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一百零二章 紫薇天穹 2
    逆行真气,变转阴阳,应飞扬以近乎自毁的执念意欲脱困,但纵使榨尽体内最后一丝真气,链锁依然纹丝不动。☆☆m~精彩~东方~文学~☆☆

    应飞扬终于难支,再度呕出一口血,头颅渐渐无力垂下,就在此时,链锁光华大作,浮起星光般的咒字,照亮灰暗牢室。

    而于此同时,一股清凉温润真气从链锁传来,回流应飞扬之身,真气自手少阴心经自行流至足阳明胃经,周游半圈后,转回丹田之内,若一股清泉滋润他干涸的丹田,应飞扬丹田痛感顿消,精神也随之一震。

    正觉奇怪之际,倏地,随着叮叮当当的晃动,链条陡然收紧,应飞扬肢体被链条拉动,不得不改换姿势,最后竟是摆出一个双掌高举托天,五气朝元的姿态。

    而真气也改从手太阴肺经和手太阳小肠经灌入。

    应飞扬此时才察觉,现如今灌入体内的真气正是他先前发出的真气,无怪乎无论他怎么变化阴阳二气都无法是链条崩碎,原来这链条材质特殊,本就有吸纳贮存真气的功效,任如何灌气都是如泥牛入海。

    只是注入的阴阳之气,再链条上周转一圈后,竟又融二为一,成了阴阳并济的小浑沌之力,虽是去十返七,总量上比原本注入的真气略少,但却是取精去冗,更显精纯,汩汩真气凝练异常,几乎要由气态转作液态。

    而忽得,链条再度收缩变化,将应飞扬手向两侧拉伸,脚环也猛地一紧,迫使他不得不单足太高,这次又摆出了一个白鹤展翼的单足鹤立之姿。而真气换做从脚底足少阴脾竟灌入,向两臂手少阳三焦经流淌,源源不绝,生生不息。

    应飞扬方才因逆行真气而受损的经脉,竟真气流入后,也变得凉丝丝的说不出的舒泰。先前痛楚转眼消弭。

    “这似乎,是在导引我修炼某种真气!”应飞扬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真气修行分为“动”、“静”二种,所谓静修,就是盘膝打坐。静心入定,便是外界天塌地陷,修行者也专注一念,纹丝不动,算是修行真气的主流方法。应飞扬修炼的玉虚纳神真气就是需要静坐修行的真气。

    而“动修”修真气时便不是干坐着,而是要皆合特有动作。或需变化不同姿势,或需结出不同手印,有的还需循着地脉灵气,天象气流便行走边修炼,虽然动修可以更好的吸纳天地元气,但这便需得修炼时分心二用,以动作配合真气运转,不光使难度增加,更加剧走火入魔风险。所以一直难占主流。

    而如今,不但不用他改换姿势,甚至都不需主动驱使真气行经走脉,运转周天,锁链会自行拉扯他摆出合适姿态,而真气也顺着链锁从手脚十二经灌入,自行依着某种规律在体内流转。这简直是什么都不用做,就能把功练成,以至于应飞扬一时不能相信。

    直到一丝丝精纯真气融入他原本的‘玉虚纳神真气’中,使原本虚散的‘玉虚纳神真气’多了几分凝练。渐渐滋生出一股浑厚气息,应飞扬才确信,这确实是修炼某种特殊真气。

    玉虚纳神真气本是凌霄剑宗弟子修炼的基础真气,作为一门筑基法门。玉虚真气确实有其它真气难以匹敌的优点。

    一者、能够变转成阴阳寒热,先天五行等诸多属性真气,使弟子在修炼之中,通过实际演练找出最适宜自己的属性,作为今后发展方向。

    二者、玉虚真气有道家“虚怀若谷”之意,可以与绝大多数高级功法兼容。根基有成后再修其他功法也不会有功体冲突的现象。

    所以凌霄剑宗弟子多数以它作为第一种修炼的真气。

    应飞扬所修的玉虚真气,经由清苦道人亲自修改变动,更添了几分神妙,多出了吸纳外力入体,转为己用的功效。然而筑基真气终归是筑基真气,玉虚真气因先天粗浅,成长空间终究有限,且因‘虚’的特质,所修出的真气也偏于缥缈虚无,少了凌厉凝练,与应飞扬锋锐剑意不甚相符。

    应飞扬本已打定主意,这次回转凌霄剑宗见过清苦后,定然要从他那学来更为高深的功法,此刻却不知何故,被关到牢笼里都有上乘功法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是功法究竟从何而来,又是何缘故能让他学到,但应飞扬素来胆大,自是来着不拒,此时眼一闭,潜心感应体内真气流转,暗记运功路线。

