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一百三十一章 曲终人散 5
    “杨玉环的绝世容颜、后妃气运,再加上国色天香的异能,这才是真正能倾国倾城的乱世祸种,现在诸相要素已齐备,可供施展移花接木的人选却多了一个。”胡离双眼在姬瑶玉和姬瑶月身上来回巡视,似是在挑拣物品一般。“可惜移花接木之术对同一目标只能使用一次,之后无论成败,目标都将会对其他魂体产生排斥她们两个,必须做个取舍。慕兄,你说该选哪一个”

    慕紫轩道:“不是显而易见吗不容易跳出掌控的,才适合作为棋子”

    胡离笑道:“英雄所见略同,所以,月儿姑娘,还请你束手就擒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豹额身形一移,已立身门前阻断了退路,而胡媚儿亦轻抚发丝,烟视媚行道:“妹妹真是好运气,以后若应了那后妃之运,以美色惑那人君,日日食有珍馐,衣着绫罗,还能克成大业,为北龙天立下不世之功,这等好事,真令姐姐欣羡不已啊。”说话间,脚步却暗行狐族狐遁法门,步步逼近。

    “下贱,你以为我与你一般无耻”姬瑶月银牙紧咬,握紧手中的刀。

    胡媚儿也不恼,笑吟吟道:“月儿妹子骂得凶,可姬香主已经受擒,你若不束手就缚,她可能便会吃苦头了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姬瑶月不禁心神一动,而胡媚儿抓住时机,蛇腰一拧已欺身她身前,玉指成爪直抓向她头脸,胡媚儿素来善妒,眼中最容不得漂亮女人,这一抓非但要擒下她,还要毁去她的面容。

    眼看姬瑶月吹弹可破的小脸就要多出几道刻骨血痕,突然剑光一闪,一剑自姬瑶月身后刺出,反削向胡媚儿玉手。

    胡媚儿神情一变,急往后退去,但转瞬面上又露出魅惑笑容,如嗔似怨道:“应小郎君倒是个情种,明知受了月儿妹妹利用,却还这般费心维护她,为什么就不能将这怜香惜玉之心,分些在奴家身上”

    慕紫轩见状亦皱眉道:“应师弟,别插手,你无能为力的。”

    出剑者自然是应飞扬,纵然心中迷惘,但见姬瑶月遭遇危险,却仍是情不自禁的出剑相助。

    只是他此时气空力尽,对上同样气空力尽的胡离三妖尚且难以应付,更何况还有一个气定神完的慕紫轩。

    “无能为力,未必然”

    身陷重围,无处脱身,应飞扬双眼沉冷谨慎环顾四周,却在与姬瑶玉一个眼神交汇中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应飞扬长剑一横,本从姬瑶月背后刺出的剑转了个弯,竟架在了姬瑶月的修长脖子之上

    “啊”姬瑶月轻呼一声,未有半分防备,就被他这般制住,而其余众人也面色齐齐一变,本能欲上前,却听应飞扬喝道:“你们谁敢过来,我便杀了她”

    众人不禁一愣,胡离随即哑然失笑道:“应小兄弟倒是会开玩笑,你真能下得去手”

    应飞扬沉冷道:“不管我对她的情是真是假,但我喜欢过的女人岂能受你们摆布,如果我救不了她,那与其让她身不由己,今生不得自由,不如我这便给她个了断,或许这才是遂她心意”应飞扬面沉如寒冬,手中剑却是沉稳,那般认真神色让人三妖全然分不清真假。

    胡媚儿只道他虚张声势,欲意向前抢人,但身形只微微一动,却见闻姬瑶月闷哼半声,随即血流飞涌。

    应飞扬的剑竟毫不迟疑的划开了姬瑶月半个脖子,刺目血红霎时染遍了白皙脖子,看着触目惊心,此剑若再下去半寸,便是直接划破了动脉,神仙难救。

    胡媚儿吓了一跳,当即连退数步,躲开溅出的血液。

    而应飞扬半边面孔被血涂满,连瞳孔都似乎染上了疯狂的血色,朝着胡媚儿咧嘴一笑,露出森森白牙,道:“这便是我怜香惜玉的之心,怎么样,还要不要我分给七姑娘一些”

