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六十七章 论道证佛 2
    火炬如龙,旌旗飞舞,带翼金钱花纹在火炬映照下烨烨生辉,随着旗帜鼓荡,好似真要振翼而飞。看&gt;书&gt;阁&gt;最新更新

    十数艘船从v字排开后,硕大的乾坤赌船也劈浪而来,驶到众船中央,龙头撞首上立着一名商人打扮的中年人,正是乾坤赌船掌柜张惯晴。

    张惯晴带满扳指的双手抱成拳,满面笑容的做了个四方拜谒,扬声道:“诸位仙佛,诸位好友,在下张惯晴,玲珑珍阁掌柜之一,向诸位问好了!”

    张惯晴声音不大不小,却清楚的传遍整个港口,方才还空荡荡的港口,转眼便已聚集百数人,人潮中有僧、有道、亦有俗,打扮不一,气质不同,却个个身负不凡修为。数百高手齐聚一堂,身上玄之又玄的气机凝成一股,直将头顶的云气冲散,皎洁月光透过云层遍洒在洛水之上。只是佛道之间壁垒分明,颇有几分火药味。

    张惯晴是生意人,讲究和气生财,交游广阔,港口中不少他的朋友,此时吆喝打趣道:“一段日子不见,张掌柜又显富态了,可却越加为富不仁了,你这赌船越发气派了,但却只顾自己船上舒服,而留我等在这港口喝风?”

    张惯晴笑道:“哈哈,诸位朋友要上船自无不可,不过生意人讲究个亲兄弟明算账,这船资可少不了,丹药,法器,金钱,只要舍得拿出手,我这船上都有个位置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厮真是钻钱眼里了,我等是来看佛道大会的,上你那船作甚?招些花姑粉头陪酒,再来个一掷千金吗?还不下来搭设擂台,我等可等不及了!”

    张惯晴露出一抹得意奸笑道:“怕令各位失望了,若想看佛道大会看得舒坦,怕真要上了我的贼船,因为这擂台不是搭在港口上,而是——”张惯晴手往后方一比,续道:“搭在水上。”

    众人顺着他比划方向看去。便见河道中央,蒙蒙水汽笼罩下,赫然有六艘大船,东三西三。相距百米,并排对峙分布,而船与船间以腕粗的铁链相连,数百链条绵密排布,竟是在水面上搭出一做擂台。

    铁索连舟。横江截流,这等阔气手笔委实让人开眼界,张惯晴则趁机吆喝道:“诸位好友,夜黑风急,擂台又在河心,在岸上看的话看不明细,想要蹈水御风观看又不够轻松,诸位可要乘我这船,一位一价,先到先得。船上有酒有食任意自取,童叟无欺!”

    谢灵烟闻言,扑哧笑道:“这玲珑珍阁的掌柜还真是生财有道,竟能想出这么个捞钱法门。”

    商影笑道:“可不是么,这佛道大会过往谁也不想做东,但被这玲珑珍阁拦下后,就此此都有赚头。”

    苗淼撇撇嘴道:“真是奸商,师傅,这比赛交由他们主持,你们也真能放心?”

    商影道:“你情我愿的买卖。人家能想法捞钱是人家手腕,怎能算称奸?而且,商人素来重信誉,玲珑珍阁自打主持佛道大会后。一直不偏不倚公允处事,佛道两门也都放心。”

    港口上此时已有人动作,骂道:“张惯晴,你这雁过拔毛的性子还真是一点不变,不过为了讹我们一笔,专门将擂台涉在水上。未免太不地道了吧!”

    张惯晴依然笑着道:“这位朋友弄错了,非是张某存心讹人,只是今年的规矩与众不同,需得在河上比,才见趣味。”

    佛道大会比法年年不同,众人心内好奇,不禁问道:“快别卖关子了,快说今年怎么比吧!”

    张惯晴清清嗓子,娓娓道来,“诸位皆知,佛道大会本是来论道辩法的文争,诸位精通佛学道学的大师道长亲身谈法讲玄,可谓句句无价,他们讲上一回,那真是绕梁三日,回味无穷啊!”张惯晴说着,闭上眼睛摇头晃脑,似在回味。

    底下人却暗自好笑,佛道大会虽最初是文争,但几个老朽夸口空谈,或许有人重视,但大多数人都听得昏昏欲睡,哪有看年轻人比斗来得痛快,所以武斗的地位,早已超过文争,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,那张惯晴虽装模作样,但内心岂会不知。

    果然,张惯晴一张眼睛,话锋一转道:“可惜高山流水,曲高和寡,我等见识不够,总难以理解诸位佛道高士的真意,更遑论对他们高下做出评判,所以今次就换个比法,文争武斗合做一场,胜负自是一目了然。”

    底下立时有人疑道:“文争武斗,大相径庭,怎么合并成一场?”

