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五十一章 杀佛之刀 4
    老规矩,先发后改,又写不完了

    姬瑶月一掌击向应飞扬后心,劲力却是由重返轻,真气源源不断灌注入应飞扬体内,意欲助他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但劲力方吐,便觉应飞扬体内有个无形漩涡,贪婪的抽取着她的真气,不过半个周天,她的真气就如决堤一般,疯狂的涌入应飞扬体内,心中暗惊道,不知应飞扬要出什么招式,竟索取了这么多真气。

    真气入体,应飞扬沉喝一声,运转玉虚纳神真气,姬瑶月的妖力,和他自身的道家真气顺着经脉游走一圈后,截然不同的两股气劲完美融为一体,向剑上奔涌而去。

    顷刻之间,佛光涌动,应飞扬左手捻佛家转轮印,右手前伸做相迎状,星纪剑便在手心前旋转成轮,带出的光晕俨然成了一个高速旋转的卍字,正是达摩神剑——迎佛西天。

    初次使出的招式,却是圆融自如,旋转的卍字成了一个圆形气盾,漫天莲瓣被气盾分化,散逸到周遭。

    应飞扬依循身体经脉的‘记忆’,佐以姬瑶月联手合力,终于勉力挡下“万莲生灭”的余波。

    招虽挡下,但应飞扬受创非轻,虎口震得开裂,一身真气也去得七七八八,更有甚者,初次使出此招便是全力施为,虽真气的大体运行无错,但行招走式间仍难免瑕疵,全身经脉都是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“达摩神剑耗功甚大,而且我只知大体的运气方式,细节之处仍需日后推敲,此次能顺利使出实乃侥幸至极,看来短期内,非到危急关头,此剑法不宜轻出!”应飞扬暗忖道。

    爆破终止,只留满地疮痍。以石莲为中心河流被炸得断流,水面上多出一个触目惊心的坑洞。

    只是受到波及,便是豁尽全力才能应对。那若正面受到冲击,又当如何?

    爆破的烟尘散去,却见前头昂然立着一妖,神威凛凛。气态轩昂,以他身后为界,便是一道扇形的无伤区域,区域之内连一道裂纹都没有留下,而杨玉环睡倒在这扇形区域中。安详恬然,一尘不染,仿若与战火无缘的仙子。

    正自赞叹,那妖昂然身形如缩了水般,从八尺壮汉变成干瘪瘪的小老头,又回到了师我谁的样貌,师我谁呕出一大滩血,道:“达摩老祖,果然非同小可,老朽败得心服。”

    痴空儿本事虽不俗。但师我谁仍有必胜的把握,可在此处,在达摩布置下,与痴空儿斗,倒不如说与这方天地斗。师我谁自保或许不难,但要保护杨玉环不受波及,却需得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此时,石莲之上再绽金莲,莲中痴空儿已然再生,身为灵体。痴空儿行动受限,被禁锢在以石莲为中心的百米方圆之内,但在这百米之内,只需天地元气充足。便可不断再生。

    若是其他地方,天地元气经不起几次复生的耗用便会近临枯竭,一时难以恢复,可在此处,天地元气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,痴空儿也因此。几近拥有不死不灭之身。

    痴空儿见众人随伤,却无一人身死,面色上露出狠戾之色,道:“不能解我疑惑,不能渡我成佛,你们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说罢,身形再度膨胀,竟是再施万莲生灭之招,仗着不死不灭使出这般无赖打法,却实在令人难以抗衡,除却陆天岚,此时几人都有伤在身,逃之不及,挡之不下,此次怕是难以幸免。

    应飞扬心头不禁泛出绝望的味道。却突然听姬瑶月道:“我有办法,替我拖延他片刻!”

    说罢,竟是点足向前,头也不回,一个猛子扎入水中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老五,控制住他左手!”师我谁似乎明白,大声喊道,同时冲向痴空儿。

    痴空儿身子膨胀个不停,右掌击向师我谁,师我谁却是不闪不避,硬受一掌,骨骼登时被击得咔嚓作响,但却是双臂擒抱,控锁住痴空儿的右臂。

    而陆天岚瞬间闪身逼近,五指曲张,控住痴空儿左臂。

    师我谁喊道:“那小子,别愣着,想活命就刺他中胸!”