    寻常修炼功法,总需秘笈记载,照图修炼,因各人理解不同,修炼时总会有些错差。而现在借由外物,让链条吸纳的真气反补自身,便可有效减少错疏,只看着修炼方法,就比寻常功诀高出不少,应飞扬也不禁在心中暗赞,创此修炼之法的定是罕世奇才。

    锁链又拉得他变动了几个姿势,而真气也改换其他经脉流入,此时再以内视之法观察气海,发现气海已有变化。

    原本玉虚纳神真气的气海,形貌似是一片旋转不息的涡流。因内中虚无,才能容纳和变化各种属性的真气。

    而如今,气流漩涡依然在,上头却浮空出现了一个体积很小,却高度凝练的真气团。仿若一颗天星高悬,稳居在无尽旋流之上。

    而本来平和的玉虚气海,也似受到“天星”引力引起潮汐一般喧嚣腾动。不时有真气被吸引依附到‘天星’之上,亦或有‘天星’上的真气如雨降下。

    气海之内,竟生出天海相接,循环往复的自然之景。

    若此时牢室有一面铜镜,而应飞扬睁眼对镜而望,定会发现他浑身紫气盎然,如云蒸霞蔚,华盖升腾,好不耀眼。而这紫气,与他师兄运招动气之间所发出紫色星芒极为相似。

    几周天后,锁链真贮存的真气渐渐衰无,但应飞扬已记下真气运行的轨迹,因循原有轨迹继续运转真气。

    终于,片刻之后,气海再度趋于稳定,盈身紫气一收。自行从毛孔钻入应飞扬身体,而应飞扬双目一睁,轻喝一声,脱胎换骨后的真气再度灌入链锁之中。

    链锁上刻印的符字花纹再度活络起来。一边颤动不已,一边散发出玄奥幽紫色。

    待链条所有符字皆亮起,突然几声机括响动声,应飞扬腕上一松,缚身锁链开启。“咣当当”的自行脱落。

    “哈!竟然真得打开了!”应飞扬转动酸涩的手腕,得意笑道。

    既然知晓锁链是帮助他修炼真气,真气修炼完成后自然不会再困锁他,应飞扬尝试性的将真气再度灌入铁链中,果然使得链条脱落。

    哪知甫脱困,变数再起,应飞扬正欲踏出牢室,忽得牢室宛若地震一般一阵晃动,墙角石屑沙尘‘秫秫’地下落,随着轰隆隆的几声响动。应飞扬足下一虚,感觉石室再往下落。

    只感坠了百米,石室咯噔一顿才停止下落,应飞扬稳住身形,室内已彻底失了光源,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忽得又是机括响动,牢室后墙此时向两侧打开,亮光传来,又出现一个十尺见方的房间。

    室内又有几颗拳头大小的明珠,使得房间内亮如白昼。但却映照出了一具白惨惨的骷髅。

    却见那骷髅坐在蒲团之上,不晓得死了多少年,却并无尸臭腐烂之气,一身方士服松垮垮的耷拉在身上。两个黑暗空洞的眼孔盯视着应飞扬方向,虽身死已久,但那两个眼孔似乎仍有能洞悉万物命运的神力,被那眼孔注视下的应飞扬不禁心头一寒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谁?怎么死会在这里?”今日令他费解的事已经实在太多,好在很快他就知晓了答案。

    墙体完全打开,却见骷髅后面墙上。有几个触目惊心的血红大字。

    “呈一时之气,断百世之基。皇世星天罪徒袁天罡亡命于此!”

    “袁天罡,竟然是他?他竟然亡身在此了!”应飞扬心头一震。

    他曾听凌霄剑宗掌门清岳真人讲述过皇世星天往事,袁天罡本是皇世星天最杰出的弟子之一,却因与慕紫轩祖父宣丘泽争夺门主之位失败,一气之下带着追随者离开皇世星天,自创司天台一脉。

    后更寻得天命真龙李世民,在袁天罡出谋划策下,李世民于玄武门击杀皇世星天其余人辅佐的太子李建成,登基称帝,奠定盛唐不世基业。

    而皇世星天随着李建成败亡,也被打做异端邪派,遭逢诸派围攻,几近灭亡。

    而一手造成这局面的袁天罡,世人皆已传他为延长寿数,遗世世清修去了。想不到竟然亡身在此,而死前留字之中,分明有着浓浓追悔之意。

    应飞扬心中好奇,再看向旁边刻印的小字。

    “罪徒袁天罡,起身微末,游迹****,兴蒙皇世星天收留,传以奇术,以彻天机。

    然术有小成,则自大猖獗,不容与人,罪徒不知自省,反生睚眦之心,叛门离教,自立一脉,欲借真龙之力,一雪前耻。

    然时势如真龙,可倚不可御,罪徒本意稍吐怨气,不意竟使门派遭劫,百世基业,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悔之晚矣,唯以死相赎,罪徒自囚于此,以待寿终,然自创《紫薇天诀》与《极星十七律》,自诩绝学,不忍失传于世,留之再此,以飨后人。望后人以此功法,再复旧时星天。

