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九十二章 万事俱备 6
    幔帐轻飞,红烛堆泪。∈↗,闺房之中,女子对镜照影,烛火在脸上映出两朵红晕,男子立身其后,小心翼翼的梳理着女子柔顺长发。这般旖旎氛围,任谁观之,定当二位是要结伴出行的年轻情侣,可二人对谈却是句句动慑人心。

    姬瑶玉轻声道:“既然知晓今晚已是最后一面,表明你对我们计划已有掌握,你,如何得知?”

    慕紫轩道:“杨花飞,蜀道难,祸种播散狼烟乱,更无一史乃乎安。这是袁天罡在推背图中记载,袁天罡乃我皇世星天观星推命高人,所留的推背图暗示后世变化,竟是无一偏颇。出身蜀中,以杨为姓,再联想一直被牵扯入各种算计的杨玉环,祸种是谁,不言而喻。”

    “那祸种计划,你有怎识得它真貌?”

    慕紫轩道:“亦是推论而已,杨玉环论身世只一没落贵族,既无滔天权势,又无绝世计谋,如何祸乱天下,答案自然是如妲己,褒姒,西施一般,以佳人一笑,倾国倾城!而如何能将祸种纳入掌控,最直接的方法便是如青丘一脉始祖九尾天狐那般,窃取妲己气运,变作妲己样貌,替她祸乱江山。”

    姬瑶玉摇头道:“但当代青丘胡家并未有妖将《天狐如意法》练至能窃取气运的第九层,而且自商周之后,为防九尾旧事重演,无论朝堂还是宫闱皆有龙气加持,辟易妖邪,唐朝国运正盛,龙气如日中天。纵然九尾天狐重生。想重施故技。再以变化术混入后宫,也定难逃群龙噬身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道:“再者就是夺舍,但夺舍之法若成功,被夺舍者便相当于神魂俱灭,属于他们的命格也将遭到破坏,没了祸乱天下命格的杨玉环,也不值得你们再费心,所以。夺舍之法也该排除。我本也只知道祸种的存在,却无法通晓你们目的,但直到一年多前,瑶玉你入了洛阳,让我起了怀疑。”

    姬瑶玉轻笑道:“原来你我初见,你便起了怀疑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叹道:“天香谷谷主千金之躯,屈尊降贵的入了红阁,给杨玉环做起琴术导师,我这司天台之主若是一点不疑,那便该换你怀疑了。”

    姬瑶玉苦笑道:“什么千金之躯?天香谷朝不保夕。我这谷主可一点也尊贵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来后,让我想起一个唤作移花接木的术法。此术法需得深具‘木元’的木系之妖才可施展,可以用自身木元之力将元灵化作‘本源之种’转至他人元神之中,移花接木不像夺舍那般霸道得令原有魂灵神魂俱灭,而是借着‘本源之种’在元神中生长壮大与原本神识融合,所以不会损及命格。但此法凶险异常,能成功者不及三成,所以向来只被木系之妖视作濒临死地,走投无路时博取一线生机的术法。以我对胡离的了解,他可不会将计划赌在不足三成的成功率上。所以我一时仍不能确信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道:“直到最近,通过胡离一系列动作,终于让我又找出些端倪,得知有一个办法,可以增加术法的成功率,便是清浊一气补天阵!”

    “清浊一气补运阵?”姬瑶玉眉头一挑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几****隐匿不出,便是在司天台藏书阁翻寻古籍,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,被我找出此阵法的记载,此阵作用单一,而且布置条件极为严苛,所以已渐渐被人遗忘,找到他可真是不容易,而它唯一的作用便在于,在阵内使用术法的话成功率会大增!再说回那苛刻条件,此术法施展需得同时满足‘天地人’三项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天地人?是哪三项条件?”姬瑶玉问道。

    “原本天属清,地属浊,但既然称清浊一气,便是要选一个至浊的天时,至清的地利,借以混淆阴阳清浊,重回混沌一气,以达到蒙蔽天地气运的目的。而人和的要素,就是寻一个气运深厚的人做阵眼,来补足气运,增加术法的成功率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便说,便将姬瑶玉的头发用金钗束起,道:“杨玉环本就是天地钟秀,气运深厚之人,以她为阵眼补足人和要素,可谓一人两用,再合适不过。而中元节,鬼门开,百鬼夜行,阴气缭绕,正是一年中至浊至阴的天时。而现下还需一个至阳至清之地与之对应,这便是你要往之处。”

    姬瑶玉对镜笑道:“没错,神都洛阳是龙脉聚气之处,龙气加持下本就是至阳之地,而至清之地。洛阳城中也不在少数。”

    慕紫轩续道:“没错,洛阳众多道观,佛寺都是清圣脱俗的至清之地,其中又以上清派和白马寺为首。但这两处皆是佛道大宗,妖族想要潜入其中施展术法本绝无可能,但是,现下却有一处已如空城一般,几无防备!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?”

    “上清派!”慕紫轩斩铁截钉道:“这便使胡离先前与司马承祯合力布下杀师之局的动机有了解释,通过那一局,司马承祯五位徒弟离的离,散的散,门中高手本就所剩不多,如今,李含光杜如诲领了一干人去了南方茅山本宗送丧,所留弟子中,一部分中了调虎离山之计,被引去搜寻救助龙虎山天师道失踪人员。另一部分则中了挑拨离间之计,与佛门在天门街战了起来,现在上清派中,还能有几人剩余?”

    “在今日,在上清派,由你施展移花接木之术,占据杨玉环身躯,夺她命格,从此听从北龙天号令,颠覆这个天下,这便是祸种计划!”

    姬瑶玉沉沉一叹,道:“果然都瞒不过你,你说的都没错!”姬瑶玉翩然起身,剪水双眸直视慕紫轩道:“只是,今日你是以何种身份前来的?忠于职守的司天台主事?野心勃勃的皇世星天门主?”

    “这,有何区别?”

    姬瑶玉盈盈一笑,仪态万千道:“自然有了,若来的是皇世星天门主,当知天下动乱正是乘风云而起的良机,你便不该阻我,若来得是忠于职守的司天台之主,那,天香谷姬瑶玉,在此候教!”

    姬瑶玉言笑晏晏轻施一礼,裙裾如怒放的鲜花飘扬鼓荡,锐利气机之下,背后铜镜一声脆响,裂出一痕,随后裂痕蛛网扩散,镜面上二人身影也开始支离破碎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