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六十四章 气贯龙虎 2
    天师引雷,天降怒裁,道道惊雷自天贯下,不留生机。落地成坑,激起漫天尘浪。

    应飞扬脚步挪移,巧转变化,但天雷看似暴虐无序,却暗藏道家五行八卦,玄奇变化,雷霆落击连连,竟成八卦困网,将应飞扬困于其中,且困网越缩越小,应飞扬连连陷危。

    然而应飞扬虽惊不乱,反是评估起张润宁的招雷之术,暗道:“龙虎山不愧道门大宗,近击之术有龙虎剑招,若拉远距离,又有天师引雷术,两相配合下,远近皆无破绽。只是不知道雷威力如何,能否以强破之。”

    心思打定,应飞扬不再避闪,竟使出大雷霆剑中的“惊雷电闪”迎着雷霆而上,剑光快如惊电,迅如雷霆,从地而起,与天雷交汇一处。一声惊爆,应飞扬手中凡铁难敌天威,竟是寸寸裂断。

    而应飞扬也被雷击炸得离地而起,身形倒飞。引得张润宁一声冷笑,“嘴上了得,手上本事却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却见应飞扬被震击到半空的身子突然凌空转向,避过背后夹击而来的另一道惊雷。口中浑若无事的朗声道:“少天师的天雷,看着凶烈,也不过替我松松筋骨.”应飞扬方才看似硬撼天雷,实则是以玉虚真气化出阴劲,佐以‘惊雷电闪’之招便如同形成一股阴雷,而天雷刚猛辟易属于阳雷,阴阳相和之下彼此抵消,看似凶险,实则只是让应飞扬筋脉一麻,损伤并不大。

    当然,也只应飞扬这等的剑痴,才敢做出这般凶险的举动,一击交汇后,应飞扬对对方实力已了然于心,心中暗道:“张润宁根基终究差些,这天雷威力比张守志的掌心雷相差甚远,便是与明烨的雷火之剑相比也略逊一筹。”

    张润宁见他浑然无事。面色更沉,道:“要夸口,也要先破我雷术再说!”手中龙虎双剑再书雷符,急催雷霆之威。道道天雷震慑四野,逼得应飞扬不停躲闪。

    却见他看似逃窜,实则步法有序,天雷暗合八卦阵势,而应飞扬却是慢慢逃向乾天之位。张润宁心中暗暗一惊。连招天雷阻挡前路,却见应飞扬足下一点,身子陡然加速,间不容发之际从阻路天雷的缝隙中穿梭而过,同时一个旋身,背后篓子中却再出一剑,剑刃向天,半空之中旋转不休,道:“在此地,凭此剑。破你雷术有何难矣!”

    此剑一出,风卷雷鸣,如避雷针一般引得雷电毫不留情的击在剑身之上,长剑之上青冥电火闪动,越转越亮,如电龙翻飞。

    “嚓嚓!”之声不绝于耳,无数细小米分尘从剑上迸出,竟是剑上凡铁杂质被雷电逼出,剑身被击得越来越小,剑上气芒却越凝越多。转眼化作一把巨剑冲破压顶黑云。

    天雷至阳至刚,但刚不能久,所以为了增加雷术时效,历代天师在这唤雷术中增添了五行八卦相生之道。以延长咒法时间。但也因此,使得天雷因所属方位不同而有了强弱之分。如在“震位”的天雷无疑最强,算是雷阵的死门,而雷属木,乾属金,五行相克下。乾金之位下雷霆之位遭受克制,便是生门。

    一道金曦从黑云破洞渗出,映照在应飞扬身上,应飞扬眸子似被阳光点亮,陡然生辉,剑诀一引,高诵一声“斩”。

    斩字诀出,雷云在一剑之下被斩做两段,剑势不停,直往张润宁头顶压来,张润宁急抛出龙虎双剑,剑做虎啸龙吟,半空架住无形剑气。但龙虎双剑却仍被压得一寸寸下沉。

    张润宁面上迸出青筋,已是渐渐难支,却在此时,一声脆响,应飞扬的剑雷击在前,承载庞大剑气在后,终是再度崩解,化作齑米分,剑气也随之消散,消弭无形。

    张润宁方喘一口气,却觉心一寒,眼前乍现一道剑光,凝成一线直刺而来,正是应飞扬又抽出一剑,挺剑而至。

    龙虎双剑回防不及,却见张润宁喝了一声“疾!”,眉心法纹中化出一枚方印,抵住这当头而来的一剑。

    同时龙虎双剑从应飞扬背后夹击而来,应飞扬一扭身子,若鹞子翻身般避开这一剑,惊异道“莫非这就是龙虎山天师印?”

