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一百零五章紫薇天诀 5
    感觉背后劲风涌动,应飞扬冷嘲一声,“张道长只会背后出手么?”随即脚踏玄步避开陆天岚攻势,回身一剑转刺张守志。

    经由方才修炼,应飞扬体内的部分玉虚纳神真气被提炼成紫薇真气,二种真气达到一种平衡,彼此循环相生。总量上来说真气是有所衰减,但于质量来说反而更为精纯凝练,还平添了几分锐气,以增剑上威势。对待张守志,应飞扬自是全不留情,剑如灵蛇吐信,刁钻狠厉,式式皆攻向张守志断臂的左侧。

    张守志面上竟是微红,略带窘态道:“家师意外身死,贫道又蒙受不白之冤,被陷入狱,为脱出此处查明真相,形势非常,贫道唯有得罪。”

    见他言之凿凿,应飞扬顿生出荒诞的滑稽感,险些笑出声,连剑法都一时散乱了,他倒是听慕紫轩说过,张守志阴丹被夺,又中了夺魂术,记忆残缺不全,但此时仍是忍不住嘲道:“司马真人的《坐忘心经》你只将这‘忘’字学了个通透么?累累罪行,倒是说忘就忘!”

    应飞扬冷然一语,随即再催利剑,快捷无匹的剑芒如道道银电侵袭而出,却突然,一双利爪破风,突兀横亘于前,虬曲苍劲的五指紧紧扣锁住应飞扬的长剑。

    “说起这个‘忘’字,你们是不是忘了,老子还在这呢!”陆天岚鹰眼锐视,另一爪却另反手扣向张守志,坐山观虎斗不是陆天岚的风格,此时便要以一敌二,先擒应飞扬,再杀张守志。

    张守志自不会闭目待死,仅存一手捏成‘狮子印’。不闪不避的直迎利爪,随即印爪定格一般停滞空中,虽仍相距数寸,未直接相交,但中心空气却是浑厚如墙,同时炸裂开一般噼啪作响。显然是陷入真气相争局面。

    张守志心中明了,他转精于道术,此地受限地形,诸多妙法无法施展。而近身格斗的手段又比不上肉身强横,身法迅捷,又有大搜神爪绝学的陆天岚,再战下去难有胜算。所以孤注一掷的改以真气相搏。

    陆天岚窥破他心思,浓眉一条,冷笑道:“比根基?难道我就会∧∧,输给你?”

    随即。运起所修《翼掩九天诀》,雄烈真气沛然而出,陆天岚虽以‘一息千里,天下纵横’的身法扬名,但百年修为在身,只论真气也不是易于之辈,相比之下,张守志仍是力屈一筹。

    但张守志也没想过独战他。此时穆然道:“应师弟,你对我虽有误解。但同属正道一脉,何不与我合力诛此妖邪!”

    应飞扬又是心中连翻白眼,暗道:“哪个与你同属一脉。”随后对陆天岚道:“陆大盗,你可莫要不分青红皂白,我与你可并无冤仇,你们相杀。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陆天岚凶性一起,不管不顾道:“你是司天台的人,又知晓出路,老子先擒下你,出这鬼地方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哈。堂堂一贯云天,也受困这小小机关,还要靠欺负我这晚辈才能脱身吗?若传出去,岂不失了颜面?”

    陆天岚却浑不受激,大笑道:“当盗贼的,能借用钩子撬棍开锁脱困,自也能借用人脱困,你在我眼中与工具一般无二,擅用其物,又何丢人的!”

    “那看来是谈崩了。”应飞扬轻叹一声,随即腕上发出巧力,运起‘苍龙抖鳞’的法门,意欲震开陆天岚手爪,将剑抽回。但陆天岚一身功夫半数都在指爪之上,岂是这般容易就能摆脱?剑如生根了一般被扣掌中,难以动摇半分,应飞扬只得道一声“看招!”飞起一脚踢向陆天岚眼球。

