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一百三十章 曲终人散 4
    “国色天香,到底什么神通?”应飞扬疑惑道,但一句问出,当即后悔,问出此句,便相当于话题已被胡离引着走了。⊥頂點小說,x.

    胡离随即道:“这便要回到刚才的那个问题了,情,为何物?在世人眼中,情字无形无状,来去无影,有时千秋不改,万古长存,有时又转眼之间烟消云散,是世间最难以捉摸的东西,但本公子看来,****却并不神秘,它与人体内的唾液、胆汁、甚至鼻涕也无甚区别,简单至极,都是人体内的产生出的一种有形有质的物质!但就是这简单的物质,却有着惊人魔力,将人与妖的思维都纳入它的玩弄范围中,体内只需有了这种物质,尊贵的公主可以爱上低贱的乞丐,修为高深的妖女可以爱上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,身份,地位,血仇,**、有形的、无形的规则在它面前都是不堪一击,这就是情!”

    “荒言谬语,闻所未闻,果然智慧绝伦者多半是疯子,胡二公子也不例外!”应飞扬只觉荒谬,甚至可笑,剑锋一指胡离,似不打算再听下去。

    胡离不在意道:“是否真的是本公子信口雌黄?应小兄弟不妨询问下姬香主和月儿小姑娘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却见姬瑶月眼神躲闪,默然不语。姬瑶玉则冷笑道:“胡二公子不愧是胭脂窝里的将帅,不知玩弄了多少女子真情,才得出这等真知灼见。”言语间竟隐隐有认同之意,应飞扬心头不禁一寒,握剑的手都有几分无力。

    “多谢姬香主嘉奖!”胡离不理会她的讥嘲,若无其事的走到应飞扬剑锋前,道:“应小兄弟若是也能接受我这一观点,那解释起国色天香就简单许多了,天香谷姬氏一脉中,少数幸运儿,嗯,也可说是不幸者有机会觉醒一种本命神通,觉醒此神通者,肌体都会自带一股怡人花香,萦久不散,这种花香若闻得多了,除非像我这般心知肚明早有戒备者,否则,身体中都会受香气影响产生那种唤作****的物质,最后,都会情不自禁的爱上这神通者。倾国之力,天生异香,所以此神通便叫做国色天香。这种神通十分罕见,往往数十年也不会有一人觉醒,但现如今,天香谷却出现两个身负此国色天香神通的姐妹,不必说,就是我们眼前的这二位佳人,而应小兄弟——”

    胡离用手轻轻按下应飞扬的剑锋,直直盯着应飞扬双眼道:“恭喜你,成了月儿小姑娘神通觉醒后,第一个沦陷在她裙下的人类!”

    蛊惑话语,莫测的心机,令应飞扬眼神一阵迷茫,但随后,双目一红喝道:“你,胡言!”随后手中剑锋扬起,不愿多想,不敢多想,应飞扬心中莫名怒气升腾,似是恼恨自己方才那一瞬的怀疑,此时怒火化作锐利剑气毫不留情直向胡离。

    胡离‘哎呀’惨叫一声,连连后退避闪剑气,口中却还叫唤道:“应小兄弟认错人了吧,胡言是我九弟,本公子唤作胡离……你若跟他有仇可别牵扯到本公子身上!”

    看胡离这般装模做样,慕紫轩眉头一皱,抚开近身的一道剑气,道:“师弟,冷静吧,这次这只狐狸并没骗你,你与我一般,确实是受了她们影响!”

    “怎有可能?月儿姑娘,这……”应飞扬只觉头脑轰鸣,如溺水者看着最后稻草一般看向姬瑶月,佳人就在眼前,此时却莫名的感到遥远。

    姬瑶月转头,笑靥如花,秋波流转,记忆中罕见的笑容令应飞扬不禁痴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得都没错,你只是受了我神通影响,想想吧,我又凶,脾气又冷,认识你时间不长,打架的次数却不少,更没对你有过几次好脸色,你是练剑又不是犯贱,怎么可能会喜欢我?”

