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七十三章 论道证佛 7
    颓势将现,却见一条白绫自天女凌心袖子脱出,如白练飞纵,灵蛇腾舞,迎风而长,转眼化作数十丈,在身前交织成盾,挡住剑光蝶影。@,

    重重白影后,天女凌心脆声道:“佛曰:三千世界,不过十丈轻尘,十丈轻尘既出,还请小心。”

    一声方落,天女凌心随之而动,不动则已,动则惊为天人,手中‘十丈轻尘’随着天女曼妙身姿飘舞,衬得她如壁画上的飞天一般,魅力十足又不失圣洁,又尽显巅峰妙绝的身法。曲折迂回的白绫令谢灵烟和左飞樱难以测度招从何来,转眼已被天女凌心挽回劣势。

    “十丈轻尘,水火不侵,刀剑难伤,刚柔并济,长短随心,果然是上佳的宝物,若在我玲珑珍阁的拍卖会,定是压轴级的宝物!”张惯晴出于玲珑珍阁的职业习惯,见到此等异宝亦是双眼放光,似已在心中估算它的价格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掌柜说笑了,十丈轻尘虽是神妙兵器,却也只天女才能发挥它的威力,落入他人手中只是埋没。”纪凤鸣见天女展威,却也丝毫不替师妹担心,反而颇有余暇的评判道。

    而应飞扬在后方,一边暗暗调息,一边后怕的暗道:“还好方才我们没有齐上,否则这白绫一个迂回,转袭后方论法三人,那可真是谁也挡不下!”想到此处,应飞扬丝毫不敢大意的谨守后方。

    而前方,战了数招,谢灵烟和左飞樱渐渐摸清十丈轻尘的路数。应变也更为从容。一者剑法清冽。一者术法玄奇,三个美貌少女战做一团,竟是分外赏心悦目,周遭舰船上围观众人皆是各自赞叹,似乎能看到此景,就已经是值回船钱了。

    道门双女正欲反守为攻之际,忽而天女凌心凌空一旋纵身半空,缠绕双臂的丈长白绫绷得笔直。随后直直斩落!

    “这是刀招!”谢灵烟与左飞樱齐齐一惊,轻薄的白绫已如无情利刃压顶而来,分割天地,截江断流,满天尽是肃杀之气,“刀”未至,铁索下的洛水已被割出两道深痕。

    配合天女凌心深厚修为,此刀酷烈之威,逼得二女除了躲闪别无其他选择,但方避闪一步。白绫又随即从纵劈改作直刺。

    “这次是剑招!”

    方才摧枯拉朽的刀势好似幻梦一般不复存在,转而化作迅捷无匹的剑式。白绫仿佛一化十,十化百,如剑雨般倾泻而下,砸在铁索上,激起万点火星,竟如水面上放起了烟火一般,异常炫美。也亏得作为擂台的铁索非是寻常铁匠打造,才耐得住这么些次攻击,饶是如此,铁索之上依然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而天女凌心的密集攻势,却是渐渐转移到左飞樱身上,正是打算个个击破。左飞樱察觉天女用意,随即催动术诀。

    “衍万象,归太虚,葵水真界!”左飞樱红伞一撑,伞轻盈的从掌心旋出,却是卷动江河之水,借水天之氛汇聚并流结成一汪浮空的‘深潭’,好似伞的顶头又撑起了一把水伞。

    碧潭幽凝清澈,似是轻柔缥缈,却也邃然无铸,任剑雨繁密错落,也只能在水面上击出一**涟漪,转眼便被无垠之水消散化解。

    “好!”应飞扬赞叹一声,虽之前对左飞樱的实力并无了解,但只凭此招术法,便知万象天宫众多弟子中独独派她来参赛,绝非因为她靠着卫无双亲传弟子的身份占了便利。

    久攻不下,天女凌心凌厉剑意也渐渐衰退,却是双手各掐法诀交叉胸前,再起新的变化。

    漫天白绫收为一股,彼此交缠,越缠越粗,转瞬间竟缠出了一个丈宽巨杵,乌云压顶般出现在左飞樱头顶,轻灵翩飞的绫带此时显得厚重无比,只余下,最古拙,最粗豪的——暴力!

    “是韦陀杵法!不好!”围观之人已有看出此招名堂的,此时不禁叫起,韦陀是佛门护法天尊,手持降魔杵护持诸天,辟恶除邪,最是刚猛强硬,而以他名号命名的韦陀杵法自然也是佛门最沉猛厚重的功法之一,向来只有修炼“金刚神力”,“龙象神功”之类大力神通的佛修才能运使杵,但由天女凌心这一纤细女子使出却是毫无滞碍。天女凌心凌空一跃,以头上脚下的姿势一掌将巨杵按落。

    巨杵随即弥然下压,威若天倾,左飞樱俏脸上不禁有冷汗滑落,本能欲躲,但只觉距离之下,身子沉重了数十倍,被一股自上而下的巨力死死压制,难以逃遁。无奈之下,只得饱提真元,卷动八方云水源源不断的注入头顶“水潭”。

    而下一刻,一声巨石落水的响动,一石激起千层浪,整个水潭轰炸开来,而巨杵只是稍缓半分,便毫无障碍的贯穿水潭,死死压向左飞樱。

    这便是天女凌心的实力?佐以‘十丈轻尘’的天女凌心,虽被破了不动如山诀,但实力之强仍是骇人,一条白索,在她掌中竟是变化百般兵器,而她本人经过心灯传承后,历代天女所使用的绝技也纷纷刻入心魂,千年积累下,竟是刀枪剑戟,各色兵刃无一不精,无一不强,也无怪乎纪凤鸣会说,只有天女凌心才会发挥十丈轻尘的威力。

    左飞樱心中生出绝望之感,只余一个念头:“师兄,真有人能赢过她吗?”

    绝望之际,却听一声“换人!”一道人影闪逝身前,随后左飞樱领口一紧,脚跟一轻,竟是被人抓住后领甩出。随后水光、月光折射剑光,映在来人面上,正是应飞扬仗剑来援。

    左飞樱的术法并非毫无用处,至少让巨杵缓了半分,而这半分之间就是出手契机,这观战的片刻,应飞扬已将先前内伤压下,并把精气神提升至了,此刻把握时机及时出手,甩开左飞樱的同时,奋起一剑,卷动周遭水元绕出一个充满线条美,合乎天地之理的弧线。

    剑得云水天象,流畅自然,水元也随着剑圈旋转成涡流。巨杵受涡流牵引,不自觉的偏移三分,直直轰在应飞扬脚侧。

    轰然一声震耳雷鸣,异铁铸成的铁索也被砸扁,几欲断裂,支撑着铁索的船体都止不住的被巨力拉扯得几欲倾覆,掀起无边狂浪,而身处中心的应飞扬只觉耳膜鼓荡的被震出血一般,分外难受,但却实实在在的挡下了这一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流泻的月光,突然变得寒澈了!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不好意思,这几天工作真心又忙又烦,腹稿又要用尽,再加上这月全勤因第一天少打几十字而告吹,所以更新一直不怎么给力。但凡能月入2000,我觉得果断辞了破工作全职写,现在算算,订阅再涨十倍就差不多能全职了,加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