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一百二十九章 曲终人散 3
    ps:今天晚上参加酒场了,只来得及写2000字,明天补上,见谅,喝多了,实在写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至于第三个破绽便在七姑娘身上了。”姬瑶玉纤细手指顺手一指胡媚儿,无形气机笼罩而至,另胡媚儿打消了反击的念头。“上清观中,七姑娘闪过了我一记‘暗香浮动’,但身上还是留下了些许天香谷特有淡淡香气,本来味道太淡也不易察觉,可因为前两个疑点让我暗暗留心,却也终发现了破绽。你们定是在我和狮王仍在空间异域时便已到了司天台,并对杨玉环进行了第二次的替换。”

    胡离叹声道:“姬香主好细腻的心思,果然故技不能在你面前重施。”

    姬瑶玉似笑非笑道:“胡二公子的智计无用,现在你又要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忽得又想起来一般对着户外方向道:“对了,外面的是豹额将军吧,方才七姑娘被我伤时,你的呼吸急促了半分,中元节的夜风阴气重,还是来屋内避避风吧。”

    “姬香主有邀,我这手下败将哪敢不应。”身形被叫破,知晓躲闪无用,说话间,门口多出一个身影,豹额怀中抱着另一个杨玉环进入。先前他因大意,被姬瑶玉用计一招而败,堪称毕生最大挫败,此时见她自感颇不自在,面露苦笑的站在胡离背后。

    姬瑶玉笑道:“这才对嘛,豹额将军加入,才能凑成三对三的局面。目前我们每一个身上都带伤,算是势均力敌,我要杀你们,你们要擒我,既然如此不如再战上一局。分个胜负!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便再向姬香主讨教!”豹额一口应道,曲臂沉腰,蓄势待发。应飞扬和姬瑶月感应战意,亦同出刀剑。

    胡离却拦住豹额道:“姬香主打得好算盘,我方狮王被困,已无援手可用,你方却还有慕紫轩未出现,他若赶回来助你,我们几个可就要在此全军覆没了,还战个什么,走才是上策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便闻清朗一声传来,“既来之,则安之,胡兄亲来司天台,我怎能不一尽地主之谊,何必急着走?”语音落,一道人影爽飒而来,行步挪移间尽显一身邃如星海的深沉修为,宣告来人身法。

    “哦,又来一个师兄,这个看起来像是真货。”应飞扬心道,来人不必说,自是慕紫轩。

    “你,终于来了!”姬瑶玉见到慕紫轩,展颜一笑,百媚生娇,下一瞬,却是面色一白,又呕出一大口血。

    “阿姐!你怎么了!”姬瑶月见状,不由大吃一惊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无事”姬瑶玉虚弱对妹妹笑道。她被师我谁伤的不轻,只是未防胡离看出虚实,方才一直强撑着伤势,待慕紫轩到来,才安心的将涌在心头的这口血吐出,随后嗔怨的看着慕紫轩道:“你来得可真慢,我还以为你中了胡离计策,被他们一路引向爪哇国了呢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视胡离等人如未睹,径直走过他们,走到姬瑶玉身旁,搀着她将倒的身子。“额,好像是晚了些,不过放心,我来了,就都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姬瑶玉轻拈着发丝,拭去沾在上面的血,看着胡离道:“现在胡二公子想走也来不及了,便请依言,全数覆灭与此吧!”

    慕紫轩到来,在场形势当即变化,应飞扬也不禁松懈了下来,却听胡离却轻轻一叹。

    “姬香主,我们全军覆灭的前提是——慕兄赶回助你,但,你觉得慕兄真是来助你的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,变数生,姬瑶玉轻依在慕紫轩身上,此时,一股真气从她被轻揽着的柔嫩腰肢传来直贯周身,姬瑶玉突觉腰间一麻,已然受制!