    罪徒百死莫赎,合该曝骨于此,万莫收殓。”

    应飞扬看完,也才明白意思,心道:“原来这袁天罡也并无我原想的那般冷厉凉薄,看他话语,原本也只想挫败对手,向皇世星天讨回颜面,却不料世人比他所料更加无情,一旦有落井下石的机会,自然不会错过,竟借机覆灭皇世星天,此番结果,也非他原本所想,他却受不住内心煎熬,留下功法后自囚在此等死了。”

    至于功法,应飞扬又看向另一面墙,果然墙上刻有密密麻麻的文字和图像,正是功法秘笈。

    应飞扬走近细看,开篇又是袁天罡留字,这此话语倒是浅显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罪徒自创《极星十七律》,招取北斗七星,南斗六星,四余星,掌法十三,剑法四,共得十七,穷星斗之变化,窥天地之无穷。

    然欲修《极星十七律》,需得精于星学算术,心思过人,才智不足之人得知,反自伤心神,故不敢广传于司天台,特设三关五难,以作考验,待能人得之。

    君既排除诸难,行至此处,料以得《紫薇天诀》,以紫薇之力,可御星斗之变,《极星十七律》亦可修成。望君以此功法,光复派门。”

    应飞扬看完之后,恍然大悟,道:“原来我方才修炼的功法就是《紫薇天诀》啊!不过三关五难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应飞扬略一沉思,暗道:“是了,策天机曾说过,袁天罡在司天台留下三帝恒谜题,作为他所创功法的线索,但后人却一无所获,甚至连谜题在哪都没找到,直到我那师兄出现,才将谜题揭破,得了功法,看来这三关五难,就是解开谜题所需经历的考验。”

    随后一拍脑门,恼道:“不过我这又算什么?明明什么都没做,竟然因为稀里糊涂被人锁进牢笼之中,而跳过前面诸多关卡考验,直接习得《紫薇天诀》,这不是平白得了好处吗!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,应飞扬自嘲一声,转而看向《极星十七律》。

    依照袁天罡所言,《紫薇天诀》是真气功法,而《极星十七律》是招式,紫薇是万星之首,统御诸天,所以以之命名的《紫薇天诀》也是《极星十七律》的必需条件,必先练出紫薇真气,才能催动这些招式。

    再看墙上所刻之招,有十三招拳掌之法,分别以北斗七星、南斗六星命名,又有四招剑法,以计都,罗睺,月孛,紫炁这四余星命名。

    应飞扬依照顺序先看十三招拳掌,却见每一招都是结合数理星相变化,确实与慕紫轩曾使用过的招式有五分相似,然而每一招都是玄奥晦涩,异常难解,想要从头到尾看明白都是困难。应飞扬甚至将招理当做数题一般求解,但算得头昏脑胀,却依然算不透招理。

    应飞扬终究不同于他师兄慕紫轩,慕紫轩入司天台前,已是皇世星天旧部之主,以他天资,算数星学自然也不在话下,所以一路解破诸多谜题,成功的学得此些招数。

    然而应飞扬不同,他虽也为学道家剑法,学过些星学算术,但也只是浮于表面,并未下功夫钻研,此时就犯起了难。

    看了多会,却仍苦思不得其解,连第一招都未看透彻,应飞扬心绪浮动,总觉将有大事发生,不该在此拖延,便先舍下掌法,直接看向四式剑诀。

    应飞扬天生剑觉过人,虽同样未看得将剑理算得透彻,但却似依循本能一般,隐隐约约觉察出了些端倪。

    走马观花的将四招剑法看完,却见最后几行字,字迹陡然一变,与前面暗藏衰颓的笔意不同,龙凤翔舞间,尽是自信傲然之意。

    “果然啊,难得找到这里,不留下些什么显摆的话语,那就真不是你的风格了,师兄!”应飞扬看着墙上的留字,笑着道。

    Ps:关于袁天罡留招,是第四卷开头留下的伏笔,也不晓得还有没有人记得,过往故事更是得追溯的第二卷,皇世星天老一代人名连我自己都给忘了,鉴于人物越来越多,打算以后每章尾做个人物名鉴,把重点人物标注出来。

    &lt;&gt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