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一百二十三章 生死相离 2
    毫防备的角度,尽在咫尺的攻击,气劲自姬瑶月檀中穴爆出,师我谁当即受创,一道血箭从胸前爆出。【精-彩-东-方-文-学M手打】

    ps:好吧,又没来得及,我发誓放假在家一定多赶点存稿,今天还是先发后改

    同一,姬瑶玉身形瞬动,一手将夺回,另一掌凌厉一击,狠狠击在师我谁创口之处,师我谁再添新伤,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从祭坛跌落。

    “存劲于体,姬香主好手段,好心机!”师我谁落地又呕一口血,颤声道。

    “存劲于体?原来如此!”应飞扬本一头雾水,经师我谁这么一说,随即恍然大悟。先前姬瑶月搀扶她时,却被姬瑶玉一袖甩开,厉声训斥,而姬瑶月面色古怪,却也是坦然受之,未发一语辩解。二的行事,都与过往风格不符。

    大战当前,他原本心细思,但此刻见识这惊异一幕,{+}小说W.回想起来,登时有了推测。

    原来姬瑶玉方到此境,便已审时度势的有了算计,算定若与师我谁交起手来,师我谁为求速战速决,多半会擒下姬瑶月做人质,逼得她投鼠忌器,所以还未开战时,姬瑶玉便借着甩开搀扶,暗中将一道气劲打入姬瑶月体内。

    而姬瑶月也是聪慧,虽能不能完全理解阿姐用意,但也不动声色,一边忍住这一道气劲一边迎战师我谁。随着姬瑶玉的出言相激,果不其然,师我谁受到引导,抢先擒下了姬瑶月。

    封住了姬瑶月的要穴,师我谁对她自然不再防备,却未料姬瑶月体内还潜藏的气劲突然爆发,意料之外,师我谁当即受创。

    此举说来看似简单,却是未发一语,全靠两之间心意相通般的默契才得以实现,姬瑶玉要能准确的揣摩心理,引导局面,而姬瑶月则需一边与师我谁交战,一边忍受气劲入体的痛楚,而不露半分声色。只看这两,便知“天香谷姬氏一脉,从未有过柔弱妇孺”的评价真是恰如其分。

    “比之北龙天的皆杀一局,瑶玉的这点小机根本不值一提!”姬瑶玉见师我谁还有余力,口中冷言一声,手下却丝毫不拖延,玉手纳天地灵气,专做至极一掌,再度击向师我谁。

    师我谁身子方站稳,又被击得倒飞数丈,血花飞溅,姬瑶玉却是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已受两掌,师我谁血流如注,但却仍是伤而不死,不禁赞道好个狮王,当真悍勇,再接这一掌如何!“

    姬瑶玉单掌举天,身子轻浮而起,妖元凝成牡丹花瓣形状,自她周身灿烂绽放开,而她身形婀娜利于花芯,宛若牡丹仙子,艳光让人法直视!

    牡丹盛放至极致,便是姬瑶玉蓄力完成之时,应飞扬只觉香风一拂,下一瞬,姬瑶玉瞬移一般出现在师我谁眼前,又一掌印在了师我谁身上。

    而结果却是,再起变化!

    此掌决计不弱,玉掌击在师我谁胸前,却是连一丝风声都没激起,因为全部的掌力一点都不外泄的灌注到了师我谁体内,然而师我谁却是不动不摇!

    “嘎巴!嘎巴!”骨节摩擦声战鼓殷雷般沉闷宏大,震动一波又一波地不断碾过四周,伴随这声响,师我谁全身肌肉如涨气一般鼓起,每一次身形膨胀都撼得大地颤囘抖,本就高大魁梧的身躯,现在又了增了两圈,师我谁整个就像化为一枚巨大而强劲的搏动心脏,带动此间境界随着他的身形扩涨的节奏而共鸣应和。

    而双目却渐渐被染红,变得狰狞比,宛若狂兽一般,“胡二叮嘱过老朽须得生擒你们,现在看来,老朽要食言了,放任你成长下去太危险了,对你,老朽唯有——”

    师我谁双目猛睁,天地宛若闪过一道血雷,吼出凶狂一字——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”字以狮子吼的法门吼出,此字一出,血腥杀戮之气随着声波铺天盖地,汹涌澎湃,整个洞天似乎也被似也在杀气之下畏惧的战栗,震动!

