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五十六章 杀佛之刀 9
    天际云霞涌动,翻织成网。将天际的陆天岚当头罩住,狠狠摔在山头。

    相距甚远,再加上应飞扬所处在山腰位置,自下向上而望,山顶的情况看不分明,只能远远看到山顶尘烟飞扬,闹腾不已。

    未几,山体震荡,一道黑气冲霄而起,直上云天,仿佛乌云再度压顶,暴雨重新降临,煞气滔天,林中飞鸟惊飞,连应飞扬都止不住心头狂跳。

    但随后,山顶金华绽放,佛光沛然,若一轮金日从山顶升起,照耀人心,驱逐黑暗。

    光与暗,极端对垒,相互冲突,竟在龙门山顶形成昼夜同天的景象!显然是两股气劲至际交锋。

    “造化钟神秀,阴阳割昏晓。贫僧在来洛阳路上,途径泰山时,听一年青士子吟出此句,当时只觉此句精妙绝伦,道尽泰山巍峨雄浑,想不到此时用在这龙门山,竟也同样应景。”

    景致越奇,越是凶险异常,可释初心只是赞叹,面上却无丝毫紧张神色。

    应飞扬则心头一阵震惊,“能以自身气息化现出此等奇景,陆天岚也倒罢了,那优昙净宗的天女凌心竟也有此等实力?”

    想到天女凌心的名头,不禁对她分外好奇,向释初心探问道:“大师倒是丝毫不担心,对天女凌心真有这般信任?”

    释初心道:“大师不敢当,但小僧对天女确实信心十足,陆天岚连战数场本就有伤在身,在九刹梵音阵中更是消耗不少,天女以逸待劳,更兼有龙门山愿力相助,可说胜券在握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随后便见金色佛辉越来越盛,而黑气如被佛光烫到一般不住后缩,最后竟是烟雾一般散作无形。

    山顶只余佛光,光耀万丈。好似佛陀脑后的金轮,而龙门山便是那顶天立地的大佛。

    “看吧,胜负分晓了。”释初心道,眸中却有遮不住的神采。

    “胜了?”应飞扬心中又是一惊:“竟然真能将陆天岚擒住。天女代代相承,千年累积下,到底培养出了什么怪胎!”

    释初心顾不得应飞扬的惊异,双掌合十道:“陆天岚已经被擒下,剑神。此番多谢您出手相助。”

    宇文锋道:“不谢,没你告知,我也找不到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此番目的已成,小僧也该告辞,与素宗主她们汇合,剑神,应施主,有缘再会。”释初心与他们道了声告辞,便转身优雅离而去。

    宇文锋望着龙门山的方向道:“根基有了,但境界不够。可惜!”

    “嗯?”应飞扬本以为宇文锋是与他说话,,但随即明白他指得是天女凌心。

    “受前人影响越深,越难走出自己的道,莫看她现在站的比你高,或许她要走的路,比你更长……”宇文锋意味深长道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龙门山顶,几名曼妙女佛修如众星般将一个面容平凡的女子拱卫中间,为她护法,中间女子面容平平无奇。此时盘膝而坐正在调息,女子前头倒插一口缠绕锁链的黑刀,黑刀失去了刃上煞气的缠绕,显得造型厚重驽钝。若乡下铁匠的平庸之作,任谁也想不出它便是方才大放邪威的杀佛之刀。

    就像任谁也想不到,中间那名相貌平凡,毫无特点的女子,就是当今佛门的顶梁支柱、优昙净宗宗主——素妙音。

    素妙音被称作佛门首智,和圣佛尊各自作为佛修一脉智与力的象征。虽不像圣佛尊那般有自隋乱之战积攒起来的百余年威望,但最近数十年风头却极为强劲。

    素妙音成名是在武后之乱,六道恶灭趁势再起时,昔时天道之主帝凌天一统六道,再造轮回,威势无两,俨然是六道恶灭的再兴之主,更趁佛心禅院圣佛尊闭关之际,以迅雷不及掩耳速度围困优昙净宗,意欲趁优昙净宗孤立无援之际,将其一举歼灭,以重振旧时声威。

