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九十四章 祸世之种 1
    前面一章修了一些,建议先看前文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“我们的计划?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和慕兄你有过计划。”胡离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胡兄真是不坦诚,相比之下,那几位藏着的朋友就更过分了,连现身一见都吝啬吗?”慕紫轩对着空荡荡的大殿道。

    胡离无奈耸耸肩,随后大殿角落处,现出数条人影。

    为首者是身材魁梧的精壮汉子,正是北龙天座下六大将首的豹子精豹额,其余也都是青丘狐族的佼佼者,豹额边走边道:“慕老弟,一段日子不见,还是这么敏锐啊。”

    “似乎还少了些吧,狮王、七姑娘和胡言小兄弟都没来么?”慕紫轩打量了下周遭。

    胡离高深莫测道:“狮王年事已高,还留在山庄内安养,九弟另有他事需要处理,至于七妹,或许在或许不在,谁也不知她会以什么面貌出现在何处,没准你眼前的我,就是七妹变化成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便是狮王、七姑娘、胡言都不在,应该还有一位会用夺魂术的朋友吧!不现面吗?”慕紫轩道。

    胡离挑挑眉道:“慕兄,这么希望有人现面,难不成你说的计划就是来此结交朋友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哈哈一笑道:“交友计划,这倒也是个有意思的计划,不过今天我所说的是——祸种计划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豹额神色戒备,上前一步逼视慕紫轩。

    胡离却是一伸手,拦住他们,泰然道:“慕兄既然要谈祸种计划,不如先谈谈你对此计划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“杨玉环,姬香主。移花接木,清浊一气补天阵,胡兄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?”慕紫轩毫不迟疑笃定道,每说一词。豹额及几位狐妖面色都有轻变。

    胡离抚额道:“果然大意不得,在下行事也算谨慎,没想到却仍是被慕兄洞悉,慕兄果然非常人也。”

    “哈,过誉了。只是有袁天罡前辈所留推背图指引,再加上司天台藏书卷帙浩繁,我又寻得了个不受打扰的清净地方安心翻阅罢了。”慕紫轩笑笑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慕兄都已知晓,那我也不必藏着掖着了,没错,在此时此地,让姬香主施展移花接木术,占据杨玉环的身躯混入宫闱,借着杨玉环命格颠覆天下,使我妖族有趁乱再起的机会。这就是祸种计划,如今姬香主落入慕兄手中,而慕兄身为维系江山社稷的司天台主事,眼下是不是打算阻止我?”胡离眯着眼审视慕紫轩道。

    慕紫轩轻笑摇头道:“说不藏着掖着,却还是话只说一半,胡兄当真不坦承。怎忘却了这夺魂术呢?”

    “又是夺魂术,慕兄对这夺魂术倒是颇为在意啊,不知究竟为何?”胡离扬扬眉道。

    “又在明知故问,你我上一局中,便有一个会使夺魂术之人突然出现将张守志的记忆洗去。若是今日。姬瑶玉施展移花接木时,那人又突然出现,对姬瑶玉的记忆也施加影响,将姬瑶玉守护天香谷的信念。扭曲成对北龙天的忠诚,那又该如何!”慕紫轩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胡离失笑道:“慕兄异想天开了,夺魂术非是万能,而姬香主修为也不低,想要将她的记忆扭曲成你说的那样,可不是夺魂术能做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点头道:“不错。通常说来,夺魂术施用本就困难,除非施术者与被施术者功力悬殊,或者被施术者身心受创、精神萎靡时才能成功。而就算成功,也只能使被施术者遗忘或改换部分记忆,却不能使被施术者的根本理念发生变化。比如想用夺魂术把一个歪魔邪道变成正道栋梁,最终得到的只会是一个脑子坏掉的白痴,但这,只是通常来说!自然还有不寻常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还有何办法,慕兄不妨言明。”

    “其一,若是被施术者魂识离体,并进入休眠状态,少却和精神的双层保护,那夺魂术对他的影响就将大增。魂识离体本就是有很高风险,更何况还进入沉潜状态,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人做出这等行为,但施展移花接木之术时,恰好就有一瞬间的魂识离体休眠状态,而这个瞬间就是施展夺魂术的最佳时机。”慕紫轩笃定道,这一点,便是他以厉傀为试验试验得出的结论。

    胡离面色开始阴沉,道:“慕兄以前似乎说过你并不会夺魂术,现在看来,你对夺魂术的了解倒是比一般的施术者更深!”

