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一百二十八章 曲终人散 2
    慕紫轩包裹打开,却见包裹中正是三个染血的人头,人头二男一女,二男中怒目圆睁者是豹额,安详闭目者是胡离,女的面容虽秀,却未曾见过,推测应该是胡媚儿的真面目。★小说排行榜m★

    应飞扬乍见血淋淋的人头之时,犹然有几分心惊,随后生起了唏嘘之意。

    姬瑶玉亦惊异中带着喜色道:“以胡离智巧,我本以为他们既然预设了退路,定会逃遁无形,想不到你竟能将他们一举歼灭!”

    慕紫轩笑着,面上掩不住得意之色道:“胡离确实是狡猾过人,堪称我生平大敌,我敢说,追杀他们,绝不比你迎战师我谁轻松,但胡离他们终还是低估了我,我好歹也是守卫洛阳的司天台主事,在洛阳城中被我擒获的妖邪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洛阳中每一块砖头的形状我都记得清清楚楚,在洛阳与我玩捉迷藏,胡离终究还是差些!”随后环顾四周道:“倒是你这边发生了什么,竟能与师我谁战到这种地步?”

    姬瑶玉道:“我本以为定是来不及阻止月儿了,却没想到有应飞扬阻拦,至于应飞扬从哪里冒出,我倒是还未及得问。”

    随后二人连带姬瑶月一并看向应飞扬,应飞扬只得将他经历讲出,随后讪讪对慕紫轩道:“师兄,我救人心急,便与那陆天岚和张守志一同脱狱而出了,现在他们二人都已无影,就劳您施展神通再捉拿他们一次了!”

    慕紫轩气结道:“他们俩一个牵涉佛道朝野多方局势,一个上天下地来去无踪,哪一个是省油的灯?你放得轻易,可我要再捉拿他们就难了!罢了,若不是他们,月儿今天就已中了算计再救不回了,算你功过相抵吧”

    几人简略交换一下情报后,将前因后果理清,姬瑶月知晓胡离用心之后,暗恼自己天真上当,抱膝蹲坐在墙角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而姬瑶玉也带着侥幸之意的慨然一叹道:“胡离此局排设精巧,几趋近于完美,我亦败得心服口服,结果最后人算不及天算,因为应飞扬这个料不中的变数,竟然是胡离满盘皆输,当真是天意难测。”

    随后又道:“好在胡离他们皆已死,师我谁也受困异空间中,就算没死也脱身不得,他现在无人干扰,北龙天的计划,总算可以由我们继续补全了。”

    姬瑶月一惊,道:“什么计划?他们分明都死了,阿姐,莫非你还要进行移花接木之术?”

    姬瑶玉淡淡笑道:“傻妮子,就是因为他们都死了,计划才需得继续进行。莫忘了,北龙天可还未死,此次北龙天计划失败,所带人马几乎全军覆没,如此惨重损失,他怎么可能不予过问,若我安然无事,北龙天必起疑心,到时便换天香谷承接北龙天怒火了。”

    姬瑶玉又一指胡离等的头颅道:“可若把我的人头也加这三个人头中,那结果就不一样了,万妖殿妖族意图不轨,制造佛道纷争,并趁机于上清派和司天台中施展邪术,好在计划未成,便被司天台慕紫轩识破,遂破群妖,斩其颅,枭其首,以是天道之威,你看这样的发展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的肉身交由司天台枭首示众,而魂识则以移花接木之术与杨玉环融合,北龙天纵然有所怀疑,只要我扮好杨玉环的角色,不露出破绽,也就可瞒过他,如此一来,祸种计划的参与者就只剩下你和被带回灵狐山庄的胡言。”

    “胡言是个口不能言,手不能写的闷嘴葫芦,且他只与张守志交过手,并为与我们撞上面,要怪也终会怪到张守志头上,反而进一步混淆视听,至于你,在胡离计划中本来就是个被欺骗的角色,只需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便好,而且我也为你准备好了后路,决计不会让你受到北龙天的强行逼问。这样,局面便与胡不归死时一样,虽有疑点,却也无从查起,北龙天也无可奈何!”

