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九十九章 祸世之种 7
    姬瑶玉素手向天,凝花成刀,轻柔水嫩花瓣聚成一起,散发着不容轻辱的杀机。MWww.m手打首发】

    胡离见状不敢大意,‘窃天篇’匪聚众妖之力,抢攻而至,狐妖六尾齐动侵袭姬瑶玉,看似只是凶狂的兽击,但尾巴却是各自如刀,如剑,如枪,如鞭……或威猛雄烈,或刚柔变化,显然是以狐尾使用上乘招式。

    招式变化莫测,又相得益彰,毛茸茸狐尾带着千钧之力,已逼邻姬瑶玉眼前,姬瑶玉却是不慌不乱,当空一斩。

    决然刀气,充溢四野!

    下一瞬,天狐凄厉一吼,已有两条尾巴从中两断,化作碧绿妖气消散无形。狐族众妖同感真气一滞,更有一股惧意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所谓‘剑重意,刀重势,’刚才那刀虽未斩到他们头上,但刀势已将他们神魂压得死死,那是怎样决绝的一刀啊!

    分明是华丽绝艳的刀招,却带着与敌同毁般的疯狂决然,誓要以自己或敌人的血为刀招点染增色,宁可玉碎,也不退让半分。

    “这刀便是天香谷的‘裁春艳骨刀’?果然,只看刀势,便知胸中气象,姬香主,这些年来委曲求全,真是难为你了!”胡离吐出口浊气道。

    由刀知人,牡丹看似轻柔明艳,却带着不妥协半分的傲气,纵然武后一炬焚尽了牡丹艳丽花瓣,留下的却是纵然焦黑,依然婷婷挺立的骨。此刀便取其不退不悔之意,才铸就这份决然,那能使出此刀的姬瑶玉,内心真得曾经向北龙天妥协过吗?

    不理会胡离赞叹,姬瑶玉手举天,再凝花叶之刀,甜美声音带着冷然杀意道:“赞叹的话,接下这第二刀,再说不迟!”

    见识第一刀,胡离已窥出几分刀路。正欲挡招,却发现第二刀与简单利落的第一招截然不同,而是一刀无尽式,随着姬瑶玉素手挥舞。无数花叶****而出。

    术法加成,木灵之气为用,每一片花,每一片叶,都有开碑裂石之威。正是一场毫无死角的刀之雨。

    天狐妖相昂天一嘶,四条尾巴轮转开来舞成一个大圆,好似在众妖上方张开一把巨伞,一时交击之声不绝于耳,然而看上去受的严密,待刀雨散尽,却是高下立判,天狐妖相上留下数不清的裂口,妖气正从裂口中涌出,而底下众妖也是个个面上身上挂彩。还有几个已是受了重创。

    姬瑶玉却是毫不留情,不多言,便要再出第三刀。

    花瓣,碧叶失去重力般上浮,置身花海中的姬瑶玉连杀意都是美得可堪入画,无数纤小的花叶上浮半空,却是在半空组成了一朵硕大的牡丹花,花开四十三瓣,层叠如重楼,努力的舒展着花瓣。每一朵巨大的花瓣都是刀锋锐,是花之刀,是刀之花。

    此招名为‘花开红颜落。’当牡丹刀花彻底开放时,便是刀气爆发。敌人命终之刻,狐族众妖不由心生绝望,此时却见,浓艳的花朵将开——又谢!

    姬瑶玉只觉真元一滞,方才那种与此方天地彼此联系的感觉也断了,心中正称奇。眼前却再现奇景。

    以天狐妖相为中心,一道荒芜之圈向四周扩散,所经之处,姹紫嫣红的花蕊如被抽干一般,只余下枯败的残黄,风一吹,散落成灰。而头顶刀花,也是逐渐缩小衰败。

    “这是?木灵之气被吸走?”姬瑶玉心神一动,暗道。

    胡离却似看穿她所想,道:“看来姬香主注意到了,妖狐七条尾巴,却一直只有六条与姬香主对招,那剩下的一条会做什么?”

    姬瑶玉一惊觉,看向妖狐尾部,却见另一条尾巴低垂,看着是比其他尾巴短小许多,尾端垂地也不过堪堪触到地面,但仔细看来,尾巴尖却已是插在土中。

    “先祖妲九尾之姿,连紫薇帝气都可窃取,本公子的窃天篇虽未成气候,但窃取此境的花木之气却仍可做到!”

    胡离话音方落,荒芜之圈急速扩大,借着掩护,第七尾已暗暗吸收花木之气多时,此时姬瑶玉纵然察觉,也无力阻止,头顶绽放的刀花也彻底凋谢,化作花雨纷落,落至半空,却是被抽干水分一般变得枯黄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连整个空间都晃动不休,天穹摇摇欲坠,如掉漆一般不停崩落色彩。这一片**的空间即将崩毁。

    “姬香主,这‘水月镜花-十步芳菲’的术法要破了,这胜负,待我们出去再分吧。”胡离笑道。

    然而,姬瑶玉美眸水波一闪,摆出一副惊异模样,道:“二公子何处此言,胜负,不已经分了吗?”

    胡离突得面色一变,踉跄倒地,原本搭在一起的众妖也是个个虚软坐倒,面如土灰,天狐妖相随之崩散。

    “这,我们怎会中毒?”胡离咬牙道。

    姬瑶玉手轻轻扬起,接过几片花瓣,虽后轻吹一口气,花瓣聚合,拼凑出了一株淡红色的牡丹。轻笑着道:“天狐如意法声名在外,纵然窃天篇久未现世,但瑶玉却不可不防。二公子方才吸收花木之气,难道真以为瑶玉毫无觉察?向公子介绍一下,此花名为胭脂醉,是人工培植出得牡丹新种,此花花瓣有轻微毒性。”

    “其毒性轻微,几乎难以察觉,但若聚得多了,那香气便可使人身体酥软如饮酒一般,因此得名。你们是化形之妖,这微末毒性对你们本应无甚影响,所以自然也难以察觉,但你们却偏偏吸收此地花木之气,千百株的胭脂醉,纵然毒性再少,积少成多,也足以让你们倒下了!”

    胡离闻言,长叹道:“虽早知姬香主是深藏不露的女杰,但却仍是低估了香主,是我输了一筹。”

    下一瞬,花木之力几近枯竭的空间再难支撑,轰然碎裂,姬瑶玉和狐族之人再度出现在上清派三清殿之中。

    “胡兄,看来你是在瑶玉手底下吃了大亏了。”慕紫轩看着坐倒在地的胡离道。

    姬瑶玉不理会他对胡离的奚落,对他道:“你那边情况如何,桑魅人呢?”

    “还用问吗?”慕紫轩轻轻一笑,道:“自然是神魂俱灭,尸骨无存了!”

    &lt;&gt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