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七十八章 探问伤情 2
    耐着身上伤痛,应飞扬推门出屋,便见侧院亭榭旁一位白衣女子如白莲玉立,等候多时,正午日头虽烈,女子却是清净无汗,一尘不染,只静静站在那里,便有一股清凉幽静之气,似是能拭去人心中燥热浮动。

    察觉推门声,女子转身回头,白净如玉,清雅如仙,正是优昙净宗天女凌心。眼见应飞扬,天女凌心眸中闪过一丝担忧,道:“应公子,你重伤未愈,怎这就起身了。”

    应飞扬见她做出关心之态,不由一愣,随即笑道:“有劳天女费心,在下年纪轻,身子骨也结实,受点皮肉伤,不过睡一觉就好。”迟疑一瞬,又补上一句,“也多亏了天女借用的舍利佛珠,在下伤势才能恢复的如此迅速。”

    “若非是我,应公子根本不会受伤,师傅百般叮嘱我出手把控分寸,可我……万幸公子无大碍,否则我罪过便大了。”天女凌心面上通红,满是歉疚之色的盈盈一拜,看她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,只让人觉得此时的她更像一个慌乱愧疚的少女,而非高高在上的天女凌心。

    应飞扬不禁暗道:“瑶玉姐,瞧你把人家小姑娘吓得不轻啊。”心中竟也随之泛起罪恶感,宽慰道:“天女何必在意,既然刀剑相向,自当全力相搏,莫说只是受了点伤,便是送命也怨不得他人。”

    天女凌心摇头道:“应公子莫这般说,佛道大会是为了定纷止争,若是再闹出人命岂不加剧矛盾,违背初衷。”

    应飞扬带出几分不屑道:“定纷止争?除非将一方杀尽,否则纷争从来都是越打越多,靠佛道大会不过是将矛盾暂时压下,总会再有爆发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天女一叹道:“或许这次,连暂时压下矛盾都做不到了,罢了,这些烦心事情。不该扰公子静修,还望公子早日恢复,我才能得心安。”

    天女凌心不再接续话题,随后场面变得一时冷场。二人对对方了解也只局限在知晓性命来厉上,本就算不上相熟,致歉几次后,自然而然的陷入无话可说的局面。

    一时无言,只觉微风阵阵。送来天女凌心身上若有若无的莲香,应飞扬终于开口,问道:“那个,天女啊,前几天在龙门山,那个与我隔峰遥望,共创剑招的人,真的是你?”

    天女展颜,露出一抹娇俏笑意道:“确实是我,那****龙门石窟参佛。之后便登峰远眺,恰巧便看到香山之顶有一人舞剑,剑气鸣荡,引得天人交感,我一时手痒,便一同参研起剑招,没想到那人竟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,看到你使出与我相同招式时,我可当真吓了一跳,那****留言说若有机缘。自会再见。想不到这机缘来得到快,而且竟是在擂台之上。”应飞扬笑道。

    天女凌心面上却又浮现羞愧之色,黯然道:“说起来我是偷了你剑招破了你的绝式,若不然。我决计挡不下你那一剑,这次该算是我败了才对”

    “若非你,这招天地不平怒雷霆也绝无此威势,剑招中本就有你一半,我以三敌一仍是惨败,才该汗颜。”应飞扬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是以三敌一。我便是已七十七敌三,莫忘了历代天女招式根基皆在我身。以多凌少,我如何敢称胜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既然你我都不觉得自己赢了,不如再比上一场,咱们就如那日一般共创一招,以此分个高下,岂不有趣。”应飞扬说着,双眼放光跃跃欲试,全然不顾有伤在身,那日与天女隔峰较劲,激得自己灵感喷涌,看着平平无奇的招式在手上一点点淬炼升华,那种成就感简直难以言喻。

    天女凌心也是眼睛一亮,绽放神采,但随即光彩便消散,眸上蒙了层阴云道:“应公子创招全凭自己,我却是靠了历代天女刻印在心神中的剑理才能成事,我若不是靠着天女转世的身份,怕连与应公子论剑创招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天女凌心眉目低垂,正午的阳光似有落寞了。应飞扬只觉一股难以言喻的情感从天女身上发出,却又不知该如何处置。

    此时,突闻门外一声娇喝,“应天命!你在是不在,我可进去了。”熟悉的声音,正是谢灵烟无疑,谢灵烟说闯就闯,直入堂前,恰撞见天女凌心,不由一愣。

    天女凌心趁机道:“既然公子身子无碍,我也不便打扰公子修养,就此告辞,万望早日恢复。”说着,向应飞扬与谢灵烟告辞。

    谢灵烟与先前还是对手,此时也无交情,礼节性的打了个招呼,待到天女离去,才一拍应飞扬肩膀道:“好啊,苦肉计用得不错,受伤装可怜,竟然能骗得天女关怀。”

    应飞扬被她这一拍扯动伤口,疼得直吸气,道:“轻点!我这结结实实挨了一下,也叫装可怜?你若不服换你挨一下试试。”

    谢灵烟觑眼道:“你倒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,还好这次你不是替我们凌霄剑宗出战,不然我派的面子都让你给丢尽了。平日趾高气昂,结果输给了我们女人,感想如何?”

    “喂喂,你什么时候跟天女成了一个阵线的了,还‘我们女人’,况且你不是也输了。”应飞扬反驳道。

    谢灵烟一叉腰,挺起胸强辩道:“哪个输了,我与天女凌心胜负还未分呢,只是你和辩法的人都败了,拖了本姑娘后腿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来就是为了埋汰我啊?若没他事,我可就躺回去养伤了。”应飞扬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哼,当然有事,瞧这是什么?”谢灵烟背后抓出一把剑,递送到应飞扬面前。

    应飞扬眼前一亮,握住剑柄,冰凉的剑柄传来熟悉的感觉,如一个老朋友一般。

    “星纪剑,怎么会在你这里?”应飞扬本在乾坤赌船以星纪剑落注,压了道门获胜,结果一败涂地后,本以为与星纪剑已无缘,哪知还未来得及替它感伤,星纪剑就已失而复得。

    谢灵烟哼哼道:“还说呢,应天命,你不过出了凌霄剑宗晃荡几个月就学坏了,先是跟红阁十二坊的歌女成天搅合在一起,你受伤之后,便有一帮歌女抢着把你带回此处,若非师傅知晓你近来与洛阳坊主交往甚密,加上后续道门又出了些麻烦事,无暇分心照顾你,否则还真不敢将你交于她们呢。”

    之后摆出老气横秋的样子道:“交往歌女也就罢了,你竟然还学会了赌博,竟把佩剑拿起抵押,这剑是你昏迷期间,张惯晴掌柜让师傅转交给你的,顺便还要替庄家给你带个话。”

    “带话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谢灵烟清清嗓子,道:“此剑已露死纹,必将折断,未断时庄家愿将此剑借你继续使用,剑断折后,便归庄家所有,届时你需亲自将断剑送至炎顶山的造化炉处。否则便算违背先前立下的约定,会遭报应哦。”

    应飞扬皱眉道:“炎顶山,造化炉,听起来有几分耳熟。”

    谢灵烟没好气道:“可不是耳熟么,一生双秀三顶峰,四大妖王五惊奇,五惊奇中的‘造化铸手’祝兵奇就住在炎顶山造化炉,这十几年来他不知什么原因,一反常态,不再铸造新的兵刃,只对断剑进行修补,能跟你立下这奇怪约定的,定是‘造化铸手’了!“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