    应飞扬一愣,随即挺身向前,剑若惊虹,直刺痴空儿胸前。

    痴空儿本像是一个不断胀大的气球,但应飞扬当胸一剑,便如同给气球开了个洞,浓郁的天地元气从洞中不断喷涌出,膨胀竟渐渐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浓郁的几成液态的天地元气喷射,所产生的威力不亚于高手掌气,痴空儿疯狂扭动,挥舞着手臂,陆天岚和师我谁几乎再控制不住他,而正面受到天地元气冲击的应飞扬,更是如被一道道掌气夯在身上,几乎要被吹得倒飞。

    就应飞扬难以支持之际,突然,痴空儿胸前喷涌的灵气减弱。

    下一瞬,一多巨大的牡丹紧挨着石莲透水而出,花开千瓣,沾水带露,颜色鲜红艳丽,宛若一把赤火燃烧在水面上,瑰美得令人心醉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应飞扬见状惊疑道。

    “莫分心,快杀了他!”师我谁喝道。

    应飞扬却恍然大悟,香山如人,内有八脉,此处八脉汇集,正像人的丹田。而石莲深扎地脉,借助自身之力影响地脉之气,再经由地脉之气进而操纵整个香山,便如人调动筋脉,气沉丹田一般,可以将整个香山的天地元气集中在痴空儿身上。

    但姬瑶月是牡丹花妖,同为植物,现出本相后也可扎根于地,影响地脉运作。姬瑶月此时,正是与痴空儿争夺天地元气。

    姬瑶月扎根更深,天地元气源源不断的涌入牡丹之内,而此消彼长下,痴空儿登时后力不济。

    知晓要杀他,此时是唯一机会,应飞扬挺身再刺,直将痴空儿胸口开了个洞,灵气如漏气一般从洞中泻出。

    陆天岚背后现出一个白玉瓷瓶,正不断吸取痴空儿的灵体,而师我谁更是凶狠,双手仍保持抱住痴空儿手臂的状态,大口却是一张,大口大口的吞咽着痴空儿的肩头。

    眼见痴空儿形体越来越小。最后灵体就要被吸入陆天岚的瓶中,众人心知胜机将至,却在此时,牡丹花上迸出一层血雾!

    血雾在牡丹上迸出。好似牡丹重瓣起楼,又开出一层新瓣,层层叠叠,美不胜收。应飞扬却是心头一咯噔。

    之后但见那朵巨大牡丹急速缩小,再度没入水下。

    而痴空儿似是恢复精神。怪叫一声,气一震,雄力四散,将应飞扬三人挣脱,应飞扬功力最浅,脚下一松,跌入了水中。而痴空儿的身形又开始继续扩大!万莲生灭之招继续,此刻又有谁人能阻?

    其实姬瑶月的策略或是无误,但她还是高估了自己,试想一山的天地元气何等庞大澎湃。岂是肉躯可以承受?想要抢夺天地元气,就难逃被汹涌的天地元气灌到爆体的命运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此,达摩才会令痴空儿舍弃肉躯原型,寄托在石莲之上,便是因为奇石雕刻而成的莲花,才能承受的住如此巨量的天地元气。

    “不能解我疑惑,不能渡我成佛,你们都得死。”痴空儿又喊了一声,已涨到临界边缘,下一瞬。便是惊天震爆再度爆发,还有谁能阻止他?

    此时,水面泛起波纹,应飞扬搂着昏死过去的姬瑶月浮出水面。道:“那呆子,我再讲个笑话于你,逗你一笑如何?”

    痴空儿膨胀速度一滞,但随后厉声道:“再讲也没有用,不用浪费我的时间了。”说罢,不再理会应飞扬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。应飞扬舌绽春雷,沉声道:“有一莲妖,舍弃根本在前,固步自闭于后,想悟佛法,却不求于己,反求于人,想要成佛,却不能自渡,反要他人渡,你说可笑不可笑?”