    但昔时方出任宗主的素妙音巧施妙计,不费一兵一卒,引得饿鬼道和地狱道两方内斗,自相残杀,六道恶灭合围之势登时破解,素妙音趁势舍弃优昙净宗,孤身一人脱出重围,帝凌天在通往佛心禅院的道路上一路设下关卡阻截,以防止她向佛心禅院求援,哪知她却反其道而行,兜了一大圈后直奔万象天宫,领来了‘道扇’卫无双等一干修者杀回,最后更是隔绝战场,孤立帝凌天,给了卫无双单杀天道之主的机会。

    帝凌天虽是被卫无双所杀,但若论功劳,素妙音却不比卫无双少上半分,自那之后,素妙音名扬天下,佛门中的威望只在圣佛尊一人之下。

    素妙音面色虚白,颇有几分运功过度的样子,此时一阵脚步声传来,释初心一步一步,登上山顶,环顾四周后,双掌合十行礼道:“怎只素宗主在此,不知天女何在?”

    释初心年岁虽轻,但作为圣佛尊弟子,辈分上与素妙音相同,所以持的是平辈之礼,素妙音恰巧调息完毕,起身微微颔首,算作回礼道:“天女擒下陆天岚,自身也受了伤,我且令弟子送她回去安歇了。”

    释初心面上难掩关切,问道:“受伤?伤得如何?可有大碍?”

    素妙音道:“小伤而已,只是佛道大会眼看将至,怕这几日都需静养,才能不大会上的影响发挥。”

    听到需得静养,释初心神色微微一黯。素妙音敏锐察觉,道:“怎得,心疼你妹子了。”

    释初心纠正道:“素宗主,现下她已不是我妹子释灵心,而是优昙净宗的天女凌心。”

    素妙音道:“有何不同?虽然你与她自幼便被佛心禅院和优昙净宗分别收养,十数年来聚少离多,但血脉亲缘岂能斩断,若她从今以后只有天女凌心一个身份,那岂不是相当于我将那名唤作释灵心的少女,你的亲妹子抹杀了?优昙净宗乃属佛门,可不敢造此杀业。”

    释初心既不争辩也不承认,只是轻摇摇头道:“终是不同的……”

    素妙音见状。变换话题道:“莫说她了,倒是你,孤身拦阻师我谁,可曾受伤?”

    释初心道:“一切皆如素宗主所料。我按素宗主的意思将话说出,师我谁果然退去,虽然最后又暗帮了陆天岚一把,但并未越过那底线,。”

    素妙音皱眉道:“他不动手。我反倒更加心忧,陆天岚,以及杀佛之刀,这般香饵他都不肯张嘴,北龙天沉潜多年,雷打不动,究竟在筹划什么?”

    随后眼神一厉,带出几分杀意道:“只恨这次人手不足,准备匆忙,否则定趁此时机。便是硬杀,也要将师我谁与陆天岚一并除却,到时三尊缺二,纵然北龙天有所图谋,断了双臂,看他有有何颠覆天地的能耐。”

    释初心方才说佛门早已布下天罗地网,其实内中亦有虚实之计的成份,陆天岚行踪飘逸难测,岂是那般容易掌握?也不过是陆天岚要大闹公主婚礼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后,佛门才把握住他的踪迹。所以时间短促,能调用的人手终究不多。

    而师我谁未必没有留下后路,所以对素妙音来说,此番没与北龙天撕破脸。非是不欲,而是不能。

    释初心知晓素妙音对佛门与北龙天相互无犯的状态颇有不满,此时苦笑道:“如今四海靖平,得来不易,若是轻启战端,只怕又是苍生遭劫!”

    素妙音道:“所有人都知北龙天有所谋划。但所有人都不知北龙天究竟在谋划什么,这战端迟早开启,与其等北龙天出手,倒不如我佛门先下手为强,这才是以霹雳手段,显菩萨心肠!”