    姬瑶玉面色剧变,撤掌同时,翩跹身影急速后退,但音波之下,耳膜仍是几欲破碎,而心中的震撼更甚。

    “是《焚血屠神功》!原来他还会此功法!”姬瑶玉双目圆睁,尽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《焚血屠神功》非是妖族功法,而是流传于六道恶灭中修罗道的稀世绝学,说它稀世,并非因为它的功法难以获取,正相反,《焚血屠神功》可能是修罗道流传最广的功法之一,之所以稀世,而是因为练习此功法的人,多半命数不长

    此功法焚得是血,燃得是命,受伤越沉重,威力也就越大,便是要将命元焚烧殆尽,换取凶虐狂暴的力量。一旦使出此功法,便宣告理智终结,除非屠尽面前最后一人,或是力竭命尽而死,否则便永远不会停止。比起修罗道其他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的功法,此《焚血屠神功》几乎是称得上伤敌八百,自损一千,修习此功法的后果,连最不要命的修罗道修者也得再三掂量。

    但师我谁使出此功,震惊一过,反而显得合情合理,师我谁年岁不过百余,以师我谁的深厚修为,何以平时总是一副神衰气朽的老者形象?此时答案已然明了,定是因为《焚血屠神功》使他命元几近枯竭,才会在平时都以老者形象出现,以求减少命元损耗,只有在战斗时,才会现出真正形态。

    是一回事,应对却是另一回事,姬瑶玉此时唯有后退,但声波未止,师我谁曲步,沉气,横拳于腰,一拳击出!

    论架势,只是乡间老农也会的庄稼把式,论数量,也只挥出了区区一拳,但师我谁一出拳,至刚至猛一拳竟是化作千千万万,重重拳影如排山倒海,每一拳都爆发出犹如雷鸣霹雳般的轰然炸响,此起彼伏的得连一起,形成一种暴烈宏大到难以想象的毁灭性轰鸣声。一时天地色变,铺天盖地的拳势已将姬瑶玉整个人完全淹没。充斥姬瑶玉视野的只有所向披靡的如山拳影,充斥耳畔的只有摧魂荡魄的如海拳啸,此外别一物。

    每一拳都是阳刚直截的拳劲,没有半点虚招,拳劲拳势已如滚雪球般积累到一种比骇人的程度,一拳,伐挞山河,一拳,倾覆天下。

    不久之前,强如陆天岚也在此招之下饮败,此时此刻,姬瑶玉亦同样难以阻挡。拳威之下根本从避闪,姬瑶玉只得连施泄劲法诀,步步后退。然而拳风依然如攻城巨锤一般,压得姬瑶玉喘息不得。

    “阿姐!”姬瑶月和应飞扬同时挺身欲救,但凝成实质的拳风,让他们连插手的余力也,而姬瑶玉此时已退至祭坛墙体之前,退可退之地。

    拳风压得她五脏六腑都移位一般,口中不停涌出血沫,一时竟是万念俱灰,闭目待死,而正当倾覆天下之拳要将姬瑶玉和祭坛一同轰碎之际,祭坛突然浮现出法阵,一股柔和劲力扩散开来,浩荡拳威顿时消弭。

    此处终究是六道恶灭法攻破的圣地,师我谁拳威虽强,也法将它摧毁,姬瑶玉因此捡回一条命,此时惊魂未定的喘息,但本就有伤在身,此时肺腑更被拳威压得五劳七伤,姬瑶玉伤势终于爆发,吐出一口鲜血,终于靠着祭坛墙体软倒,力再战。

    师我谁正欲再下杀手,此时应飞扬和姬瑶月终于赶上,刀剑联手,阻断前路~

    倾覆天下是将自身一切打出,全攻守的绝杀之拳,若非靠着《焚血屠神功》,他也难以在不到一时辰内两度使出此招,但此时,却已再打出第三拳的可能。

    师我谁精气神都被一拳打出,正是衰颓之际,应飞扬和姬瑶月同时从祭坛跃下,便是居高临下一击。

    傲寒剑诀——飞雪冰天!

    信风之刀——大寒!