    姬瑶玉堪堪而谈,应飞扬听着却暗暗心惊,连自己的肉身都要纳入利用范围,加以枭首示众,姬瑶玉对自己竟是如此心狠,随后又察觉姬瑶玉话语未尽,似还暗藏了几分,应飞扬隐隐有种危机感,却又说不出因为什么。

    姬瑶月则是急道:“那,可不可以由我来替代你,我来施展术法。”

    姬瑶玉摇头道:“傻妮子,我就猜到你会这么说,可这次是非我不可,就算你神识与杨玉环融合,但以北龙天多疑狡诈,他若试探的话,凭你,迟早会露出马脚。计划的主谋者中,胡离和师我谁皆死,只我还存活着,本身就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姬瑶月咬咬牙,却找不到反驳的方法,最后只能求助似的看向慕紫轩,“慕……不,姐夫,你劝她一劝!”

    姬瑶玉却笑吟吟看着慕紫轩道:“你曾说过,容颜不过表相,你深爱得是我的人,不管我日后变老变丑,你对我心意不变,这话你可还作数?”

    慕紫轩点头道:“我与你说得每一句话,都悉数作数!”

    姬瑶玉轻哼一声,道:“那便宜你了,我非但没变老变丑,反而将变得更美更漂亮,至于其他厉害关系,你非是月儿这般不知轻重的女娃,应也知晓此法虽有几分冒险,却是保全我们姐妹,天香谷唯一选择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又点头道:“我也知晓,你要做的事,谁也阻止不了。”

    姬瑶玉轻轻一叹,道:“听说杨玉环命数极贵,定当是后妃之命,你难道不怕我最后应了这命数,辜负了你,入了人皇后宫之中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长声一笑,双目一亮道:“若你真当应此命数,那也是应在我身上,我便顺应天命做了这江山之主,人间帝皇,以万里山河为聘,娶你为后!”

    应飞扬一抚脑门,偷偷看了姬瑶月一眼,随后恼悔的低声道:“被比下去了,我当时怎么没想到这么说!”

    姬瑶月则气恼的快哭出来:“说得好听,分明是喜新厌旧!”

    姬瑶玉则款款起身道,平静道:“既然如此,为我布阵护法吧!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不得不说,杨玉环真是气运惊人,每一次被卷到争斗中都能毫发无伤,甚至没心没肺的睡从头睡到最后,这次也是同样。先前战斗方开始,她就被张守志以术法送到了司天台底层安全的地方,此时仍在那做着美梦,还不时婴儿一般吮吸着手指,更显娇憨可人。

    应飞扬心头一动,问道:“瑶玉姐,若施用移花接木术后,杨家小姐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姬瑶玉白了他一眼,道:“你倒是多情,有了我妹妹,还记挂着其他女人。”

    应飞扬却正色道:“事关人命,不敢轻忽!”

    姬瑶玉冷笑道:“若我说她将神魂俱灭又怎样?牺牲她一人,可换我天香谷上下安然,莫非你觉得人命是命,妖命就不是命,要为了与你不相干的一条性命,损及月儿和整个天香谷?”

    应飞扬面露迷茫,不知该如何应答,此时姬瑶玉却笑道:“放心吧,吓唬你的,玉环可还是我琴艺上的徒弟呢,我又岂会害她。移花接木后,她仍是她,只是我的魂魄融入她的魂识,另她多了份我的记忆。”

    “多了你的记忆,这……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事吧。”应飞扬在心中嘟囔着,却也尚能接受,忽然心头涌起问题,“若方才瑶玉姐不是开玩笑,我又当如何抉择?牺牲无辜的杨家小姐换得月儿,瑶玉姐和更多妖族安然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应飞扬不敢深究这个问题,甩甩头将思绪甩到脑后,另一方,用以提升施术成功几率的清浊一气补天阵也已经修复好。

    姬瑶玉莲步轻移,一步一步向前,妩媚面容上挂着一缕哀思,似是伤感地在与此身做个告辞,柳眉轻蹙的样子不禁让人心怜。

    之后站定方位,身临着杨玉环闭目念咒,忽然,变数陡生!