    面对这恐怖笑容,胡媚儿心头不禁一寒,又退了半步,心道:“男人都有占有欲,又容易以爱生恨,若得不到姬瑶月,当场杀了她也是可能”

    而就在众人都惊异之际,慕紫轩拿住姬瑶玉都手忽感一阵剧震,竟是拿捏不住被震退半分,姬瑶玉趁机脱身。

    “万花离经你竟自毁经脉气海脱出我控制”慕紫轩惊道。正欲上前,却见姬瑶玉玉手一翻,按在了自己天灵。

    “没错,现在我只剩下一击的气力,但我要死,你们任谁也拦不住”姬瑶玉从容坚定道,语气似只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应飞扬,你倒是了解月儿,没错,让月儿做她不想做的事情,倒不如让她死了,他们若敢逼近,你尽管一剑刺死月儿,至于我,也正好陪月儿一道同行。”

    “阿姐,你做什么”姬瑶月丝毫不挂心自己伤势,反而惊异的看向姬瑶玉。

    “姬香主,真是让人片刻大意不得”胡离转瞬明白她的用意,面露苦笑,方才应飞扬拿住姬瑶月时,胡离纵然吃惊,但局面依然在掌控之中,他大可以一赌,应飞扬若只是虚张声势最好,就算不是虚张声势真的杀了姬瑶月,他也可以退而求其次,换由姬瑶玉施展移花接木之术。

    然而姬瑶玉却在他们惊异的一瞬,选择了自毁经脉脱出桎梏,接着同样以死相要挟。如此一来,二女一亡则同亡,竟是让他没有了取舍的余地。

    应飞扬和姬瑶玉心生感应般做了一次精妙的配合,竟是局面脱出掌控。胡离犹然沉吟思索,“姬香主态度坚决,绝对说得出做得到,但应飞扬却未必下得了手,又或者抢在他都手前将他制住,这,能赌吗”

    姬瑶玉却强势打断他思绪,道:“子时将去,胡二公子,你可没有慢慢细思的时间应飞扬,带着月儿任谁敢追上,你便杀了月儿,而我也会同时自尽”

    “阿姐,不行,要走一起走”姬瑶月明白她之用意,当即不顾架在脖子上的剑锋,哭闹着不愿走。

    姬瑶玉宠溺笑道:“傻妮子,还不明白吗我们中必须留下一个”

    “那我来留下,我来施展移花接木之术,阿姐你走”姬瑶玉哭着,梨花带雨,像个孩子般,应飞扬不得不封住她的穴道,顺便止住了她的脖子中留得血。

    “可惜,由不得你,应飞扬,国色天香是对我们来说也是诅咒,因为它,我们可以轻易得到爱情,却永远无法辨识出是否是真情,但你若认定你的感情是假,那就确实不可能是真的了”

    “现在,带我妹,走吧。”姬瑶玉微微笑道,仪态万千。

    “应飞扬你敢你若敢带我走我恨你永生永世”姬瑶月动弹不得,只有怨毒的叫道,原本清脆的声音变得凄厉,如杜鹃泣血,令人心颤。

    “瑶玉姐你保重”应飞扬向姬瑶玉道了声别,移花接木之术,无论最后成功与否,眼前这个奇女子都将不复存在,这声保重,倒显得多余了。

    纵然知道她心存算计,也知她同样是为了一谷之地不惜让天下染血的女枭,但应飞扬却生不起怨恨之心,一声道别后后,应飞扬的带着姬瑶月迈步出门,堵着门的豹额求助般的向胡离看来,胡离却终沉沉一叹,豹额心领神会,微微侧过身子,而应飞扬顺势从楼层上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“应飞扬你放开我阿姐你别离开我”凄白月下,夜深露沉,那抹明艳红影在姬瑶月眼中泪水折射下,逐渐模糊被不清

    梳妆台前,姐姐轻点她额头,既埋怨又欣慰。“你若真想帮我,就好好学怎么做个女儿家,我家妹妹眉儿弯弯,可比弯刀更能杀人呢。”

    妆容初成,姐姐轻吻着她的耳垂,惊艳中带着得意。“亲亲自家妹妹怎么了,这般俊俏模样,才是我的好妹妹,天香谷的姬瑶月”

