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七十二章 论道证佛 6
    把定心神,应飞扬从背后再取一剑,由单剑独锋改作双剑并行,体内云虚纳神真气饱提,一剑引星宿余力,一剑纳佛元明火,背后竟成龙凤齐舞的虚像,正是同使苍龙转生剑和朱雀振翼剑。M,精彩,东方,文学】

    龙吟凤唳中,应飞扬挺剑向前,一剑灵而巧,一剑疾而烈,以苍龙木生朱雀火,双剑配合下威力竟是倍乘,分袭天女凌心眉心和心口。

    天女凌心不慌不乱,双手分拨如推钟,缓缓前推,一股带着厚重古朴的气墙横亘于前,宛若亘古屹立的边城,慢克快,拙制巧,应飞扬双剑登时如陷泥潭,难以寸进。

    “天钟神功?”纪凤鸣眼睛一亮,随即道:“果然,也只有天女能在这般年岁练成此功。”天钟神功是佛门九大神功之一,可凝气为钟,结成厚实难破的壁垒,外人的攻击时便如以身撞钟,非但徒劳无功,还将遭受反震之力加身。只是此功进境极慢,需得雄浑根基和大毅力方能成,练成此招者无不是些上了年岁的老者,也只有历代天女,才能凭借前代积累下来根基在妙龄之年练成此招。若此功练至极致,则不必费心运气,身子周身皆有气流罩身,论及防御力比之圣佛尊的十方佛身也不遑多让。天女凌心对此功法钻研不深,只能以真气结出一片气墙,但饶是如此,亦让应飞扬如临天堑,难以寸进。

    应飞扬身形凝滞,心中则是一凛,暗道:“果然,这天女和我是同一类型的。”

    但凡有点经历之人皆知,真气与招式相辅相成,缺一不可,而对招式的运用又可分为“精”与“杂”两种。

    明烨和谢灵烟就是前者代表,这二人天生体质特异,为配合体质,所修功法也是一阳一阴。故招式也只专精一脉,明烨一套九阳昊天剑诀在手,便如烈火燎原威不可挡,何需再令学其他招式。而谢灵烟所学剑法也皆是专精阴寒一路,不分心他途。此等专精一路,心无旁骛,进境自然最快,但若遇到功体相克之人就往往难以发挥全力。

    而应飞扬便是“杂”之一派的代表。这一派涉猎广博,并无专注于某一类型招式,或轻盈快捷,或霸道刚猛,或潇洒飘逸,或沉稳厚重,只要是有用的招式都一揽子全数学下。这样便可因时势不同,对手不同,时刻更换最合适的招式,使自己处于有利地位。但缺点也同样明显。就是样样都会,往往意味样样稀松,比如任应飞扬将火属剑法用到极致,也绝对比不上明烨的九阳昊天之威。

    而从天女凌心展示的手段中,便可看出她与应飞扬一样,都是走的‘杂而广博’一路,第一招以无破有,破解剑气繁密的‘不知顷刻风云改’,第二招以力破变,以达摩神剑洞穿苍龙。而眼下这手慢克快,拙制巧,挡下应飞扬龙凤翔舞的一剑,可谓应对得当。

    而当双方同属招式繁杂一派相争时。双方比斗中都会不断改用有利自己的招式,往往到最后招式的变化就失去意义,演变成真气之争。除非——

    “要在招式的变化上胜过她!”

    应飞扬及时变招,临空一个扭腰,向后翻飞半步,左手之剑如猛虎出闸。脱手而出,以气御剑使出白虎临阵剑的‘虎震雄关’之招,气势磅礴而出,似是白虎星君破阵在前,要将眼前气墙垒成的雄关一一轰破,锵然一声。剑尖狠狠钉在气墙,陷入气墙三寸,却在旧力未老之际,新力再生!

    应飞扬身旋一周后,右手之剑亦呼啸而出,亦是一招虎震雄关,这一剑恰恰击在上一剑的剑柄之处,同招同式,倍增的威力交汇于剑尖一点,竟是气墙有瓦解征兆。此即是‘以点破面’的运用,所有气墙,往往都耐不住单点突破,应飞扬凭此,剑再前进三分。

    天女凌心足下依然不动,身子却已微微后仰,似是被压弯的山竹,正待应飞扬感觉有机可乘之际,却不料反震之力随即而来,一声震耳欲聋的钟声鸣荡,洪亮声音挟裹这强横气劲,荡开应飞扬双剑,随后天女凌心倾斜身子如弹簧般弹起,同时扬起玉手狠狠击来。

