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卷五 第八章 幽冥鬼城 3
    眼见鬼十一竟是纪凤鸣,应飞扬心中惊骇,却也知左飞樱心中的惊骇定是多出他十倍,急掩住猫嘴防止它惊呼出来,但这动作虽是轻微,但与他的动作同时,阴魍魉似有感应,眉头轻轻皱了一下,闭上了双眼。  应飞扬见状急忙再使出龟息之法,沉息敛神。

    果然,下一瞬,他便感觉一股阴森森的神念之力扫过,那滋味就好像一个鬼手在他身上抚过一般令人遍体生寒,但好在只是一瞬,棺材确实有隔绝气息之用,而应飞扬此时经脉僵硬,内息空荡的状态也与其他中了蚀元鬼雾的人无甚差别,阴魍魉也终未察觉,眼睛一张,尽是阴婺之意。:“白夜,幽泉,这二人是你们带进来得?”

    重伤的徐未央和葛天歌虽被周遭鬼奴拿下,但幽泉、白夜二人自知他们的棺材队里出了这等岔子,定是难有善果,一直心惊胆战的在旁等候落,此时阴魍魉一提及他们,便忙不迭的跪下磕头请罪道:“尊上恕罪,属下一时疏忽,竟然让这般道贼混入队伍惊扰了尊驾,还请尊上念在属下追随多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从轻落。”

    阴魍魉桀桀一笑,道:“你们还记得朕交代你们的任务是什么?”

    白夜幽泉对视一眼,硬着头皮道:“将落入鬼门内的和鬼门周遭的修道者带回,最少十人,越多越好!”

    阴魍魉道:“既然如此,你们不但任务完成,还额的带回了二人,朕为何要责罚你们?倒是今日守门者是谁?”

    那守门的鬼修闻言,立刻战战兢兢的向前,却闻阴魍魉道:“朕交托给你的任务是严守城门,防止修道者中的漏网之鱼趁机混入幽冥鬼城救人。”

    阴魍魉话音一顿,指了指纪凤鸣,“早一个时辰,这个年轻人闯到了朕殿前,嗯……他修为太高,你们现不了,朕不怪你们,可这两个老道堂而皇之的从你面前经过,你依然毫无察觉,尽然如此,朕留你何用?”

    阴魍魉说到最后,声音一寒,那守卫亡魂大冒,如糠筛一般颤抖,还未及得喊饶命,便见阴魍魉手一虚抓,那守卫头顶随即出现一个黑色大手,手一攥紧,便将那守卫鬼修的鬼魂攥入手中。

    “饶……饶命!”方才未来得及喊出的话,此时由魂体喊出,更显凄厉悲惨,刺人耳膜,但那大手只轻轻一抹,魂识便被抹消,求饶声嘎然而止了……

    眼睛随手就是将一地狱道同修捏得魂飞魄散,在场诸位鬼修皆是不寒而栗,阴魍魉叹了口气道:“所以说啊,凡事都得有规矩,既然朕当了这鬼王,那自然得赏罚分明,嗯,你们俩个,这事没你们的错,别杵在那了,赶紧起身吧!”

    “谢尊上!”幽泉、白夜喜出望外,叩了几个头后起身,阴魍魉又幽幽叹了一声:“事不过三啊……你们已经第三次了唤错朕的称谓了……”

    幽泉和白夜浑身一激灵,马上再度跪下叩道:“是陛下,陛下恕罪,恕罪!”

    阴魍魉捋了捋皇冠上垂落的白骨琉冕串,道:“规矩这种东西吧,有时连朕也觉得它缚手缚脚的颇不自在,但要是没这些规矩绑着,那咱这鬼城就还是一盘散沙,不成气候,那就算咱们之后出了这鬼界,迟早还得被那些自诩守规矩的正道人士再打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吧,虽然你们跟了朕多年,朕心里也不想杀你们,但朕既然自己定了规矩,那朕也得归规矩管,你们说,是不?”阴魍魉抚开垂在额前的白骨珠串,双目诚恳的向二人问道。

    二人面色惨白,汗流浃背不知如何回应,阴魍魉摇摇头,道:“念你们的苦劳,朕就不奴役你们灵魂了!”说罢,阴魍魉手又一虚抓,幽泉、白夜便被抓入手中,再一捏,二人随即如****的番茄一般溅成一片凄红!

    “鬼六,你与他们几个一道守城,防止再有其他人混入,鬼七,你去把这些人送入鬼牢中先关起来,其他人继续随朕一起出城,去看看六道中其他几道的新任道主是什么模样?”阴魍魉轻轻摘下捡到肩膀上的一片碎肉,若无其事的号施令道。

    换了那名唤作鬼七的鬼仆带领,一行棺材队向牢狱中前进,应飞扬却仍在品味着阴魍魉方才透露出的讯息。

    先,阴魍魉实力并未见底,但仅凭展露出的那些来看,便知远不是他和左飞樱二人能应付,但他们先前最依赖的强援纪凤鸣却已被束缚住神识沦为鬼奴。

    其次,阴魍魉满口称孤道寡,又制下明令刑罚,看样子是自封为王了,而他野心并不止于在这鬼界一隅称王,从他话语中还可看出他已有再入人世之心,而且就在不久之后。

    再次,他出城是要迎接六道恶灭的其他几道的道主,六道恶灭虽连遭两次挫败而衰微,但百足之蛇死而不僵,能当得上六道恶灭一道之主的,又岂会有省油的灯?若再来得几个道长与阴魍魉修为相当……应飞扬几乎无法再想象下去了。

    不多会,应飞扬所在的棺材七拐八转,已被带入一处监牢之中,监牢牢门做成可怖的鬼吞口形,好似入了牢中便是投入鬼口,再难脱出。

    入了牢中,即使在近乎密封的棺材中,亦能闻到一股阴湿**之气扑鼻而来,更有人哭鬼叫之声不绝于耳,四周看去,却见不少人囚禁昏暗湿臭的房间内在此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更有不少人已经死了,尸体也腐化了,但灵魂却依然困在牢中不得脱出,徒劳的哭号着,继续着他永无尽头的牢期。

    应飞扬查验了一下体内真气,虽在九转灵丹功效之下恢复极其迅,但因伤势太重,至今积攒下来的功力仍不足巅峰时期两成,正考虑是否要放手一搏时,却听闻左飞樱传声而来,语带戒备道:

    “莫要动作!当心,这里有了不得的‘脏东西’!”

    ps

    罢了,不求订阅了,更新放慢,再加**过后又是铺垫期,剧情却是不太够劲,月底捋清细纲,下月把更新度提上来,到时订阅就会多点了……吧(未完待续。)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