    “只想不到你竟这么好控制,不过接触几次,你就能为我出生入死,甚至方才还挡在我面前像我告白,真是想想就好笑!醒醒吧,都是假的,我的神通说到底也不过******一般,不过让人生出虚假幻觉,以为这便是****!”

    “都是假的,你……怎么可能会喜欢上我……”

    姬瑶月浅浅笑着,一字一句,却如刀一般刺入应飞扬的心,周身上,先前为了保护她而留下的累累伤痕此时比起来也不再觉得痛了。

    应飞扬的心思飘飘忽忽也不知飞到了哪去,眼前五色缤纷,仿佛有无数袅娜的影儿在晃动。

    初见时,洛阳花会,繁花如锦,她画着奇异装容自毁秀美容颜,但那宛若秋水流动的眸子和凄美清丽的刀法依然让他惊艳;

    再见时,她已回归本来面目,银月之下持刀而立的身姿宛若月中仙子,令他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但从何时起,这种惊艳转作爱慕,应飞扬却再也想不起来……便如幻梦一般,虽然美好,却既不真切。

    此时,却闻胡离笑道:“******?月儿姑娘这比方倒也有趣,可未免有些妄自菲薄,不妨想一下,若真有一种******药效能持续一生,服药的对下药的从此倾心一世,不离不弃,那与真正的****又有什么分别?”

    “或者再进一步思考,爱上一个人有时是日久生情,但也有时则是一见钟情,有时甚至只看到眼睛、听到声音便会倾情,动情的理由可说是千百种,既然受相貌、气质、地位、声音、这种肤浅的东西吸引可以是****,那受药物、香气吸引又为何不能算呢?甚至本公子看来,后者才算是不掺杂一丝外界杂垢和偏见,更接近真爱的本质!所以,受国色天香神通影响是真,可产生的爱意也是真。”

    胡离口若悬河的讲着,慕紫轩却露出一丝不快之意,冷道:“胡兄,你今天的话太多了,当心言多必失!”

    胡离哈哈一笑道:“智者成于话术,蠢辈死于话多,本公子岂是那愚蠢之辈……”虽是这般说,却也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沉默许久的姬瑶玉此时开口,轻依着慕紫轩道:“你既然说完了,也该换我问了,慕郎,你是何时察觉的,是胡离告知你的吗?”

    胡离插口道:“这倒不是,感情这种事啊,只能靠自己理清,外人越是插手就越是会起反效果,便向这小子,我好心告知他,他却把气撒在我身上……”说着,胡离愤愤的指了指应飞扬,“所以外人解透不了,全靠慕兄自己起疑,而我也不过顺势将我所知的情报与他分享,换回一命罢了。说起来能靠自己跳出迷障的人本公子还真没见过,慕兄怎么做到的,我同意好奇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则搂着她,宛若一对恋人般柔声道:“其实也就是今天,我发现自己好像变得蠢了,原本我是想利用你从祸种计划中分出一杯羹,却不知不觉间,替你对付起了北龙天。最开始,我假装擒住你将你带至上清派,若是过往的我定然会假戏真做,可我却没那么做。而与胡离交涉时,他允诺了我的条件,这本又是个双赢的机会,可我却再次错过这机会而选择了与万妖殿交锋,这等行为,更是不智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我追杀胡离,从他口中得到了国色天香的情报,于是我就想做个验证,我让胡离扮作我的身份赶回司天台,而我则在一旁,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待你们的交流方式,才证实了我的猜测。说起来,瑶玉,你才是这一局中下手最狠的,胡离不过是要对付天香谷,你却要掀起大唐与万妖殿之前的全面战争!”