    此脚劲头虽足,却无甚章法,若在平时,陆天岚自不惧这一脚,但此时功力无法化成气罡护身,又得分出大半力应付张守志,所以只得略一侧头,躲过这一脚。

    但这一瞬间闪避,应飞扬已觑准机会,抽剑而回,同时长剑画出绵绵光幕,青光相叠,剑意绵绵不绝。

    陆天岚见应飞扬竟能从他手下夺剑而回,心中恼恨,暗道“哼,小子,待会有你好受的!”随即变作守势,一手挡下应飞扬连绵不断的攻击,另一手则加紧劲力,在他看来,只需先将迅速张守志击败,应飞扬还不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然而却仍是事与愿违,张守志真气承袭自司马承祯的《坐忘心经》,正宗的道门功法,讲究的便是后劲绵长,生生不息。几次张守志的真气看似已油尽灯枯,一击即碎,但却每每能从绝境中榨出几分新力。

    真气之决无法速胜,招式比拼也难占上风,应飞扬欺他无法变换身形,剑法施展开来,招招凌厉好似蛟龙翻腾,绕着对手来回穿梭,身影飘忽不定。

    无天绝地内,一切比争都被限制到了“武斗”的层次,越是高手被消减的就越多,陆天岚生平从未有过像此战这般打得缚手缚脚,怒火中烧下,拼着挨上应飞扬几剑,也要鼓足真气全力先击溃张守志。

    《翼掩九天诀》不再保留,真气如怒风狂卷,在张守志经脉内肆虐,道家真气源源不绝,却终究有其极限,张守志终于难支,喉头一甜,血已从口中涌出。

    陆天岚心头一喜,就在这是,异变陡升,陆天岚体内真气竟失了控制,只觉张守志体内藏了一个黑洞一般,真气不自觉的被张守志吸引,向他丹田处汇流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阴丹!”陆天岚惊异道。

    陆天岚先前能够从牢中脱困,便是因为他从胡离那得了一枚阴丹,而阴丹的原主就是眼前张守志。

    他方才鼓足余力,自然是将这阴丹之力也用了出去,却不料竟然发生奇异变化。

    阴丹本是由张守志吸取少女元阴,结合自身精血凝练而出的内丹,虽然被外力挖走,但终究曾与他气息血脉息息相连,此时阴丹之力被陆天岚打入张守志体内。立时与他互生感应,竟而有重归旧主,往张守志丹田汇聚重新凝结成丹的趋势。

    陆天岚心中叫苦不迭,非但阴丹之力,连带自身真气也被挟裹着流入张守志体内,而张守志虽不明所以。但也觉干涸丹田如被雨露灌溉一般,顿时精神一震。

    应飞扬看二人面色有异,知道他们比拼真气已到了谁也无法收手的僵持阶段,心中想,“好机会,趁他们二人到了紧要关头无暇抽身,我先离开再说。”于是剑路一收,,舍下二人。纵身向控制台奔去。

    “休走!”陆天岚见状,勃然大怒,将体内真气聚成一股逆行涡流,陆天岚的《翼掩九天诀》取意大鹏鸟抟扶摇而上,振翼遮掩九天,引起‘龙吸水’(即龙卷风)的奇观。此功师法天地,可将真气转作龙卷风般的螺旋气流,靠着气流旋动技能增加速度。又能加成威势,他的另一名号。盗遍天下的‘飓风盗’,每每出现时必有飓风相伴,便是凭借的此门真气扰乱气流所致。

    此时将真气倒行逆施,自然变得如漩涡,竟又将被张守志吸走的真气吸回。

    吸力对吸力,一时彼此抵消。陆天岚抓住转瞬之机,再由逆气流转向正气流,真气随即爆发,张守志闷哼一时,被螺旋气劲撞得倒飞。

    陆天岚甫得自由。正欲追上应飞扬。却见张守志倒飞的身躯恰好撞上控制室的机括。

    而张守志身上旋流气劲爆发,导引在机括之上,机括竟是滴溜溜的飞旋不止!

    “不好!”应飞扬大叫一声。却见控制室四周墙壁聚合,将二人一妖都关入其中,随后地面剧震,控制室竟如脱缰野马一般,带着二人一妖疯狂窜动。

    忽上忽下,忽左忽右,迅如雷驰电掣,转眼间,不知变化了几次方位。

    正当应飞扬胃海翻腾几欲呕出时,控制室终于停住,四周墙壁缓缓打开,控制室被转移到了不知哪个房间内,未等应飞扬稍喘息过来,忽而破风声响起,竟从四面八方射出无数利箭,箭头上闪烁着令人心颤的淬幽寒光,不知是涂抹上了何等毒物,如雨点倾泻而来。

