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步剑庭 > 第五十章 杀佛之刀 2
    “解你疑惑,渡你成佛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向达摩师尊求佛,达摩师尊说,我机缘未至,他渡不得我,让我在这地方看守那口刀,等上数百年,百年之后会有佛缘者来此,那时我便能得渡。这过了百年,你们果然来了,看来达摩师尊没有骗我,你们便是渡我之人。”痴空儿一脸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感觉你都是结结实实的被达摩初祖骗了,在这里替他当了几百年的看护……”应飞扬觑眼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达摩祖师说你们会来,你们确实也来了,都和他说的一样,他哪里骗我了?痴空儿一脸迷惑道。

    陆天岚却暗道:“这傻子,既达摩能哄,我也能哄。”随即道:“好,解你疑惑之后,便能将刀取走了吧,那你便说说,你疑惑究竟为何吧。”

    痴空儿正色道:“我自修成人身后,也不知怎得一直不开心,再也笑不出来了,你们若让我笑上一笑,便算是解我疑惑了。”

    “生得阁下这副尊容,再加上这脑子,又孤零零被困在这数百年,会再开心才怪呢?不过把你逗笑,又与解你疑惑,渡你成佛有何关系。”陆天岚道。

    “这你都不懂?佛祖拈花一笑,时众皆默然,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,达摩师尊也曾效法佛祖,在我面前拈花而笑,但我却笑不出来,如此怎么能堪破心中迷障,领会佛法,立地成佛?”痴空儿理直气壮道。

    陆天岚笑骂道:“迦叶会笑,是因为心有领悟,但其中妙法难说,无需也不必宣之于口,所以同样微笑以对,以示心领神会,以心传心。分明是先领会才笑出,你却好,竟本末倒置。竟以为笑出了就能领会!”

    痴空儿道:“你又不是迦叶,怎么知晓他是先领会再笑的,还是笑出后才领会的?”

    “你这蠢货,真是……”陆天岚想要反驳。却发现自己竟被他问道,一时无以应对。

    师我谁道:“看来传言非假,这痴空儿虽生性混沌,但靠着生来一根筋,真胡搅蛮缠起来。连得道高僧也常常被他问倒,老五,你与他耍嘴皮子,大概还是差点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陆天岚冷哼一声,不再言语,师我谁继续道:“佛门之中有三学,分别是‘戒、定、慧’。苦海一关,是要闯关者戒除恶行,悔过前非,而迷离光镜阵一关。则需得定心去欲,不喜不悲者可脱出,各自暗合‘戒’,‘定’二字,看来这第三关,便是考来者是否打破迷障,直指人心的大智慧了。”

    陆天岚道:“哼,也罢,你既然说只要你笑出就能解除疑惑,修成佛身。那我让笑出来,你便会将刀与我么。”

    痴空儿指着紧紧闭合的石莲道:“对啊,那口刀就在这石莲中,而这石莲与我连为一体。我心花开,则莲花开,杀诫刀便能再现出。”

    陆天岚道:“既然如此,我便与你讲个笑话,你且听好了,过去。有某地干旱,就不下雨,一农夫遂去问一江湖术士何时有雨,江湖术士掐了半天后,递给农夫一折叠好的纸条,并语:因为天机不可泄漏,只有等到下雨那天才能打开看。过了不久,果真下雨了,农夫遂把纸条打开一看,只见上面写着—今日有雨,农夫一拍大腿,感叹,真准!”陆天岚讲这个笑话,实则是借机讽刺痴空儿,在此地等了数百年才等到他们,却还觉得这一切都在达摩推定之中。说罢此笑话,心中大感畅快,陆天岚自己先忍不住,笑得前仰后合了,眼泪都快出来了,但笑了好一阵,发现场上只他一妖在笑,应飞扬、姬瑶月和痴空儿皆是一脸木然,只师我谁勉强勾了勾嘴角,算作嘉奖,以维护他的颜面。

    “怎么,都不觉得好笑吗?”陆天岚惊异道。

    “都多少年前的笑话了,老早就听腻了,你就没点新鲜的吗?”应飞扬鄙夷道。

    眼见连他们也逗不笑,更遑论痴空儿,陆天岚恼道:“方才那个不算,我再讲一个,却说……”陆天岚又讲了几个笑话,但他的笑点本来就低,再加上笑话皆是老套,让他自己笑个不停的笑话,其他人倒是少有应和,痴空儿更不必说,一张胖脸上毫无半点笑意。