    张润宁甫脱险关,也无力追击,借机吐出一口浊气道:“是有如何?”

    应飞扬道:“若是,对上龙虎双剑加天师印,我只一把剑,似是不太够用了。”说着,应飞扬从剑筐中再取两剑,双手各持一剑,又以气御一剑,“三对三,才有看头!”说罢,足下一点,再度欺身向前。一人同时三剑,三剑又皆是不同剑招。

    一剑势凶力沉,霸横无铸,是白虎临阵剑。

    一剑生生不息,矫健灵活,是苍龙转生剑。

    一剑沉稳厚重,以守为攻,是玄武不动剑。

    三招同使,攻守一体,刚柔并济,剑招变化几近完美,纵然张润宁神兵宝器在手,竟也遭到压制,渐感支拙,心中竟开始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,“论剑法,我这龙虎山百年资质第一人不如他!”

    关系颜面一战,纵然心有不甘,张润宁也只得选择最有胜算的方式,但见他虚放两剑,抽身而退,将龙虎双剑收回,改为全力催使天师印。

    “天师法印,落!”

    天师印迎风而涨,化作磨盘大小,直向应飞扬砸来。此招舍弃招式变化,纯粹借助法宝之威以势压人,若在往日,这种胜之不武的手段他定不会用,但此刻也顾不得许多。

    天师印旋转而落,弥然下压,将应飞扬罩在阴影之下,还未及身,应飞扬便觉身体重了十倍,被一股由上而下的巨力压制的死死的,难以逃遁。周遭地面也被这磅礴雄力所压,压出一个方形的坑。

    天师印在印类法器中,只在传说中的翻天印之下,张润宁虽限于年岁根基,发挥不了此印百分之一的威能,但饶是如此,威力仍是惊人。

    应飞扬亦脸色一变,手一挥,三支剑同时飞出,苍龙抖鳞,白虎嘶啸,玄武撑天三招同出,死死抵住天师印,天师印虽缓下来,但仍是一寸寸下沉。

    张润宁双目暴睁,眼眶几乎裂开,功力也随之提升到极限,应飞扬顿感难支,膝盖一沉几乎跪倒。

    “死吧!”张润宁看到机会,大吼一声,全身气力毫无保留的释放出,比斗至此,已不只是意气之争,而是生死之诀。天师印落势再增三分,三柄凡剑几乎要被压断。就在此时,伴随一声清冽凤鸣,第四柄剑****而出!

    一剑势如燎原,气焰焚天,是朱雀振翼剑。

    应飞扬强使心力,催动第四把剑,贯天直上,四剑分作四方,抵住天师印的四角。

    青龙,白虎,朱雀,玄武,四相齐聚,竟生诸天无极之变,剑纳四方之灵,化作一股无匹雄力。

    应飞扬心中一动,浑然忘了身在险境,又惊又喜道:“成了!是《四相太王剑》成了!”

    也难怪他如此高兴,凌霄剑宗六大剑诀中,《四相太王剑》不像《九阳昊天剑诀》那般耗损根基,但却是六大剑诀中最易修也是最难修的。

    只因这《四相太王剑》并没有剑谱,或者说它的剑谱被一拆为四,变作了《苍龙转生剑》、《白虎临阵剑》、《朱雀振翼剑》、《玄武不动剑》四套基础剑法。若这四套剑法练得纯熟精深之后,《四相太王剑》便可无师自通。

    但说来简单,做起来实属不易,人因心性不同,所修剑法的“适性”也不同,便如莽撞躁进之人难修玄武不动剑,沉稳保守之人难修白虎临阵剑,势太尽,难修生生不息的苍龙转生剑,势不尽,难修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朱雀振翼剑。

    四套剑法每一套都很简单,但若同修却是难之又难,所以多数人只从这四套剑法中选择适合自己的一两套剑法修炼,能同修三套已是罕见,能将四套同修并练到精深之处的更是少有,《四相太王剑》正是因为不需根基,也不讲究悟性,只在乎“适性”,才被称作最好练又最难练的剑法。

    但应飞扬天生剑心通明,无尘无垢,性子虽偏属跳脱飞扬的一类,但一旦进入剑境,便是浑然忘我,唯存剑意,所以与任何剑法都很“合拍”。此时四相剑诀同使,竟摸到了《四相太王剑》的门槛!

    四相齐,太王出,四方之力加持,四把普通铁剑仿若撑天支柱,竟与天师印相持。任天师印重达万钧,也难落下分毫。

    然而片刻之后,“咔嚓咔嚓”几声碎响,四把剑同时现出裂纹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