    “怎么会,你,为什么?”姬瑶玉惊骇欲绝的看着慕紫轩,凄然道。

    慕紫轩没有看她眼睛,只轻轻道:“抱歉,瑶玉,我本不想亲自动手,可惜你太聪明了。”

    “慕紫轩/师兄,你做什么!”应飞扬和姬瑶月同时惊呼,欲冲上前去,但对伤疲在身的他们,慕紫轩只轻轻一挥袖,二人便尽数被一股厚实如墙的真气压得后退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姬香主何必明知故问?自然是因为你的本命神通——国色天香了!”胡离替答道。

    ‘国色天香’四字一出,姬瑶玉和姬瑶月面色齐齐一变,应飞扬见状,不禁道:“国色天香?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胡离拍手道:“应小兄弟问得好,看你与月儿小姑娘一副情投意合的样子,这事应与你也有关系,你最好也仔细听,回答你之前,还请应小兄弟先答我一个问题——情,为何物?”

    应飞扬冷道:“装神弄鬼,你要说就说,便是说了,我也不一定信!”

    胡离也不恼,接着用一种极为抒情的口吻道:“情之一物,误人良多,却也感人肺腑,孟姜女千里寻夫,哭断长城,汉宣帝故剑情深,南园遗爱,卓文君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,多少佳话因情之一字传唱千古,多少英雄豪杰因情字蹉跎一生,情是世上最伟大的东西,因为它缔造出了世间最完美的利用关系!”

    应飞扬一愣,冷笑道:“利用?久闻胡二公子处处留情,想不到对情字的认识竟有如此独到见解!”

    胡离笑道:“不是吗,我若要驱使利用一人,需得搜集情报,分析局势,弄清楚那人的**,需求,弱点,把柄……等诸多信息,再结合天、地、人、势、气等因素铸计布局,所**力数不胜数,纵然如此,依然有很大可能脱出掌握,人算不及天算,今天不就很好的验证过这个道理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但用计利用麻烦,用情利用则简单至极,靠着情字,有时一句话,一个眼神,就能让素不相识的人,为之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,甚至被利用至死,也会带着自我满足死去,夺魂术,控心术,傀儡术,天下所有的术法在情之一字面前也都黯然失色,应小兄弟最近身陷情网,应也知道情之一字威力。”

    说至此处,应飞扬前头的姬瑶月身子轻颤。

    应飞扬听闻这荒谬之语,却心头一寒,道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说,你眼前的姬家姐妹,正是以情用人的好手,而国色天香,正是以情用人的神通!”胡离双手分指姬瑶玉和姬瑶玉,掷地有声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“至于第三个破绽便在七姑娘身上了。”姬瑶玉纤细手指顺手一指胡媚儿,无形气机笼罩而至,另胡媚儿打消了反击的念头。“上清观中,七姑娘闪过了我一记‘暗香浮动’,但身上还是留下了些许天香谷特有淡淡香气,本来味道太淡也不易察觉,可因为前两个疑点让我暗暗留心,却也终发现了破绽。你们定是在我和狮王仍在空间异域时便已到了司天台,并对杨玉环进行了第二次的替换。”

    胡离叹声道:“姬香主好细腻的心思,果然故技不能在你面前重施。”

    姬瑶玉似笑非笑道:“胡二公子的智计无用,现在你又要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忽得又想起来一般对着户外方向道:“对了,外面的是豹额将军吧,方才七姑娘被我伤时,你的呼吸急促了半分,中元节的夜风阴气重,还是来屋内避避风吧。”

    “姬香主有邀,我这手下败将哪敢不应。”身形被叫破,知晓躲闪无用,说话间,门口多出一个身影,豹额怀中抱着另一个杨玉环进入。先前他因大意,被姬瑶玉用计一招而败,堪称毕生最大挫败,此时见她自感颇不自在,面露苦笑的站在胡离背后。

    姬瑶玉笑道:“这才对嘛,豹额将军加入,才能凑成三对三的局面。目前我们每一个身上都带伤,算是势均力敌,我要杀你们,你们要擒我,既然如此不如再战上一局。分个胜负!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便再向姬香主讨教!”豹额一口应道,曲臂沉腰,蓄势待发。应飞扬和姬瑶月感应战意,亦同出刀剑。

    胡离却拦住豹额道:“姬香主打得好算盘,我方狮王被困,已无援手可用,你方却还有慕紫轩未出现,他若赶回来助你,我们几个可就要在此全军覆没了,还战个什么,走才是上策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便闻清朗一声传来,“既来之,则安之,胡兄亲来司天台,我怎能不一尽地主之谊,何必急着走?”语音落,一道人影爽飒而来,行步挪移间尽显一身邃如星海的深沉修为,宣告来人身法。