    陆天岚久而无功,只得放弃,求助师我谁,“老大,方才咱们可是击掌的,你说会出手相助的!现在换你来讲了。”

    师我谁面上犯难:“这,老朽与你一般,肚子里都是些陈腐的旧笑话,便算讲出也是无用,还是交予这年轻人吧。”说着目光撇了撇应飞扬。

    见到师我谁踢皮球,应飞扬无奈抖抖肩膀,道:“行了,知道了,又该我上了是吧。”

    陆天岚冷道:“你是聪明人,应该知晓这时该如何,可别抱着消极怠工,阻我拿刀的主意,若是讲得笑话连我都觉得不好笑,后果你该知道。”

    应飞扬隐隐带着鄙夷的意味觑眼道:“把你逗笑么,那也太容易了……”但见应飞扬轻轻嗓子,精神一振,声色并茂道:“却说城北老张见妻子与隔壁老王眉来眼去,怀疑二人有染,就与老王厮打起来,打得不可开交之际,忽见儿子拿起一木棒上前,道‘爹,我来帮你’老张心中大喜,果然上阵还得父子兵,然后眼前一黑。”

    应飞扬笑话至此戛然而止,几妖只当笑话没头没尾,但回味一下,陆天岚和师我谁哈哈大笑,姬瑶月也是啐了一口后,掩着嘴笑起,可笑了半晌,痴空儿依然毫无反应。反是问道:“那江湖术士算得真灵,难道是与达摩师尊一般的高人?”

    合着他这半天还没将第一个笑话品出味呢。

    几人慢慢相觑,随即应飞扬叹了一声,“原来这妖不笑,是根本捉不到笑点啊。”想通此节,应飞扬也不馁,又讲了几个浅显易懂的笑话,应飞扬昔年虽清苦道人走街串巷,听惯了市井乡人的笑话,此刻虽只捡些浅显的说,但他口才极佳。讲起笑话来又是眉飞色舞,活灵活现,惹得几妖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然而,任他讲个口干舌燥。在痴空儿面前依然徒劳无功,只得先停下喘口气。

    陆天岚也笑够,眼神开始阴冷起来,悄声对师我谁道:“这妖倒是个全部开窍的木鱼脑袋,老大。我们还是不要随达摩老秃起舞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如先前一样,以力破之,你我联手将他制服。”苦海,幻阵二关,二妖皆非因做到了“戒”、“定”二字才过得关,而是另辟他径,此时陆天岚无心再拖,便要动武。

    师我谁自重身份,本不想联手欺负一傻妖,但既已许诺相助。也只得点点头。

    得到首肯,陆天岚趁痴空儿还在出神思索笑话,突然扬身而起,快愈闪电,探掌为爪便向痴空儿攻去。

    师我谁轻叹一声,“得罪!”扬拳而起,一股雄浑气压充塞天地,尽封痴空儿逼退之路,二妖一者沉稳,一者快疾。虽久未联手,但默契却丝毫不减,这招使出,便是四大妖王也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痴空儿虽是数百年前有名的大妖。却也无法与四大妖王相比,更兼分心之下,竟被陆天岚一爪抓住头颅。陆天岚动作之快,以至于应飞扬连提醒的机会也无,痴空儿便已受制。

    “蠢货,将这石莲与老子打开。”陆天岚喝道。

    “你。你要干嘛,这石莲并不是我说开便能开的。”痴空而胖脸上受了惊吓似的委屈道。

    陆天岚带着嗜血的笑意道:“你说心花开,莲花开,那不知脑花开,莲花开不开呢!”说罢,五指聚合,就要将痴空儿的脑子抓得粉碎。

    却见痴空儿的身躯化作一抹光,消散四周,随后石莲又绽放一朵气形金莲,莲花绽开,痴空儿毫发无损的坐在其中,怒道:“你们,下手这么狠,果然不是什么好妖!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是,听说你求法之路上,也因辩不过人杀过不少僧侣。”陆天岚见痴空儿再生,似也没有太大意外。

    “我,我那不一样,力证也是证法的一种方式,那些僧人打不过我,只能证明他们错了!”痴空儿叫嚷道,随后手一扬,拈起法指,乍见一朵金莲在头顶绽开,莲开八瓣,光华耀眼,随后化作花瓣如雨,飘向陆天岚。

    招式神圣庄严,美不胜收,全无半点杀气,陆天岚不禁赞道,“好家伙,你这憨货,竟也是妖佛双修,倒与老子一样!老大,我先上,你在旁边替我摸摸他的底!”

