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七十七章 探问伤情 1
    “应飞扬!”一片黑暗混沌中,姬瑶月一袭青衣,亭亭玉立。白皙面容上,却乌漆漆的留着两道指印,正是应飞扬先前的杰作,眉宇间隐藏几分怒意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佳人,应飞扬一晃神,“额?姬姑娘,你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怎就没事,你竟敢!竟敢用你脏手捏我的脸!我,我与你没完!”姬瑶月柳眉倒竖,俏脸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你这什么态度,你被灭宙刀器灵反噬,眼看就要变成人形的兵刃了,我可为了救你费心竭力。”应飞扬笑嘻嘻道,说着一拉胸襟,露出一个血洞,“瞧见没,这可都是为了你,才挨了天女凌心一剑。”

    创口血流不止,转眼在胸前晕开一朵血花,姬瑶玉啐了一口,将头偏过去道:“不要脸,快将衣襟拉上。”

    应飞扬道:“切,受了这么重的伤,你一声安慰不说,反而要跟我没完,真是白挨了这下。”

    姬瑶月低头道:“不管,一码归一码,是你轻薄我在先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怎样?”

    姬瑶月捏着衣角,罕见露出小女儿姿态,久久无语,最后低声道:“你留下的指印,就要由你给我擦去,咱们才算扯平……”说着,红霞已烧到耳根。

    应飞扬一晃神,愣住当场,姬瑶月见他不动,一跺脚道:“还不快点。”

    莫名的喜悦冲击心灵,应飞扬失魂落魄般应了一声,缓缓走到她身边,犹豫几下,终于轻轻伸手,贴住姬瑶月肌肤,像擦拭最珍贵的瓷器般擦拭着她的娇靥,入手却觉姬瑶月肌肤冷冰冰的。

    “那个,听说你带了十二把剑,为了救我!”姬瑶月红着脸。不敢直视眼前人,唇齿间如兰似麝的芳香却吹在应飞扬面上,直吹的他心里痒痒的。

    “嗯,可惜全都碎了。”应飞扬强压下心猿意马道

    “可。那你为什么,还没有将我救回!”姬瑶月一语,应飞扬心潮翻涌,手指一颤,随即一道裂纹从他手指尖端裂开。

    姬瑶月如花似玉的面容却龟裂开道道裂纹。快速蔓延全身,最后喀嗤一声脆响,便如他买来的那些兵刃一般,段段寸裂,整个世界都裂开了。

    “月儿姑娘!”应飞扬猛然起身,从噩梦中惊醒,恰巧姬瑶玉推门而入,冷着脸道:“刚醒来就叫我妹名字,你是有多惦念她。”

    应飞扬迷茫的打量四周,发现已在慕紫轩的家宅之中。想起梦中情景,只觉思维一阵错乱,小心翼翼探问道:“瑶玉姐,我怎在这?我不是在参加佛道大会吗?”

    “佛道大会,早就结束了,你已经在床上躺了两天了!”姬瑶玉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两天?”应飞扬登时起身,胸口裂开般火辣辣的痛,却强忍痛楚问道:“那……那最后结果如何?道门胜了吗?”

    “胜?你被天女凌心一剑击败,随后释初心辩法驳倒渺真人和徐未央,文武两诀。道门皆是一败涂地!”

    “我被一剑……”应飞扬抱着脑袋,击碎的记忆缓缓聚合,拼凑出昏迷前的最后图景。如雷霆降世的一剑自上而下,如怒电袭天的一剑自下而上。天与地的交锋碰撞,发出绚烂雷火,最后——

    应飞扬摸向前胸,厚实的绷带缠了一层又一层,可伤口炸裂的痛楚仍是源源不断涌来。

    想起来了,最后一幕。就是天女将十丈轻尘刺入他胸膛!

    “败了么……”若是平时,应飞扬或许会有输给其他同龄人的失落,但此刻,却是如坠入冰窟一般,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倒竖而起,散发寒意。

    “败了,两天,那岂不是说……”乾坤赌船上的赌局也同时失败,给姬瑶月救命用的舍利佛珠再与他无缘,而三天期限也已过去,所有串联,得到的是最令人绝望的结果,应飞扬身子止不住颤抖道:“月儿姑娘她?”应飞扬胸口伤势越发疼痛,身子却已麻木,全身的血液好似都已从伤口中流淌殆尽,涌入的则是无边无际的恐惧,甚至不敢再想下去。

    “她没事了.”

    “啊?”积蕴的情绪泄到空处,应飞扬大脑一时短路。

    愣了半晌,突然想起一个可能,寒声道:“瑶玉姐,你该不会,真的杀活僧,取舍利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若这么做了,你又要如何?”姬瑶玉撑着腮,带着挑衅的意味反问道,逼近身边的绝美面容令失血过多的应飞扬头脑一阵眩晕。一时失去了思考,“瑶玉姐若真做了这等事,自然是大错特错,可若不这般做,那月儿姑娘就永远醒不来了,若杀无关的和尚就能救回至亲,天下间会做此事的也不在少数,那……”

    姬瑶玉见他认真,扑哧一笑,展颜道:“放心了,我可没杀秃驴,便有人将舍利佛珠送到,说起来还多亏了你!”

    “亏了我?”应飞扬不解,疑问道

    “猜正反,定去留,赌桌先败张惯晴,再以剑落注押佛珠,单骑十二剑,三百里奔袭气贯龙虎,从少天师手中夺取佛道大会名额,佛道大会上,剑气冲霄,一对当今天女……”姬瑶玉美目闪闪带着赞许,将应飞扬这几日英勇事迹一一道出,令应飞扬都有几分不好意思,暗忖“难道与我对赌的那位庄家也赏识我的行为,受我感染,将佛珠赠送与我了?”

    “最后,被天女一剑贯胸,重伤濒死,成功骗取了天女凌心的负罪感和同情心,让天女凌心将舍利佛珠送上。当真多亏了你!”待姬瑶玉将话说完,应飞扬下巴差点掉地上。

    半晌才回过神来,道:“瑶玉姐你什么意思,这舍利佛珠是天女凌心送我的?”

    姬瑶玉似笑非笑道:“可不就是,你被天女凌心捅伤,我便趁机骗她,就说你伤势沉重,若无舍利佛珠救命,只怕活不过几日,天女凌心身为佛门高层人物,舍利佛珠对别人或许难得一见,对她来说却算不上稀罕,经我这么一哄一诈,让她又急又怕,几乎哭了出来,急忙就将舍利佛珠送上了,我也才能靠此佛珠,将月儿救回!”

    “这,怎会这样……”应飞扬一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姬瑶玉又道:“天女今个一早便在外等候,想要探问你的伤势,你既然醒了,便最好出去见她一面,这小姑娘被吓坏了,也好令她安安心。”

    随后,又突然想起来似的道:“差点忘了,我来就是为了提醒你,其实你本来伤势不算太重,可我为了哄住佛门其他人,用真气将你伤口撕扯扩大,才到了重伤地步,你可注意一点,莫让人比对你伤口,省却被发现破绽。”

    姬瑶玉从门口退出,应飞扬顿觉身子无力,捂着脸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还不如直接杀了我呢!”未完待续。

    p:求狠狠鞭策我,羞辱我,所有线索开始汇总收尾,所以又到了卡文期,然而一想就觉得线索繁多错乱,构思一会就走神放弃思考,所以迟迟写不出满意的东西,为了下个月能每天4000字混全勤,这月可必须把这卷结尾和下卷走向构思好,为了让我集中心力,鼓励已无卵用,请用最无情的语言鞭策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