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六十六章 论道证佛 1
    洛水港口,夕阳西斜,水波粼粼,船来舶往。船上水手卯足最后干劲,抢着在夕阳落尽前将挺搁在港口的货物运尽,哄得东家开心才能落下脸面讨些钱财,待日落后喝上几壶酒,赌上几把钱,最后在寻个粉头睡上一觉,这美滋滋的日子可是赛过神仙。

    此时,却听得鼓声震震如雷鸣,皇宫中的巨鼓率先奏鸣,响彻四方,浑厚声音如皇音天律,一声令下,便是万声附从。洛阳四门三市一百零九坊,亦同时敲鼓的敲鼓,撞钟的撞钟,一时洛阳城如陷声海。

    时值夏日,日头还未落尽,但洛阳城中,皇令素来大过天意,宵禁制度规定,暮鼓响起便是一天结束,昼夜,只由皇帝一人划分。

    港口的武卫也吹起螺角,呜呜之声催促众人动作,角声响起两刻之内,街道港口当再无闲人,否则走运被当作窃贼杖击数十,若是摊你倒霉,碰上这晚恰巧有人谋逆反叛,那可真是被当作同党要杀头掉脑袋。

    “今个是不是太早了?”几个水手不约而同的看看日头暗骂,虽无实际依据,但凭借他们多年经验,总觉得今天闭门鼓敲得早了,虽然如此,却不得不加紧动作,回船的回船,逛窑子的逛窑子。

    武卫正欲将港口封闭,却见三女一男,皆是道士打扮的人走了来,姿态从容如闲庭信步。

    中间的女道士气质温婉,面容虽是不过三十,双目却似以阅尽沧桑,而左右两侧的女冠一个杏眼桃腮,明艳动人,一个圆脸大眼。娇俏可爱,三女一出,随即吸引了武卫的目光,反而将默默走在最后的那个发质枯黄,面色苍白的男道士忽略。

    眼见这几位道者旁若无人,一年轻武卫当即要上前盘问。却又被卫长拦下,道:“你子,全无半分眼力劲,也不睁大眼看看那些人的气度,是你惹得起的吗?”

    那年轻武卫不满嘟囔道:“可是这宵禁了,皇帝有令……”

    “令你个头,你以为今天为什么敲钟敲得这么早,就是为了提前给这帮人清出场地,待会不定皇帝陛下都会亲∵∵∵∵,m.£.c□om来。你还打算把他也拦下?”

    “什么,陛下要来?”年轻武卫心头一惊。

    却见卫长拍拍他肩膀道:“这大场面难见得紧,便是皇帝怕也按捺不住好奇,听我的,今个你就老实呆着,只睁眼,别话,今晚看到的人物。怕是够你吹嘘一辈子。”卫长着,挺胸装出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。眼神中却有藏不住的憧憬,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此时,左侧那青春明艳女道看到一箱还未来的及收起的西洋首饰,眼前登时一亮,拽着中间气质温婉的女道士道:“师傅,那项链好生漂亮。我们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中间道者摇头道:“你这妮子,佛道大会马上召开,你作为我凌霄剑宗代表,关系剑宗颜面,倒还真是一不紧张。”

    那年轻女道满不在意道:“心里想得越多。手上剑就越慢,这可是应天命那子常的,现在听来也蛮有道理,凌霄剑宗的颜面,可未必比那项链漂亮,师傅,我买上四条,咱们一人一条,怎样?。”

    此师徒四人,自然便是参加大会的商影、谢灵烟、明烨和苗淼。商影还未开口,苗淼就拍手叫道:“好啊好啊,谢师姐,你去挑个珍珠最大粒的给明师弟,你抢了本该属他的风头,可要好好补偿他一下。”罢看向明烨,眉眼尽是戏侃。

    明烨却是面色如常,全无半窘迫之意,道:“不必,明烨技不如人,败得无怨无尤。”

    商影见明烨混若无事的模样,不由轻叹一声,前日,为决定代表凌霄剑宗参加佛道大会的明烨,商影门下展开一场‘同室操戈’之战,而结果就是明烨在谢灵烟剑下——饮恨吞败。

    想当初试剑大会上,明烨以九阳天威震慑全场,修为之高,简直堪称凌霄弟子中第一人,甚至胜过最终的胜者应飞扬一头。但不过数月,其他人都进步飞快,一日千里,唯独明烨却是不进反退,随着筋脉的损伤,真气不断萎靡退缩,以至于前日被原本逊他一筹的谢灵烟稳稳击败。

