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一百二十二章 生死相离 1
    ps:这段时间老是出现重复段落,没办法,因为我就是在凑字数啊,(笑)懈怠了几个月后,发现本来就挺慢的码字速度已经更慢了,感觉留的码字时间已经够多了,但还是经常不能在零点之前完成,只能使用凑字**了,我会先发出来,之后再进行修改,所以各位还请见谅。

    “阿姐,你无事吧,你怎么会出现在这?”姬瑶月方一落地,便搀向她姐姐,问道。

    姬瑶玉见到妹妹,先是舒了口气般展颜一笑,随后一甩红袖,甩脱姬瑶月的牵拉,严厉道:“蠢丫头,擅作主张,被人利用了也浑然不知,还不与我滚到一边去!”姬瑶月似是因遭到训斥,神色一变,而姬瑶玉则不再理会一脸委屈的妹子,凤眼直视眼前强敌。

    净天祭坛上,师我谁雄沉而立,衣衫早已被撑爆,赤膊的上身露出如精铁打造出的结实肌肉,肌肉上尽是虬结狰狞的伤痕,有刀伤,又火灼,有枪痕,密密麻麻,每一道都是他身经百战的证明。此时狮王身上又添了几道新伤,但却只使他显得更凶,更狂!

    师我谁略一巡视四周,看清周遭景色,略带惊异道:“光卵之中竟然自有天地,稀奇!”随即盯视着姬瑶玉,道:“姬香主虽奋力一搏,想要两败俱伤,可惜,这时空乱流也奈何不得老朽!劝香主还是束手就擒,莫要走上极端!”

    先前姬瑶玉知晓师我谁难以应付,便将他推入光卵中,意图借着时空乱流之力对付师我谁,但师我谁比她设想的更难应对,非但能在时空乱流中自保,还有伤她的余力。

    而姬瑶玉此时鬓钗散乱,面色苍白,显然内伤沉重,楚楚风致,惹人怜惜,此时却是冷笑道:“极端?分明是万妖殿过线了,我已做出牺牲,你们却仍不知足,定要吞尽整个天香谷才罢休,既然逼天香谷至此,姬瑶玉何惧一行极端!”

    师我谁面容坚毅冷然道:“诸界万妖,尽归北帝,妖噬天下,挡者披靡。同为北域妖族,岂容天香谷分割一隅,不是北龙天臣属,便当铲除,再无其他路途可选!”

    姬瑶玉嗤笑道:“好个霸道的北龙天,既然一开始就打着皆杀的算盘,现在又何必假惺惺?”

    师我谁也道:“姬香主又何尝真心与我们合作过,入红阁十二坊,结交司天台之主,筹划的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何必多说,要杀要擒,姬瑶玉恭候!”姬瑶玉说罢,撮掌成刀,气势随着弥空刀意节节攀升。

    “香主有请,老朽却之不恭!”师我谁语音方落,身形瞬动,挥出强硬一拳,力道沉重雄厚,势如雷霆怒啸,拳未至,拳风已经将姬瑶玉方圆之地尽数压碎,更似要将其身形压住,叫她无法以身法躲避,唯有接招一途。

    只一招,便令应飞扬心头一震,心中道:“好威猛的一拳,这拳换做我决计无法避闪,唯有以柔劲化力,但……这万钧巨力,化得了吗?”

    然而应飞扬躲不过,不代表姬瑶玉做不到,只见姬瑶玉身形一轻,双脚挪移,旋身而动,竟顺着拳风翩然舞动,不可思议地从狮王雄拳的压迫中窜出。

    “好个‘花间游’!这步法从瑶玉姐脚下使出,胜我何止十倍!”应飞扬惊叹未止,姬瑶玉已反守为攻。只见她步伐轻盈,如飞花飘叶一般,化作一道红霞绕到师我谁身后,而积蓄已久的刀气,对准师我谁背门戳去。

    师我谁怒目一瞪,猛然运劲,凶狂之力透体而出,形成一堵雄厚气墙,直接封住掌刀。“身法虽妙,但姬香主气息散乱,后力不足,凭你,想破我护身气墙,怕是难矣!”师我谁头也不回,真气怒然一震化作洪涛怒流,磅礴而出!

