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一百一十九章 情为何物 6
    观星楼内,师我谁和姬瑶玉同时到来,却是皆晚了一步,看着中间那团虚实莫测的光卵,同时惊异的看向对方:“这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却皆从对方眼中看到无法遮掩的疑惑不解,知晓对方也没答案。

    光卵流光溢彩,但却流露出玄奥莫测的神秘之力,好似连接未知境界的黑洞一般,令人不敢轻易接近,但血脉相连的感应却让姬瑶玉本能感应到,她的妹妹,就在这光卵之中。

    师我谁见姬瑶玉来此,亦问道:“姬香主,你怎么回来到这里?”

    姬瑶玉面上急切道:“计划,计划失败了!胡二公子的调虎离山之计没有奏效,上清派的人不知从何处听到消息,都赶回上清派了,而其他佛道修者也皆前来助拳,说是要诛杀妖邪,胡公子与我分头逃离,但我最后看见他时,他已被优昙净宗的宗主素妙音和天女凌心围住!”

    “素妙音?那女人不是护送杀佛之刀回佛心禅院了吗?怎么还在洛阳?”听闻佛门首智的名号,师我谁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怕是她早已窥破了我们计划,假意离开,却暗布杀阵,二公子对我说若能脱困便来司天台求援,我本以为他是让我找寻慕紫轩庇佑,怎么却是狮王你在此处?”姬瑶玉一脸疑惑道。

    师我谁不答,转而问道:“公子逃往哪个方向了?”

    姬瑶玉手一指道:“西南方!”

    师我谁头一点,便欲前往支援,足下一点,飞身而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声掌击声突兀响起,劲风激荡,罡气四溢!

    二妖在擦身而过的瞬间,竟同时反手一掌击向对方。成了双掌相隔的姿态。

    姬瑶玉面上狼狈惶急之色不见,反挂起一抹冷笑,道:“都说人老成精,想不到妖也如此,狮王一向以勇猛狂霸闻名,何时有了此等心机!”

    师我谁面上淡然道:“姬香主过誉了,老朽虽不是上智之人,但年纪大了,总是会变得事事小心,更何况胡二小子百般叮嘱我,说姬香主非是轻易可以掌控之人,若是在司天台见你,多半是计划生变!”

    “呵,胡公子倒真看得起瑶玉!”姬瑶玉幽幽叹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胡二他们现在在哪里了!”师我谁沉声问道,说话间,劲力一吐,姬瑶玉被震得后退,一步一坑,连退三步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姬瑶玉站稳之后,款款收身,不见丝毫窘态,信口虚张声势道:“狮王既猜到计划生变,那还用多问吗?二公子,七姑娘,以及豹额将军皆已被慕紫轩擒住,现在正羁押在上清派。”

    师我谁眉头一挑,收拢攻势,斥问道:“那你想要如何?”

    “只想与狮王做个交易,现在既然撕破面皮,祸种计划也无法进行,那我拿胡离他们三个换我妹妹一个,不知这交易,是否能做?”

    “你妹妹,大概在这光卵中了,是死是活可不一定,你未必带得走她。”师我谁指着光卵道。

    姬瑶玉面上闪过一丝怒容,又瞬间面色如常道:“只需狮王点头,如何带走我妹,就不劳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师我谁沉吟片刻,道:“三换一,似乎对天香谷太不公平了。”话音方落,突然重拳出手,伴随狮啸般的拳风击向姬瑶玉道:“不若把香主擒下,三换二,多少公平一些!”

    姬瑶玉有所防备,纤腰一拧,回身闪避,同时玉掌翻扬,带着阵阵香风还击,威胁道:“狮王此举,倒是看轻瑶玉了,瑶玉虽不能胜,但要从狮王手下脱身,仍自认不难,只是此等举动,便算是狮王拒绝交易了吗?那这之后,万妖殿将连失智囊、奇兵、悍将,这等损失,万妖殿可承受的起?”

    师我谁听闻此话,身形一滞,只一瞬间,姬瑶玉已一掌结结实实的印在了他胸膛,师我谁口中立时有鲜血溢出,姬瑶玉见状反簇起眉头,突然腕上一痛,手掌已被师我谁牢牢扣住。

    “难道真是老朽今年年纪大了,脾气好了,让你们这些后辈忘却老朽名号?”姬瑶玉急欲抽手,耳边却传来师我谁冷寒声音。

    而眼前,师我谁再现极武之姿,身形一寸寸拔高,一分分变装,转眼从一个干瘦枯朽的老头变成一个狮鼻阔口,浓眉虬髯的轩昂巨汉。强大压迫感更是如天垮塌,压迫而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孩子,老朽像你这么大时,可是血戮九州,杀人盈野的狂狮啊!”