    天女的手纤细小巧,但当出现眼前时却被放大到无穷大,如泰山压顶而来,压得应飞扬胸口沉闷得喘不过气,应飞扬随即转攻为守,剑诀一引催动双剑,再换玄武不动剑。

    双剑剑柄相接,连成一线,随后以剑柄为圆心高速旋转,化作一个银光霍霍的大圆盘,剑速虽快却显沉稳厚重,仿佛一个龟甲挡在前头。

    “轰!”的一声,盘旋双剑挡下天女凌心的一掌,却也被这一掌击得旋飞,而掌虽挡下,气劲却难消,雄浑真气将应飞扬掀得纸鸢般倒飞。

    应飞扬身形倒飞,却强咽下涌到喉头的腥血,剑诀一掐,双剑陡然停止旋飞,已至穷尽的剑法变外再生新变。

    青龙转生、朱雀振翼、白虎临阵、玄武不动,周遭散逸的剑流,剑上残余的剑意,四相匪流归一,合作混沌之相,正是——四相太王剑!

    四相合,混沌现,双剑携带灰蒙蒙的混沌气流,交缠忽扰下形成一般灰色巨剑,直向天女凌心而去。

    这才是应飞扬真正的第三招!

    天女凌心方借天钟神功反击,此时旧力已尽新力未起,双掌匆忙夹住双剑,双剑形体难承雄力当即灰飞烟灭,但剑气却是丝毫不减威势,笔直向前。

    “喝!”天女凌心轻喝一声,衣衫被激得猎猎后飞,随之身上绽放纯净佛华,双掌终于并合到了一处,将中间的气剑拍散,但她巍然不动的身姿,却被带得倒飞一步!

    相比应飞扬的倒飞呕血的惨象,这略退的一步根本不值一提,但这一步,却使战局发生改变。

    应飞扬身退同时,谢灵烟身若灵鹤逸飞,点足向前,腰间‘漱雪’仙剑鸣动出鞘,细长剑身化作一道白痕,直贯向天女凌心。

    而左飞樱也同时动作,一手轻转红伞,一手法诀翻飞,姿态若春游一般爽心悦目,却有五颜六色的蝴蝶从伞上飘飞而出,追逐嬉闹着向前飞去。

    天女凌心一退,谢灵烟和左飞樱二人皆感觉气机变化,天女凌心那原本如渊渟岳峙,毫无破绽的气机似乎被应飞扬硬生生的轰开了一个口子,饱满气机撒了起般从口子泄出,虽然总体上说只是衰退些许,仍远在道门三人之上,但却从原来的‘强不可撼’,变成了‘虽强,但可以一战’,所以二女把握时机,及时出手。

    “原来天女是以不动明王印加持己身!这便是你们说的一步之机?”张惯晴恍然大悟道,对纪凤鸣和商影道。

    张惯晴亦是见多识广,结合所获知讯息,立即推敲出前因后果。天女凌心甫得心灯传承不久,一身真气虽是广博,但能发挥不足一成,飞纵进退间往往使得真气难以自制,更加阻碍发挥。所以天女凌心身不动,不变应变,舍弃进退的身法,转而施展佛门不动明王印加持己身。

    不动明王印顾名思义,便是其身坚定,不可撼动,气机积累下自成明王之威。对于身有库藏在内却难尽数发挥的天女凌心最合适不过,若原本的她是奔流的江河,肆虐奔腾,那稳立不动的她便如江河汇聚的大海,更加浩瀚不可犯,体内潜力至少再被多发挥出半成。

    “不错,天女凌心以不动明王印稳固体内真气,虽舍弃身法不用,但使修为再度提升,战法不可谓不精明。”商影赞叹道。

    纪凤鸣扇子轻摇道:“不过应飞扬竟能看破内中玄机,以受伤换天女后退一步,不动明王之姿随之瓦解,破得可谓巧妙,当真难得!”

    若应飞扬听得此赞誉,多半会觉羞愧,他倒不是窥破玄机,只是靠着三分敏锐的本能加上七分剑者执拗,容不得天女凌心足不动的与他交战,所以才将天女硬撼退一步。

    此刻战局变化也出乎他预料,谢灵烟快剑在前,左飞樱术法随后,虽无甚配合可言,但二女观战已久,早已将状态提升到圆满的顶点,是故不动则已,一动惊人。

    而天女凌心一时回气不及,便被道门二女缠住,连环错落的攻势之下,竟是一步退,步步退。

    眼看颓势将现,天女凌心身形陡然停住,长袖一翻,袖子一条白绫脱逸而出,翩然飞舞。

    &lt;&gt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