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一百一十章 移花接木 5
    众多的偶然堆叠叫做巧合,而无数的巧合堆叠却叫做天意,看似巧之又巧,却又让人觉得一切早已被天注定。

    若是不将应飞扬带到司天台,若是将应飞扬囚禁在别的囚室,若应飞扬未阴差阳错习得紫薇天诀,未领悟出机关的操纵之法,未遇上陆天岚和张守志,若他未有破宇剑器灵,若是陆天岚未修习万宝琉璃身,张守志未凝炼阴丹,若是破开空间时稍有差错……

    以上种种,但凡有丝毫差池,现在就将是不同的局面,但天意却化作应飞扬手中利剑,助他突破空间禁锢,挡在姬瑶月面前。然而……

    “碍事,快给我让开!”姬瑶月柳眉轻皱,冷语道。

    “哎?”应飞扬一愣,一副受伤的样子,随即道:“我可是来帮你的,你可知再往前走,从此己身非己,不得自由?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姬瑶月脚步不停,又前移一步。

    应飞扬道:“以刀知人,你的刀凄艳酷烈,决然无悔,是要斩断一切拘束的刀,可一旦施术之后,一身修为化为乌有,从此变成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,你也无悔?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姬瑶月面沉如水,再进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我初见时,你以妆容自污颜色,做出丑怪相貌,便知你不喜美色娱人,以后若入身宫闱,争风讨宠,你真甘愿?”

    “那有如何?”步步向前,姬瑶月面冷心沉,不如阵法范围,脚下咒纹如同活络起来一般,闪烁幽梦般的幻光,映得姬瑶月绝美容颜模糊朦胧,似在眼前,又似在天边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你,今夜之后你若非你,那以后天涯海角。我去哪里寻你?”应飞扬淡然道

    “那又……”姬瑶月话说一半,美眸圆睁,面带惊愕顿足不前,空间破裂后的腔洞似是也不忍破坏分为。悄无声息的闭合,将世界只留与这对少男少女。

    穿堂而入的风也随着黑腔的闭合而止歇,姬瑶月秀发不再飘扬,轻轻垂落,遮住了眼眸娇颜。只露出白皙秀气的下巴尖。

    “终于说出了,果然直来直往才是剑者的风格。”应飞扬语出惊人,却面不红心不跳,横剑而立,目光灼灼的逼视道:“我喜欢你,便要阻你,既然天意让我来此,今日应飞扬不妨顺应天命,你若执意向前,便要先过我手上的剑!”

    能将告白说出一股相杀味道的。也知应飞扬一家了,姬瑶月面容藏着发丝后,见不真切,只肩膀轻颤,发出几声悦耳轻笑,随后笑声越来越响,却是不再清脆,反而多出几分讥诮。绕梁不绝。

    “喜欢我,果然你与那帮庸人也无甚区别……”姬瑶月仰头笑着,发丝滑落露出双眸。直视着应飞扬,完成月牙形的眸中却尽是嘲讽,随后眼神一冷,如三冬寒潭。冻彻人心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!”姬瑶月双袖一翻,一青一白双刀在手,化作两道寒光,无情斩落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“此局是否能成,还需看我是否能胜过天意!”胡离手指天空,话音方落。却见天上云气如潮水一般后退,想着视线不能及的司天台方向退去,少了云气遮挡,月光更显皎洁明亮,映得胡离白眉如霜一般。

    胡离心中顿生不详之感,望向司天台方向,叹道:“好像生了变数,果然天不遂我意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同样盯视远方,隐约可见司天台上空密布狰狞黑云,好似此处云气都被吸引到了那里,口中道:“变数有好有坏,未必对你计划有阻碍,何必轻易就说出这泄气话。”

    胡离却不屑一顾摇摇头道:“我叔父常说,谋者所追求的是一切都在掌控的万全之策,而变数的出现本身就意味着难以预测,计谋一旦掺杂了难以预测的洞悉,就不再是计谋,而是赌博,就算最后计划的结果如你算愿,但出现变数的那一瞬,就谋者的身份而言,就已经是输了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目光一凝,品味此话一番,随即轻笑赞道:“哈,说得有理,在下受教了,只不知当初令叔身死蜀中,是计差一步,还是运不如人。”随后不待答话,便带着阴冷冷的杀气看向胡离,道:“不过胡兄,你是否放松过头了,莫忘了,你们计划成败需问天,但是生是死却需问我。”

    感受杀气逼人,豹额和胡媚儿互望一眼,打算先发制人,胡离却不动声色的用眼神制住住他们

    随后,摆出一副很错愕的样子道:“我记得你教过姬香主,告诫她遇上我这种人,不必多话,赶在我开口前直接动手,否则等我一开口,机会就减一半,如今你我都讲了这么一大通,结果还是要杀我么?那我又要告诫慕兄一声,杀人前多话,可是智者大忌,会害了性命的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摆一副愁苦的样子道:“哪来的什么智者,慕某今时今日所为,不过为情而已,情字素来害人,也不缺多话这一项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****冲脑,确实会最出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事。”胡离慨叹道,随后,一副讨好的模样道:“那个,慕兄,你我虽相识不久,但也算投缘,难道真要下杀手,没有商量的余地?”

    慕紫轩一脸为难,道:“这,你也知晓,先前上清派大打出手,已经算狠狠得罪了你和北龙天,万妖殿的报复,难道说声抱歉就能轻易打发的?所以还是做到彻底,在这里杀人灭口,省却北龙天知情吧。”

    胡离替他寻理由道,“知好色则慕少艾,姬香主天姿国色面前,慕兄一时冲动也是正常,我以胡家历代先灵起誓,慕兄饶过我们,我定感念于心,北龙天那里我也会周旋,定不追究今日之事,否则胡家历代先灵不得安。”胡离说罢,随即郑重其事的起了个誓。

    胡家是妖中望族,与人类高门大姓一般,最看重祖上先灵,以祖先起毒誓,无疑是最郑重最恶毒的誓言,胡媚儿听闻,面色不由一变,怒道:“二哥,死便死了,你怕个什么,竟……”话未说尽,却被豹额一手捂住嘴。

    “嘘,别吵,没感觉到吗,这二人话中有话!”豹额咬着胡媚儿耳朵道。

    胡媚儿迷茫一阵,随即感觉气氛不同,慕紫轩看似占尽主动,却迟迟没有动手,而胡离面上谦卑,目中却不时透露厉芒,虽是在交谈,周遭却是气流汹涌,如同刀剑交锋一般。

    此时,胡离又道:“若慕兄还不同意,我可再提供一个秘密。关于姬家姐妹的秘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大龄单身废物写感情戏,坦白说,我完全不知写得是好是坏,嗯,就这么凑合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