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九十六章 祸世之种 4
    埋葬在记忆深处的名字突然再现,桑魅面色霎时变得苍白,颤声道:“鬼母,你见过鬼母,她,她不早该魂飞魄散了吗?”

    慕紫轩笑而不答,道:“都说了,事不过三,我只回答你三个问题,不过,这个问题的答案,倒也不必宣之于口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运动真气,劲风流转下,衣襟无风自动,做出请战姿势道:“答了你三个问题,你便接我三招吧,三招不死,第四个问题的答案你自然知晓!”

    眼见慕紫轩杀意昂扬,桑魅咬牙切齿道:“小辈,你既然不答,杀了你后,拷问你的魂魄也是同样!”

    一语落定,桑魅真元饱提,鲜红袈裟如血染一般飘舞,随着气机积蓄至顶点,桑魅沉喝一声,一个卍字佛印在掌心出现,正是佛门绝学‘卍字佛掌’,掌行庄严恢宏,轰然击出!

    “鬼行佛招,倒也稀奇!”慕紫轩见猎心喜,七分戒备,三分试探的一掌迎出,毫不避讳硬接此招。

    双掌交接,一声轰响,随后便闻慕紫轩轻嗤道:“可惜功体相冲,终究不伦不类。”

    交手之后,慕紫轩才觉对方劲力未有想象中的深沉,暗疑道:“桑魅是成名已久人物,不该只这等本事。”但转念一想,随即心中了然,“是了,六道恶灭大败后,桑魅为了避祸,夺舍了佛门之人的躯体,然而凡事有利必有弊,虽然以佛气为掩护可掩盖自身阴鬼之气,躲过正道人士追杀,但佛鬼相冲之下,一身本事怕是发挥不足一半。也难怪她会觊觎姬瑶玉的肉身。”

    此时,听得桑魅阴险一笑,“不伦不类?笑话!”随后掌心中金色卍法印竟然急速反转倒旋,从沛然庄严的金色佛光转作阴森诡谲的黑色鬼气,随着法印逆转,外放真气也陡然转作逆吸。慕紫轩顿觉真气脱出控制,竟被对手源源不绝的吸入体内。

    桑魅虽受制佛体,功力无法发挥极致,但却也精心钻研出一种佛鬼同流的法门。以鬼力摧使,逆行‘卍字佛掌’,便可使佛印逆转,形成一个吸引对手真气的涡流,这般正反逆转。决计令人防不胜防,甚至可将对手连着真气和精血都吸纳入体,长年来在此招之下被吸成人干者都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感受慕紫轩真气被吸纳入体,桑魅正觉得意,突然听得慕紫轩不屑道:“我当是多了不得的杀招呢,不过正邪同流而已。”

    自信语气令桑魅心生警觉,但却惊觉已经太迟,慕紫轩玄奥浩瀚的真气中,暗藏一股不似正道的阴邪奇诡之力,虽然细小。但却凝练阴毒,便如滔滔洪流下暗藏一条水蛇。

    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阴冷刺骨的真气侵入丹田,更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,令他不寒而栗,还未及反应,潜藏已贯入体内真气突然暴窜,桑魅经脉顿时遭受强大冲击,饶是她功体也是走得阴寒一脉。此时也觉浑身**道经络如被九幽黄泉水浸透一般冰寒彻骨。。

    桑魅心道不妙,急忙将卍轮再度逆转,真气由内吸转作外放,借着真气迸发甩开此掌。却是身形不稳连退数步。

    “桑狱主留神,第二招来了!”桑魅还未站定,却见慕紫轩已纵身攻来,一拳如攥着星芒,流星般轰然击落,大有一股睥睨天下。所向披靡之意。

    感受对手身上顶尖高手才有的无形精神压迫之力,桑魅顿觉遍体生寒,只觉眼前青年功力之深,便是自己全盛之时也要逊上一筹,压下心头惊慑,桑魅急甩开大红袈裟,袈裟随即如被充了气一般鼓涨起来,变成厚实气垫挡在前头。

    佛门‘袈裟伏魔功’由她使出,倒也威势不凡,,但慕紫轩一拳落在袈裟上,却是一声闷响,袈裟被拳风绞成碎片四射而出,甚至嵌入房柱上,门梁上。

    桑魅对着结果早有预料,袈裟甩出同时,便是尖啸一声,趁着慕紫轩拳势的一瞬滞碍时出手,五指箕张,变幻出种种玄妙的手法,粗大手掌刹那间便得紫红,看起来诡异无比。那双诡异的紫红血手双手环抱,凝聚出一团阴寒无比的真气团,同时顶着精神压迫欺身而上,带着鬼魅般的身影移至慕紫轩身侧,要趁他新力未起的瞬间抢攻。

    此招正是地狱道的‘泥犁鬼手’,‘泥犁’是梵文中地狱之称,此招泥梨鬼手路数也与十八地狱对应,分八寒地狱,八热地狱,近边地狱,孤独地狱共十八路,此时桑魅使出与她功体最相合的八大寒狱之招,正是她毕生绝学。

    她为隐藏行迹,过往总是不敢轻出佛门之外的招式,但此时四下无人,心中也再无顾及,出手便是极招,纵然如今功力不足,但她仍然自信,此招慕紫轩决计不能轻接。

    “泥犁鬼手么?来得好!”却听慕紫轩赞叹一声,叫破桑魅来招,同时威势万钧的拳势一停,身子凌空一旋,身上原本淡淡的紫色星煌消散,转而涌出一阵黑气,三清殿内,竟是阴风阵阵。

    “接我这第三招!”慕紫轩双手舞动,凌空下击,携着诡异黑气直迎桑魅‘泥梨鬼手’。

    同样的变化奇诡,同样的快如鬼魅,双方时拳,掌,指,爪交错,短短一瞬,就不知交击了多少次,阴森气劲纵横,在二人周身化出一阵黑色气团,好似地狱鬼门在此处打开。

    桑魅越战却越是心惊,纵然鬼手竭尽变化之能,但在对方招式面前却是被克制一般,招招式式都力屈一筹。而这招式似曾相识,更是唤醒了她最深层的梦魇。

    察觉对方面色变化,慕紫轩颇有余暇的道:“看来桑狱主认出我的路数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‘归冥玄功’!”桑魅惊骇叫出,地狱道中诸多功法,却有一共同源流,便是归冥玄功,也因为此,归冥玄功对其他功法皆有克制之力,只是这套功法应已经失不传于世,而最后一个会此功法的人正是自己与其余几人联手诛杀,归冥玄功再现,那便意味着——

    “鬼母她当真未死!”桑魅惊骇的面容扭曲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换你死喽。”慕紫轩擒住桑魅一手,拧麻花一般将它拧了好几圈。同时一掌直击桑魅空门大开的前胸。

    ,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