    张惯晴炫耀一般道:“诸位且看我演示。”说罢,将一种子般的事物丢入水中,下一瞬,水面涌动,竟如开枝发芽一般,缓缓生长出一个树状的水柱,张惯晴足一点,已翩然坐到水树之上,而水树长高到离水面十余米才停止生长,而枝桠张开,竟绽放出一朵朵晶莹剔透的水花,清亮水花与月色融为一体。竟是一副水月同天的奇景。

    “这是,水树银花?”立时有人惊异道。水树银花是一中珍奇的异花,将花种丢入水中,便能依水化形,生出一株瑰美动容的水形花树,而且花树非但美丽,还能净化水质,将水中原有毒瘴尽数驱散,若往南方瘴毒之地行走,一颗小小种子或许就能救回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美丽的事物本不能恒久,水树银花也是如此,但本应昙花一现的花树却是久不消散,众人见状,皆知是张惯晴以自身功力维持水树不散。却是疑惑更甚,道:“张掌柜,你就莫显摆你功力了,这花又是有何用处,你便一次讲情吧。”

    张惯晴道:“众人看清,这水树银花可以凭心力维系,只需心不乱,则花树就不会散,。待会论法者皆服用丹药,将功体限制到同一水准,再坐上花树进行辩法,辩法时一旦被说中要害,理屈词穷,心就会慌乱,而心一慌乱花树自然会溃散,如此谁胜谁负不就一目了然?”

    “可这慢腾腾的,要比到什么时候,若是双方都不心乱,岂不是没个了结?”

    张惯晴摇头道:“所以,便要将文武两场合作一场,在擂台两侧各栽三株水树,文争者在树上*,武斗者则在擂台比斗,文争者树散则算败,武斗者无力再战或落出擂台算败。文武双方任由一方人员全败,比斗便算结束。”

    底下亦有聪明人,一下就琢磨出门道:“文武合做一场,那意思就是说,武斗者也可攻击对方文争者了?”

    张惯晴应道:“不错,这便为比斗增添战术上的排布,武斗者既要担负比试修为,还要担起护卫职责,是死守己方辩法者,期望文争上先分出胜负,还是,积极攻击对方辩法者毁他们花树,或者设法游斗扰乱对方心神,再或者全力放在武决之上,两场一组合,便是既论道辩法,也比试能为,岂不比两场分开比试趣味得多?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眼前皆是一亮,不由赞叹玲珑珍阁创意,不一会便有人道:“好个张惯晴,果然有点意思,今个我又被你坑一次了,罢了,我出辟离丹一瓶,给我留个位子!”

    “我出青玉剑一柄,也让我上船罢!”

    “我出鸳鸯玉一对!”“我出……”正如张惯晴所言,此场比试确实新颖有趣,让人起来兴趣,但呆在岸上看不清楚,若是用些踏水飞空的手段,一则许多修为不够者做不到,二来水侵风吹的,还耗费真气,远没在船上观看来得舒服。船资也不算贵,所以众修者都争强着上船,转眼已有两搜船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谢灵烟家底殷实,自不将小小船资放在眼里,此刻道:“师傅,我们是不是也要先上船,不然位置都叫人抢光了。”

    商影还未答,便听张惯晴冲她看来,指指身后最大的那艘乾坤赌船道:“这位便是凌霄剑宗的武决人选谢女侠吧?放心,这艘乾坤赌船的位置不对外出卖,只提供给参赛者和随行而来的师门之人,我早已在船上替你们留下位置。”

    谢灵烟一听,登时眉开眼笑,道:“多谢张掌柜,原来你也没我想象中的那般雁过拔毛。”说罢,拉着商影和苗淼,又催促着明烨一同上了船。

    张惯晴哭笑不得,道:“谢女侠过奖了,张某就是再市侩十倍,也不可能为了船资不让参赛去擂台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在下纪凤鸣,也要和师妹一道谢过张掌柜的慷慨大方了。”话音方落,便闻一声清亮凤鸣,一道瑰丽火凤优雅划空而来,吸引众人目光。

    火凤飞至赌船上空时,陡然散做无数细小火焰四散开来,如烟火一般绚烂了整个夜空,而烟火中心,一男一女两道人影翩然落下。

    女子姿容秀丽,身姿窈窕,手中撑一红伞,宛若西湖之盼撑伞等着情郎的少女,此时众人投来目光,一双眼睛含情脉脉的,只盯着身前青年。

    而那青年容貌虽称不上十分英俊,但也颇为耐看,勾起的嘴角,显得十分阳光自信,此时腕一抖,将一把“道扇”在掌心敲到闭合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