    释初心默然不语,不予答话,毕竟与北龙天的和平状态是在圣佛尊默认下达成的,他实在无开口的立场。

    素妙音见状叹了一声,揭开这一话题,道:“罢了,说回这杀佛之刀吧,达摩初祖将此刀封印在香山寺,借助龙门石窟万佛造像之力镇压。但时过境迁,香山寺早已没落,担不起镇压此刀的大任,而龙门石窟佛像近来也总有崩现裂痕之态,怕是佛气也渐渐压不住此刀,更兼两片佛轮机缘巧合下都在妖族手中,继续留在此处极为危险。所以我才设计利用陆天岚取出此刀,改换其他地方镇压,只是此等重任,又要劳烦圣佛尊了。”

    释初心双掌合十道:“佛劫一事,与天下佛脉皆戚戚相关,又何谈劳烦呢?师尊已有回话,沉沦佛狱之中,以为此刀留下了位置。”

    素妙音点头道:“如此甚好,我已借助此地佛气,将杀诫刀压制住,但稳妥起见,便由你再施展‘明王六罡字’多加一层封印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当然。”释初心口诵法咒,步步向前,金色的咒字从他口中源源不断涌出,如同一道道佛链,将杀诫刀锁住,杀诫刀如受感应,八条嗡嗡颤鸣不已,八条黑铁锁链亦是狂舞,似是要与佛链向抗衡,但抵抗之势却是越来越薄弱。

    释初心已走至杀诫刀之前,口诵法咒最后一音,随后高举手掌,掌心一个卍字法印旋转,盖向刀柄之处,似是给封条盖上最后印章。

    却在接触刀柄瞬间,神识一懵,陷入混沌。

    万千佛像残肢断首,千百寺宇皆成火宅,僧尸堆积,血流成海,而一副千佛遭劫的末法景象中,一道孤傲而不存于世的罪身缓缓踏向前方。

    每行一步,便有冤魂低吟,仿佛是在宣泄不得轮回之悲苦,邪芒迷蒙的双眼冷视着这片饱受烽火摧残的土地,蕴藏罪无可赦业力的袈裟在风中飘荡摆动,手中被染得赤艳的杀诫刀犹在流淌着未干鲜血,坚定的步法却是独行无悔。

    一双眼冷望众生湮灭,一口刀涤尽世间污秽,一对足踏出万刹血途,一个人背负千秋罪愆。

    幻像入心,释初心如受电殛,连松开刀柄退了数步,犹惊魂未定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素妙音见状,蹙眉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释初心压下汹涌心潮,喘出口浊气道:“无事,只是方才这杀诫刀果然诡异,方才险些魔考扰心,不过总算将‘明王六罡字’施展出了。”

    杀诫刀表面无甚变化,但素妙音运气与双眼,再看过去,果然数道咒字虚影链条重重叠叠,将刀连着黑色煞气尽数紧紧缚住。素妙音也松出一口气,道:“既然如此,我即刻回返通天道,将此刀押送回佛心禅院,这佛道大会的事怕是顾及不上了。文斗有你在我自然放心,但武斗落在天女身上却令人担忧,她方承继历代天女之力,怕还一时不能收放自如,你且替我叮嘱她一局,取胜便可,多留手几分,莫让道门输得全无颜面。”

    素妙音语中,取胜似乎毫无悬念,唯一顾虑的竟是让对手莫输得太惨,这等自信若被道门之人听到,定然会气得七窍生烟,可释初心却认同的点头,道:“放心,我会让她留力三分的!不过陆天岚现在何处,你要将他一并带往沉沦佛狱镇压吗?”

    素妙音摇头道:“既然得了杀诫刀,陆天岚也再不重要,他的仇家到处是,觊觎他宝贝的人更数不胜数,佛门何必自找麻烦,今日陆天岚更是得罪了皇帝,索性便给皇帝更面子,我已差人将陆天岚交予皇室星天之人,便由他们对陆天岚进行看管吧。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师我谁离了香山,大步疾行,前方却步出两道身影,后面的是一个年轻人,不言不语,谨慎的守卫着前方之人,而前方人影面色颓败,在盛夏季节依然肩批裘衣,好似耐不住风寒一般,更有两道霜染白眉,俨然是酒色过度,少年早衰贵家公子。

    却听那公子笑嘻嘻道:“师叔,您老倒还真忍得住,那俊脸和尚故作狂态,刻意挑衅。我还真怕您恢复往日那如火烈性,一拳头将那和尚的秃瓢脑袋砸开花呢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