    此话一落,除却胡离外,其余在场妖族人族无不色变,齐齐惊呼。

    “慕公子此言何意,还请说与奴家分晓……”胡媚儿她带着怨念和恨意的盯了姬瑶玉一眼,但只一闪而过,随即摆出一副心惊样子欲拉住慕紫轩衣袖,佐以此时杨玉环的面容,更添楚楚之姿,同样是美艳女妖,姬瑶玉不论声誉、修为、还是智慧都在她之上,方才自己更是在她手中吃了亏,所以心生怨恨,欲当着她面与慕紫轩做出媚浪之举以做示威。

    慕紫轩却一边轻搂着姬瑶玉,一边是不着痕迹的避开她的牵扯,同时真气一牵一引,令她身形不稳,险些丢了大丑。

    胡媚儿不禁心中骂道:“好个瞎眼杀材,这档子还在本姑娘面前装什么情深,他日落在本姑娘手中,看我怎么炮制你!”

    ps:不好意思,本来想今天多写一些的,结果又一天在外没时间,还差一百字补好再睡,至于昨天欠的,只好在拖一拖了。

    此时,却闻胡离笑道:“******?月儿姑娘这比方倒也有趣,可未免有些妄自菲薄,不妨想一下,若真有一种******药效能持续一生,服药的对下药的从此倾心一世,不离不弃,那与真正的****又有什么分别?”

    “或者再进一步思考,爱上一个人有时是日久生情,但也有时则是一见钟情,有时甚至只看到眼睛、听到声音便会倾情,动情的理由可说是千百种,既然受相貌、气质、地位、声音、这种肤浅的东西吸引可以是****,那受药物、香气吸引又为何不能算呢?甚至本公子看来,后者才算是不掺杂一丝外界杂垢和偏见,更接近真爱的本质!所以,受国色天香神通影响是真,可产生的爱意也是真。”

    胡离口若悬河的讲着,慕紫轩却露出一丝不快之意,冷道:“胡兄,你今天的话太多了,当心言多必失!”

    胡离哈哈一笑道:“智者成于话术,蠢辈死于话多,本公子岂是那愚蠢之辈……”虽是这般说,却也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沉默许久的姬瑶玉此时开口,轻依着慕紫轩道:“你既然说完了,也该换我问了,慕郎,你是何时察觉的,是胡离告知你的吗?”

    胡离插口道:“这倒不是,感情这种事啊,只能靠自己理清,外人越是插手就越是会起反效果,便向这小子,我好心告知他,他却把气撒在我身上……”说着,胡离愤愤的指了指应飞扬,“所以外人解透不了,全靠慕兄自己起疑,而我也不过顺势将我所知的情报与他分享,换回一命罢了。说起来能靠自己跳出迷障的人本公子还真没见过,慕兄怎么做到的,我同意好奇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则搂着她,宛若一对恋人般柔声道:“其实也就是今天,我发现自己好像变得蠢了,原本我是想利用你从祸种计划中分出一杯羹,却不知不觉间,替你对付起了北龙天。最开始,我假装擒住你将你带至上清派,若是过往的我定然会假戏真做,可我却没那么做。而与胡离交涉时,他允诺了我的条件,这本又是个双赢的机会,可我却再次错过这机会而选择了与万妖殿交锋,这等行为,更是不智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我追杀胡离,从他口中得到了国色天香的情报,于是我就想做个验证,我让胡离扮作我的身份赶回司天台,而我则在一旁,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待你们的交流方式,才证实了我的猜测。说起来,瑶玉,你才是这一局中下手最狠的,胡离不过是要对付天香谷,你却要掀起大唐与万妖殿之前的全面战争!”

    此话一落,除却胡离外,其余在场妖族人族无不色变,齐齐惊呼。

    “慕公子此言何意,还请说与奴家分晓……”胡媚儿她带着怨念和恨意的盯了姬瑶玉一眼,但只一闪而过,随即摆出一副心惊样子欲拉住慕紫轩衣袖,佐以此时杨玉环的面容,更添楚楚之姿,同样是美艳女妖,姬瑶玉不论声誉、修为、还是智慧都在她之上,方才自己更是在她手中吃了亏,所以心生怨恨,欲当着她面与慕紫轩做出媚浪之举以做示威。

    慕紫轩却一边轻搂着姬瑶玉,一边是不着痕迹的避开她的牵扯,同时真气一牵一引,令她身形不稳,险些丢了大丑。

    胡媚儿不禁心中骂道:“好个瞎眼杀材,这档子还在本姑娘面前装什么情深,他日落在本姑娘手中,看我怎么炮制你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