    杨玉环竟腾身而起,指若飞电,不及眨眼间,已连点姬瑶玉身前要穴!

    “这怎么回事?难道是……”应飞扬一愣,随即心有所想,还未来得及惊呼。

    变数再生变数!

    姬瑶玉如早已预料一般,念咒声嘎然而止,玉指若分花拂柳,拨化之间,已扣向了杨玉环手腕脉门,杨玉环大骇,手化千影万幻,分不清哪个真哪个假,要躲开姬瑶玉擒捉,姬瑶玉却不顾虚实,一掌击在了杨玉环胸前,杨玉环当场受创,狠狠撞在墙上。

    却听姬瑶玉便收掌,便带着戒备对慕紫轩嘲笑道:“故技重施,胡二公子莫非黔驴技穷?”

    “杨玉环是假的,又是胡媚儿。”应飞扬警醒,登时拔出星纪剑(忘了说了,星纪剑本来被狐族侍卫收去用了,后侍卫被传送消失,剑仍掉落在时空通道附近,应飞扬出来后就顺手捡回了。)

    慕紫轩哈哈一笑,五官如蜡像融化一般向下滴落,道:“本来胡某打算说,只要能奏效的计策,重施,三施,四施都是值得,不过姬香主既然识破,胡某也只得将此话咽下,不知姬香主哪里看出的破绽,莫不是我《天狐如意法》的变化篇修行太浅薄,无法变得像我七妹那般逼真?再或者准备的那三个头颅不够像?不会吧,为了不让你看清头颅真假,我可是搭了好多血涂在上面”慕紫轩面容融化,露出却是胡离的面孔。

    姬瑶玉摇头道:“都不是,是你言谈举止间露了破绽。”

    胡离白眉一挑,问道:“哦,不知何处的破绽?”

    姬瑶玉道:“起先,你一掌将师我谁击入空间裂痕,表面是助了我们,其实是救了他,狮王伤势沉重,全凭命元撑持,若再战下去其实必然命尽而死,而你将他击入封闭洞天内,周遭没了可杀目标,《焚血屠神功》的狂化作用便可消退,狮王也因此保全残命,若来得真是紫轩,让狮王脱出空间后再与他缠战,耗到狮王力竭而死才是最佳选择。”

    胡离摇头道:“太牵强,事发突然,纵然慕紫轩也不一定能在短短时间考虑这么多,一掌将敌击退,是人之常情。”

    姬瑶玉认同道:“没错,我虽有些怀疑,但也一闪而过,却还是忍不住又试了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怎么个试法?”胡离准问道。

    姬瑶玉抿唇笑道:“我问你了你一句话,‘你曾说过,容颜不过表相,你深爱得是我的人,不管我日后变老变丑,你对我心意不变,这话你可还作数?’”

    “这句话有问题吗?是陷阱?”胡离疑惑道。

    姬瑶玉叹了声道:“紫轩可从来没跟我说过这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胡离眼睛一瞪,那样子简直比姬瑶玉方才暴起伤了胡媚儿时还吃惊,道:“你与慕紫轩相识相交已两年,难道他竟一次也没说过类似的话。”

    姬瑶玉微笑摇摇头。

    胡离仍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道:“两年都没说过……这种话难道不是认识三天后就该说的了嘛……慕紫轩,你真是我料不中的异数。”

    随后又强辩道:“男人,说了的甜言蜜语忘了也很正常,这时候记不得也要装作记得,以此为证据,依然不够。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胡离眼睛一瞪,那样子简直比姬瑶玉方才暴起伤了胡媚儿时还吃惊,道:“你与慕紫轩相识相交已两年,难道他竟一次也没说过类似的话。”

    姬瑶玉微笑摇摇头。

    胡离仍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道:“两年都没说过……这种话难道不是认识三天后就该说的了嘛……慕紫轩,你真是我料不中的异数。”

    &lt;&gt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