    被灭宙刀器灵寄身时,病榻之前,姐姐看着陷入昏迷的她,焦急憔悴的面容带着狠厉,“你洛阳现在最不缺的就是和尚,虽然多数是些欺世盗名的伪佛,但我若烧上他百十来个和尚,总也能烧出一两粒舍利佛珠,救我妹妹”

    凶威炽天的师我谁,中了她与姐姐藏劲于体合力一击时,姐姐身躯染血,却骄傲自得道“我天香谷姬氏一脉,从未出过柔弱妇孺”

    还有从小到大无数次,姐姐轻抚着她的头,一脸宠溺。“傻妮子,若有可能,姐姐希望你一直这么傻下去,永远不要长大”

    眼眸中最后一抹红影在泪光中消失,姬瑶月的世界只剩一片死寂幽深的黑色。

    “阿姐,都怪我,太傻了”姬瑶月视线被黑暗吞没,昏沉沉睡倒应飞扬肩头

    司天台内,姬瑶玉举掌于顶,环顾全场,其余诸人皆不敢轻举妄动、

    眼看应飞扬和姬瑶月的身影渐渐变成两个小黑点,最后完全消融在夜色之中,慕紫轩柔声道:“瑶玉,他们已经走远来了,你可以将手放下了。”

    姬瑶玉一笑,却是连说话的气力也无,身子一软倒在慕紫轩怀里。

    “她,竟然早没了力气,只是虚张声势豹额,与我一起去抓他们回来”胡媚儿见状,大恼道。

    胡离摇头道:“不必了,人已走远,就算追上了,子时也过了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单手贴在姬瑶玉背心,替她收拢散乱的真气,片刻后,姬瑶玉虚弱道:“好了,这便够了,足够我施展一次移花接木了。”

    胡离道:“如此便好,姬香主是明白人,威胁的话语我便省下了,姬香主当知晓此时该如何”

    姬瑶玉则抿唇笑道:“我自是有分寸,但现如今桑魅死,胡言伤,不使用夺魂术洗去我的记忆,你们确定移魂之后还能把控我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劳费心。”慕紫轩搓一把手指,一团黑气化现而出,却是凝成桑魅的形状,“桑魅桑道主还并未死,只是,倒也不算真正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便见桑魅只存魂体,而且神情木然,宛若木偶一般。

    姬瑶玉略略惊异,道:“原来你有了准备,我还以为你会亲自施展夺魂术呢”

    慕紫轩矢口否认道:“怎么可能,瑶玉你知晓的,我并不会什么夺魂术。”

    姬瑶玉又笑笑,自知无凭无据也就不予揭穿,幽幽道:“那可惜了,不能由你亲自为我施展夺魂术,我本来还想,让你将我们间的背叛和欺瞒的记忆悉数洗去呢”

    慕紫轩摇头道:“可若洗去了背叛和欺瞒,我们之间还剩下什么呢”

    “说得也是,还剩下什么呢扶我起来吧,我要施术了。”姬瑶玉叹了一声,在搀扶下起了身。

    这当口功夫,符字和阵法已经重新布置妥当,而杨玉环也被安置在了阵眼处。

    天、地、人三项要素齐全,胡离最后道:“移花接木虽是凶险,但靠阴阳一气补天阵加成,成功的几率应在七成以上,便预祝姬香主功成了”

    “承公子美言,若真侥幸成功,还请公子念在瑶玉将来的功绩,对天香谷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胡离点头道:“姬香主放心,只要臣服于北龙天,便都是万妖殿的妖民,自然受北龙天庇护。”

    “臣服吗”姬瑶玉轻轻一叹,面露黯然。

    胡离又道:“姬香主智计武略,皆不让须眉,是胡某今生罕见敌手,为表敬意,胡某定竭力周全,最大程度保全天香谷的**。”言辞之间,却是少有的真诚。

    “那便有劳胡二公子了。”姬瑶玉盈盈一礼,随后走向阵法中心。

    手拈印法,姬瑶玉身上腾起了一团盈盈绿光,洁净,空明,又充满了木系妖灵特有的,勃勃生命律动,随后轻轻起舞,移花接木之术随之施展开来。

    ps:大概明天是最后一章,终于能把这一卷终结了,第四卷字数真是爆棚,远超出了我的预想未完待续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