    姬瑶玉虽被震开,却是借力化退,同时十指连动,每一指都是一道刀气,刀气如丝绵长,繁密而至,正是“谷雨”之招。

    然而对连绵之招,师我谁只冷嗤一声:“力分则弱,姬香主不懂么?”说罢,再提妖力,凝成实质的妖元化作护身气铠,随后师我谁不闪不避,直直撞向连绵刀雨,便如他所说,力分则弱,刀雨虽是众,但却徒劳无功,在师我谁护身气铠上不过荡起一阵涟漪,便被妖气吞噬。

    而师我谁澎湃一拳随后而至,这一次姬瑶玉已难以躲闪,双掌交叠,同使‘惊蛰’之招,硬接此拳之威,轰然一声,激起千层气浪,地面如蛛网一般裂开。

    ‘惊蛰’虽是二十四番信风刀中稍有的迅猛之招,但与狮王雄浑拳力相比却是仍是差距甚大,姬瑶玉喉头一甜,几欲呕红。

    眼见对手劲力一击即溃,师我谁正要加紧催力,却在此时,师我谁忽感背后寒意逼人,一对刀剑不知何时悄然而至。

    应飞扬所使破风斩云剑诀中的“云淡烟轻”,剑行如云雾飘渺,不带一丝风声,而姬瑶月所使二十四刀的“春雨”,春风化雨,润物无声,同样无声无息。在方才拳掌交击而引发轰响之时,姬瑶月和应飞扬同时出招,这时机拿捏的妙至毫颠,不但刀鸣剑啸尽数被交击的轰响声掩盖,连杀意也尽被遮掩,师我谁察觉之时,刀剑已然欺身。

    应飞扬和姬瑶岂会置身事外,此时等到最佳时机,顿显锋芒。

    曾经见识过破宇剑灭宙刀的玄奇,师我谁颇为忌惮应飞扬与姬瑶月的那对兵刃,此时不敢托大,背后妖气涌动,化出两只狮子头,狮头如拳头一般狠狠砸向二人。

    师我谁练拳,修为到他这般境地,寻常武人常说的,“全身上下都能化出拳头打人”至高境界对他而言已是轻而易举。应飞扬和姬瑶月见突袭不成,也不躁进,各展身法避开两只狮头。

    而此时,却听姬瑶玉冷然道:“力分则弱,狮王也忘了吗?”

    师我谁心头一凛,却觉腕上一痛,姬瑶玉趁他分心之际,真气化作凝练刀气顺着他经脉侵袭而入,师我谁急催妖元,将刀气逼出。

    二妖身形一晃,手掌分开各退一步,本应师我谁大占上风的局势被姬瑶玉扳回了平手,姬瑶玉秀眉一条,露出玩味之色,道:“狮王说我后力不足,原来你也同样,真气的消耗怕比我还多几分。”

    师我谁面色一黑,他方与陆天岚战过一轮,同为并肩齐名的七凶,他虽实力稍胜一筹,但也仅仅只胜一筹而已,击败陆天岚,他真气的消耗不比姬瑶玉少,所以方才看似毫无保留的外放真气,实则不过是怕姬瑶玉看出虚实的掩盖之举。,但因应飞扬和姬瑶月的一刀一剑,终还是露了底,此时被戳破,师我谁也生起怒意,口中却依然冷道:“败你们几个小辈,绰绰有余!”

    说罢,师我谁倾尽全力,不再保留,猛然化出九头狮子妖相,这狮子妖相是由他独门拳法“狮咬九拳”的拳意而生,每一头都对应拳法中的一招,妖相一成,便如九拳同出,放眼天下也少有人能抗衡。

    应飞扬独斗其中两头,顿感压力,这狮拳虽无太多变化,但招式势大力沉,再加上那股凶暴霸道的拳意,与之交手,简直是精神和**上的双层压迫,只得转使圆融剑式,三分化,七分避,不求有功,只求无过。

    姬瑶月亦是对上两头,却比应飞扬更加激进一些,似是要多替阿姐分担一些压力。而师我谁,此时自是将最大心力用在了修为最高的姬瑶玉身上。

    滔天拳威一对惊艳之刀,姬瑶玉双手化刀,同时对上五只狮头,便见身法游移灵动,如偏偏游蝶一般在五只兽首下穿梭,虽以躲闪为主,但偶一出手,必是快如惊鸿,直中要害,双方战得朗声动玄黄,劲激千层浪,一时难分上下。

    应飞扬是第一次见识姬瑶玉尽显修为,心中暗自惊叹:“早听说瑶玉姐修为深不可测,没想到有伤在身,竟还能高到这境地,当真不可貌相啊”

    姬瑶玉有意相激,道:“狮王说要收拾我们,结果也只有这样吗?”说罢,纤腰一扭,御风而上,几计刀气连环发出斩在狮子头上。

    狮子张开其中一口,传出师我谁声音愤然道:“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,激怒老朽,你承受得起!”

