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九十七章 祸世之种 5
    繁花似锦,绿草成茵。

    一片锦绣花毯中,姬瑶玉婷婷袅袅走来,眸若春水横波,眉若远山含黛,艳丽妩媚之外,又有一股高贵莫犯的威仪,让万妖殿众妖心头狂跳,分不清是心动,还是戒备。

    胡离注视着走来身影,叹气道:“水月镜花,十步芳菲。纵然有清浊一气补天阵加持,动用这么高级的术法依然凶险万分,姬香主竟然甘冒此等奇险,这是要与万妖殿翻面了么?”

    “移花接木术亦凶险万分,瑶玉不一样敢冒险?只是冒险总要有所回报才行,瑶玉委屈求全的配合北龙天计划,北龙天却想一举通杀,这般举动实在令人心寒啊。既然甘愿奇险,却仍换不到北龙天的赤诚合作,那如今也只有——”姬瑶玉眸中春意消退,冷若寒冬道:“冒险杀你们,一除后患了!”

    一阵轻风从姬瑶玉身后吹起,花摇叶动,暗香涌动,送来凛凛杀机。

    胡离道:“姬香主不与我们合作,又转向与慕紫轩合作,殊不知这是从一个危险转移到另一个危险,香主纵然杀了我们,又要如何保全天香谷,如何救回你的小妹?”

    姬瑶玉脚步不停,轻笑道:“这个,瑶玉自有计划,不劳公子费心。”

    胡离摇头道:“是你的计划,还是慕紫轩的计划?慕紫轩亦是心机深沉之辈,姬香主与他相识至今,又能看透他几成,就不怕此番冒险与万妖殿决裂,同样是毫无收益,为他人做了嫁衣?”

    姬瑶玉轻叹道:“都说胡家妖言之术可怕,一旦练至大成,便可御鬼通神,可比之胡二公子挑拨搬弄的言辞,这妖言之术倒显得逊色了。好在有人教过我,公子口一开。就等同出了凶狠的绝招,这时,不必多言,回招即可。!”

    姬瑶玉话语方落。双目一亮,脚下花瓣随即翻飞而起,汇成一条五颜六色的花带,直袭向胡离。

    “胡二小心!”随着一声叫喊,便见人影一闪。豹额已挡在胡离面前,同时重拳狠厉而出,激荡拳风如平地起风雷,直迎面前花雨。

    但甫一交手,便觉花瓣之中暗藏巧劲,虚实变化莫测,拳劲虽狠,却如击在潮浪之中般无甚作用。反而他身形转眼就被花雨吞没。

    花瓣虽柔嫩,却是片片都如刀刃,豹额转眼身上已如千刀刮过。不由心惊,“这小娘,竟藏了这等修为!”。

    姬瑶玉鲜少展露修为,但她年岁不大,兼之相貌柔美,令豹额不由瞧轻了她,如今一交手,却发现她实力远在预想之上,“难怪北龙天会急着对天香谷下手,若是晚了。让她再成长几年,天香谷怕又会成为心头大患!”

    豹额虽处劣势,妖元急转,喝道:“小娘儿本事不差。但想杀我们还欠了许多!”随后化拳为腿,旋腿而起,比之拳掌功夫,豹额一身真正本事尽在迅捷无匹的双腿之上,此时两条腿如化作千万,快腿连环掀起一阵杂乱气流。无数重腿紧叠加。赫然将无处不在的花潮洞穿,击出了一道空无一物真空通道。

    抓住一瞬之机,豹额双腿如弓,蹬射而起,带着撕裂空气的刺耳音爆声,转眼已欺身姬瑶玉身边,豹妖出身的他速度奇快,比之同样以快著称的陆天岚也差不了多少,同时腿伸过顶,狠狠砸下。

    这一脚看似简单,没有什么精巧变化,但也因舍弃后招,使之只余‘快!’‘狠!’二字,凌厉无匹的劲风笼罩姬瑶玉头顶,霎时间令她几乎感觉头顶空间凹陷垮塌下来一般。

    但是!

    “莽攻躁进,来得快,败得也快!”面对这一腿,姬瑶玉没有丝毫色变,身不动。地下突然有数道粗硕藤蔓破土而出,向豹额缠去。豹额立身空中,脚踝被缚,竟生生被从半空扯下,,纵然他急运妖元,将缠足的藤蔓震得粉碎,但一瞬间的分神,导致他空门大开,姬瑶玉已一掌击在他胸前。

    身材窈窕的姬瑶玉似有千钧之力,一掌,将豹额精壮健硕的八尺雄躯击得石砲般后飞,狠狠砸向胡离。

    胡离叹了声,双掌接下豹额身子,但却被带得连连后退,直到身后随行的胡家妖中赞掌相助,才稳住身形。却见豹额已面色惨白,无力再战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腿快性子快,知晓有水月镜花,十步芳菲的术法加持,竟还这么莽撞。吃亏了吧。”胡离埋怨道。

    豹额边吐血边道:“老子动作快些,还不是怕你这病痨鬼亲自出手,又折损寿数,可惜,这术法确实难缠!”

    十步芳菲是天香谷顶级术法之一,一旦催动便可突破空间禁锢,化出独立一方天地,而此天地间木元充沛,花草植物都受施术者驱使,天香谷的花木之妖在此术法加持下如有神助。豹额是万妖殿六大将首之一,地位只在三尊之下,自然非是庸手,但一招即败,一来因为姬瑶玉犹胜胜他一筹,更重要的便是十步芳菲的术法。

    此术也非全无缺陷,一者是范围太小,只能将身遭十步的敌人拖入‘小天地’中,所以才得十步芳菲之名,二者因术法高端,成功率自然也偏低,需得多人同时施展才能增添成功几率,但在慕紫轩筹划下,这二个缺陷都被计策和阵法克服。

    胡离不屑道:“败就败,非得嘴硬说是为了本公子,现在呢,不还是要本公子出手。”胡离反手一推,将豹额送到后头,随后对姬瑶玉道:“妖族中皆传闻,姬香主虽国色天香,一身修为更是难以测度,本公子原本已经最大的设想了香主实力,结果到最后仍是低估,看来传闻果然不是虚传。”

    姬瑶玉亦是轻抿红唇,戒备道:“妖族亦有传闻,胡家二子沉溺酒色,不学无术,加之体弱多病,可谓大拖了青丘狐族的后腿,不知传闻又有几分真实。”

    “传言多半无错,论修为,本公子确实是脱了青丘狐族后腿,不过,或许恰有办法可以应付你的术法!”胡离踏步向前,将厚实披风甩落,一改往日虚弱畏寒的样子,道:“今日本公子便以天狐如意法的窃天篇,向姬香主请教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