    陆天岚凌空一抖身,万宝琉璃法相再现,同时双爪再出,使出自身绝学“大搜神爪”、左五右五,共十道指芒交织成网,当头罩下,将漫天花雨纷纷挟裹网中。气劲交并,竟是两相抵消,不见高下。

    “好,你这蠢妖,竟能将莲华圣功练到九品金莲之境,当真羞煞那一干佛修秃驴!”陆天岚又赞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痴空儿自未成妖前,便是生长在寺庙莲塘之内,日夜受佛法熏陶,耳濡目染下,竟学得一身“莲花圣功”这一佛门神功,他天性混沌单纯,更兼本相又是莲花,‘莲花圣功’对他而言是再合适不过的功法,所以虽是蠢笨,一身本事却毫不含糊。

    但陆天岚也毫不惧他,身法越快越疾速,围身攻上,身形之快,足留下千百道虚影。

    那痴空儿稳坐石莲之上,巍然不动,掌如莲瓣,周身更是不断绽出气莲,将陆天岚的攻势封住。

    应飞扬,姬瑶月和师我谁皆在观战,此时应飞扬凑话道:“姬姑娘,以你观之,二人谁更胜一筹。”

    姬瑶月道:“目前是陆天岚占上风,痴空儿虽守得严密,但所谓久守必失,在陆天岚快愈闪电身法下,露出破绽是迟早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依你看法,杀诫刀怕真要落入陆天岚手中了?”

    姬瑶月冷笑道:“怎有可能,达摩既然让他作为最后守关者,岂能如此轻易就被破?”

    果然如姬瑶月所言一般,痴空儿逐渐被逼得手忙脚乱,破绽连连,几次险些中招,但躲过最初几次后,破绽却又再度减少,更从最初一味防守,转作攻守兼备,逐渐扳回劣势。

    但众人却看得分明,不是痴空儿便强了,而是陆天岚变弱了,二妖战得久了,陆天岚已显后力不济,但痴空儿真气却似取之不尽,源源不绝,金莲一朵接一朵的绽放,竟将陆天岚压制住。

    又过一阵,陆天岚已显出难支之象,数瓣金莲从空隙打在他身上,虽被他已极快身法卸去大部分力道,但口角依然泛红,离败不远也。

    此时,师我谁开口道:“他的魂识附在石莲之上,与地底地脉相连,真气自然不绝,先将他与石莲分离,才有胜机。”

    师我谁眼光何等老道,更何况旁观者清,观察多时后,一开口就道破端倪。

    陆天岚昂神一喝,道:“多谢指点。”随后在半空中一旋身,身子如陀螺一般高速转动,速度之快,卷得罡风四溢,水流暴动,竟在这地下水道中,形成一道龙卷风。

    “来,那傻子,接我这招‘扶抟直上’!”扶抟直上之招,以身化作龙卷,劲力之强,令姬瑶月,应飞扬二人在龙卷之下几乎立身不稳,而痴空儿正当龙卷笼罩,身子竟不自由的漂空。

    但痴空儿也顺势变招,十指聚合,捏莲花印,反借助吸力向上袭去,所使正是莲花圣功中的攻势最强的“莲华圣光开云路”。双重之力加成下,痴空儿招式威能更甚,无数莲瓣随身而行,数道水柱被他劲力所引冲天而起,结成一朵巨大水莲,之后水莲闭合封锁,遮住陆天岚后路。

    眼见强招当头,陆天岚沉喝一声,“哪这么简单!”随后身上宝光流转,琉璃法身显出,千手观音千手同张,各持法器对漫天金莲。

    佛对佛,妖对妖,正是胜负判定之时!(未完待续。)