    “不过几条性命,老朽何曾放在眼中,为了祸种计划,胡不归已牺牲,那胡离、胡媚儿、豹额也可以牺牲,该牺牲谁,老朽就牺牲谁?要杀谁,老朽就杀谁!便是要杀老朽自己,老朽也绝不半分迟疑!”

    师我谁咧开嘴,似要噬人而食,舌头一舔将嘴角鲜血舔尽吞落,周身却散发出浓烈十倍的血腥气,令人作呕,又摄人心魂!

    姬瑶玉掌上急忙催力,妖力源源不绝灌注师我谁体内,师我谁口角再涌新血,然而虽是受创,却依旧纹丝不动,大手如铁索一般扣住姬瑶玉不放,森然道:“还有,你方才好像说从老朽手下脱身不难?那现在,再试试!”

    未料师我谁打法竟如此悍勇,宁可拼着受伤,也不容姬瑶玉脱身,姬瑶玉洁白如玉的额头不禁渗出了冷汗,

    啸天狂狮师我谁,不愧是最接近妖王的大妖,即便姬瑶玉自认没有低估他,可他的难缠依然超出姬瑶玉想象。然而——

    “狮王既然有赌命觉悟,瑶玉怎敢不奉陪!”姬瑶玉凤目一寒,眸子宛若冰中燃火,尽是冷彻人心的疯狂!随后阴寒真气爆发,竟是远超她原本根基!幽暗阴气从她孔窍中渗出,宛若九幽厉鬼。

    这正是从张守志那强行吸来的阴丹之力,阴丹虽可疗愈伤势,但毕竟是道家内丹,与她妖族的功体相冲,而她不像陆天岚那般修有佛门万宝琉璃身,所以只能用以疗伤,无法炼化丹力为己用。

    但她此时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碎丹,碾碎体内阴丹,使阴丹之力流入四肢百骸,虽是经脉受创,但阴丹之力却是汹涌而出,如潮如浪!师我谁足下竟开始松动!

    “救出我妹之前,瑶玉不会脱身离去,狮王前辈,前方凶险莫测,还请与瑶玉同行!”姬瑶玉清冽一喝,妖气和阴丹之力强行混流一起,虽是筋脉欲断般的痛楚,但也在异种真气冲突碰撞下迸发出庞大力量,师我谁终站不稳身子,连连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而他身后,正是那光华耀眼的光卵!

    光卵看似炫目,但以师我谁眼光阅历,一眼便知那时一股扭曲时空的神秘力量,危险莫测,令他也忌惮不已,若是平时,他定会躲得远远的,但现在,却是舍不由己的被姬瑶玉推入光卵之中!

    “好丫头!够胆!”师我谁一声赞叹,已与姬瑶玉一同进入光卵之中,两道声音瞬间消失,只有师我谁的声音,犹在残破不堪的观星楼回荡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应飞扬和姬瑶月护刺一刀一剑,突然流光溢彩爆发,炫目非常,不由闭上眼睛,再睁眼,眼前已是一片绿地。

    地势平坦,一望无际,轻风一吹,便是层层碧浪翻涌。令人心胸不禁也随之开阔。却有一条白玉铺就的道路直通一片楼阁玉宇,楼阁以金、银、琉璃、水晶、砗磲、赤珠、玛瑙七宝堆砌而成,富丽堂皇,又不显丝毫世俗之气,

    白玉道路两侧各有一行排列得很整齐的色树。所谓色树,即由佛门七宝和合而成的色彩缤纷的树。树上还挂有金缕珍珠百千杂宝所结成的罗网,微风吹来,色树上珍宝摇动,彼此碰撞,就如百千种乐器,同时演奏,奏起的尽是令人心旷神驰的佛音。

    应飞扬看着景致愣了片刻,突然惊醒,摸摸身子,方才中刀的地方竟无半分伤痕,随即又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姬瑶月胸前,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姬瑶月被他盯得面上一红,双手抱胸恶狠狠道:“你看什么看!”