    应飞扬和姬瑶月看出师我谁此时气血沸腾,未曾商量,就默契使然的同时使出至寒之招。

    剑吐寒光,化作漫天飞雪,刀露冷芒,卷起彻骨寒风,刀剑携裹九天寒气而降,占着居高临下的优势,使得招式得以尽展,如暴雪临头,飘洒而下。

    焚烧沸腾的血液遭逢寒流,狂态不由略微一收敛,师我谁化气为罡,挡下刀剑合流,同时随手一拳击出。

    拳劲一至,应飞扬顿感压力,随之寻常一招,但狮王何等威能,举手投足间都有万钧之势,应飞扬施展太极缠丝剑,荡除一个又一个浑圆,却仍难消拳威,靠得姬瑶月凌厉一斩,才挡下此拳,心中不由大骇——

    是一回事,应对却是另一回事,姬瑶玉此时唯有后退,但声波未止,师我谁曲步,沉气,横拳于腰,一拳击出!论架势,只是乡间老农也会的庄稼把式,论数量,也只挥出了区区一拳,但师我谁一出拳,至刚至猛一拳竟是化作千千万万,重重拳影如排山倒海,每一拳都爆发出犹如雷鸣霹雳般的轰然炸响,此起彼伏的得连一起,形成一种暴烈宏大到难以想象的毁灭性轰鸣声。一时天地色变,铺天盖地的拳势已将姬瑶玉整个人完全淹没。充斥姬瑶玉视野的只有所向披靡的如山拳影,充斥耳畔的只有摧魂荡魄的如海拳啸,此外别一物。

    每一拳都是阳刚直截的拳劲,没有半点虚招,拳劲拳势已如滚雪球般积累到一种比骇人的程度,一拳,伐挞山河,一拳,倾覆天下。

    不久之前,强如陆天岚也在此招之下饮败,此时此刻,姬瑶玉亦同样难以阻挡。拳威之下根本从避闪,姬瑶玉只得连施泄劲法诀,步步后退。然而拳风依然如攻城巨锤一般,压得姬瑶玉喘息不得。

    “阿姐!”姬瑶月和应飞扬同时挺身欲救,但凝成实质的拳风,让他们连插手的余力也,而姬瑶玉此时已退至祭坛墙体之前,退可退之地。

    拳风压得她五脏六腑都移位一般,口中不停涌出血沫,一时竟是万念俱灰,闭目待死,而正当倾覆天下之拳要将姬瑶玉和祭坛一同轰碎之际,祭坛突然浮现出法阵,一股柔和劲力扩散开来,浩荡拳威顿时消弭。

    此处终究是六道恶灭法攻破的圣地,师我谁拳威虽强,也法将它摧毁,姬瑶玉因此捡回一条命,此时惊魂未定的喘息,但本就有伤在身,此时肺腑更被拳威压得五劳七伤,姬瑶玉伤势终于爆发,吐出一口鲜血,终于靠着祭坛墙体软倒,力再战。

    师我谁正欲再下杀手,此时应飞扬和姬瑶月终于赶上,刀剑联手,阻断前路~

    倾覆天下是将自身一切打出,全攻守的绝杀之拳,若非靠着《焚血屠神功》,他也难以在不到一时辰内两度使出此招,但此时,却已再打出第三拳的可能。

    师我谁精气神都被一拳打出,正是衰颓之际,应飞扬和姬瑶月同时从祭坛跃下,便是居高临下一击。

    傲寒剑诀——飞雪冰天!

    信风之刀——大寒!

    应飞扬和姬瑶月看出师我谁此时气血沸腾,未曾商量,就默契使然的同时使出至寒之招。

    剑吐寒光,化作漫天飞雪,刀露冷芒,卷起彻骨寒风,刀剑携裹九天寒气而降,占着居高临下的优势,使得招式得以尽展,如暴雪临头,飘洒而下。

    焚烧沸腾的血液遭逢寒流,狂态不由略微一收敛,师我谁化气为罡,挡下刀剑合流,同时随手一拳击出。

    拳劲一至,应飞扬顿感压力,随之寻常一招,但狮王何等威能,举手投足间都有万钧之势,应飞扬施展太极缠丝剑,荡除一个又一个浑圆,却仍难消拳威,靠得姬瑶月凌厉一斩,才挡下此拳,心中不由大骇。

    第一百二十三章生死相离

    第一百二十三章生死相离是由【*】【小-说-网】会员手打,

    &lt;/iv&amp;

    &lt;&gt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