    “狮王要夸口,也需等破了我的刀再说!”姬瑶玉冷嘲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刀破绽明显,破之何难!”话音方止,却见狮子九首同时高昂而起,随之便是齐声震天狂吼,声如洪涛拍岸,雷鸣惊世,无形气波随着吼声扩散而开,连空气也被这一吼震出裂纹。

    “狮子吼!”应飞扬知晓师我谁的这一绝技,虽早已防备,及时以真气封住了听觉,但此时觉得震耳欲聋,耳膜鼓荡下更是令他一阵眩晕。姬瑶玉亦是同样,刀势随之一乱。

    而此时,九首狮子妖相一收,复还回师我谁的形貌,却见他足下一蹬,却是以雷霆万钧之势已,欺身到了姬瑶月身前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应飞扬一声惊呼,随即明了师我谁先前话意,姬瑶玉的刀法本身没有明显破绽,而破绽却在她妹妹身上,一旦姬瑶月被擒,定令姬瑶玉也投鼠忌器!

    应飞扬剑一抖,数道剑气划空而来,姬瑶玉也是一惊,双掌化刀凌厉而至,但师我谁不予以躲闪。

    应飞扬独斗其中两头,顿感压力,这狮拳虽无太多变化,但招式势大力沉,再加上那股凶暴霸道的拳意,与之交手,简直是精神和**上的双层压迫,只得转使圆融剑式,三分化,七分避,不求有功,只求无过。

    姬瑶月亦是对上两头,却比应飞扬更加激进一些,似是要多替阿姐分担一些压力。而师我谁,此时自是将最大心力用在了修为最高的姬瑶玉身上。滔天拳威一对惊艳之刀,姬瑶玉双手化刀,同时对上五只狮头,便见身法游移灵动,如偏偏游蝶一般在五只兽首下穿梭,虽以躲闪为主,但偶一出手,必是快如惊鸿,直中要害,双方战得朗声动玄黄,劲激千层浪,一时难分上下。

    应飞扬是第一次见识姬瑶玉尽显修为,心中暗自惊叹:“早听说瑶玉姐修为深不可测,没想到有伤在身,竟还能高到这境地,当真不可貌相啊”

    姬瑶玉有意相激,道:“狮王说要收拾我们,结果也只有这样吗?”说罢,纤腰一扭,御风而上,几计刀气连环发出斩在狮子头上。

    狮子张开其中一口,传出师我谁声音愤然道:“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,激怒老朽,你承受得起!”

    “狮王要夸口,也需等破了我的刀再说!”姬瑶玉冷嘲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刀破绽明显,破之何难!”话音方止,却见狮子九首同时高昂而起,随之便是齐声震天狂吼,声如洪涛拍岸,雷鸣惊世,无形气波随着吼声扩散而开,连空气也被这一吼震出裂纹。

    “狮子吼!”应飞扬知晓师我谁的这一绝技,虽早已防备,及时以真气封住了听觉,但此时觉得震耳欲聋,耳膜鼓荡下更是令他一阵眩晕。姬瑶玉亦是同样,刀势随之一乱。

    而此时,九首狮子妖相一收,复还回师我谁的形貌,却见他足下一蹬,却是以雷霆万钧之势已,欺身到了姬瑶月身前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应飞扬一声惊呼,随即明了师我谁先前话意,姬瑶玉的刀法本身没有明显破绽,而破绽却在她妹妹身上,一旦姬瑶月被擒,定令姬瑶玉也投鼠忌器!

    应飞扬剑一抖,数道剑气划空而来,姬瑶玉也是一惊,双掌化刀凌厉而至,但师我谁予以躲闪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