    慕紫轩轻轻一笑道:“不过是从司天台的藏书中翻阅出来的记载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,那司天台的藏书还真是丰富!”胡离双眼一眯,语调中已多了几分寒意。“有其一必有其二,慕兄继续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第二方法,不就在眼前吗?慕紫轩伸手一指,目露摄人光芒道:清浊一气补天阵可增加术法的成功率,包括移花接木之术,自然也包括这夺魂之术!”

    “姬瑶玉与你们并非一心,为何你们还敢让她占据杨玉环的身躯,丝毫不怕养虎为患?答案便是在此,以天香谷为要挟,胁迫姬瑶玉参与你们计划,但为了防止将她到走投无路率领天香谷上下拼死一搏,又以清浊一气补天阵能增加移花接木之术成功率的说法为诱饵,让姬瑶玉看到反扑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成功的几率大增后,姬瑶玉自然也生起了自己的打算,想要在成为祸种后,借助人族之力反制北龙天,壮大天香谷,如此一来,她对祸种计划不但不会排斥,还会予以配合,使你们计划能够更安然稳妥的进行。”

    “可她的谋划,一开始就是一场空梦,因为在她施展移花接木术的同时,还会有一人对她施展夺魂术,在清浊一气补天阵的加持下,两个术法相加,将得出最有利于你们的结果,一个忠于北龙天的姬瑶玉,成功占据了杨玉环的躯体,成为愿为你们颠覆天下的祸世之花,而原本她誓死保护的天香谷,自然也成了献给北龙天的礼物,被你们在不费一兵一卒的纳入掌控,这就是你们的计划,一个大获全胜的计划!”慕紫轩语一落,一阵狂风灌门而入,吹得灯火呜咽摇曳,好似是殿上三清都被这计划震惊得深吸了口气一般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胡离鼓掌道:“好故事!可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,并无证明。”

    “胡兄不承认也无妨,不过我舍得赌,你舍得吗?”慕紫轩突然抓住怀中昏迷的姬瑶玉,捏着脖颈将她提起。

    姬瑶玉修长白皙的脖子被扣住,宛若一个受困的天鹅,而随着慕紫轩慢慢用力,她妩媚面容因痛苦而变得扭曲,仿佛身处一个噩梦之中。

    胡离叹息着摇头道:“姬香主这一年来与慕兄琴瑟相合,委实令我欣羡不已,不料慕兄今日竟忍心做这般摧花之举,但真枉负了姬香主一番情意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轻笑着,却带着一股漠视一切的冷厉道:“愿意为我牺牲,才能见她情谊,胡兄若是看着不忍,不妨离得远些,免得被溅了一身血,因为下一瞬,我便要她尸!骨!无!存!”

    “住手!那肉身是我的!”突然,慕紫轩身后风声一紧,有人抢攻而来。

    慕紫轩却如背后生眼一般,反手一掌击向来人,掌劲看似雄浑,却是化实为虚的一牵一引,那人顿失重心,被慕紫轩轮了个半圆从头顶甩出,落地后跌了两步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慕紫轩目光却自始至终未离开胡离,道:“瞧吧,他先舍不得了!”

    胡离亦一声叹息,道:“桑狱主,你确实冲动了!”

    “桑狱主?”慕紫轩竟是一乐,道:“来得竟是与厉傀齐名的地狱道两大狱首中的桑魅前辈,只是听闻前辈应是容颜不老的女子,怎么如今竟做了和尚?”

    摇曳灯火映出那人形貌,颈带佛珠,身披袈裟,头上噌亮光头折射出灯光,竟是前不久与应飞扬战过一场的普法和尚。

    ps

    这几天没更,没啥理由,就是我想太监了。工作、考学、写书之间的冲突越来越剧烈,时间各种不够用,连续一星期都是夜里2点才能忙完睡觉,有点扛不住,于是我打算舍弃其中一个。本来很认真的打算太监了,毕竟费时费力还没啥鸟用,扑街都快百万字了依然没翻身气象,赚到的收入还没个打字员多。但犹豫几天后,最后选择还是辞职吧,干完手中项目非重点,把二季度的绩效拿到手重点后就准备滚蛋,然后靠着不过百的均定和网死磕。书评区和贴吧骂我的不少,我都没敢看,不过建议订阅之后再骂,很久不见增长的订阅也是我先前打算太监的重要原因。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