    应飞扬却面色惨白,失魂落魄道:“完了完了,伤口都不见了,我们果然是真死了!”

    姬瑶月闻言,回想起方才相杀的记忆,面色亦是一白,却兀自强声道:“你才死了呢?瞎说什么疯话!”

    应飞扬双手一圈周遭景致,恼道:“看到了没?地势平坦,气候温和,白玉为地。有色树,有七宝楼阁,这与佛经里记载的极乐净土一般无二,咱们刚才有互相刺了对方,若是没死,怎么会到这里?伤势又完全消失了!”

    说罢,应飞扬气恼的蹲下身子,失魂落魄的嘟囔道:“竟然真死了,我无牵无挂死便死了,只可怜了我那倒霉师傅,想收个徒弟来养老,结果大徒弟跑了,小徒弟我英年早逝,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了。还好我平时行侠仗义,没干什么坏事,死后入了极乐净土,没下地狱,对了,我师傅是道士,怎么到了佛家的极乐净土,不会把我当成异教徒吧,阿弥陀佛,弟子应飞扬,以后法号就叫天命,愿皈依佛法,诚心供奉我佛。阿弥陀佛……”

    应飞扬心性在好,也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,此情此景下哪还能沉稳的了,脑子空荡荡的不知所措,嘴里则絮絮叨叨个不停。

    姬瑶月气恼的踢了他一脚,道:“发什么疯,我才不会死呢,我还要和我阿姐一起玩,一起练刀,一起复兴天香谷呢…………我才不会死呢!”可说着说着,竟是眼圈一红哭了出来,一时梨花带雨惹人怜惜。

    应飞扬见她一哭,反而渐渐沉稳下来,柔声劝道:“莫哭,莫哭了,天地尚且有寿,人谁能不死呢,好歹有我陪你呢,也算是同命鸳鸯了……”应飞扬见她肩头一抖一抖,生死都已经历了,还怕此时么?胆子一横,已将姬瑶月肩头搂住。

    “哪个与你做同命鸳鸯……”姬瑶月呜咽道,但连日来的悲苦,郁闷,无力在此时悉数爆发,方才还拼杀的她,外表坚硬外壳终也随之剥落,终于像小姑娘一般任应飞扬搂住,反把鼻涕眼泪抹在应飞扬衣襟上。

    应飞扬********抱满怀,面嫩雏儿的本质瞬间暴露无遗,口中只重复那几句干巴巴的无用安慰,眼神则不敢直视怀中佳人四处游移,待看到落在地上的那对刀剑,突然灵光一闪,游移不定道:“别哭了……我们……我们可能还没死……”

    姬瑶月哭声嘎然而止,推开应飞扬,红着鼻子道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说清楚!”

    “看到那刀剑没,咱们打着打着就突然不能自已,被刀剑控制,而刀剑入体时,有没痛楚之感,反而像在我们间架起两道桥梁,那真气交融的感觉,就跟……跟……”

    应飞扬还在组织语言,姬瑶月已眼睛一亮,抢先道:“就跟前次我们双修时一样!”

    “好吧,就跟双修时一样……”听着双修二字,应飞扬不禁皱皱眉毛,随即继续道:“先前我被困无天绝地内,为了从那鬼地方出来,需得借助破宇剑与灭宙刀之间相互感应,以破宇剑划破空间,为了保证能发挥出全力,不出什么纰漏,陆大盗把他与破宇剑和灭宙刀之间的灵契都抹消了,这对刀剑也就彻底认我们为主,能发挥出完全的威力了!”

    姬瑶月横他一眼,怒道:“你不早说!”随后接续他思路说下去,“破宇剑和灭宙刀是佛门十**器,传说有开辟时空之能,你我相斗时,将佛力灌注刀剑中,破宇剑灭宙刀的器灵也因为佛力,依附到咱们原本的刀剑上重生,而刀剑通过相撞彼此生了感应,将力量激发,运使出了传说中的能力……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我们没死,而是被带到了另一个时空!”姬瑶月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也未必,只是猜测……”应飞扬怕她希望越大失望越大,提前泼了盆凉水。

    姬瑶月却急切道:“只是猜测的话,那快点找寻印证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既然被刀剑带来,方法自该由刀剑上寻,姬瑶月捡起刀,却觉刀尖轻移,指着一个方向轻轻鸣颤,好似在催促她过去,而灭宙刀所指方向,正是白玉道尽头,玉宇楼阁之处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