    看着明烨嘴上淡漠,商影不禁起了惜才之念,心中狠狠骂着贺孤穷。随后则撒气一般对谢灵烟道:“莫闹了,你是比斗,又不是比美,虽然只是切磋,但你若心存大意,也可能会闹出人命,让佛道之间更难以收拾。”

    “哦、我都听师傅的。”知师莫若徒,谢灵烟见商影心头有无明气,立刻变成乖乖女,头应道。

    倒令商影暗火无处宣泄,此刻竟换了撒气的目标:“还有应天命那子,这几日不知早晚参拜我这师姑也就罢了,佛道大会开始了,却也躲得不见踪影,虽只是外门弟子i,但也未免太轻慢了,真是什么师傅教出什么徒弟!”

    眼看商影越越火大,谢灵烟急施眼色,苗淼心领神会,挑开话题道:“师傅,你佛道大会在此召开,可这一片港口,连个擂台都没有,是叫我们怎么比试?”

    商影道:“这我也不知,佛道大会的地,场所,具体比赛形式,都由玲珑珍阁决定,不到赛前,也无人能窥得全貌?”

    谢灵烟当即一皱眉头,道:“佛道之间的事,怎还要玲珑珍阁横插一杠?”

    商影笑道:“也是玲珑阁却有生财之道,向最初几次佛道大会,是由佛道两派轮流作为东道主,但只四方来客的吃穿用度,就是一笔不开销,更遑论仙佛过招斗法,需要平整场地,建设擂台,而真打起来更是动辄就拆起房子,这等财物损耗,任谁也吃不消,以至于佛道两派都不愿做这主人,却由玲珑阁主将这差事揽下,结果次次赚得盆满钵满。”

    苗淼好奇道:“这样也能赚钱,他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商影卖了个关子道:“一会你便知晓玲珑珍阁榨钱的手段了,况且如今天下天道派门中,大都归属佛道两派,也只玲珑珍阁、华章儒府,春秋剑阙三派能独立佛道,做出不偏不倚判断,所以往年皆是玲珑珍阁主持举办,而华章儒府的人负责评判胜负,只是今年儒门耄耋老进入沉眠,才换了越苍穹做裁判。”

    交谈至此,八百响的暮鼓已击满,此刻平歇下来,最后一抹夕阳也从西边墙头消失,不甘心的将最后一缕余晖,方才的喧嚣繁华竟是转眼消散,生机勃勃的洛阳城只留一片空虚和沉寂。

    谢灵烟不满嘟囔道:“在洛阳住了几天,还是觉得一到夜里就不自在,好端端的一座繁华商城变得没半人气,当真无聊的紧。”

    商影道:“宵禁古来便有,也非只洛阳一城如此,皇帝未防叛乱,皆会定下禁令。”

    谢灵烟哼道:“做皇帝的也忒是霸道,自己胆,见着风吹草动就提心吊胆,却还要连累他人,让寻常百姓也过不痛快。规矩竟比我凌霄剑宗还多!”

    商影见她口出悖逆之语,却也丝毫不在意,道:“可惜我等修道之人,皆在本心自由,又如何会理会皇帝规矩?白日,或许卖他肌肤面子,但黑夜,就是我们天的天下。”

    声音方毕,便见风云剧变,数十道五颜六色的光影,如流星一般四面八方破空而将,直落入港头之中,东西两条商道上,也各自有人影风驰电掣赶来。

    而此刻,数十条商船突然火炬齐明,熊熊火焰燃起,在松油上肆意跳动,火光照耀下,才发现原本商船模样的船只此时皆换了旗帜,白底金边,上绣一只带翅膀的金钱,金钱上的刻印二字,赫然是“玲珑”!

    ps:龙体抱恙,咳得肺都快出来了,所以今天字数少,但仍要恬不知耻求订阅,惨,太惨了,上了推荐位,但收藏订阅都几乎不动,这么下去妥妥被编辑打入冷宫,然后这书未来命运如何,我都不想了。。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