跟张润宁更不算熟,他哪支胳膊粗了哪支胳膊细了我还真没在意,其实,但凡是个正常人也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些,你说对吧。”

    女子眼眸闪过一丝血色,问道: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意思是,我其实是先以某种方法断定你身在镜中,之后倒果推因,才注意到左右颠倒的,不过还是装出了一副是我推论得出的样子,原因嘛,是因为我最近与几个智计非凡的人和妖打了交道,所以也想装一下那种眼光敏锐,窥一斑而见全豹的智者。”应飞扬不好意思的揪了下头发。

    “我真正看出破绽,是因为我身上残留的天师印之力与你并无感应,它虽然指引我来到这个牢室,但方向上却不是对着你,而是——”应飞扬闭着眼将剑平举,如指南针一般脚下站立不动,而剑尖缓缓绕了半圈,“———这里!”

    应飞扬双目猛睁,如惊雷电闪照亮黑夜,同时一道璀璨剑光自剑中迸射而出,分波破浪般将黑暗切分两半。

    随后,便是一生脆响传来,剑光尽头,出现一个镜面,镜面被剑光击碎,寸寸裂开,现出一条通路。

    “左姑娘,我们走吧!”应飞扬道

    “不,不要走!别丢下我一个人!”女子面上浮现出痛苦和恐惧,嘶哑叫道,“至少,你们若要走,先让我魂飞魄散,我受不了了,再也受不了这孤独了,我不要再一个人,求求你们!我求你们了,求你们毁去我的魂魄啊!”

    女子崩溃一般叫着,那绝望之态绝非作伪,令人心碎,应飞扬心不禁一软,道随即咬牙道:“对不起,我信不过你,不知道毁去你魂魄是否等同要接替你的位置,我,赌不起……”说着,与左飞樱一起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“回来!不要走,我要杀了你们!毁了我,快回来毁了我啊!不要留下我一个!”女子美丽面孔扭曲,撕心裂肺的吼着,挣扎着向前,手徒劳的前伸,却被无形的锁链束缚住,难以上前一步,无数幻影鬼手从她身上探出,要留住二人,但未靠近他们便灰飞烟灭,连二人衣角也留不下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刺——啦——”镜面裂开一口,便见应飞扬,左飞樱两道身影从裂口中脱出,直落入牢室之内,甫一落地,便听撕心裂肺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而之后,便与一名黑衣丑怪老者大眼对小眼。

    老者原本正吹着一个笛子,此时动作凝滞住,一时不知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炼魂使?”应飞扬一惊,又看了一下周遭,发现一旁束缚着伤痕累累,气若游丝的张润宁,面色一变自语道:“坏了,在牢狱外看到的景象都是真实之景,只是被镜子折射出来而已,入镜中的景象才是幻像,也就是说,张少天师确实是在受刑罚!”

    眼前那老儿却是炼魂使,方才正以笛声催动鬼蛊虫啃食张润宁的灵魂,乐在其中之时,却见应飞扬左飞樱二人莫名出现,此刻又听闻应飞扬道破他的名号,丑脸一凝,问道:“你?识得老朽?”

    应飞扬笑了笑道:“何止识得,方才还杀过你呢!”说罢,木剑一抖,毫无预兆的刺出!

    炼魂使神色一变,边回身向后,便将手中竹笛递出,竹笛抵住木剑的剑端,但一瞬相交,竹笛随即在应飞扬锐利剑气下碎成细小木屑,倒射向炼魂使。

    炼魂使袖子一甩,携带森森鬼气将木屑包裹住,但袖子上仍被打出许多细孔。这一招算是略处下风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真货,当真高下立判!”应飞扬赞了一声,第二剑紧随而来。在方才在鬼镜之中,那狱鬼未防战得久了,被应飞扬看出端倪,所以她创造出的炼魂使实力不足原本三成,便是想让应飞扬速战速决,尽快将她放出。

