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卷五 第九章 鬼狱恶魂 1
    “脏东西?”应飞扬心头一悸,左飞樱却无时间深谈,先挥一挥肉球般的爪子,绮罗伞就慢慢缩小,之后飞入猫儿眼睛之中消失了,而黑猫则是钻入应飞扬衣襟中,道:“这个待会再说。网  你先别冲动……嗯,两种意义上的别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第一种意义上的别冲动好理解,应飞扬琢磨一下,明白了第二重的意义,随后差点喊出来,“姑娘啊,你现在就是一猫,现在这身处险境的,我得多禽兽才会因为一猫钻我怀里而起冲动?”

    左飞樱却没理会,钻在应飞扬衣兜里找了个隐秘又舒适的位置趴好躺下,冥猫的视界消失,应飞扬再陷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棺材又往前挪了一下段距离,不多会便有脚步声传来,几个狱卒打扮的鬼卒打开棺材,将他扶起来带上镣铐,随后丢进一个牢房之中。

    牢笼本不算狭小,但此时却被塞满了人,一个鬼修轻点了一下人数,道:“这是第六批了,说起来这批怎么有十二人?”

    押送的一名鬼卒指指徐未央和葛天歌答道:“有两个道者不知死活的想混入城中,结果是自投罗网了.,喏,就是那两个,已经被陛下打伤了”

    鬼修扫了那二道两眼,皮笑肉不笑道:“原来如此,真是不知死活,还好锁元邪丹还有剩余,也赏他们两粒服下吧。”

    旁边鬼奴听令,捧一放着丹药的托盘,分取给众人服下,应飞扬看着不妙,传音于左飞樱道:“喂,难道我也要服下那玩意?”

    左飞樱声音随即传回脑中,“放心,他们生擒众人回来,自不会是什么要命毒药,听名字不过是锁人元功的药而已,而这种量产的药、药效多半不强,你方服下九转灵丹,应该可以抵御这些药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应该……感情这吃药的不是你啊……”应飞扬腹诽一句,却终还是未有动作,认命一般将要服下,药入口即化,方一落肚就觉感恢复一点的真气又凝滞起来,但这只是短暂片刻,下一瞬,应飞扬只觉体内九转灵丹的药力被刺激到了一般加摧化,浑身都变得热腾腾的,锁元邪丹的药力与之相比便如春日下的枯雪,片刻之后就被蒸于无形。

    待锁元邪丹药力被逼出,应飞扬暗运了下真气,现真气在刺激之下已恢复了四成,此时悄悄睁眼打量四周,却见他们处在一封闭牢室内,牢室中其他人多为道者打扮,此时皆横七竖八的躺着昏死,徐未央倒是还醒着,不过却是被生生痛醒的,只见他道袍之上血迹斑斑,数根肋骨折断,骨刺从胸膛刺出,白棱棱、血淋淋的甚是可怖。

    但感应到应飞扬目光,徐未央勉力扯动了下唇角笑笑,却做出个噤声的动作。

    应飞扬耳听八方,感应四周,确认没有鬼族修者在牢外把守后,便轻轻挪动身子接近徐未央,问道:“徐道长,没想到竟然是在这种局面下见面,你的伤势?”

    而猫儿也从应飞扬衣襟中跳出,口吐人言恭敬道:“晚辈万象天宫左飞樱,见过徐道长,道长是伤在我师兄手中,晚辈斗胆替师兄致歉,还请道长念在我师兄受到控制身不由己,莫要责备于他。”

    徐未央见了这猫儿也是愣了半天,随后才惊异道:“这便是万象天宫的**玄功?不亏是道扇之徒,这身变化本事当真难得!”

    随后苦笑一声道:“我这伤势倒是没问题,只是葛道友……他的伤比我还重些,至今还在昏迷,唉,没想到纪凤鸣师侄竟然也会受制于人,这幽冥鬼城当真深不可测。”

    左飞樱环顾了下躺着的诸人面孔,道:“也未必就没有办法,眼下这里有白鹿涧的白鹿真人,飞云岛的牧云生,老君观的李玄道长……而且除了这些人外,应还有其他人受困在其他牢室,他们皆是一方高手,只是受了暗算失了功力,若能将解药找回分众人,未必不能反戈一击。”

    应飞扬亦道:“没错,徐道长,实不相瞒,在下和左姑娘现在还有几分余力,此事就交给我们吧!”

    “解药至关重要,把守必然严密……”徐未央沉吟一声,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,叹道:“唉,可惜也别无他法了,只怪我们这些做前辈的不顶用,这般凶险的事情只能交托给你们小辈。”随后正色对应飞扬道:“应师侄,还有件事情,老道要厚颜请你帮忙!”

    “徐道长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徐未央道:“你们或许不知,这次阴魍魉虽也擒捉了司天台、和其他诸道门散修,但说到底,仍是冲着我们龙虎山天师道来的,或者说,是冲着天师印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天师印?”应飞扬和左飞樱皆是一疑,天师印全称“阳平治都功印”,是初代天师张道陵所遗留的法印,也是历代天师信物,传说此印在张道陵手中,足可以御鬼驱神,移山号岳,天师道未衰落以前,一直都是道门至高法印,盖了此印的天师道旨在上清、灵宝、清微、净明等天师道分支地位可比拟圣旨,天下道门几乎多半都要听从号令,但如今天师道衰颓至此,声势早已大不比当年,如今这天师印也不过是厉害一些的法器罢了,地狱道鬼修也无可能驱动这道门法印,不知觊觎此印究竟为何?

    徐未央看出二人疑惑,解释道:“我来鬼界之前,擒下了一个地狱道之人从他口中逼问出了些消息,说起来,与这次佛道之争也有许多牵连。这次佛道之争起源于青城山上,佛门飞赴寺侵占道门的常道观,而常道观是我派初代天师早年修行之处,与龙虎山一般对我派意义深远,可惜常道观作为我天师道分支,但本宗尚且衰落,何况是他一支分脉,才会被人欺压到头上。但如今细细想来,飞赴寺和常道观皆是修真派门,为了区区庙产而争夺不休,岂不是太小题大做?”

    “我却从地狱道众人逼问出消息,得知飞赴寺的玄敏会侵占常道观,实则是受了地狱道狱主桑魅的挑唆,而目的,是为了常道观内封存的,祖天师张道陵真君所留秘宝!”

    ps:大纲差不多了,明天更新度可以加快了(未完待续。)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