    “******咧!”此情此景,应飞扬也不禁怒骂,手中长剑巧转浑圆,使出太极缠丝剑,太极剑圆环环相扣,连绵无尽,如同撑起了数把雨伞,护住周身。

    再看张守志和陆天岚,二人却似是早已习惯,箭还未射出时就已然戒备,此时一者再使出螺旋气流,吹散近身的箭镞,另一拨转道掌,将箭镞揽入手中。

    繁密箭雨,在应飞扬气力渐渐跟不上,将露出破绽时终于停止,应飞扬坐在地上调息,陆天岚和张守志刚才皆受内伤,此时也无力再战,也都坐了下来,各自恢复气力后。应飞扬狠狠对陆天岚道:“让你再打啊,现下谁也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陆天岚反问道:“你难道还不知如何出去?”

    应飞扬没好气应道:“方才还知道,现在,我连自己在什么鬼地方都不知道。”机括被撞得疯狂旋转,房间一通乱移动,显然已经偏离了他原本路线,到了不知哪里的机关区域。

    陆天岚哼了一声,毫无愧疚的嘴硬道:“你既然本就没打算待我离开,那现在状况与方才并无区别。”

    应飞扬叹道:“好吧,趁现在休息,先来聊聊吧,好歹同舟共济过,总要交代些来龙去脉吧,你们怎么在这里,又为何在这打起来。”应飞扬对他如何被困在司天台牢笼之事莫名其妙,不得其解,此时便想通过这一人一妖经历,来彼此做个印证,解答他疑惑。

    陆天岚现下也没力气交战,狠狠咒骂一声,也开始交代因果。

    原来,陆天岚受胡离所托,要进入司天台牢笼中击杀张守志,却被慕紫轩假扮的张守志糊弄,受困机关房室之中,慕紫轩无暇与他分出胜负,借着对机关的了解,从他眼皮底下扬长而去,留他一人在暗室中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陆天岚将密室翻遍,却仍寻不到机关,无法脱出,而就在方才不久,不知怎么得,所居的房室竟然自行移动,不断换到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其他地方更是凶险,各种机关层出不穷,刀刃,火焚,毒水,暗器,虽然未曾造成实质性的伤害,但也令他疲于奔命,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最后,竟不知怎么得,他和张守志被传到了同一房间,陆天岚从身后看,见他长发低垂,残缺一臂,身着白色囚服的打扮,与慕紫轩骗他时的打扮一般无二,根本无法分辨。

    所以他原本将慕紫轩当成了张守志,这下又把张守志当成了慕紫轩,心中有火,所以未及多想就攻了过去,待看清张守志面目后才意识到连闹了两次乌龙。

    但张守志也原本欲除的目标,再加上有心泄愤,索性将错就错与张守志厮杀起来。知道应飞扬出现才停止下来。

    末了,陆天岚狠狠道:“方才老子所在方位不断变化,经历了各种机关,定是慕紫轩在暗处操纵窥视,戏弄老子取乐,老子若是脱困,决计饶不了他!”

    应飞扬心头登时一紧,暗道,“这个,貌似是他真错过师兄了,方才是我转动枢纽,引得其他房间联动,随之一同变动方位,才会让陆大盗经历各种机关暗器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有慕紫轩替他背锅,他自然也乐见其成,不予揭破。

    应飞扬随后瞥了张守志几眼,却似不屑与他说话,没有将问题问出,陆天岚看出他神情变化,嗤笑一声,替他问张守志道:“我都说了,那你呢?听闻张守志修炼邪法,阴谋弑师,被囚入司天台牢室内,又怎么会出现在此处?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人物卡

    姓名:谢灵烟

    性别:女

    势力:凌霄剑宗

    身份:凌霄剑宗弟子,商影之徒,谢康乐之女

    武学:傲寒剑法;冰华寒魄剑;清羽寒月功;广寒凌虚剑(凌霄剑宗六大剑诀)

    武器:凝烟

    简介:凌霄七剑中谢康乐之女,商影之徒,资质过人,备受门派器重,因父亲、师傅身份,在凌霄剑宗几如公主一般,性子略带骄纵,又不谙世事,爱玩爱闹,但骨子里却如她擅用冰系功法一般,有着冰一般化不开的坚硬冰冷。

    试作人物卡,大致顺序从前往后归结,今天先试试手(未完待续。)u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