    如今对上真的炼魂使,相同的一剑,更加出人意料的突袭,假的炼魂使在这一剑下已是肩头受了伤,但真的炼魂使却仍有余力的接下此剑,应飞扬自然生此赞叹。

    而炼魂使虽不明所以,但他素来是心狠手辣之辈,哪有不还手的道理,鬼气一张,却是无数刑具乍然现形,箭射过来。

    炼魂使终年与刑具打交道,对每一种刑具都有着对待子嗣一般扭曲的爱意,所以在日夜观想之下,竟能将真气凝气化形,能化作他的各种刑具,虽这些刑具都是鬼气凝成,但却保留了原本的诡异妙用,威力丝毫不减,反而生出诸多变化,便是他的绝学——百刑千罚。

    “不过战斗的习惯倒是一模一样!”应飞扬此时吐出了第二句,真的炼魂使虽修为不低,但常年只在刑房折磨人,终究实战经验不多,所以遭逢攻击,总是先本能的后退,然后直接使出绝学想要逼退对方,这倒与假的完全一样。

    说话同时,应飞扬脚步不停,既不避闪,也不以剑挡下射来的刑具,而是剑光凝成一股,不畏不惧的直挺向前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是哪家亲人师长被我折辱死了吗?竟要与我同归于尽?”炼魂使不知这从未见过的少年与他有何深仇大恨,竟然不管不顾自己的百刑千罚之招,心头微微一慌,此时,却见一柄红伞先一步张开,挡在了二人中间,轻薄红伞如气盾一般,将刑具悉数折射开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——万象天宫的绮罗伞?”炼魂使看出几分端倪,还未及得细思,便见红伞一收,伞后的杀机乍然而现,一道剑光如毒蛇吐信一般从伞后射出,一剑,干脆利落的洞穿了炼魂使的咽喉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炼魂使双目圆睁,但被刺破的声带,却只发出意味不明的漏风声,永远都能从他人口中逼问出自己想知晓的答案的炼魂使,此刻却询问不出这最后的疑问,随即,鲜血从他喉间喷泉一般喷涌而起,又纷纷落下。

    应飞扬,旋身,收剑,撑伞,行云流水般翩然后退,退至左飞樱身旁,撑开的红伞恰好替她挡住飘洒而下的血雨。

    “左姑娘,多谢你的伞。”应飞扬将伞递回,虽然有真假之分,但二人是第二次联手对上炼魂使,两个惊才艳艳的少年少女经过第一次的磨合,此次竟是配合无间,真的炼魂使虽然强了数倍,但在二人手下竟也是只撑了两招,就稀里糊涂的死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,说起来,你可莫再大意!”左飞樱收伞同时,告诫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应飞扬递出伞,猛一转身,真武荡魔剑呼啸而出,带着斩魔诛鬼的雄沉之气,斩向欲从躯壳中脱出的炼魂使的魂灵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听闻一声镜碎之声,刑室内突起一阵阴风旋流,炼魂使的魂灵竟不由自主的被卷起!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炼魂使双目圆睁,但被刺破的声带,却只发出意味不明的漏风声,永远都能从他人口中逼问出自己想知晓的答案的炼魂使,此刻却询问不出这最后的疑问,随即,鲜血从他喉间喷泉一般喷涌而起,又纷纷落下。

    应飞扬,旋身,收剑,撑伞,行云流水般翩然后退,退至左飞樱身旁,撑开的红伞恰好替她挡住飘洒而下的血雨。

    “左姑娘,多谢你的伞。”应飞扬将伞递回,虽然有真假之分,但二人是第二次联手对上炼魂使,两个惊才艳艳的少年少女经过第一次的磨合,此次竟是配合无间,真的炼魂使虽然强了数倍,但在二人手下竟也是只撑了两招,就稀里糊涂的死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,说起来,你可莫再大意!”左飞樱收伞同时,告诫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应飞扬递出伞,猛一转身,真武荡魔剑呼啸而出,带着斩魔诛鬼的雄沉之气,斩向欲从躯壳中脱出的炼魂使的魂灵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听闻一声镜碎之声,刑室内突起一阵阴风旋流,炼魂使的魂灵竟不由自主的被卷起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