    应飞扬一声,如春雷惊世,痴空儿瞬间双目痴迷,喃喃道:“舍弃根本?固步自闭?不求于己?反求于人?不能自渡?反要他人渡?”随后双手抱头,如颠似狂,身形也随之萎靡下来。

    应飞扬摔入水中,看着水中的石莲,恍惚间竟大胆的猜到了痴空儿天生痴愚的原因。

    莲妖皆生有藕节,藕有七窍,所以本该是天生灵慧的妖物,但痴空儿仰慕佛法,却嫌弃自身出于淤泥,无法做到不垢不净,所以成妖之时,便舍弃了作为根本的莲藕,以至于少了心窍。

    而固步自封,则是指痴空儿求法,却不容其他高僧与他意见相左,甚至因为强辩不过将辩法者杀害,面上虽是开诚布公的论法,实际便如他紧闭的花瓣一般,固持己见,固步自封,只活在自己世界里。

    应飞扬对佛法算不上精通,全无把握下,走投无路般的喊出一嗓子,却是佛性暗藏,颇得禅宗真髓。痴空儿迷乱之后,竟是哈哈大笑,笑声震得本就破碎的石窟上,随后秫秫的下落!

    “舍弃根本!固步自闭!不求于己!反求于人!不能自渡!反要他人渡!天下间怎会有这等蠢妖,可笑,可笑,确实可笑!”痴空儿边笑边道,双目却是逐渐明亮,变得前所未有的透澈,仿若碧潭深井,隐含智慧光芒。

    痴空儿双手合十,对应飞扬道:“多谢小居士开解。”看来小居士确实是佛缘之人。”语气条理分明,且风轻云淡,再无半分喊打喊杀的凶气。

    应飞扬亦松一口气道:“恭贺大师得悟,不过佛缘者之说,只无稽之谈,大师若着眼于此,便又着相了。”

    “施主能渡戒定慧三关,看来确实是有大智慧大毅力之人,这口刀归你保管,我也放心。”

    应飞扬瞄了虎视眈眈的陆天岚,心中道:“你放哪门子心,都说了不是什么佛缘者了,你把刀给我,我也保不住啊!”随即探问道:“大师,你难道不继续保管他吗?”

    痴空儿道:“我一夕得悟,使命已达,如今当入轮回重修,将杀诫刀交与正确之人,也是功德一件,或许能抵我过往罪愆。”

    随后摇摇头道:“我曾听达摩师尊预言,数百年后,会有一行走在无间的佛者,带着杀戮的慈悲,让此刀重新变回净业之剑,不过,你似乎并不是和尚。莫非你以后会出家?”

    “出家?”应飞扬一愣。应飞扬对佛法算不上精通,全无把握下,走投无路般的喊出一嗓子,却是佛性暗藏,颇得禅宗真髓。痴空儿迷乱之后,竟是哈哈大笑,笑声震得本就破碎的石窟上,随后秫秫的下落!

    “舍弃根本!固步自闭!不求于己!反求于人!不能自渡!反要他人渡!天下间怎会有这等蠢妖,可笑,可笑,确实可笑!”痴空儿边笑边道,双目却是逐渐明亮,变得前所未有的透澈,仿若碧潭深井,隐含智慧光芒。

    痴空儿双手合十,对应飞扬道:“多谢小居士开解。”看来小居士确实是佛缘之人。”语气条理分明,且风轻云淡,再无半分喊打喊杀的凶气。

    应飞扬亦松一口气道:“恭贺大师得悟,不过佛缘者之说,只无稽之谈,大师若着眼于此,便又着相了。”

    “施主能渡戒定慧三关,看来确实是有大智慧大毅力之人,这口刀归你保管,我也放心。”

    应飞扬瞄了虎视眈眈的陆天岚,心中道:“你放哪门子心,都说了不是什么佛缘者了,你把刀给我,我也保不住啊!”随即探问道:“大师,你难道不继续保管他吗?”

    痴空儿道:“我一夕得悟,使命已达,如今当入轮回重修,将杀诫刀交与正确之人,也是功德一件,或许能抵我过往罪愆。”

    随后摇摇头道:“我曾听达摩师尊预言,数百年后,会有一行走在无间的佛者,带着杀戮的慈悲,让此刀重新变回净业之剑,不过,你似乎并不是和尚。莫非你以后会出家?”

    “出家?”应飞扬一愣。随后摇摇头道:“我曾听达摩师尊预言,数百年后,会有一行走在无间的佛者,带着杀戮的慈悲,让此刀重新变回净业之剑,不过,你似乎并不是和尚。莫非你以后会出家?”

    “出家?”应飞扬一愣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