    “哦,又来一个师兄,这个看起来像是真货。”应飞扬心道,来人不必说,自是慕紫轩。

    “你,终于来了!”姬瑶玉见到慕紫轩,展颜一笑,百媚生娇,下一瞬,却是面色一白,又呕出一大口血。

    “阿姐!你怎么了!”姬瑶月见状,不由大吃一惊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无事”姬瑶玉虚弱对妹妹笑道。她被师我谁伤的不轻,只是未防胡离看出虚实,方才一直强撑着伤势,待慕紫轩到来,才安心的将涌在心头的这口血吐出,随后嗔怨的看着慕紫轩道:“你来得可真慢,我还以为你中了胡离计策,被他们一路引向爪哇国了呢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视胡离等人如未睹,径直走过他们,走到姬瑶玉身旁,搀着她将倒的身子。“额,好像是晚了些,不过放心,我来了,就都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姬瑶玉轻拈着发丝,拭去沾在上面的血,看着胡离道:“现在胡二公子想走也来不及了,便请依言,全数覆灭与此吧!”

    慕紫轩到来,在场形势当即变化,应飞扬也不禁松懈了下来,却听胡离却轻轻一叹。

    “姬香主,我们全军覆灭的前提是——慕兄赶回助你,但,你觉得慕兄真是来助你的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,变数生,姬瑶玉轻依在慕紫轩身上,此时,一股真气从她被轻揽着的柔嫩腰肢传来直贯周身,姬瑶玉突觉腰间一麻,已然受制!

    “怎么会,你,为什么?”姬瑶玉惊骇欲绝的看着慕紫轩,凄然道。

    慕紫轩没有看她眼睛,只轻轻道:“抱歉,瑶玉,我本不想亲自动手,可惜你太聪明了。”

    “慕紫轩/师兄,你做什么!”应飞扬和姬瑶月同时惊呼,欲冲上前去,但对伤疲在身的他们,慕紫轩只轻轻一挥袖,二人便尽数被一股厚实如墙的真气压得后退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姬香主何必明知故问?自然是因为你的本命神通——国色天香了!”胡离替答道。

    ‘国色天香’四字一出,姬瑶玉和姬瑶月面色齐齐一变,应飞扬见状,不禁道:“国色天香?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胡离拍手道:“应小兄弟问得好,看你与月儿小姑娘一副情投意合的样子,这事应与你也有关系,你最好也仔细听,回答你之前,还请应小兄弟先答我一个问题——情,为何物?”

    应飞扬冷道:“装神弄鬼,你要说就说,便是说了,我也不一定信!”

    胡离也不恼,接着用一种极为抒情的口吻道:“情之一物,误人良多,却也感人肺腑,孟姜女千里寻夫,哭断长城,汉宣帝故剑情深,南园遗爱,卓文君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,多少佳话因情之一字传唱千古,多少英雄豪杰因情字蹉跎一生,情是世上最伟大的东西,因为它缔造出了世间最完美的利用关系!”

    应飞扬一愣,冷笑道:“利用?久闻胡二公子处处留情,想不到对情字的认识竟有如此独到见解!”

    胡离笑道:“不是吗,我若要驱使利用一人,需得搜集情报,分析局势,弄清楚那人的**,需求,弱点,把柄……等诸多信息,再结合天、地、人、势、气等因素铸计布局,所**力数不胜数,纵然如此,依然有很大可能脱出掌握,人算不及天算,今天不就很好的验证过这个道理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但用计利用麻烦,用情利用则简单至极,靠着情字,有时一句话,一个眼神,就能让素不相识的人,为之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,甚至被利用至死,也会带着自我满足死去,夺魂术,控心术,傀儡术,天下所有的术法在情之一字面前也都黯然失色,应小兄弟最近身陷情网,应也知道情之一字威力。”

    说至此处,应飞扬前头的姬瑶月身子轻颤。

    应飞扬听闻这荒谬之语,却心头一寒,道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说,你眼前的姬家姐妹,正是以情用人的好手,而国色天香,正是以情用人的神通!”胡离双手分指姬瑶玉和姬瑶玉,掷地有声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