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一百章 祸世之种 8
    听闻桑魅身死,姬瑶玉却似不满意,一双美眸意味深长的盯着胡离等人,道:“祸乱天下的计划,只有一个被诱拐过来的孤魂野鬼做血祭,不嫌单薄了吗?”

    胡离面色颓败,语态却依然从容道:“看姬香主的意思,是要拿我等凑个数了,不过,姬香主真得了杀我吗?”

    姬瑶玉轻笑道:“二公子如今是砧板上的鱼,生死尽****手,杀你,有何难哉?”

    胡离道:“香主方才也说过,对付我这种人,能动手时就不要动手,为何现在又要与我浪费唇舌?”

    姬瑶玉神色不变,淡淡道:“或许是瑶玉与二公子相交一场,想要倾听二公子最后的遗言。`”

    胡离一副欣慰模样,道:“真是令人感动的说辞,可惜我还是倾向于另一种猜测,或许香主是在忌惮我未出的后手!二位觉得不对了吧,你们赢得太过轻易,仅我兄妹中,就尚有胡言、胡媚儿两大奇兵至今未曾现身,更遑论放眼天下也罕有敌手的啸天狂狮,狮王亲来洛阳坐镇,难道会缺席今晚的祸种计划?或许你们动手一瞬,就将遭到狮王雷霆一击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跃跃欲试道:“听闻狮王师我谁一向光明正大,难道还会潜藏暗处,背地出手伤人吗?胡兄这么说,我反而更想试试,看能不能接下你的暗招。`”

    胡离则自信道:“那我就赌,我的暗招一出,慕兄就绝对杀不了我!”

    “那,此掌过后,立见分晓。”慕紫轩说动手便动手,气凝掌心,便是轰然一掌,直击胡离天灵。

    胡离方才所言,也都是慕紫轩所顾虑之事,之所以没一开始就将胡离等妖杀除。便是因为对方仍有战力动向未明,所以慕紫轩假意交谈,实则是以神识探查周遭。

    师我谁虽有接近顶峰的修为,但却是血戮道出身的妖。血戮道的妖物纵然修到极致,一身血腥妖气也难以尽数遮掩,慕紫轩既有心找寻,那只要他身在附近,就绝对无法瞒过慕紫轩的感应。而探查结果。却并无血腥妖气在周遭,所以慕紫轩不再迟疑,果断出手!

    这便是胡离与慕紫轩不同,胡离喜爱玩弄虚虚实实的计策,加上天生身子虚,除非被逼无奈,否则能不出手就不出手。而慕紫轩则多了一份武者果决气魄,纵然心头仍有疑问未解,但有时,武力。便是获得答案的最快途径!

    于是,答案出现了!

    慕紫轩单掌直盖胡离天灵,豹额及其他侍卫有心相救,但却个个无能为力,眼看胡离将亡,一道纤细金芒闪现,带着刺耳尖啸声,若蜂针一般直刺慕紫轩手心劳宫穴。`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?”

    招式,平平无奇,来人。出乎预料,而背后所包含的深意更是令人震惊。,

    竟是安然躺着的杨玉环,突然抽出头顶金钗。金黄钗儿带着碧绿妖气直刺慕紫轩手心。慕紫轩心惊之余,身子本能反应,手腕一绕避开金钗尖头逼人气芒,探出双指欲意夹住钗身,但金钗如鸟喙灵动,反由刺改啄。直啄向慕紫轩指甲缝隙。

    都说十指连心,这一下要被戳个结实,那痛楚定是难以想象,慕紫轩随即再变招式,食指屈指一弹,一指,便生风雷之威。

    “噔!”指甲与小小金钗相对,却声如编钟响动,金钗脱手而出,打着旋钉在梁上,直没入底。而杨玉环已左手拎着胡离,右手拎着豹额,腰身一拧,翩然而去。

    来招虽也算得灵巧,但也留了几分匠气,算不上高妙,而钗上劲力更是不济,换做往日,慕紫轩自然不缺办法将她留下,但此刻,心神剧震下,略一分神,就已让她带着胡离和豹额离开。

    而慕紫轩和姬瑶玉此时同时额上冒汗,思虑狂转。

    杨玉环弱质女流,自然不会有妖气在身,此女定是胡媚儿无疑!

    眼前杨玉环是胡媚儿假扮,那就意味着真正的杨玉环并不在上清观,而北龙天手下最强的战力师我谁也同样不在上清观。那他们此时又该在哪?

    祸种计划,是以清浊一气补天阵加成,来提高移花接木术的成功率,占据杨玉环的身躯。移花接木术需要身负木元之妖或天生木德之身的人可以施展,而清浊一气补天阵需要天、地人三项要素。

    百鬼夜游,鬼门大开的今夜算天时要素,杨玉环自身的气运算人和要素,那地利呢?

    在洛阳城中,灵气充溢,又防备空虚,便于行动的地方,难道不是只有上清派一处?挑动佛道当街争斗,将上清派本就不多的人员悉数引出,难道不是为了方便计划进行?

    所有的疑问归结到一起,反而使彼此有了解释,疯狂转动的思绪,将所有线索拼凑一处,终于让谜题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一道灵光灌顶,慕紫轩得出答案,双眸爆射光彩,又是震惊又是赞叹道:“好个胡离,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而姬瑶玉同时想通,更是面色惨白,汗流不止,娇容都胧上了一层阴郁黑气。话都未来的及说,就如离弦之箭,疾飞着离开上清观。

    姬瑶玉度之快,使得空气震爆,荡出一层层涟漪。慕紫轩却看着她身影,叹了口道:“瑶玉,你是真不清楚吗?胡离既然敢挑明,那么除非另有变数,否则,多半是来不及了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闭目,是黑暗,睁眼,亦是黑暗。

    应飞扬不知睡了多久,睁开眼睛却是一片漆黑,似是因为视觉受到限制,所以嗅觉变得格外灵敏,浓烈而新鲜的血腥味夹杂着尿骚味、腐臭味扑鼻而来,熏得人头脑疼,几欲流泪。

    应飞扬抖抖昏沉沉的脑袋,却现“叮叮当当”的一阵金铁交击之声,随后猛一惊醒,睡意全无,交击的声响,是束身的锁链碰撞之声,他竟是四肢大开,被锁链牢牢束缚住!

    随后,眼睛渐渐开始熟悉这片黑暗,隐约可见模糊景象。

    映入瞳孔的,是陌生中又有几分相熟的环境。

    “这是!!我怎么会在此处!!”应飞扬心中震惊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